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在酸梅汁摊子和麦豆豆不告而别,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儿,而是因为邵兵的手机显示有三个未接电话。

  本来还想着待会儿给麦豆豆那小姑娘买个生日蛋糕,现在彻底没心情。

  屏幕上是一串数字,没有备注,但这个和他手机号码完全相同,只有排列顺序不同的号码,早就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深深地刻在心尖儿。

  那谁不是说过,每一个淡定的现在,都有一个傻逼到惨不忍睹的曾经。

  随便在新街胡同找个角落蹲下来,邵兵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上火塞进嘴里狠狠地抽了两口,辛辣的味道呛得特难受,他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味儿来,感情这是上次从陈家豪顺过来的老爷烟。

  问题是这几个电话究竟什么意思?周墨瓷那女人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因为答应整个白天的时间都交给麦豆豆,所以邵兵把手机设置成静音状态,之前麦豆豆看那个白色发卡的时候,他无聊看了下手机时间,没想到却是个未接来电。

  周墨瓷的。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对方很有耐心,每隔一小时就会打来一个,可天不怕地不怕的邵三爷竟然没有勇气去接,或者说接通电话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三分钟就指向五点,他丢下麦豆豆自己跑出来。

  滴滴滴——

  五点钟,手机铃声准时响起来,邵兵按下接听键,没人说话。

  “我以为你在躲我。”几秒钟的凝滞期过后,女人恍若空谷幽灵般的声音传过来,即使是经过信号的过滤,她的声音很依旧很好听,软软蠕蠕的,但却并不矫揉造作。

  邵兵烦躁的站起来在原地晃悠,然后干脆往回走,五点已经可以下班,他讽刺的勾起嘴角,态度恶劣:“周默瓷,丫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低低的笑出声,听的并不是太真切,然后就听她说道:“凯旋,我要结婚了,夫人亲自指定的。”

  邵兵前行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接着随意耸耸肩膀:“恭喜。”

  他妈的,这时候除了说恭喜还能说什么。

  “邵凯旋,你混蛋。”燕京第一美女,以温柔娴淑端庄大方而艳名远播的周家公主,周墨瓷脏话脱口而出:“你就不想知道我要嫁的是谁?”

  邵兵嗤笑,根本就懒得回答这种问题,他邵三爷不是那些言情剧里的悲剧男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还假惺惺的去祝福。

  那是傻逼,脑子有毛病,而且还主动放弃治疗。

  “既然不想知道,那我来告诉你,今天你们老爷子来家里联姻,夫人答应了,也就是说,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你现在就是我的合法未婚夫。”周墨瓷的语气有些怪异,或者说微妙的嘲讽:“未婚夫你好,我是你的未婚妻周墨瓷。”

  未婚夫你好,我是你的未婚妻周墨瓷,这绝对是今年最牛逼的问候方式,而且没有之一。

  邵兵阴沉着脸,一语不发的挂断电话。

  有些女人,你拼命的爱着她,却拒绝得到她,而且还不希望别人得到她。

  别不相信,这种坑爹的事情绝对是有的,而且更讽刺的是,亲手促成这种事情发生的,就是那个现在站在燕京权利最顶峰的女人。

  邵凯旋他妈,邵兵的死敌。

  ……

  ……

  本以为解决掉苏颖的雷克萨斯杀人案件之后,可以清闲两天,可早上文橙接到的一通报警电话,让整个派出所再次忙碌起来。

  会议室里,除却庄严有事情没来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到齐,气氛也稍显凝重。

  陆怀恩照旧坐在主位,环视四周之后,对文橙扬扬下巴:“说说具体的情况。”

  “早上八点刚上班,我接到一位姓陆的先生打来的电话,大概的情况是,他塞进香山医院大厅ATM机里面的银行卡不翼而飞,起先他怀疑是自己不小心弄丢的,询问医院里的人之后发现,本月已经有四位受害人和他的情况一样。”

  文橙翻开自己桌子前的备案,秀气的脸蛋很严肃:“联合其余四位受害人,陆先生于九月十四号早上八点四十九分,向香山派出所报警求救。”

  银行卡本来就是经济案件中最常见的元素,邵兵在文橙解说完毕之后,基本上就敲定这应该是一起恶意偷窃事故。

  “也就是说,加上陆先生,本月已经有五位受害人遇见类似的情况,可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被发现其中有问题?”梅芮提出自己的疑惑。

  同样,这也是在座诸位都不解的地方。

  文橙迟疑片刻,还是说道:“据陆先生表示,受害者基本上都是属于在取钱的中途,接电话或者临时有事情,两三分钟时间的空档期过后,银行卡就已经找不到。”

