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李宁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之所以要高调住院,就是想要引起家里人的重视。

  二代们在圈子里混,也分级别。

  比如王子文,不仅家里有权有势,还结交很多狐朋狗友以及道上混的瘪三,有事情完全可以拉来大帮的人顶上去。

  李宁就不行,他虽然家里有钱,可是以前都是跟着王子文混的,现在翻脸之后想要自己解决问题,就有很多顾虑。

  再者被一个片儿警撂倒然后出手报复,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表哥,这里太吵,我们还是回去吧。”被医院大厅的杂音给折腾的脑仁疼,在想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操蛋事,李宁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他嘴角带着淤青,面无表情的模样别说真有些狰狞。

  抬手摘掉挂在李宁头顶的吊瓶,庄严另一只胳膊伸直,让表弟滴点滴的手搭上来,好脾气笑道:“刚才就告诉你下面人多,你执意要出来透气,慢点,别跑了针。”

  对于这个年纪不大,但却特别能折腾的表弟,庄严是真心不待见,不过谁让人家有个亿万富翁做老爸呢,他现在能做上香山派出所的警察,还是李宁的爸爸李栋梁在后面出的力。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

  这不李宁出了事,李栋梁走不开,直接电话就把庄严给召唤过来,做全职保姆。

  庄严把吊瓶的输管完全理顺,确保不会出现问题之后,却瞥见李宁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拧出水来,下意识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香山医院门口,邵兵文橙以及陈家豪三人推开门走进来。

  由此可见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小到足以让任何有仇的,互相看对方彼此不顺眼的人们天天碰面,相信如果有上帝的话,他肯定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儿。

  “没上班穿什么警服,瞎显摆。”文橙在后面小声嘀咕。

  因为不想太高调,而且抱着碰运气的想法,试试能不能撞见作案嫌疑犯,所以三人出来的时候都穿的是便装。

  鸣警笛全身特警武装出动,这种白痴的脑残镜头也只有电影里面才会有,不动声色混迹在人群里,才越容易看清楚最真实最有效的东西。

  邵兵没搭理他,大步穿过人群走到庄严面前:“庄警官这是上班呢,真勤快。”

  能恶心到自己不喜欢的人,这种好事情邵三爷从来不肯放过。

  庄严把手里的吊瓶又挂到架子上,不咸不淡的扶了扶眼镜:“有事儿?”

  前几次和邵兵的交锋都以他的惨败而收场,说实话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些害怕,总会下意识的感觉自己会败得很惨。

  没错,是信心问题,当你被一个人踩习惯之后,就会对自己的能力产生质疑。

  但现在庄严信心倍增,因为邵兵竟不知死活打了李宁。

  刚才电话里,李栋梁已经表示会尽快赶过来解决问题,至于到时候该怎么收场,似乎并不怎么难以猜测。

  “脑子被驴踢了,丫我没事儿来找你玩儿蛋啊,不上班穿什么制服,这边正办案子,哪凉快哪呆着去。”邵兵不耐烦的挥挥手,无视掉庄严铁青的脸,又把视线转向从一开始就带着死了妈表情的李宁,嘿笑着挑眉:“呦,感情你也在,病情没什么大碍吧?”

  昨天出手无论是用啤酒瓶或者换成手肘,邵兵都掌握着分寸,这种事情如果做得太狠,容易被人留下把柄。

  所以没病没灾当然也不用输液,吊瓶里头放的其实都是葡萄糖。

  李宁这次没怎么生气,目光冰冷的看着邵兵,然后拔掉手腕上的针转身就走。

  犯不着和一个小片警大庭广众之下闹腾,等把这狗屎玩意儿踩到地上的时候,再算总帐也不迟。

  昨天那盘美味的冰糖肘子,已经足以让李宁彻底把邵兵拉进黑名单。

  “这是你表弟吧,真没礼貌。”朝着李宁的背影撇撇嘴,邵兵嫌弃的对庄严说道:“有句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没事儿多调教调教。”

  调教你妈逼。

  庄严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本来还想着回两句嘴的,但想到自己肯定骂不过这贱人,于是自动选择屏蔽,和后面的文橙以及陈家豪打了个招呼,这才去快步追上李宁的步伐,从后面看过去,两个人兄友弟恭的,画面还挺美好。

  文橙笑的眉眼都皱吧起来,满脸佩服:“邵哥,厉害。”

  每次只要邵兵在的地方,从来都不缺少欢乐和热闹,甚至他一张嘴巴,就足以上演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情戏码。

