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钱柜出来走在大街上,麦豆豆还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没回过神儿。

  今天经历的事情太玄幻了,在她十八年的人生时光里,完全可以用玄幻来形容。差点被色狼占便宜,然后遇见从天而降的性感爷们儿警察叔叔,在接着厉害的叔叔就像是电影里的007特工,不仅功夫了得还有侠义心肠,简直就是女孩子心中的完美男神。

  邵兵嫌弃的撇撇嘴:“嗤,妄想症挺严重的啊丫头,今天出门吃药了吗?”

  这种年纪的小丫头,脑子里都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叔叔,你脾气好点的话,肯定是男神级别的。”麦豆豆不服气的撅起嘴,大眼睛骨碌碌地在邵兵身上打量,突然间就咯咯笑道:“不过叔叔你毒舌的样子也很性感啊,我都喜欢。”

  邵兵这次根本就懒得搭理她。

  麦豆豆不依不饶的追过来,眼睛瞪得滚圆,仿佛看见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哎呀叔叔你害羞了耶,我看见你竟然在脸红。我以为叔叔长这么帅,肯定有很多女孩子追的,没想到还跟我们班里的男生一样纯情,叔叔你肯定是个好男人。”

  因为实在是过于惊讶,麦豆豆的声音很大,来来往往的行人都促狭的看过来。

  邵兵帅气中带着点痞气,身边麦豆豆清纯娇小可爱,个子只到他胸膛,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两个人走在一起,甭说还真有情侣的味道。

  难得的闹了个大红脸,邵兵羞怒的瞪着黏糊过来的麦豆豆:“你还有事儿吗丫头,没事儿我得上班呢,还有就是我告诉你啊,别以为我跟你看见那些男的不一样,只要带把儿的,都是狼,得防着,被吃干抹净的时候哭都没地儿哭去。”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很多时候都特微妙。

  比如说类似于谷秋妍那种的,那小妞儿处处都强势,邵兵随便动动嘴皮子,都能压她十几层楼,可碰到麦豆豆这种撒娇卖萌死缠烂打型的,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到底,还是一物降一物。

  “叔叔,人家今天才成年,你就聊这种话题,你好色哎。”麦豆豆无辜的眨眨眼,挺起自己圆鼓鼓的胸部:“我就不信警察叔叔还能把我给吃干抹净,最起码也应该负责到底啊,我喜欢小宝宝,叔叔你呢?”

  现在的女孩子真凶残。

  邵兵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常年端起来的表情瞬间破功,然后稍微琢磨片刻,突然间回过味儿来:“丫头,说说吧,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之前就怀疑可能麦豆豆知道他是香山派出所的警察,没想到竟然还真知道。

  酷》匠网#唯9(一正版,0%其6他都D是:盗版}|

  “那天我和小莉在西五环那里晨跑,就和叔叔你隔了半个跑道,当时我就发现叔叔好帅好性感,于是就偷偷拍了几张照片。”说到这里,麦豆豆有些不好意思:“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刷微博的时候才知道你是警察,就忍不住把你的照片传上去了。”

  勉强接受这个解释,邵兵斜睨着眼继续盘问:“那个最性感爷们儿是你弄出来的?”

  因为这个蛋疼的称呼,邵三爷没少被派出所那些老少爷们儿讽刺。

  当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那个是我和小莉一起想出来的啦。”麦豆豆肉乎乎的小脸笑得灿烂,眼睛里面泛起异样的光彩,笑啊笑的,突然间就红了,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

  每个笑容的背后,其实都带着被千万次打磨的痛苦心酸,她笑了,同时也在哭。

  邵兵叹了口气,有些笨拙的抱住麦豆豆的肩膀,声音依旧沉稳霸道:“毛病啊,想那些有的没的管个屁用,我告诉你丫头,咱这身衣服很贵的,弄脏了你可赔不起。”

  于是麦豆豆哭得更凶:“大不了我把自己赔你,现在全世界都不要我了,呜呜。”

  压抑时间长的话,本身就需要发泄。

  如果是谷秋妍那女人的话,邵兵绝对会等着看着她哭完,顶多中场休息的时候递上去一块纸巾,可是麦豆豆不一样,这个像是瓷娃娃一样,仿佛一摔就碎的姑娘,从骨子里就让人心疼。

  所以其实发泄的办法不仅仅是只有大哭一场,完全也可以大笑一场。

  邵兵特爷们儿的挥挥手:“谁说全世界都不要你,你眼前不还站着一人么,说吧,今天的生日想怎么过,满足你一个愿望。”

  麦豆豆随手把眼泪抹掉,带着浓重的鼻音,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愿望都可以?”

  “那必须都可以。“邵兵咧开嘴,阳光下满口白牙格外晃眼。

  麦豆豆苦着脸思索片刻,突然间兴奋地笑起来:“我听说每个爸爸都会把女儿当做小公主来疼爱,叔叔能让我做一天公主么?”

  听见这个要求,邵兵难得的沉默下来。

  麦豆豆敏锐的察觉到眼前男人的情绪变化:“怎么了,是不是叔叔觉得很幼稚?”

