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带你回家见我妈

  “哎呀我知道,您和我爸都唠叨多少遍了,要么带个女婿回家,要么你们就给我安排相亲找男人,最好趁着这次百年难遇的假期,把所有流程都给搞定,奉子成婚什么的您更是不介意,还举双手赞同,对吧?”

  颇有些不耐烦的把之前听过N次的话重复出来,谷秋妍郁闷的简直要抓狂:“还有两天时间呢,妈您急什么啊。”

  这年头只要到二十多岁年纪,都会遇见被家里催婚的尴尬情况。整天工作加班,时常冲到一线应对各种危险突发情况的谷秋妍,更是被这种话题折磨的快要发疯。

  酷…Z匠网正版#首、;发

  家里人当初就反对她一个女孩子做刑警,现在更是拿着工作说事儿,逼她结婚然后相夫教子,做全职太太。

  问题是整天搁家里给老公洗内裤孩子换尿布的日子,是人过的么。

  “当然不行,随便找个男人就奉子成婚,你怎么知道他没隐疾啊?”

  电话那边,她老妈苏雯一口否决掉,正准备继续说,却被谷秋妍强势打断:“妈我太感动了,真的,我还以为您不要女儿了,为了招女婿随便只要是个男的就成呢,好了,不说了啊,我开车呢。”

  “死丫头,又开车讲电话,亏你自己还人民警察呢……嘟嘟……”

  电话切断之后,车里终于安静下来,后面的司机已经开始不耐烦的按喇叭,谷秋妍苦着脸,加快车速。

  因为上次解决掉苏颖的案子,加上她老妈给局里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这次上头以女同志终身大事也是要解决的为理由,批了七天的假期。

  而假期最后的一件事儿,就是来香山派出所,把分局的嘉奖表彰带过来。

  “这不是邵兵那贱人么,果然是冤家路窄啊。”

  到香山新街的时候车辆比较多,谷秋妍下意识的放慢车速,抬头就看见邵兵跟超人似的,在大马路上蹦跶,怎么就不撞死他呢,还人民警察,什么素质。

  把车停到胡同口,谷秋妍准备等邵兵出来,因为想着躲她爸妈,所以本来应该后天过来的任务被提到今天,她也不好意思去香山派出所里头住,所以肯定是要把邵兵这混蛋当凯子宰。

  左等右等还是没人出来,谷秋妍不耐烦的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

  ……

  ……

  邵兵从来就没有这么怨念憋屈过,他现在搁心里告诉自己,这电话无论是谁打来的,只要和他没有直属血缘关系,等回头女的打屁股,男的抽大耳光。

  不过现在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因为那把匕首已经到了眼前。

  脚底抓住地面,邵兵两只手撑着左右狭窄的胡同墙壁,腰身猛然间往上提劲儿,接着整个身子就灵活的借着后空翻退出好几米。

  这种狭窄的胡同施展不开拳脚,同时也能成为作战的助力。

  彭——

  刚落地还没来得及抬头,邵兵就感觉前面凛厉的破风声再次扑过来,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奋力和撞击过来穿着皮靴的脚正面相抗,与此同时踢出左腿,刚好迎上对方扑过来的姿势。

  如果这下踢中的话,他绝对有信心让这家伙脱层皮。

  对方显然也并非什么菜鸟,见没办法躲避,果断把手里的匕首挡在肚子位置,邵兵当然不会傻到用自己的腿和刀子硬碰,顺势收力然后双手猛然间打开,握成鹰爪状捏住那人的腿。

  高处可以占据有利的地形优势,但却是没办法借力。

  邵兵攥住那条腿,两脚微分蹲马桩,接着狠狠地往后面甩垃圾似的甩出去。

  彭——

  那大白天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家伙直接被砸沙包似的砸了七八米远,落地之后还滑动了两三米,吃力扭动几下,没能起得来。

  两个人交手基本上三分钟时间不到,拳打脚踢的动静再次消失,只剩下对方剧烈的喘息声,证明着刚才并不算惊险的战斗。

  邵兵拍掉袖子上的灰尘,不咸不淡的看了几眼躺地上的男人。

  脸上画的是乌七八糟的油彩,穿的是黑色的紧身夜行衣以及帆布鞋,个头只有一米七左右,怪不得刚才能用得出来很多轻飘飘的软动作。

  丛林野战兵喜欢用油彩,但也并不是绝对,毕竟现在这年代,杀手都是用的人皮面具,而不是选择在脸上戴口罩,太麻烦。

  暂时就只有这些,看不出来别的什么。

  花脸男人也算是光棍,起不来干脆就不起来,吃力的抬起头,看那模样似乎是在笑:“邵凯旋,果然厉害。”

