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反派要刷存在感

  被骂成傻逼的庄严,此时正在高级病房里,陪着他的表弟看电影。

  小电影。

  庄严当然不会知道,他的智商已经被无数次质疑,因为作为保姆,他需要满足病人的任何需求,包括心理上的以及生理上的。

  “恩恩……哦……啊……亲爱的,用力点……对,就是这样……”

  李宁躺床上,面无表情的瞪着眼前频幕上的火辣限制级画面,用这种死了妈的表情看小电影,这小子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4更新最0快v#上Cz酷匠网

  “这女的奶子不大,声音倒是挺骚的,宁子,改天哥带你去香山会所试试,那里的女人绝对正点。”庄严看得津津有味,之前在派出所道貌岸然的君子模样,早就不知道丢到哪个角落里。

  或许,看小电影也算是某种途径的发泄。

  烦躁的把怀里的枕头丢出去,李宁哑声说道:“我现在就想要女人。”

  因为等着李栋梁来给他报仇,所以在医院里住下来的时候,李宁难得没有胡来,他又不是整天精虫上脑,没女人就活不下去。

  可刚才好死不死的又遇见邵兵,让他现在浑身都气的哆嗦,极度需要某个宣泄口,来发泄自己的憋屈。

  已经有专家表示,性虐对于主动方来说,绝对是最刺激的玩儿法,足以让任何男人忘掉不愉快,在那个时间段成为整个国度空间的主宰之王。

  前提扮演的角色是施虐着,当然并不排除那些喜欢被虐的特殊人群。

  “姑父等会就会过来。”庄严有些为难,他虽然是李宁的表哥,可大多时候都相当于是跟班的角色,因为他知道,如果用亲戚的关系来卖弄的话,会很不讨喜。

  他需要李家这棵大树,这样才能安心乘凉。

  喷彭彭——

  李宁本来准备说再想想别的办法,病房门被礼貌的敲响,紧接着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漂亮女孩儿抱着病历走进来,她明亮的眼睛环视四周,看见电视里播放的汉化版岛国片,脸色瞬间绯红。

  李宁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庄严,庄严不动声色扶了扶眼镜:“有事儿吗?”

  两个男人都斯斯文文的,长得也不错,如果不是电视机里传出来的高亢呻吟,绝对看不出来他们的本来面目。

  “有个叫做毛晓莉的女生在外面,想要进来。”小护士期期艾艾的说道。

  护士刚说明情况,就见毛晓莉走进来,看到电视机里播放的内容,笑嘻嘻坐到李宁旁边:“李少看来是欲求不满呢。”

  庄严的眼神微亮,相比于门口站着的青涩豆芽,他则是比较喜欢毛晓莉这种风骚媚骨的,床上能放得开。

  然而李宁却并不待见毛晓莉,甚至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直接对庄严说道:“庄哥,把这女的撵出去,以后要过来探望的,通通不见。”

  毛晓莉脸上精致的笑意僵硬住。

  庄严站起来,礼貌性的拉着毛晓莉的胳膊往外走,路过门口那个低着头搓衣角的小护士的时候,低声温柔说道:“进去吧,好好伺候里面的公子爷,他舒坦了,你想要什么都成。”

  小护士没说话,低着头似乎在犹豫,庄严轻推了她一把,她迈着颤抖的步子,一步步走进去。

  庄严笑着耸耸肩膀,贴心的关上房门。

  很多时候,人生重大决定都不是自己做出的,而是在某些人,在某个不经意瞬间,悄无声息推动。

  所以你需要的并非是否下决定,而是需要有人在后面,给予支持。

  即使接下来要去的方向,是地狱深渊。

  毛晓莉神色复杂的看着庄严:“你平时给他找女人,都这么做的?”

  “早就习惯了,我这个表弟总是长不大,需要哄着。”庄严无奈的摇摇头,然后从兜里撕一张便纸,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出去:“这才是我找女人的方式,友情赠送一句话,出来玩儿的就不要谈感情,换个男人试试,也许感觉会更好。”

  虽然眼前男人掩饰得很好,但毛晓莉还是从他眼睛里看到欲望的光。

  她接过庄严递来的纸片,手指挑逗似得在庄严的手心勾了勾:“可我还是想试试,没准儿就成功了呢。”

  成王败寇,赢了,就能彻底飞上枝头做凤凰。

  “昨天那个得罪宁子的小警察,现在就在医院。”庄严唏嘘叹息。

  毛晓丽神情微顿,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像极了视死如归的战士。

  庄严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阴冷的笑,查案子他不在行,但玩阴谋,邵兵那贱人还是嫩家雀。

