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的天最是多变,老北京昨儿晚上还热乎着,到早上就凉飕飕的。

  刚从城铁那暖炉子里奔出来,邵兵就有些吃不住。

  被那帮孙子逮着灌了一宿的酒,出门连件衣服都没换,还是那套热带雨林里面穿回来的迷彩服短袖军装。

  别说还挺冷的。

  这种时候,除非是发情期荷尔蒙过剩,想要秀肌肉吸引姑娘们注意力的二逼,还真没人敢穿成这样出门。

  年轻就是好呦。

  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搓搓自己还有些僵硬的脸,邵兵喟然长叹,得,跑步热身呗。

  丛林军装甭管到哪里都是焦点,再加上这兵哥长的还耐看,浓眉大眼帅小伙,个头一米八特有精神劲。

  七点多的熹微晨光洒在西五环跑道,让他整个身子带着棱角分明的侧脸,都被镀上一层金灿灿的红芒。

  朝气、刚硬、男人味儿,典型的华夏军人形象。

  路上有不少晨练的大妈们,也都忍不住瞧两眼,有姑娘还在拿手机偷拍。

  “小伙子瞧着脸生,你这是在哪个部队任职啊。”

  首都人民有觉悟,而且还热情好客,没多长时间,邵兵身边就凑过来一个头发花白的矮个子老头。

  老头穿着白色唐装,脖子里还挂着毛巾,看样子是早上起来锻炼身体的。

  邵兵稍微放慢脚步,咧开嘴露出整齐明亮的两排白牙:“大爷好眼力,我昨天刚退伍回来,以前就是咱北京军区的。”

  年纪大的老伙计就喜欢嘴巴甜的,果然听到邵兵这话,老头开始得瑟:“别的地方咱不说,就香山这片铁定门清儿。”

  感情还遇见个包打听。

  “哎哟喂,别说还真有件事儿要咨询大爷您。”邵兵暗乐,拍了个马屁之后,状似随意的问道:“香山派出所……”

  “前面菜市场过去,半个小时就到,我还得回家送孩子上幼儿园呢。”

  老头够热情,翻脸也够迅速,没等邵兵说完,猫着步子直接闪人,那表情就跟大白天见到鬼似的。

  邵兵愣是过了两分钟才回神,这年头什么都臭,派出所也掺和进来?

  反正待会儿就要过去报到,也不差这半个小时的时间。

  左右等了七八年,他不急。

  没往前走两步就是菜市场,五环当然跟市里面没得比,乱糟糟的,人也挺热闹,摊子都是随便搭起来,好在还算干净。

  邵兵走的快,菜市场过了大半,四面都是蔬菜水果摊子,再往前走点还有活鱼卖,瞧着贼新鲜。

  谁知道这打眼一看,也能碰见稀罕事儿。

  卖鱼的那摊子旁边,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正撅着屁股挑鱼,后面一个西装大胖子伸出自己的香肠咸猪手,要揩油。

  很常见的骚扰,混乱地方从来不缺这种没素质,而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发情的没节操可怜男人。

  可邵兵却注意到,大胖子弯腰想要摸那姑娘屁股的时候,他自己裤子西装口袋里的钱包露出来,里面还掖着一只纤纤玉手。

  前面那姑娘的手。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用自己的身子做诱饵,现在的扒手真敢下血本。

  不过也算她倒霉,碰见第一天上班去派出所报道的邵兵。

  邵兵闭上眼,假装自己刚才根本什么都没看到,然后继续往前跑——

  彭——

  似乎是撞到什东西,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大胖子西装男四脚朝天倒地上。

  “怎么走路的呢,你他妈长眼睛没,知道爷是谁不,说出来都能吓死你,赶紧的跪下来道歉。”胖子那张脸都是扭曲的,爬起来就破口大骂。

  嘿,还真够不知好歹。

  不过话说回来,快上手的屁股没了不说,自己还被摔屁股,是挺憋屈的。

  华夏人喜欢热闹,更喜欢凑热闹,听见这边要打架,还是穿绿皮的兵哥,三分钟不到就有嗑着瓜子来围观的。

  总有人整天闲的蛋疼。

  刚才那撅着屁股挑鱼的姑娘也看过来,倒还算是镇定,能端得住。

  本想着做扒手的,即使是个姑娘也不会漂亮到哪儿去,可看到正面之后,邵兵却觉得眼前一亮。

  脸盘是很符合传统审美的鹅蛋小巧,眉毛细而淡,眼睛里黑色的部分特凝实,眯起来的时候有种小狐狸般的狡黠。

  鼻梁微塌嘴角带笑,腮边明显是素色纯天然,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露出洁净的额角轮廓,难得的还找不到瑕疵。

  白色的连衣裙有些偏保守,但还是能瞧见精致的锁骨以及依稀显现出轮廓的青涩胸脯,白腻的小腿配上水晶分叉凉鞋,性感又清纯。

  而且敢素颜出门,还没刘海,看来这女孩儿不是一般的自信。

  “达哥,出了什么事儿?”

