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派出所会议室,电视机正在播报早间新闻。

  “昨天晚上,一则只有三分钟的视频在各大门户网站上传不到半小时,就被转载数万次,目前已经超过十万人在关注,奇怪的是这竟然是三年前的视频,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现在请看大屏幕——”

  画面从新闻直播间切掉,出现在眼前的是昏暗狭窄的胡同。

  大概两秒钟过后,有个醉醺醺的汉子出现在镜头里,走路都在打着摆子显然喝的还不少。

  紧接着,就看见一辆黑色雷克萨斯冲过来,虽然速度骤减,还是和前面那男人正面相撞。

  如果就这么着的话,基本上意外车祸板上钉钉。

  问题是两分钟之后,雷克萨斯又倒档回来,硬生生碾压到躺地面那男人身上,手法老练果决,让看者心寒。

  车轮底下,面色死灰带着血迹的男人脸被定格。

  啪!

  梅芮关掉电视机,瞪着坐在旁边的陆怀恩:“从昨晚到现在,找虐呢?”

  案发地点那条胡同别人可能不认识,她一眼就看出来是在新街。

  视频是三年前一孩子拿DV自己拍摄的,估计也就是那么随手扫过去,没想到阴差阳错拍出来这种东西,而且还能在三年后的今天给爆出来。

  真有够邪乎的。

  昨晚上看见那视频,梅芮就知道铁定要完蛋,根本捂不住,索性就直接迅速上报给分局。

  现在专案组没出动,新闻已经播出来。

  所长陆怀恩哆嗦着手,嘴巴里叼着烟点了两次火都没点着,还是梅芮帮他给点上,这才能狠狠吸两口解馋。

  “如履薄冰二十年,没想到最后还是栽了个大跟头。”陆怀恩惨笑,整个人一夜之间苍老,根本就没半点平时处变不惊的模样。

  梅芮撇撇嘴,到底是没吭声。

  他们这位所长,没魄力不说还特喜欢端架子,遇见事儿连个女人都不如。

  就比方说现在,整个派出所的人都被他给打发出去找线索,会议室里就剩下俩光杆司令,外加一刚来俩月的小警员。

  简直就是瞎搞。

  先不说专案组就要过来落脚,派出所的民警们已经彻底在香山这片儿臭掉,还是三年前的梗,能找到什么玩意线索?

  警察办案最怕的就是翻老底,被翻出来的东西,那必须一刀致命。

  不过她只是副所长,有事儿个子高的拿主意,出事儿高个子顶呗。

  见陆怀恩还在发呆,梅芮轻声对会议桌角落里,坐立不安的那个漂亮男孩儿说道:“橙子,刷两页微博,看看有没有什么进展。”

  现在警方办案,很多都是靠着微博用户提供消息的,网民们的力量绝对不可忽视。

  “好的,三分钟时间。”

  男孩儿不敢耽搁,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进入登录新浪微博。

  他叫文橙,上班才俩月,因为年纪小长的讨人喜欢,没几天就成了派出所的宝贝疙瘩。

  登陆微博之后,基本上都是一片谩骂,香山的老住户们都已经认出来,那地方是新街,而且还有人爆出来受害者的名字,直言当初香山派出所归档的是失踪。

  完蛋,文橙苦着脸在心底哀嚎,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所长,突然间一条新微博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酷Ut匠网{8唯一◎l正U版B:,`其他b都是:盗%版`

  “我们要相信警察叔叔,@香山派出所//要加油哦!”

  十分钟之前,这条微博新鲜火热出炉,并且迅速引来香山附近用户转载,图片上古铜色皮肤的军装帅哥手拿棍棒,脸带怒气,下面还配有文字:

  “你妈小时候没教过你,迷路了要找警察叔叔?你爸小时候没教过你,遇见坏人要找警察叔叔?你幼儿园的老师没教过你,捡到钱要上缴给警察叔叔?你们凭什么不相信警察,不相信警察的都是傻逼!”

  后面跟有上百的转载回复,有个用户还传上来四五张图片,跑步的、微笑的,愣神的、皱眉的,都是那个霸气的军装男人。

  搞笑的是还给他起个外号,叫最性感爷们儿,很快引来诸多赞叹。

  文橙觉得自己都快哭了,身为香山派出所的一份子,连出去买饭都要被鄙夷,这种感觉实在是憋屈到可以。

  现在有人强势站出来,他就觉得这男的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我们还可以争取到时间,所长我们还没全军覆没。”文橙激动地站起来,然后把笔记本递过去给陆怀恩。

  梅芮看完之后就笑:“我就说咱们所长好人有好报,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老天瞎了眼才会把他逼到绝路上。”

  这女人向来是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那种,心直口快嘴巴毒,特女王。

  陆怀恩脸色稍微好些,想来对于这记马屁很是受用,还真是个人才。

  “这男的不是咱们所里的啊。”文橙眨巴眨巴眼,弱弱的小声提醒。

  砰砰砰————

  虚掩着的门很有节奏的响了三声,从外面推开之后,就见一穿着军装的男人走进来,脸上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外面也没个把门儿的。”

  从菜市场里面出来半小时,邵兵就到了香山派出所,可让他嘀咕的是,里面竟然没动静。

  开什么国际玩笑,丫以为派出所是卡拉OK啊,大白天就打烊歇业?

