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兵现在心情十分不爽,因为庄严那个傻逼穿着警服到处显摆溜达,让原本在ATM机旁边蹲点的小贼跑了不说,还有个丢卡的傻逼唧唧歪歪,接着毛晓莉这女人也要来瞎折腾。

  妈了个巴子,真他妈以为爷好欺负。

  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大多数都是四面受敌,然后大战八方,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成为整个为世界的英雄拯救者,当然免不了还有个漂亮性感的女主角死心塌地爱着,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是,邵兵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什么狗屎男主角。

  十五岁死了老爸,接着亲妈改嫁,嫁的男人不仅是他们老邵家的死敌,而且还是他喜欢的女人的爹。

  父亲死翘翘,母亲还给他们邵家带了绿帽子,女朋友变姐姐,这些组合起来完全能够成为TVB八点档男女恩仇录的火爆情节,就是他二十二年来的人生。

  狗血到不忍直视,没见过哪个男主角是他这样的。

  中午的医院大厅同样很是热闹,正是饭点儿的时间,大多数家属都忙活着买饭送饭,总之就跟周围几万只活苍蝇嗡嗡乱飞似的,神烦。

  毛晓莉尖锐的嗓音霎时间穿透整个人群,那种羞怒,悲凉到绝望的语气,震得数百人目瞪口呆。

  再接着,八卦的怒火开始熊熊燃烧,方圆几十米之内静悄悄的,无数道视线瞟过来,边吃饭,边关注事态的最新进展状况。

  男女之间相爱相杀的戏码,属于经久不衰的桥段。

  “兄弟,牛逼啊。”陆海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接着伸出大拇指,毫不吝惜自己的赞赏以及敬佩。

  倒是文橙见怪不怪撇撇嘴,淡定的和陈家豪一起看热闹,以他的经验来看,哪次和邵兵出来不遇见点什么状况,绝对不正常,至于到最后谁输谁赢,这个似乎并不难以预料。

  邵警官的战斗力,那是经过无数次的锤炼以及强悍的先天优势扬名的。

  必须秒杀任何反动派。

  见自己成功吸引到众人的注意,毛晓莉抹掉眼睛里面的泪水,红着眼睛质问邵兵:“是个爷们儿就站出来,敢做的事情为什么不敢当?”

  这女人还是个学生,只不过今天没穿校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特别风骚有味道。现在可怜兮兮的哭泣,马上就得到诸多同情。

  “我说那哥们儿,君子爱美取之有道,玩儿强奸可不对吧。”

  “现在的男人啊,表面上装的斯文,其实背地里都是禽兽,就喜欢从女人身上找刺激,不是个东西。”

  “嘿我说那大妈,您别开地图炮啊,我们不会怎么着你,把心放肚子里吧。”

  这世道,从来都不缺围观看好戏,而且还喜欢发表意见自以为是的好心人。

  或许他们只是在网上灌水成习惯,以为这会儿自己还没下线。

  “呦,我他妈这是成接盘侠了啊。”在诸多谴责的注视下,邵兵依旧面不改色,斜睨对面嘤嘤哭泣的毛晓莉,冷笑:“被强奸的事情都能大庭广众说出来,该是有多想让别人知道你被强奸过啊,还是说你就他妈一公共汽车,根本不在乎?”

  本来想着这女人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还跟麦豆豆是好姐妹,不跟她一般见识,可人家不识好歹,那就没办法。

  邵兵现在正在气头上,当然是火箭筒连番发射。

  毛晓莉气得脸色铁青,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因为爱慕虚荣,和她睡过的男人没一打也有七八个,但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儿,被当众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

  到底是还没走出校门的象牙塔生物,不如现在已经被锻炼出来,能撕扯正房拳打流氓上位的终极二奶端得住,强烈的羞耻心让她的表情瞬间裂开。

  这种反应则是清晰的告诉众人,她是公共汽车。

  于是众人再看毛晓莉的时候,眼神就变了味,男人们则是多了些意味深长。

  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但前提是,你要掩盖掉自己本身是婊子的事实。

  邵兵轻蔑的勾起嘴角,继续说道:“还有,麻烦下次出来泼脏水的时候先去查点专业资料,男人强奸女人会留下很多证据,比如打斗时候的撕扯,衣服上残留的体液,彼此身上的头发,哦,还有可能怀了他的孩子,这些都是重要的证据,请问当时你为什么不报警?”

