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几天不同的是,邵兵这次在王老二卤菜馆得到的绝对是总统级别的待遇。

  “我知道您喜欢吃黑木耳,特地每天都备着,渴了的话还有绿茶,不知道上次的驴鞭味道怎么样,行的话再上两盘,鸡丁和肘子还在做,很快就能端上来。”

  王老二亲自拿着菜谱,邹巴巴的脸皮上都带着笑,热情的简直没道理:“当然价格肯定好说,老熟人咱给三折优惠,没带钱的话打欠条就成。”

  文橙和陈家豪都坐在旁边,默默地充当背景,倒是死皮赖脸黏糊过来的陆海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拍拍王老二的肩膀:“哥们儿,真上道,有前途啊,我看好你。”

  前途你妈了个巴子。

  脸上的笑差点没端住,王老二僵硬着表情不停点头,心里却在骂娘。

  自从上次店里面出事之后,苏国忠也不打算要这家卤菜馆,干脆开了个白菜价,直接转手走人。

  本来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可很快问题就来了,以前来这里吃饭的人就少,现在爆出来杀人案,基本上就没有来光顾的客户,卤菜馆的厨子每天都在玩单机,自己做给自己吃。

  今天邵兵过来,那小子还乐呵着终于有人肯吃他做的菜,感动的无以复加,就连前几天一顿饭热好几次的旧账都暂时放下。

  没办法,等到时候老板开不起店,他还得换工作不是。

  “呦,感情我现在还成了大款级别的。”邵兵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视线瞟过四周空荡荡的桌椅,挥挥手清场:“麻溜上菜,赶明儿我请客,把香山派出所的领导们带过来,在你这搓一顿。”

  派出所的警察本来就是活字招牌,绝对是免费高回报的打广告方法。

  王老二千恩万谢的敬两杯茶,然后心满意足的去厨房亲自倒腾,很快色香味俱全的一桌酒菜就都端上来。

  陆海吃的最欢腾,还唧唧歪歪半点儿不拿自个儿当外人,邵兵吃了两口,不动声色文问道:“你跟李栋梁挺熟的?”

  之前在香山医院那会儿,两个人说话打招呼看起来都很随意。

  “他就是我那强奸女学生的同学,现在儿子都这么大了,岁月是把杀猪刀啊。”陆海嚼着驴鞭,面色悲伤的感慨。

  杀猪刀丫怎么就没把你捅死?

  邵兵都被气乐了,陆海看模样顶着天30,李栋梁儿子都20了,会能是同学?

  他就是感觉眼前这男人疯疯癫癫的没正行,看起来也是个傻逼中的傻逼,仔细琢磨着吧,又有些不对味儿。

  }C看_m正#版!章$}节W☆上酷T3匠xY网{,

  可能是职业病,喜欢疑神疑鬼。

  邵兵瞧着跟文橙闹腾的陆海,不屑的撇撇嘴,对于自己看人的眼光,他还是有足够的信心。

  ……

  ……

  “基本上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犯罪人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性格比较内向敏感,而且心思细腻,作案动机暂时还太明朗,但不排除可能是因为缺钱。”

  吃完饭之后,邵兵继续选择在香山医院蹲点,只是这次他们并没有停下,而是在医院旁边瞎转悠,借此机会分析案子的情况。

  陈家豪仔细听完之后,皱眉问道:“为什不是属于直接纯粹的偷窃案?”

  按照直观的看法,这本来就是一桩相对比较取巧的偷窃行为。

  “我们之前看到的监控录像,犯罪人穿的是病例服,脸上带着口罩,基本上没有什么外在的破绽,而且对躲避摄像头的追踪很有手段,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起案件要么事出有因,要么就是惯犯。”

  邵兵懒洋洋的歪着头解释,同时眼睛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如果你是作案老手,会整天都蹲在香山医院,为的就是偷走人们落在ATM机里的银行卡?风险太大,很容易就把自己搭进去。”

  “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他报复社会的一种手段?而施暴的对象,就是香山医院,再或者作案人之前的银行卡,就是被别人盗取的?”文橙大胆的做出猜测。

  邵兵讶异的挑眉,虽然没说话,但显然是认可的。

  陆海在旁边肃然起敬:“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

  总有些贱人也喜欢刷存在感。

  “警察办案,闲杂人等死开。”邵兵忍无可忍的开始撵人,准备彻底甩掉陆海这傻逼的时候,前面有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立刻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怎么骑车的,对准人身上撞,我都给你闪道了。”