  再看看里面开会的两个老的还有个小的,全部双目呆滞两眼无神,忒不靠谱,邵兵琢磨着,难不成派出所里闹鬼来着。

  感情人民警察就这德行。

  “同志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吗?”还是梅芮最先反应过来,毕竟照片上的人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感觉还是有点飘。

  邵兵从屁股口袋里掏出来两张皱巴巴的纸,先认真敬礼,说道:“我叫邵兵,这是我的简历和介绍信,过来报道的。”

  甭管怎么着,还是先把正事儿给办了才是关键。

  看着桌子上惨不忍睹的两张纸,梅芮就觉得这小子不靠谱,刚才还想着怎么迎接英雄呢,感情英雄就这德行。真该把那个想出来最性感爷们儿的傻姑娘拉过来围观。

  性感?抠脚大汉妥妥的。

  “嘿,有帮损友比较能折腾,好在没玩儿脱线。”邵兵老脸有些发红。

  天南地北的聚在起来,在缅甸边境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操练大半年,回来之后说不定以后就见不着,所以就怎么疯怎么来。

  梅芮随手拿了一张过去,然后眸子就瞪得滚圆:“总局的介绍信?”

  “华夏公安大学毕业,分别得到侦查、公安情报、犯罪学、法医以及涉外警务专业法学位,而且精通六门外语,还有从军史。”

  文橙跟着凑热闹,结果看完那纸团上写的东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究竟是哪里出来的怪物。

  一直没说话的陆怀恩突然问道:“你确定是来香山派出所的?”

  “介绍信上写的有。”

  梅芮抢先回答,同时跟看宝贝似的看着邵兵,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特别还是这种全能型的人才。

  只是她下意识的就忽略掉,这么完美的成绩完全可以去刑警队。

  邵兵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只要能让他做警察,去哪儿都成。

  陆怀恩目光闪了闪,终究还是没继续盘问:“非常时期,也就不弄那些虚的,文橙带着邵兵安排宿舍和制服,讲解下派出所现在的情况,然后去档案室查查三年前那场失踪案资料。”

  意思就是准备收编的,邵兵咧咧嘴,以后就是千万警帽中的一员。

  等文橙和邵兵离开,陆怀恩皱眉看着梅芮:“刚才为什么打断我的话?”

  不说别的,就是那份总局介绍信,已经够让他惊疑不定。常年大权在握,突然底下人出现变数,他多少觉得没底。

  梅芮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指甲,笑道:“这小子不用看就知道是过江龙,要我说啊,您就把自己端架子那套收起来,多给人开绿灯,到时候人说不定还记着您一份香火情,甭想那些有的没的。”

  陆怀恩阴沉着脸,也不知道究竟听进去多少,在想什么。

  不作死就不会死,梅芮在心里冷笑。

  邵兵跟着文橙后面去了宿舍,总的来说条件还算可以,两人一间房。

  “我也才来没多久,目前是自己住,不介意的话你就先跟我凑合着。”

  文橙笑起来眉眼弯弯,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还没介绍呢,我叫文橙,大家都叫我橙子,今年二十。”

  这小伙子长得秀气,跟电视里的花美男似的,招人疼。

  “我二十二,本来应该去年过来的,因为临时参军往后推迟,以后咱就是一个土豪里的战友,彼此多照应着。”

  邵兵这人也是自来熟,没多久就跟文橙打得火热。

  随意聊了几句之后,话题就扯到现在这件棘手的案子上,他这才知道,感情自己歪打正着还做了一次功臣。

  文橙见邵兵总是打量自己身上的警服,忍不住说道:“我刚来也特羡慕这身衣服,只不过新鲜劲儿过去,觉得也就那样,而且还是沉甸甸的责任,你等不急的话,咱现在就去后勤。”

  “别啊,制服早晚都能穿,所长不是说让咱哥俩去资料库么,赶紧的,早点儿破案,对老百姓有个交代。”邵兵表情严肃。

  在其位,谋其职。

  ……

  ……

  傻等一天,到晚上还是没接到所谓的线索,梅芮干脆拍拍屁股下班。

  负责盘查那些小子们都是猴儿精,准是害怕回来挨训,猫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呼呼大睡,谁有毛病跟傻子似的查案。

  三年前的事情,现在动动嘴皮子就让手底下人忙活,赶鸭子上架呢。

  派出所里都是片警,局子里才是刑警。

  路过档案室的时候,梅芮注意到灯还亮着,琢磨着俩孩子还在倒腾资料,推开门瞧两眼,里面的场景让她有些愣神。

  邵兵正襟危坐在办案桌上,拿着笔在纸上写字儿,文橙在旁边打下手,偶尔在笔记本上查个资料。

  咱就不说他们在忙活什么,最起码人家这态度就挺好的。

  这小子挺会来事儿的,梅芮正准备瞧瞧退出去,碰巧看见文橙抬起头,于是索性就朝着他招招手。

  “梅所,您下班啊。”文橙走过来,资料都还抱在怀里。

  梅芮点头,先是斜睨两眼还在埋头思索的邵兵,然后狐疑的问道:“你们今天就都在里面呆着啊?”

  中午的饭菜是文橙打包送来的,就没见邵兵露面。

  “其实我就在旁边管端茶送水,邵哥写的我也不懂。”文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觉得吧,邵哥能有今天的成绩绝对应该,做起事情来基本上什么都不想,而且还是工作狂。”

  从早上到现在,邵兵连厕所都没去,吃完饭就继续,简直是拼命三郎。

  “橙子,你丫赶紧的,把刚才那视频给我切过来。”

  说还没完话,就听见里头邵兵突然开始大声嚷嚷,坐在位子上抓耳挠腮的,估计在晚两分钟绝对要暴走。

  文橙吐吐舌头,对梅芮眨眼睛:“再加一条,脾气特臭。”

  梅芮无奈,示意文橙赶紧去忙自己的,以前觉得这小孩儿没个靠山肯定会吃亏,但看着他围着邵兵四处转悠,莫名的就心安不少。

  或许这就是他的机遇呢,只是现在盖棺定论还为时过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