石坚、任宏宇三人送霍斌出了食为天,目送霍斌两人的车子逐渐消失在茫茫车流中。

  “石大哥、钱大哥,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这个霍斌绝对不是一般人!”任宏宇说出了心理的顾虑。

  “哈哈,任老弟你想太多了,刚刚霍斌也说了,他以后想来清溪市发展一下,这次的押运明显就是在和我们拉关系!”

  “是啊,石大哥可是清溪的地下皇帝,要是不打点好,那个霍斌很难再清溪市做大!”

  “但愿吧!”任宏宇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还是很强烈。

  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发现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显然是赶不上晚自习了,任宏宇干脆也不打算去学校了,告别了石坚两人,便向家赶去。

  回到家,任宏宇见林婉清两人还没回来,便走进自己的房间,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那个今天校长给的那个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叠钞票。任宏宇数了一下,足足有三万块。

  “看来这次老妈他们不用那么辛苦了!这些应该足够我的学费了!”

  每每想起林婉清那憔悴的脸庞,任恒杰那已经有些佝偻的身影,任宏宇都是心里一阵发酸。

  “老爸、老妈一定还没吃饭,现在还有时间,干脆给他们做一顿好的!”

  打定主意,任宏宇从信封里抽出五张钞票,向离家不远的夜市走去。

  熙熙攘攘的夜市,任宏宇一边走一边看,他打算买点父母最喜欢吃的。

  满载而归的任宏宇快步向家里跑去,冲进厨房,叮叮当当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阵阵香味就从厨房里飘出来。

  看着桌子上几道不算山珍海味,但也是显得很精致的小菜,任宏宇微微上扬,自己的父母为自己劳心劳力,并不奢求自己能给他们多大的回报,一顿简单的晚饭,就足以让身心疲惫的父母感动了。

  提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任宏宇向自己家的馒头铺赶去,隔得老远任宏宇就看见正在馒头铺里忙着和面,做馒头的父母。

  “老爸、老妈吃饭了!”

  闻言,林婉清两人停下手里的工作,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脸上皆是露出幸福的笑容。

  “宏宇,你不在家好好复习,怎么还来给我们送饭!”

  林婉清有些嗔怪的说道,虽然嘴上那么说,但脸上的却是早已笑开了花。

  “呵呵,老妈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耽误学习的,快准备吃饭吧!”

  “是啊,老婆我们要相信儿子!”

  任恒杰从一旁拿出一张平时用来休息的椅子,帮着任宏宇把饭菜摆到了椅子上。

  “宏宇,你哪来的钱买的这么多好菜?”

  林婉清看着摆满椅子,平时家里很少舍得买的饭菜,疑惑的问道。

  “是啊,宏宇你不会又去打工了吧?都说了你的学费不用担心,交给我和你妈就好了!”

  闻言,任宏宇笑了笑,说道:“爸妈,我代表学校去参加数学竞赛,拿了第一名,学校奖励了我三万块,足够我的大学学费了,你们就不要那么辛苦了!”

  听到任宏宇数学竞赛拿了第一名,还拿到了三万块的奖励,原本就心情大好的林婉清两人,更加开心了。

  “呵呵,不愧是我儿子!”

  任恒杰拍着任宏宇的肩膀,满脸自豪的说道,那模样就像是他自己的奖励一样。

  “你儿子,就不是我儿子了!”林婉清没好气的瞪了任恒杰一眼,说道。

  “呵呵,咱两的好儿子!”任恒杰憨憨一笑道。

  小小的馒头铺里,显得有些昏暗,一家三口正围坐在一起,吃着饭,时不时阵阵笑声从小小的馒头铺里传出,画面显得很温馨。

  吃完饭,在任宏宇的再三劝说下,林婉清两人不得不关了馒头铺,和任宏宇一起回家。

  三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任宏宇回到房间,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仔细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算了,不想了,到时候小心一点就是了!”

  坐起身来,任宏宇盘起腿,开始修炼,现在他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唯有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能给自己的生命多一分保障。

  随着任宏宇运起自己的功法,周围的灵气顿时飞速的向他聚拢而来,不一会就在他头顶上空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

  对此早已司空见惯的任宏宇并没有在像以前一样感到惊愕,依旧闭着眼睛,默默修炼着。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不知疲倦的走动,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觉天空已经开始发白。任宏宇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那比以往有强大了几分的灵力,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看来,要不了不久我就能突破练体四重了,倒时候,苏天龙我们之间的账也该好好清算一下了!”