  人行路上,约莫三四十岁的女人捂着胳膊,冷脸质问旁边骑单车的男孩,她被气的够呛,这小孩儿毛毛躁躁的,突然间毫无预兆的就撞过来,什么破毛病。

  穿着米黄色的卡通运动装的男孩儿,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见自己闯了祸,清秀的脸瞬间羞得通红,手足无措的扶着自己的单车,被风吹起的刘海下面,眼睛已经蓄满泪水。

  “哭什么啊男子汉大丈夫,算我今天倒霉。”

  女人见邵兵等人都看过来,对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鬼,也拉不下来脸继续不依不饶,发泄两句之后急匆匆离开。

  男孩儿抹掉眼泪,默不作声的看着女人走远,转身对着邵兵等人咧开嘴做了个鬼脸,然后跨上单车,很快就穿到新街马路中央,车子扭来扭曲格外灵活。

  嘿,感情还是个会卖萌撒泼的鬼小子。

  陆海撇撇嘴:“这种车技,怎么可能在没有人的单行路上撞到人,刚才那小鬼八成是故意的吧。”

  “故意撞人都什么好处?”文橙忍不住反驳。

  陆海一副你真没见过世面的夸张模样:“吃豆腐啊,小子,要学会用男人的眼光去看整个世界。”

  文橙满脸黑线,干脆懒得再接话,就看见身边的邵兵突然间快速冲出去。

  “邵哥,你……”

  “哎呀,肯定是觉得那个小鬼有嫌疑,说不定就偷走我银行卡的孙子,你是警察啊小鬼,敢不敢专业点儿?”

  见文橙下意识的就想要追,陆海赶紧拉着他的胳膊:“你过去能帮的上什么忙,有这时间,还不如去医院里守着,如果他抓错人,还来得及补救。”

  似乎也有些道理,文橙进退两难,只好求救似的看向陈家豪。

  陈家豪其实想去的,可是看到邵兵奔跑的速度以及灵活的身手,很快估算到就是自己追也追不上,于是果断选择转身去医院。

  陆海得意的瞥了一眼文橙,小跑跟上陈家豪,自顾自的套近乎,文橙撇撇嘴,在不甘心的吊在后面。

  至于马路上的男孩儿和邵兵,早在几分钟之内,不见踪迹。

  ……

  ……

  邵兵刚开始并没觉得那骑车的男孩儿怎么样,但等看见他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中间灵活穿梭的时候,就知道可能忽略掉某些东西。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因为不耐烦陆海在旁边叽歪,他说的是警察办案让陆海赶紧滚蛋,而当时前面骑车的男孩儿,就是因为听到这句话而方寸大乱,不小心出现撞到人的事故。

  至于接着在大马路上快速骑车,就有些脚底抹油,心虚溜走的味道。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出来的资料,犯人应该是平头二三十岁的成年人,而不是个头瘦小的清秀少年,邵兵不是神,现在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状况,但不能否认的是,前面那个男孩儿有问题。

  看见警察就跑,傻子都能猜得到其中的不对头。

  那小子骑车速度很快,邵兵卯足劲头狂奔,因为是用两条腿跑的,所以也不用顾忌什么红灯绿灯,有惊无险的穿过几辆大卡车之间的空隙,终于在到马路对面之后,看到单车男孩儿的踪迹。

  正是三年前苏颖用勒克萨斯撞死自己情夫的那条小巷子,邵兵注意到,单车的主人进胡同口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继续溜。

  死孩子,故意走这些鸟不拉屎的地方,出事儿怎么办。

  邵兵在心里暗骂,然后再次加快速度,老北京的街角胡同是全国出了名的乱,里面七拐八拐,不认识路的绝对跟走迷宫似的。

  周围是灰白色的砖墙以及泛着湿气的青苔,路面可能因为没几个人走,显得有些滑溜,还长着杂草,邵兵有意放慢速度,可等到遇见第三条岔路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

  房子大门是清一溜儿的对外开,里面全是挤吧对付出来的狭窄通道,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更可恶的是,还有好几个道互相通着。

  我去你妈逼的。

  烦躁的把地上的石子儿一脚踢出去,邵兵准备出去然后去几个大点的路口,试着堵堵看,可突然间,他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

  没别的,之前踢出去的石子儿,没回音,胡同静悄悄的,寂静的可怕。

  邵兵警惕的打量四周,同时身子慢慢的往前移动,虽然现在早就远离刀光剑影的生活,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就代表着恩怨麻烦。

  几米宽的胡同口越来越狭窄,接着就是岔路口,通往另外好几个方向。

  滴滴滴——

  就在邵兵抵达拐角处准备探头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然间毫无预兆的响起来,与此同时,前方侧面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扑面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