  “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么,你这种菜鸟,老子打一百个都没问题。”邵兵不屑的嗤笑,靠在阴凉的墙壁上,眼神斜睨过来:“谁派你来的,究竟什么目的,想要干什么最后得到什么,我觉得还是你自己乖乖交代的好。”

  燕京想要他死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再加上以前也不知道在哪里惹出来的麻烦,敌人太多,邵三爷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是谁来故意膈应他。

  没错,不是要他死,而是膈应。

  虽然眼前这个花脸男人身手还算是不错,可这种小虾米邵兵还真不会放在眼里,如果当才不是因为那胡同口太狭窄,半分钟就能搞定。

  敢刺杀老邵家嫡系,还能没几个像样的杀手不成?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只是个跑腿的,替人给三少爷传句话。”花脸男人终于缓过来,扶着墙慢慢站直身子,看着邵兵,咧开嘴露出里面整齐的白牙。

  邵兵皱了皱眉,突然间似是察觉到些什么,棱角分明的侧脸阴沉下来:“说。”

  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花脸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邵兵的表情,用充满恶趣味的语调说道:“邵凯旋,难道你忘了当初邵家差点就被抹掉的黑历史?识相的话,就从香山派出所退出去,做你的燕京太子爷,有些事情,并不是你能掌控的,最好考虑清楚。”

  “说完了么?”没有想象中的愤怒,邵兵听完之后神色平静,但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他眼神中隐藏在最深处的暴戾。

  可能是看不到应有的表情,花脸男人觉得有些无趣:“不然呢?”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太子爷,他暴躁蛮横,不按常理出牌,是整个燕京纨绔子弟们的噩梦,这种专权自大的男人,怎么能忍得住如此羞辱?

  “这几年,他的成长速度让我觉得害怕。”

  想起来自家少爷说过的话,花脸男人忍不住又多打量邵兵几眼,能让那位忌惮的人,在燕京绝对不会超过三个。

  邵兵低低的笑出声:“如果我是你的话,趁着我还没有暴走赶紧溜,要知道爷发起火来,自己都觉得害怕。”

  花脸男人惊疑不定的看着邵兵,不知道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到底知道他以往的恶名,走了两步之后,闪身拐向另一条小巷子,很快就寻不到踪迹。

  邵兵本来就没有留下这人的意思,小虾米不顶用,但却能用来钓大鱼。

  他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在看到谷秋妍的未接来电的时候眸子暗了暗,然后选择忽视,从电话薄里翻出备注小叔的号码,拨过去。

  “呦,大侄子。”电话很快被接通,邵逸修懒洋洋带着磁性的声音传过来。

  无声的咧开嘴笑,邵兵蹲在墙角沉默半晌,说道:“刚才跟一孙子打一架。”

  这种年纪和外人打架,肯定是用不着报告家长的,所以这所谓的打架,不用想就知道其中另有玄机。

  邵逸修声音依旧懒洋洋的:“嗯……把能用得上的证据都穿过来,三天时间吧,我这几天比较忙……哦,宝贝你又调皮了。”

  又在女人床上。

  邵兵撇撇嘴,直接切断电话,把之前录下来的花脸男人的声音视频文件发送出去,然后似笑非笑的看向斜对面的拐角:“躲猫猫呢小鬼?”

  五分钟之后,邵兵慢悠悠的从老胡同口出来,后面跟着推着单车,身上脏兮兮表情惊魂未定的男孩儿。

  嘀嘀嘀——

  刚从巷子口露脸,就见前面那辆拉风的水蓝色奥迪A4不停的按喇叭,邵兵打眼敲过去,正好谷秋妍拉下车窗,露出无限风情的亮丽侧面,鼓鼓囊囊的胸部格外抢镜。

  “警察大哥,你朋友来接你,我先走了啊。”男孩儿看情形不对,准备开溜。

  邵兵嗤笑,二话不说单手拎着山地车,另一只手拽住男孩儿的脖子:“小鬼,先去派出所喝杯茶再说吧。”

  谷秋妍不知道邵兵抓个小孩儿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懒得问,打开车厢把单车放进去,然后笑眯眯的启动自己的爱车:“小邵同志,别来无恙啊。”

  邵兵坐在副驾驶位置,眼神儿肆无忌惮的往谷秋妍身上瞄:“好几天没见了吧,别说还挺想念的,我现在就盼着什么时候在和谷警官打个赌。”

  纯属鬼扯,前天才分开的。

  “好啊,不过有个条件。”谷秋妍难得的没有生气。

  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邵兵问道:“说说看。”

  “跟我回家见我老妈吧。”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