  话说到这里,基本上事情已经开始逐渐明朗化。

  毛晓莉同样感觉到自己处于劣势,就开始胡搅蛮缠:“那是因为你威胁我,你本来就是警察,我去哪里报警?你们这些穿制服的,全部都是人面兽心的败类,我要站在人多的地方揭发你们,避免被灭口。”

  犯罪片看多了吧,杀人灭口,丫怎么不去死。

  邵兵噗嗤乐了,看着毛晓莉突然间变的激动,仿佛猫被踩尾巴的模样,若有所思的回想着自己刚才说话的内容,突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里定格。

  毛晓莉这女人,该不会是真怀孕了吧?

  不动声色的环视四周,邵兵在一楼电梯出口旁边,发现李宁和庄严的踪迹,旁边还站着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秃顶男人,夹着公文包,似乎正在训斥李宁。

  收回视线之后,邵兵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毛晓莉,眸子里带着怜悯:“你怀孕了。”

  毛晓莉说话的嘴巴猛然间紧闭,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三个月内被人强奸过,那时候你还是处女,你曾经也十分痛苦过,然后迅速沉沦到肉欲以及金钱的世界,想要靠自己的身体,来换取更好地生活。”如果邵兵之前还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笃定:“你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个男人的。”

  麦豆豆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也并不是傻子,身边最亲密的好友变成陪酒女,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毛晓莉是最近才开始转变的。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一个热爱生活的乖乖女,变成夜店里的绿茶婊。

  “你胡说,这些都是你胡说的,我要告你污蔑。”掩藏最深的秘密被揭开,毛晓莉终于开始崩溃。

  周围看热闹的都冷眼旁观,没有上来安慰,事情变成今天的局面,其实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告诉我那个奸夫是谁,或者自己回家好好养胎。”邵兵看着满脸憔悴的毛晓莉,她的视线已经不在这里,而是穿透人群,看向电梯方向。

  那里,李宁正脸色铁青的看过来,没有要出头的意思。

  毛晓莉突然毫无预兆的惨笑起来,旁若无人,笑的酣畅淋漓,然后开始哭。

  她处心积虑站在这里,就是为了想靠自己的力量,击败邵兵然后给李宁出气,让他看到自己的能力,然后看着孩子的份上,娶她回家。

  可是,这些都是妄想,李宁不仅强奸了她,还把她带着送给胡明涛和王子文,三个人轮流玩儿她。

  自始至终,她就是个出钱就可以上的玩物,而她可悲的没有成为玩物的自觉。

  “几位警官,杀人不过头点地,别为难小姑娘。”后面的人群自动分开,就看见秃顶的李栋梁走进来,安慰似得拍拍毛晓莉的肩膀,然后转身对李宁训斥道:“还不赶紧带着她走。”

  再不走的话,可能他老李家待会儿就要喜得胖孙子了。

  ◇酷h匠=m网#唯一正S版i3,`d其他!都v5是盗版OB

  李宁阴沉着脸,不情愿的拉着受宠若惊的毛晓莉离开,庄严迟疑片刻,还是选择跟在李栋梁身边。

  不愧是商场老手,李栋梁几句话就把事情给解决掉,顺便还挖掉毛晓莉这颗定时炸弹,想着之前那姑娘走的时候,脸上甜蜜幸福的笑,邵兵突然间就觉得刺眼。

  没有好戏可看,很快人群就散开,虽然有人认出来那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是香山有名的资本大鳄,但现在显然并非套近乎的好时候。

  “他强奸了她,她怀了他的孩子,真是个感人肺腑的故事。”陆海装模作样的抹了一把眼泪,对走过来的李栋梁说道:“老李,果真是虎父无犬子。”

  后面的文橙眨巴眨巴眼,这故事怎么听着有些似曾相识啊。

  “看来你这几天倒是清闲。”李栋梁不咸不淡的对陆海哼了一声,然后从兜里掏出名片递给邵兵:“邵警官吧,前些天家里孩子不懂事儿,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明天我做东,在香山饭店摆桌酒席,希望邵警官能赏脸过来。”

  邵兵挑了挑眉,本想着这李栋梁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竟然玩儿先礼后兵。

  老狐狸们办事儿就是深藏不露。

  “李先生客气,我还不至于和小屁孩儿计较。”邵兵瞄了一眼手里的名片,随手塞兜里:“公务在身,先走一步。”

  没答应,那就是拒绝。

  李栋梁笑了笑,看着邵兵的背影说道:“那天那个叫做麦豆豆的女孩子也会到场,儿子不懂事儿,当爹的总是要给人家赔礼道个歉。”

  邵兵脚步微顿,头也不回带着文橙几人离开。

  “他答应了?”庄严扶了扶眼镜,皱着眉问道。

  李栋梁笑呵呵的摸摸自己的光头:“答应了。”

  既然答应,那就代表着有的谈,至于用什么谈,无外乎就是恐吓威胁,金钱利益轮番轰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