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看不起小孩儿的都什么心态

  华夏国数千年的文化,其中各类传承法门数不胜数,其中被我们所熟知的,无外乎就是华夏功夫,比如知名的武当少林门派,再或者永春之类的拳法。

  随着社会进展速度与日俱增,这些和吃穿住行相对来说么有什么太大影响的东西,开始变得鸡肋,并且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但不可否认的是,某些东西传承直到今天,仍旧存在着,比如说,昨天来恶心邵兵的那个杀手。

  甚至类似于邵家这些家族,都会暗中培养自己的保镖,邵兵小的时候,邵老爷子给他认了一个道士师傅,姓苏,据说法号瘦金,最出名的两项绝技,就是易容术,以及内家拳。

  邵兵现在这身内家合拳的本事,就是苏老头教的,他前不久回来的时候去看过那老头,好酒好肉带着送过去,被狠狠地一顿猛夸,结果吃完之后对着另一个徒弟,直接被骂成三等残废。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似乎听老头子说过,收了一个小徒弟,感情就是这位。

  所以说很多时候,性格之类的东西都是容易受到感染的,看看邹辰,再看看邵兵,师兄弟俩活脱脱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嘴巴毒蔫坏儿,还不肯吃亏。

  “师兄,人家和你初次见面,不给见面礼就已经说不过去,你竟然还要把你亲爱的小师弟抓起来严刑拷打。”邹辰不停地扭动着自己被捏着脖子提起来的小身板,各种不安份:“我要告诉师父他老人家,死命的收拾你,你丫等着哭吧。”

  邵兵懒得解决这种烂摊子,正好谷秋妍过来给几位受到嘉奖的片警们颁证书,搁会议室开会,索性直接带着这小鬼过去。

  未成年男童参与电信欺诈案,这种逆天的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听见邹辰还在叽歪,邵兵被气得没脾气,一脚踹到他屁股蛋子上面:“多大了还告家长,真有种咱俩拉出来练练。”

  也就只有苏老头那种老滑头,才能教出来这种小泥鳅。

  “要点逼脸可以么师兄,咱就先不说你比我大十岁的事实,我学的是易容术,你学的是内家拳,用屁股跟你练啊。”

  邹辰被踢的哇哇直叫,可还是拼死反击:“妈了个巴子的,死老头子看见我的第一眼就说老子骨骼清奇,是学武的好料子,可都三年了,净捣鼓些娘们儿叽叽的变脸玩意,连个马步都不会蹲。”

  邵兵嫌弃的把手上拎的人横着抱起来,捆住双腿在蒙上头,世界终于安静了。

  别说这小魔头还真他妈能折腾。

……

……

  kk酷匠*网永dB久●《免☆;费gv看*T小T说

  “基层是大众群体聚集的地方,肯定也是人才最多的地方,咱香山派出所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次本来是想要给几位同志颁发证书的时候,搞个隆重的仪式,可是看来各位也没有充足的时间,那就一切从简。”

  会议室里,谷秋妍拿着批下来的警证,正在传达分局的工作思想:“秦警官因为公务在身不能到场,我最近临时有次休假,索性就提前过来,唐突的地方呢,还希望陆所不要介意。”

  虽然是件小事儿,但还是要交代清楚的,免得人家心里不舒服。她是学犯罪心理专业的,处理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陆怀恩笑着摆摆手:“谷警官过来,我们当然是举双手欢迎,条件允许的话,常住的也是没问题的嘛。”

  严禁苛刻的陆所长难得说一次俏皮话,大家都很给面子的笑起来。

  邵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拽着邹辰走进来的,毫无意外的,接收到各种五花八门的探究视线。

  “小邵同志,似乎你又迟到了啊,难道就没有时间概念?”谷秋妍瞪大漂亮的眸子,咄咄逼人的质问。

  这女人,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打压邵兵的机会。

  邵兵环视四周,人都到得挺整齐,嘿笑道:“非常时期就得非常对待,谷警官的事情解决完了么,如果解决完的话,我想趁着大家都在,说说最新的案情进展。”

  “原来是公务在身。”谷秋妍理解的点点头,大方的让出自己的位置:“除了你的警官证还没发,其余的事情都已经搞定。”

  “我的不急,有的是时间跟谷警官要。”

  意有所指的调侃完毕,邵兵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一巴掌拍到身边邹辰的脑袋上:“麻溜的,别墨迹。”

  文橙和陈家豪彼此对视一眼,有些弄不清楚状况,这小孩儿他们昨天才见过,难不成就是偷窃贼?