  这种神级满值加血原地复活的技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控的。

  “还傻站在这里干嘛,感情你过来就是围观我打口水仗的?赶紧找报警的那位,接下来要忙的事情多着呢,死孩子整天脑袋敢不敢机灵点啊。”邵兵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四处瞄,同时嘴巴里还不忘冷嘲热讽。

  毒舌男,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文橙情不自禁的缩缩脖子,稍微往陈家豪身边挤了挤,开始回拨电话。

  五分钟之后,他们在香山医院二楼走廊里,见到这次的报案人,陆海。

  二三十岁的模样,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夹克,还粘着好多油污,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究竟多少天没洗,下面是早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运动裤,坐在公共休息椅上蒙头大睡,还他妈打呼。

  总之一句话,这就是个中年潦倒的屌丝伪大叔妥妥的。

  “嘿,我说哥们儿,你倒是活得挺有滋味。”从兜里掏出烟递过去,邵兵又把火机拿出来,笑道:“要火不?”

  陆海刚醒过来,没弄明白情况,一声不吭的抽两口烟,茫然的看着邵兵,然后又看看文橙和陈家豪:“哥几个什么意思,兄弟这几天手头紧,身上根本没带钱,劫不到好处的啊,行行好,求放过。”

  说完之后,还真扑通一声跪下来,顿时接收到整条走廊人的注目礼。

  文橙傻眼,什么意思这是。

  “你当初强奸女学生的时候怎么不这么想啊,下跪忏悔没用,必须得进局子里蹲几年。”邵兵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抽什么风,可大庭广众之下被围观绝对要出事儿,果断拿出手铐嗒吧扣到陆海手腕,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拖拽住他进电梯。

  在这个信息化到可怕的时代,很可能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到最后都能演变成一场武装风暴。

  身为警察这种敏感的职业,更是需要时刻注意,别被坏了名声。

  直到电梯门关上,走廊里看热闹的才算是反应过来,不是遇见什么黑社会劫财或者狗血男男虐恋,而是警察抓罪犯来着。

  白兴奋一遭。

……

……

  电梯里,此时此刻正在上演史上最另类的审问,绝对是独家。

  “你那是什么表情?”文橙瞪大眼,看着同样惊愕到瞪大眼的邋遢男人,黑着脸扶额:“别告诉我你真的强奸过女学生。”

  邵兵刚才只是随口说出来的鬼话,没想到还真歪打正着撞上。

  可这他妈也忒能打了点。

  这次别说是邵兵,就连陈家豪那万年不变的表情都差点破功。

  陆海哆嗦着脸摇头:“不是,几位警察大哥,我从小就没做过什么坏事儿,良心大大的好。只有当年上学那次,我铁哥们儿喜欢班里的班花,让我帮忙给那班花下药,那混蛋后来就把班花给吃干抹净骨头渣子都不剩。”

  “然后呢?”文成愤怒的握拳,他已经被带进故事,完全没察觉到陆海眼睛里面的狡黠和戏谑。

  倒是邵兵和陈家豪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

  陆海晃晃自己被扣住的手腕,淡定的说道:“然后他们就结婚了。”

  文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r酷^匠$y网X/首发

 邵兵慢悠悠的掏掏耳朵,把小指放在嘴边吹了吹:“调戏办案警察,似乎也是有罪名的。”

  陈家豪面无表情的配合:“拘留最少十五天,还有思想精神类课程教育。”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只是想要表达自己的愤怒和对这个世界的绝望。”陆海不满的开始大声嚷嚷:“就在刚才老子报警之前,已经找到嫌疑犯的踪迹,不出半小时就能抓到那孙子,可你们警察净出来捣乱。”

  邵兵被气乐了,感情警察都是帮倒忙的。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陆海不屑的说道:“你还别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医院大厅那里坐着的穿制服的傻逼就是你们的人吧,他妈的坐在ATM机旁边当门神啊靠,丫以为自己是啸天神犬?”

  这个傻逼当然指的就是庄严。

  文橙对于这个结论还是比较赞同的,瞬间忘掉刚才的不愉快,反而兴致勃勃的请教:“你还懂办案子啊,说说看。”

  “他懂个屁,哪凉快哪呆着去,嫌警察傻逼别报警啊,傻逼。”邵兵冷笑,施舍的瞥了一眼陆海,在电梯门打开瞬间走出去。

  陆海好奇且八卦的打听:“这小子谁啊,看起来挺牛逼的。”

  文橙呵呵干笑,快速跟上邵兵,选择强有力的队友,通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