  下一秒,就看见邵兵突然间肆无忌惮的笑出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和嘲弄,然后在麦豆豆发飙之前,猛然间把她抱进怀里。

  公主抱。

  “公主殿下今天想做什么,您的禁卫军小邵同志等待您的吩咐。”在麦豆豆的惊呼中,邵兵抱着她,穿梭在熙攘的新街街道。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大部分人都选择在路边地摊吃饭,猛然间看到两个亲昵的男女走过来,都忍不住好奇,吹口哨的叫好的还有手机拍照的,乱作一团。

  刚才还笑嘻嘻说话的麦豆豆变得羞涩起来,躺在邵兵的怀里不敢抬头。

  说到底还是个小丫头。

  邵兵嘴角露出促狭的笑,微微低下头:“公主殿下该不会是害羞了吧,真没见过世面。”

  麦豆豆不服气的抬起头,气鼓鼓的说道:“谁说的,本公主只是没反应过来。”

  她瓷儿一般的脸蛋带着羞红,从双颊到耳根,说话的时候,嘴巴里溢出来的好闻的奶香味扑面而来,就像是抱着一个奶娃娃。

  “侍卫小邵听命,本公主现在饿了,要吃好吃的。”自动进入角色,麦豆豆扮起冷艳高贵,简直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要吃炒河粉,多加两个蛋。”

  邵兵噗嗤就乐,没走多久,在一家粉皮摊停下来。

  本来侍卫还要给公主喂饭,可问题是公主并不喜欢这样,她表示凡事都要亲力亲为,等吃完三份蛋的炒河粉之后,连走路也亲自上阵。

  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寒酸最贫穷,但是却最容易满足的公主。

  新街的礼品店很多,都是卖那种小姑娘的发卡手链之类的东西,麦豆豆从第一家逛到最后一家,接着再逛一次,可却什么东西都没买。

  “叔叔,你进来看看嘛,这个白色的发夹是不是很漂亮?”戴着一个奶白色的发夹走出小店,麦豆豆臭美的原地转了一个圈,对靠在墙上装深沉的邵兵撅撅嘴:“漂亮不漂亮?”

  邵兵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敷衍点头:“漂亮。”

  于是换来麦豆豆不满的哼气声,转身把发卡还给老板,气呼呼的走向下一家饰品店。

  无论是在可爱较小的女人,逛街的时候都是无敌的,绝对秒杀任何雄性生物。所以等到麦豆豆意犹未尽的逛完,拉着邵兵去喝酸梅汁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

  “这个很好喝的哦,我无论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都会来喝酸梅汁。”麦豆豆在一个空着的摊位坐下,笑嘻嘻的说道:“因为不开心的时候喝它,会变得开心起来,开心的时候喝它,会变的更加开心。”

  邵兵跟死狗似的躺在椅子上,闻言不屑的嗤笑:“感情还有这种好处。”

  结果等喝道那所谓的酸梅汁的时候,他直接就喷出来。

  酸的牙疼。

  麦豆豆瞪大眼睛,笑的像个小狐狸:“叔叔,好喝吧?”

  邵兵干脆就不喝了,继续躺椅子上休息,这种小女生喜欢的东西,他还真吃不住。

  “十岁那年,爸爸和妈妈出车祸再也回不来了,家里就剩下我自己,好在我爸爸有个朋友,他们一家都很照顾我,即使在我被送去孤儿院之后,还是会每个月都会寄来些生活费和漂亮的娃娃,所以我是当时孤儿院里最开心的小朋友。”

  麦豆豆大口大口的喝着酸梅汁,同时自言自语的讲自己的故事:“因为被照顾得很好,我没有像其余那些小伙伴,早早的学会自己挣钱养家,小莉比我做得好,我们十五岁一起从孤儿院走出来,她性格很强,而且还很聪明,靠着自己就可以活得很好。”

  “虽然知道她是做那个的,我很不赞同,但那是别人的生活,我不能去干预,可是我不能原谅她把我往火坑里推,我只有她这么一个朋友。”

  把自己的伤心事儿全都吐出来,麦豆豆又开始哭了,她哽咽着说道:“叔叔,我今天想要做公主,就是想记起来爸爸的样子,虽然很幼稚矫情,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

  对面邵兵没有任何表示。

  麦豆豆猛然间抬起头,刚才邵兵坐着的位置早就空了,她愣住,不知所措。

  “小姑娘,刚才有个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就在麦豆豆又开始掉眼泪的时候,卖酸梅汁的女人走过来,手里拿着两大袋东西。

  麦豆豆本来想说你肯定认错人了,可是却鬼使神差的接过来打开,然后她就咧开嘴笑。

  里面被塞得满满的各种发卡手链,都是她之前看过试过的,包括那个白色的蝴蝶结。

  袋子里最上面有个黑色的笔记本,扉页的字苍劲有力:公主还哭鼻子,肯定不是纯种无污染原生态的吧?先走了,号码给你留下,有事儿打电话。

  “就是无污染原生态的。”

  不满的嘀咕一声,麦豆豆拿起夹在笔记本里的笔,在下面写上一行娟秀的小字:怪叔叔和小女孩的一天。

  似乎还有些不满意,她又把女孩两个字划掉,思索片刻笑着改成萝莉。

  写完之后,麦豆豆掏出钱包付账:“阿姨,给你钱。”

  “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女人摆摆手,沧桑的脸皮带着笑意:“现在心情好多了吧,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抓住机会。”

  麦豆豆笑嘻嘻的握拳:“好男人就是抢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