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宏宇额头上也已经渗出了汗珠,体内那浩瀚如海的灵力涨得他很难受,浑身不停的向外冒着热气,连身体表面的衣服此刻都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一片片从任宏宇身体上掉落下来。

  “啊!”

  体内膨胀的灵力使得任宏宇忍不住长啸一声,别墅外正满头雾水的石坚等人,被任宏宇一声长啸惊了一下。

  清溪市一个显得异常偏僻的小巷里,一座还未拆除的老式四合院,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头,一下子从床上惊坐了起来,一瞬间老头就出现在了四合院大门口,犹如一阵清风一般,根本不是常人能拥有的速度!

  “天书,那是天书的气息!”老头的语气显得异常激动。

  “哈哈……袁呈子,当年你带着天书逃出了修真界,我在此苦等二十年,终于是让我等到了!”

  老头急急忙忙的跑回屋里,从床边的一个异常破旧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石头,一股精纯的灵力从老头指尖射出,注入那块石头,砰地一声,石头爆裂开来!

  随着石头爆裂开来,屋子上空的空间渐渐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约莫过了一分多钟,在屋子上空出现了一个类似投影一般的屏幕。

  “铁木,这么晚了,有什么大事?”

  光幕中,一个发须皆白的男子,虽然只是一个虚影,但从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依旧异常强悍,让人有一种忍不住跪倒膜拜的冲动。

  “师傅,弟子不辱使命,再次苦等二十年,刚刚终于感应到了天书的气息!”杨铁木的语气显得很兴奋,很激动。

  闻言,光幕中的男子脸上涌出一抹狂喜,“好!好!铁木你赶紧去调查清楚天书的气息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是!弟子马上就去办!”

  说罢,杨铁木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就像是一直潜伏在黑暗里的猎豹一样。

  于此同时清溪市正南方的那座深山里,一个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寒气息的老者,双手负于身后,站在一块巨石上,远眺着灯火通明的清溪市!

  “刚刚那是天书的气息,看来清溪市不久将要掀起一场大风暴了!”

  石坚的别墅里,任宏宇站在窗前,浑身嘶嘶的冒着热气,一双原本清澈的眼睛,此刻都变的涨红起来!

  “任老弟,你怎么了?”

  石坚等人站在门口,显得很焦急,此刻就连房门外,都是一层薄薄的雾气,显然是灵气过于浓郁造成的。

  “老大,要不我们把进去看看吧?”一个喽啰试探着问道。

  “好!”

  石坚担心任宏宇的安危,并没有反对喽啰提议!

  砰地一声巨响!房门被狠狠的踢开了!

  “任老弟!你怎么了?”

  石坚看到任宏宇浑身果果的站在窗前,浑身泛着红光,忍不住急焦急的问道。

  闻言,任宏宇慢慢的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已经变得赤红,一道红色的残影闪过,石坚只感到脖子一阵发紧,忍不住激烈的咳嗽起来!

  “老大!”

  跟着进来的喽啰反应过来,见任宏宇竟然捏住了石坚的喉咙,急忙扑了过去,试图将任宏宇和石坚分开!

  任宏宇那赤红的双目,闪烁着野兽一般凶残的光芒,一股无以伦比的气势从任宏宇身上散发出来,扑上去的喽啰一下子就被震得大口吐血,全部倒在了地上!

  任宏宇慢慢回过头,一双赤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石坚!

  一股彻骨的寒意从石坚脚底涌起,让他生不出丝毫反抗的念头!

  “任老弟……我……我是石坚啊!”石坚结结巴巴的说道,一双腿此刻也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任宏宇根本不为石坚的话语所动,手上的力气渐渐增大,捏的石坚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小子,你听好了,运起你的心法,引导这体内的灵气回到丹田,然后将他们全部融入你的身体之中!“霸爷那苍老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门外,满脸凝重的对已经发狂的任宏宇大喝道。

  闻言,任宏宇一双赤红的双目中,闪过一丝清明,放开了石坚,盘腿坐到了地上!

  石坚如释重负一般,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依旧是满脸的惊魂未定!

  “霸爷,任老弟他这是怎么了?”石坚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走吧!我们不要打扰他,这或许是他的一场大造化!”

  霸爷摆了摆手,转身拄着拐杖率先离开了这里,见状石坚也不敢再多做停留,连忙招呼着站在一旁的一众喽啰,跟着霸爷离开了任宏宇的房间。

  此刻,任宏宇盘坐在地上,身上的红光变得忽明忽暗,显得异常诡异!