  对已那个将自己两次差点逼死的老头,任宏宇心里很是愤怒,自己刚刚达到练体一重的时候,在苏天龙手里毫无反抗之力,每次交手都是险象环生,现在自己马上就要突破练体四重了,凭借着天书的优势,任宏宇体内的灵气比一般的修炼者浑厚了不止一倍,到了练体四重,任宏宇有着绝对的信心,能把苏天龙踩在脚下,一雪前耻。

  活动了一下身体,洗漱完毕,任宏宇拿起书包,下楼推起自己那辆破自行车,向学校赶去。

  来到学校,任宏宇想了想,走到买早点的地方,买了三份早点,这才去了教室。

  “咦,难得啊,木头也会献殷勤!”

  任宏宇刚提着早点一进教室,孙蕊便嚷嚷上了,闻言,正低头看书的左旋夕也抬起头,对任宏宇笑了笑。

  “来吃早点吧!”

  “不会又是抢楚天浩的吧?”

  “哈哈,木头放心抢,我支持你!”喝着牛奶的孙蕊含糊不清的说道。

  三人的谈话,自然落到了不远处楚天浩的耳朵了,奈何自己hold不住,只能忍气吞声。

  紧张的高三生活总是过得很快,放学,任宏宇给石坚打了电话,让他来学校接自己,一起去接货。

  来到校门口,石坚的别克车早已停在门口了:“石大哥,我们要去那接货?”

  “去城南,血郎他已经带着几个兄弟先赶过去了!”

  “城南吗?那里不是还没开发吗?任宏宇有些疑惑。

  “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客户让我们去的,我们就先去看看就知道了!”

  车子缓缓的驶进车流里,向着清溪市城南驶去,很快原本平坦的柏油路就变得有些颠簸起来,到了后面路面已经是土路了,虽然不泥泞,却也是灰尘滚滚。

  在一处相对比较宽阔平坦的空地上,两辆大卡车停在那里,四周站满了人,其中那十多个统一身穿黑色西服的大汉和一个发须皆白的显得老态龙钟的老头很是显眼。

  r酷匠¤网1首Uj发Gr

  “石大哥,任老弟你们来了!”双手插在裤兜里,戴着一副太阳镜,显得很帅气的钱少杰说道。

  “嗯,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石大哥我看过了,全部都是一些仿制的古董,没什么问题,可以接!”

  “走吧,我们过去!”石坚对任宏宇说道。

  三人走到两辆大卡车旁,霍斌正坐在那里,一个美艳女郎坐在他大腿上。

  “你们来了,要不要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什么违禁物品?”

  “好啊!”还未等石坚等人开口,任宏宇便率先说道,对已这送上门的大买卖,任宏宇心里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哈哈,任兄弟还真是谨慎,也罢,咱们以后还要合作,也应该坦诚相待!”

  “呵呵,小心点总是没错的!不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任宏宇不卑不亢的说道。

  “独长老,就麻烦你陪任兄弟去检查一下这次的货吧!”霍斌对那个发须皆白的老头说道,语气显得很恭敬。

  闻言,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独长老,睁开眼睛,看了任宏宇一眼,便爬上了其中一辆大卡车,见状,任宏宇也跟着爬上了卡车。

  “看吧!”

  独长老随手打开了一个木箱,只见里面铺满了稻草,几只造型精美的瓷瓶安静的躺在里面。

  任宏宇伸过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不放心,又伸手四下摸索了一下,确定没有藏什么违禁物品,那股不好的预感才微微淡了些。

  “走吧,老夫在陪你去另一辆看看!”

  独长老的语气显得很平淡,听不出任何的清晰波动。任宏宇并未出言反对,跟着独长老上了另一辆车。车厢内和那一辆千篇一律,只不过木箱却是比那辆车大了足足好几倍。

  任宏宇正准备上前打开其中一个木箱,因为他可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风烛残年的独长老能打开木箱,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着实让任宏宇吃惊不已,只见独长老那看似枯瘦的手掌一挥,一股劲风吹过,那几个看似很笨重的大木箱,盖子全都翻转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