  陆怀恩看向邵兵:“小邵有什么想法。”

  历经苏颖的杀人案件之后,现在香山派出所的众人已经没有敢在小看邵兵的,听到陆怀恩点名,都准备看看这位新晋神探有什么奇招。

  “暂时掌握的资料太少,没有分析方向,还是需要去看看具体情况。”邵兵撇撇嘴,他又不是神,怎么可能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逮捕到罪犯。

  丫以为爷是黑猫警长啊。

  陆怀恩点点头:“小邵跟着去吧,文橙以及陈家豪,你们三个尽快到现场看看。”

  这种分配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能者多劳,不行的靠边站就成。

  “对了,还有件事儿没说,苏颖的案子已经了解,咱们好几位同志也都受到奖励。”准备散会的时候,陆怀恩又说道:“文橙的警员证已经落实,庄严加升一级警员,邵兵因为是主力军,直接嘉奖一级警员,下个星期谷秋妍警官会代表分局,给三位颁发证书。”

  啪啪啪——

  在陆怀恩说完之后,会议室里很应景的响起激烈的鼓掌声。

  梅芮笑眯眯的调侃:“小邵还真是年轻有为啊,这才来几天,级别蹭蹭往上涨,改天请吃饭可不许推辞,这个必须被宰。”

  众人哄笑,都开始闹腾着要请客。

  “那必须请,等谷警官来那天,别的不说,就把肚子和嘴空出来,到时候可劲儿吃。”邵兵咧咧嘴,说的那叫一豪迈:“只要各位赏脸来,好意思拖家带口的话也没关系,咱不介意。”

  新来的抢风头,绝对是职场大忌,想要融进集体,就要学会在生活中施展点小技巧。

  这些方面邵兵做的都不错,更别说还有梅芮在后面吹风,倒是没有出现被孤立的尴尬情况。所以说有时候融不进去朋友圈子,多半还是自己的问题。

  香山医院的事情还在等着,邵兵不敢耽误时间,和陈家豪以及文橙火速行动。

  “庄严那个可恶的家伙,什么事情都没做,还升了一级,陆所明显就是偏心。”从派出所里出来,文橙愤愤不满的说道:“这分明就是抢了家豪哥的功劳。”

  当初查案子的时候,邵兵带着陈家豪和文橙,严格来说出力最多的,除了邵兵和秦海川,接着就是陈家豪,可是这次奖励却连陈家豪的名字都没提。

  更何况文橙本来就应该提到警员,不用看就知道陆怀恩这是在往庄严身上加砝码。

  而且还是平白无故得来的。

  陈家豪走在邵兵旁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需要那些。”

  文橙气呼呼的跺脚。

  “家豪哥,咱换个角度想,看你穿的这身衣服,还是警员级别的。你从警少说已经有十年,现在派出所里的那帮人精,哪个没抢过你的功劳?”邵兵把胳膊搭在陈家豪肩膀上,另一只胳膊搂住文橙,声音吊儿郎当:“他们表面上尊重你,背地里指不定还骂你傻逼呢,再想想上次,你站起来要和我一起去查案,没人反对吧,这就是争和不争的差别。”

  陈家豪没有丝毫表情的脸,露出些许若有所思。

  ,看◇i正%版/章t'节e上g0酷=/匠s网;

  文橙附和着点头:“对,如果今天不是庄严请假的话,估计陆所会让那家伙跟着邵哥,绝对会这样。”

  邵兵嗤笑,伸出手恶意的揉搓文橙的卷发:“感情爷还是个香饽饽的角色。”

  “可不是香饽饽嘛。”拍掉邵兵作乱的手,文橙撇撇嘴,八卦的说道:“听说庄严他们家那个有钱的表弟被人打了,似乎就在香山医院住着,说不定待会儿还能碰见。”

  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邵兵没兴趣听,所以基本上就选择无视,然而等到真到香山医院门口的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

  最不担心失业的职业是厨子和医生,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饭店和医院都不会缺人。

  香山医院大厅里面来往的病人很多,还有穿梭其中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更多的则是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家属们,更奇葩的还有穿警装的。

  邵兵下意识的看过去,没看两眼之后就咧开嘴直乐,还真被文橙这小子的乌鸦嘴给说中了,那穿警装显摆的傻逼不是庄严还能有谁,至于他身边坐着那位就更巧,正是昨天被冰糖肘子和宫爆鸡丁喂饱的李宁。

  这俩竟然是表亲,怪不得都一样的傻逼。

  而被称作傻逼的两兄弟,这时候也都转过身,对上邵兵的视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