  一道道无比精纯的灵气,顺着任宏宇身上特定的经脉不断游走,最后全部都汇集在任宏宇的丹田处。

  因为灵气太过精纯,很快任宏宇的丹田也开始变得泛起红光,一条条红线以丹田为中心,开始向着任宏宇的全身各处散去,慢慢的红色开始变得暗淡起来,融入了任宏宇的身体里。

  大概过了三个多小时,房间里那精纯的灵气也开始变得稀薄起来,一直紧闭着双目的任宏宇此刻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呼!“一口浊气从任宏宇嘴里呼出。

  “差点就被这灵气撑得爆体而亡!”

  任宏宇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抬头看了看屋里飘荡在空气里的精纯灵力,任宏宇忍不住砸了砸舌,在这个工业化的城市,灵气已经变得异常稀薄,要凝集出那么多灵气,显然是难如登天。

  感受了一下体内那变得比以往更加雄厚的灵力,任宏宇继续盘腿坐在地上,他可不想就这么白白浪费如此浓郁的灵气。

  任宏宇盘腿不知疲倦的修炼着,时间也在一点点的流逝,不知不觉中,天空东方已经开始泛白。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任宏宇的窗子时,任宏宇也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双腿,走到窗前,把窗帘彻底拉开,温暖的阳光照在任宏宇的身体上,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任老弟?”

  石坚站在门口,看着站在窗前的任宏宇,小心翼翼的说道,显然昨晚那恐怖的一幕给石坚留下的震撼实在太过巨大了,直到现在,石坚还是心有余悸。

  闻言,任宏宇转过身来,一脸歉意的看着石坚。

  “对不起啊,石大哥,昨晚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见任宏宇恢复了正常,石坚脸上闪过一丝轻松的神色,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也彻底安心下来。

  “没事,不过昨晚任老弟你可是差点没要了老哥这条老命!”石坚哈哈大笑着说道。

  闻言,任宏宇脸上的歉意更浓了,虽然昨晚任宏宇进入一种近乎疯癫的状态,体内灵气过剩,让任宏宇心里本能的生出一股想要吧体内力量发泄出去的冲动,这才使得任宏宇忍不住去攻击石坚,不过任宏宇心里还是很清醒的,这也是为什么当霸爷说出那番话后,他能那么快做出行动的原因。

  “石大哥,实在对不住了!”

  石坚脸色一沉,说道:“任老弟你在道歉的话可就真见外了,我石坚可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

  “那好,我就不再多说了,麻烦石大哥去帮我弄一套衣服来!”

  现在任宏宇已经完全恢复了,自然是不可能在继续窝在房间了,而他此刻浑身透明,当然也不可能出去裸奔。

  “好,任老弟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就来!”说着石坚就转身跑去给任宏宇拿衣服了。

  很快石坚就提着一套衣服进来了,任宏宇拿过衣服,是一套阿玛尼的休闲服,这让任宏宇有些咂舌,从小到大他都是穿的地摊货,像阿玛尼这种名牌,还从没有穿过!

  穿起衣服,任宏宇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比以前又长高了一些,皮肤也变得更加光滑细腻,一张脸庞也是犹如斧凿刀刻一般,标标准准的一个超级正太,在配上浑身散发出的那股出尘气质,绝对能迷倒万千少女。

  对着镜子,任宏宇左看右看,还不停的摆着各种自以为很帅的造型。

  一旁的石坚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好了,任老弟,现在你绝对是个超级帅哥,不用再照了!”

  闻言,任宏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呵呵,石大哥别见怪,小弟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了!”

  酷PM匠1y网@首@.发

  “哈哈,任老弟看来你以后的桃花运可是不会少啊!”石坚忍不住打趣道。

  听到石坚这样说,任宏宇脑海不自觉的闪现出左旋夕、莫小言、钱曦贝三人那靓丽的身影,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

  “任老弟是不是已经名草有主了啊,笑的那么淫荡!”

  “啊!”

  任宏宇想到众女的身影,有些愣愣出神,石坚这么一问这才反应过来。

  “石大哥,不瞒你说我确实有喜欢的姑娘,只不过现在我的身份还配不上她!”任宏宇的语气有些苦涩。

  的确,他和左旋夕一个是市长千金,一个是平头小子,虽然现在任宏宇也结识了一些所谓的上流人物,还有了宏展保安公司的股份,不过这些在左国锋的眼里,或许什么都不算,最多就是一个有些朋友的小爆发户而已。

  “任老弟,人不能太看轻自己,也许现在你配不上她,不过石大哥相信,以后的你一定会站在一个让我们都仰望的高度!”

  一直以来,石坚都对这个看似普通,却又不断创造奇迹的少年有一种说不出的信心,相信他以后一定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