  “小爷屁股痛,不能说话。”邹辰撇撇嘴,丝毫不给面子。

  顿时会议室里一片哄笑,刚才还觉得邵兵虐待小孩儿,现在看来,这孩子完全就是个山大王。

  邵兵嫌弃的走远两步,他都没脸跟人说这是他师弟,忒丢份。

  也就是在邵兵面前能得瑟,邹辰面对满屋子穿制服的,到最后还是把自己做的事情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寂静。

  等到邹辰讲完之后,所有人都脸色诡异的看着他,觉得智商有些不够用,这孩子才十四岁,就能把这么庞大的工程给办下来,究竟谁家的,吃什么长大的?

  谷秋妍在心里把思路吕通顺,然后笑着问邹辰:“小朋友,告诉姐姐,为什么遇见这种情况不报案呢,犯罪分子都很厉害的。”

  因为面对的是小孩子,她下意识的就把声音放得很软。

  “师傅说过,行走江湖要行侠仗义,遇见有人需要帮助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邹辰站起来礼貌性抱拳,然后坏笑着挤挤眼睛:“姐姐你真漂亮,平常肯定会遇见被流氓骚扰的情况吧,方便留个电话号码么,我来保护你。”

  遮住额头的短发,敞开着的米黄色外套,破破烂烂的牛仔裤以及帆布鞋,还有脸上惟妙惟肖的,男人都懂的贱笑,活脱脱的流氓色棍。

  顿时整个会议室的人都想死。

  被这么小的家伙调戏,谷秋妍有些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也就是说,因为你的胡搅蛮缠,把本来应该定性为电信欺诈的案件,扭曲成信用卡失窃,而且你还属于偷窃者。”庄严扶了扶眼镜,用教训的口吻说道:“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瞎胡闹。”

  李宁已经被李栋梁带回家,他这个专职的保姆自然就回来上班。

  “小孩子怎么了,小孩子难道就不能做事情啊,哪条法律规定的?你自己不也是从小孩子过来的,看不起小孩子是什么心态?”

  邹辰不屑的斜睨一眼庄严,然后转身对邵兵可怜兮兮的求救:“师兄,你忍心看到你可爱帅气聪明的小师弟被人欺负么,还不赶紧过来把坏人打跑。”

  庄严的脸色顿时就变成猪肝色。

  谷秋妍看看邵兵,再看看邹辰,觉得这俩人不愧是师兄弟。

  仔细观察陆怀恩的脸色,没发现什么明显的表情,梅芮轻咳一声,问道:“邹辰对吧,能说说你都搜查到什么线索么?”

  虽然也觉得这小孩儿太胡闹,可她不会傻到跟庄严似得直接说出来,没听说过童言无忌,下不来台哭都没地方哭去。

  邹辰得瑟的看了眼旁边的邵兵:“我搜查到,这群犯罪分子目前在羊城,具体地点应该是在花都区的某条小街道。”

  真的假的,梅芮有些惊讶,她就是随便问问,没想到还真能问出来。

  邵兵没好气的说道:“你可悠着点儿说,我告诉你这里是派出所,说出来的话都是呈堂证供,敢撒谎的话,丫就等着坐牢吧。”

  “你等着。”邹辰不服气的瞪了一眼,然后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还是最新款的土豪金,翘着腿悠闲的打电话:“喂,老王啊,那笔钱收到了吗,收到就好,我觉得事情还是有些蹊跷,你跟大家打个招呼,赶紧报警吧,这样安全些。”

  在众人满脸黑线的注视中,邹辰挂掉电话,打了个响指:“各位都行动起来,待会可能电话占线。”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紧接着,办公室里的三部座机电话,还有一些片警们的手机都先后响起来,接通知后,无外乎都是关于电信欺诈情况,会议室里热闹的跟菜市场似的。

  甚至陆怀恩的手机都在不停震动。

  邹辰悠闲的躺在椅子上,看好戏似得看着周围人进进出出的忙碌。

  邵兵就看不惯他这种得瑟样儿,巴掌直接拍过去:“跟苏老头学了几年?”

  “三年吧,鄙人不才,现在已经出师了,据说师兄你可使用了足足八年时间,怪不得师傅不喜欢你。”邹辰捂着脑门,脸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鄙夷。

  真能拉仇恨值。

  内家拳并不容易学,当时邵兵用了八年时间才算勉强出师,相对来说,易容术就比较容易,但邹辰能三年时间得到苏老头肯定,在易容术的天赋上也绝对不低。

  那老头这辈子的心愿,就是有两个正统的传人,现在总算是实现了。

  半个小时之后,文橙把报案的人数统计出来:“总共一百零七人,基本上都受到不同程度诈骗,有的是被骗走钱的,有的是被邹辰拿走银行卡,又还回去的。”

  这个恐怖的数字,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