  千万别小看女人的疯狂。

  ……

  ……

  邵兵从电梯里出来之后,拿着自己的警证去了香山医院的监控室,陪同过来的是香山医院的主任,叫做王麟州。

  王老先生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但却是个火爆的脾气,听说医院里进了贼,简直比文橙还着急。

  “邵警官,这几个监控都能拍得到大厅里的ATM机,你们具体要看几号的录像?”王麟州把监控室的保安们都给赶出去,亲自上阵操刀。

  可问题是时间还真说不准,因为唯一的报案人还是个不靠谱的傻逼。

  “就先看看近几天的吧。”邵兵撇撇嘴。

  这时候,正在好奇四处瞧的陆海凑上来,言之凿凿的说道:“看今天早上七点十五分的,肯定能发现线索。”

  监控室里的其余四人都怀疑的看着他,没办法,这邋遢男人一看就不着调。

  “我卡是昨天丢的,可我没报警,我想靠我自己的力量抓到坏蛋,于是我就在医院蹲守了一夜,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发现嫌疑犯,并摸清楚他的行动规律,然后才报的案。”陆海见没人信,羞怒的给自己加料。

  邵兵反应度很快:“也就是说,你不仅戏弄警察,而且还撒谎报警。”

  电话里头,陆海对文橙反映的情况是,今天早上自己的银行卡被偷窃,还同时有好几个受害嫌疑人,可这些都是胡扯。

  麻痹的,还真第一次遇见这种极品的受害人,如果不是顾及身份,邵兵真想让这狗屎玩意儿抱头蹲下来唱征服,并且冷笑着表示,被偷纯属活该。

  贱人。

  “我没有撒谎,手机里存着好几个丢银行卡的倒霉鬼的号码,不信你拨过去自己问。”陆海大声的叫嚷:“他们都不报警,因为卡里就几千块钱,八成以为是自己不小心丢了,老子卡里好几十万,留着娶媳妇儿用的。”

  陈家豪皱眉说道:“为什么不挂失?”

  对于这种奇葩的存在,即使是淡定如他,也被搞得脑仁疼。

  “找到了,应该就是这个人。”王麟州突然间插话,把争吵的几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陆海得意洋洋抬起头,如果有尾巴的话,肯定翘天上去。

  就见监控屏幕上,香山医院大厅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在ATM机取钱,接着,一名女子在取钱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可能遇见什么突发事件,她拿着钱快速塞进口袋,边讲电话边急匆匆离开。

  与此同时,之前庄严坐的地方旁边,一个穿香山医院病例服,带着口罩的短寸头男人快步走到ATM机旁边,趁着银行卡还没被送出来,密码还有效的时间段,取出一沓人民币塞进口袋里,并且顺走了机器里退出来的卡。

  时间把握得很精准,而且手段很娴熟。

  邵兵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监控里的男人有些不对劲,而且还有些莫名的熟悉,仔细想却又想不出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大概三分钟之后,之前取款的女人再次回到ATM机,发现并没有找到银行卡之后,不停地翻着自己的包,最终无奈离开。

  陆海指着监控说道:“就是这个女人,她似乎有急事儿,不愿意选择报警,我就代替她打了电话,昨天八点多的时候,我的卡也是这么不见的。”

  王麟州快速把时间倒回到昨天八点多,情况和陆海说的一样,偷窃者正是之前那个穿白色病例服的口罩男。

  仔细记录下来犯罪人的相貌特征,邵兵选择用最笨的方法来破案。

  蹲点,等。

  从嫌疑人的作案情形来看,应该是同样属于长期蹲点的,毕竟它并不能保证,随时都能发现落卡的机会。

  医院大厅依旧人声鼎沸,跟菜市场似的闹腾,邵兵下来之后特意去查看监控里面,嫌疑人蹲守的地方,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

  陆海讽刺的说道:“怎么样,现在承认你们有个猪一样的队友了吧。”

  是的,这一刻邵三爷特别想弄死庄严。

  “啊——”

  快到中午了,文橙提议先吃饭,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大厅里突然间响起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声音怎么在哪里听到过,邵兵挑了挑眉梢,就见前面的人群自动分开,毛晓莉脸色悲怆的看过来,尖声说道:“你这个恶心的强奸犯,你还我清白。”

  哎呦喂,昨天不是还自称给几百个男的做过口活儿,今天就成贞洁烈女了,贱人就是矫情。

  反派总是会在你的生活中,不厌其烦的刷新存在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