  “哪个孙子这么不长眼啊,敢找我们达哥的场子。”

  围观的人群突然被挤散,然后就见四五个同样穿着西装的男人跑过来,手里拿着木棒站到大胖子身边,装的就跟是黑社会似的。

  不明真相的围观众都特敬业的开始张开嘴巴惊呼。

  “遇见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叉。”大胖子也看到这姑娘是个极品,忍不住想要装逼,于是特别有范儿的摆摆手,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邵兵。

  可惜因为身高和体型的原因,动作看起来很滑稽。

  邵兵小时候被他姥爷整天扔到雪地里打滚,身体素质没的说,也没少打过架,到哪里都是孩子王,净给家里惹事儿。

  所以邵三爷什么都怕,就是从来都不害怕有麻烦。

  把手插进裤兜里,邵兵居高临下的看着气势汹汹的大胖子,一脸鄙夷:“来逛菜市场还穿西装,摆出那副业务很忙的三流贵族一等暴发户贱相给谁看呢,你金链子都没带,好意思冒充黑社会?”

  有些人不说话的时候特靠谱,一张开嘴巴就露馅。

  很不幸邵兵就是属于这种,俗称毒舌。

  “噗嗤——”

  穿着白裙子的姑娘在旁边忍不住笑场,声音清清脆脆的,见自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又红着脸慌忙低下头。

  胖子本来还自我感觉良好,听见邵兵的讽刺以及漂亮姑娘的嘲弄,登时就恼羞成怒:“毛子带着兄弟们上,先开了这小子再说。”

  他不好意思招惹这女孩儿,只能把矛头对准邵兵。

  听完胖子命令,他后面那四个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小弟,都坏笑着走到前面来,拿着棍子一字排开。

  还有阵型呢,邵兵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倒是又看了一眼旁边那姑娘。

  驱虎吞狼,利用自己的优势化解危机,是个老手。

  “我说那大土豆你能长点脑子么,平白无故的我撞你,我有毛病啊,先翻翻自己兜再说。”他不怕打架,但也不想让罪魁祸首置身事外。

  反动派都应该被掐死在摇篮里。

  胖子没反应过来,等到听明白大土豆说的是自己的时候,气得脸皮都开始发抖:“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给我狠狠的打。”

  这他娘的就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一字排头,最前面的那个黄毛最先发动攻击,他把自己手里的木棍抬起来朝着邵兵的脑袋砸去,呼呼带着风声挺有气势。

  “敢骂我们达哥,活得不耐烦了。”

  黄毛是个马屁精,就连打架的时候还不忘表忠心,可也就仅限于此,因为他落下的手腕正好被邵兵捏住,挣扎好几次都没用。

  邵兵向前探身然后猛然间后退,放开黄毛的胳膊两只手抓上他的胳膊。

  卡擦——

  就听见一声脆响,紧接着黄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传出来。

  他的胳膊被卸掉了。

  放倒黄毛之后,邵兵顺手把他的棍子夺过来,指着目瞪口呆的胖子说道:“大土豆,麻溜翻翻自己裤兜,赶紧的。”

  这绝活厉害,后面三个还没出手,就当场被震住成了软蛋。

  市井里的小混混或许别的不行,就是眼睛贼毒,会见风使舵,行家一出手就知道人是行家,上去肯定就是找虐的。

  出来骚扰良家妇女的犊子能有多厉害,只要你会装大爷,那他没二话立马就变成孙子。

  胖子本来还想硬撑,见自己小弟先怂了,到底是忍住没继续骂,在自己兜里面摸索,谁知道这一摸不打紧,什么东西都没有。

  邵兵冷笑着斜睨过来,无不讽刺的说道:“你惦记人姑娘屁股的时候,就没想过那姑娘也在惦记着你的钱包?”

  在看看刚才那地儿站的漂亮姑娘,早就趁着热闹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邵兵那会倒是瞧见了,可惜空不出来手。

  警察抓不住小偷的原因,就是因为傻逼太多。

  “你肯定是她的同伙,快点把我的钱包交出来。”胖子开始胡搅蛮缠。

  邵兵就明白了,这土豆脑回路有问题,干脆摆明身份:“我是香山派出所的民警。”

  嘘——

  这场好戏糟点众多,从刚开始的暴力冲突,兵哥发威再到胖子摸屁股,姑娘变小贼,到最后竟然是香山派出所里的警帽儿。

  刚才还给邵兵鼓掌叫好的群众们都诡异的安静下来,开始不屑的嘘气。

  看来香山派出所的确是遇见了不小的麻烦。

  胖子见场面有利于自己,气焰更加嚣张:“谁说警察就不能偷东西啊?”

  邵兵看着他那张油乎乎的贱脸,忍不住就来气,直接把手里的棍子给对准了扔出去。

  彭——

  刚才还趾高气昂的胖子瞬间倒地,捂着脸哭得死去活来。

  其余的人都开始小口吞口水,这招真他娘的帅。

  “你妈小时候没教过你,迷路了要找警察叔叔?你爸小时候没教过你,遇见坏人要找警察叔叔?你幼儿园的老师没教过你,捡到钱要上缴给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刚才没告诉你,让你仔细看看自己的钱包?”邵兵一脸煞气:“你凭什么不相信警察,不信警察的都是傻逼。”

  啪啪啪啪啪————

  寂静将近两分钟之后,菜市场上看热闹的人群都开始自发鼓掌。

  “办案需要时间,我们应该配合他们,对他们有信心。”

  “警察叔叔好样的,我支持你。”

  “我又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警察了,而且长得好帅哦。”

  “警察大哥你有女朋友了吗?”

  最傻的是民众,最可爱的同样也是民众,只要运作得的好,回报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邵兵对着四周拱拱手,然后在诸多称赞中悄然离开。

  他要去香山派出所,看看那里究竟出了什么幺蛾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