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是个二代,他的朋友当然也不会比他差到哪里去。

  被邵兵开瓢的那个男生叫做李宁,另一个叫做胡明涛,都是家产过亿的标准二代,因为没有官家后盾,才会愿意跟着王子文混。

  但是,实力不如王子文,并不代表他会心甘情愿受欺负。

  高达的人已经出现在走廊的尽头,最多两分钟时间就会冲过来,可是王子文李宁以及胡明涛都选择无视。

  这家店是王子文家开的,被人在自己的地盘欺负了,难道还不许还手?

  那就是傻逼。

  李宁抖掉脖子里的碎玻璃渣,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看起来格外狼狈:“妈了个巴子,爷今天不仅要狠狠把你揍成孙子,还要扒了你这身皮。”

  他从小长这么大,虽然挨过打,可那都是他先欺负别人,从来没有被别人主动找过事儿。

  包房里有暖气,问题是现在门开着,本来就挺冷,甭说被浇了一身啤酒,还他妈冰镇的。

  太欺负人了。

  “看来一个宫爆鸡丁还没吃饱,不过你也别跟我客气,爷这里菜多着呢。”邵兵瞥了一眼把走廊踩得惊天动地的高达,估摸着这胖子不到一分钟就能赶过来,于是马上做出决定。

  能撂倒一个是一个。

  把早就已经看傻了的麦豆豆推到旁边,邵兵大步走上去,伸出手攥住李宁湿漉漉的头发。

  李宁本来想躲开,然后大耳光扇过去的,可是他惊慌地发现,自己甩出去的整条手臂直接被邵兵控制住。

  啪啪——

  扬手甩出去两耳光,邵兵扯着李宁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满意的看着傻逼眼睛里面的恐惧,咧开嘴笑:“丫这次还想吃什么?随便点,国际名厨候着呢。”

  清脆的耳光声仿佛突然敲响的丧钟,让后面冲过来的王子文和胡明涛身子僵硬的停顿。

  为朋友舍身取义两肋插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有难同当这些华夏传统美德,就需要在这个时候发扬光大。

  光大你妈逼啊。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种浅显易懂的道理,三岁小孩儿都知道。

  “你敢打我,我爸绝对弄死你。”被那几巴掌抽的头晕眼花好几秒钟,惊惶无措的李宁终于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他能感觉到,邵兵是认真的:“识相的话,跪下来道歉。”

  看吧,傻逼就是傻逼。

  “你爸肯定在家只教过你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教过你好汉不吃眼前亏,你爸对你真好,肯定是亲生的。”邵兵嘲讽的挑了挑眉毛,然后特亲切的建议:“要不冰糖肘子吧,我做起来方便,你吃着也方便。”

  李宁赶紧摇头。

  相比与之前的鲜亮,眼前的二代公子爷浑身狼狈,名牌衣服皱巴巴的,脸上好几个没消肿的巴掌印子,而且眼睛红红的,小模样看起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他娘的就你事儿多,大爷只会做冰糖肘子,不爱吃也要吃下去。”一脸嫌弃的撇撇嘴,邵兵松开李宁的头发,让他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在李宁松口气,准备呵斥眼前这不知死活的片警给他下跪的时候,手肘猛然间砸到他下巴。

  嗒吧——

  骨碎的声音在李宁惊天动地的惨叫仍旧格外清晰,让在场所有人都恐惧地看着邵兵。

  这男人下手真狠,说打就打。

  李宁躺到地上蜷缩起来,口齿不清的呜咽,因为没看见血,所以应该伤的不是太重。

  “究竟怎么回事?”高达这时候终于赶过来,看到邵兵的瞬间,他脸色有片刻僵硬。

  胡明涛抢在王子文之前站出来,恨声指着邵兵说道:“达哥,这家伙把宁子打了,还抢我们的马子,简直是不知死活。”

  他没注意到高达的脸色不自然,因为愤怒,平时学会的察言观色全都被丢掉。

  倒是王子文看着高达后面兄弟们的神情,发现了些端倪。

  那些穿西装人模狗样的混子,正是那天菜市场被收拾的那几位,还有个黄毛被卸掉胳膊。

  每个娱乐城都需要有道上人来看场子,毕竟混迹在夜店的人都受酒精麻痹,容易暴躁翻脸,很多时候还借着酒劲耍酒疯,特别麻烦。

  高达就是王子文的老爸找来看场子的,虽然他在香山道上并不算什么牛逼的家伙,可是对于平常的小市民来说,还是有震慑的作用。

  无视掉胡明涛的愤怒质控,高达看向王子文:“文少,你想怎么解决?”

  他是看场子的,并不是王家的家奴,所以也用不着奴颜媚骨的去讨好主子,而且说实话,胡明涛这种事后窜出来的孬种,他还真有些瞧不上眼。

  前几天为老妈的事情奔波,昨晚上又看了一夜的场子,本来在好好的睡觉,现在还被拉过来解决纷争矛盾,心情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更别说还遇见邵兵这个瘟神。

  胡明涛征正说得起劲,准备把邵兵祖宗十八代的罪名全部都给列举出来,突然间被打断,憋得实在是难受,只好看向王子文。

  虽然心里憋屈,可毕竟这是别人的场子,再者说倒霉的是李宁,又不是他胡明涛。

  “达哥看起来跟这位认识。”王子文没说怎么办,笑呵呵的又把皮球踢给了高达。

  \酷匠网Sb首《发T

  高达肥胖的脸皱起来,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对邵兵说道:“邵警官,据我所知,钱柜里面没什么值得搜查的地方吧,把人打成这样,总得给个交代。”

  说实话,高达现在是一秒钟都不想看见这邵兵这贱人,实在是被欺负的够惨,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还能怎么着啊。

  邵兵已经不动声色的看了高达很长时间,这时候意味深长的撇撇嘴:“你是我大爷还是我是你孙子啊,你说没有就没有?怎么着达哥,牛逼啊。”

  “我接到人民群众报案,说这里有未成年人聚众卖淫,来的时候眼前这几位裤子都脱了,玩儿的正嗨呢。”没等高达接话,邵兵脸色陡然变得严肃:“作为警察,我有责任和义务奉劝未成年小朋友们迷途知返,不要过早沉迷于房事,可是似乎这几位都不怎么配合。”

  王子文和胡明涛外加躺在地上的李宁以及毛晓莉,甚至高达都被这句话气的肝疼。

  这他妈的是警察吗,人民警察就他大爷的这幅德行,随手打人不说,还栽赃陷害歪曲事实,简直就是个带证上岗的职业流氓。

  王子文脸色阴沉:“邵警官是吧,你倒是说说都搜到些什么。”

  这种莫名其妙的吃瘪感觉,销魂到让人抓狂。

  “经过本警官缜密的勘查,发现之前是冤枉你们的,你们都是好学生,都是好青年。”

  邵兵表情迅速变的一脸和气,乐呵呵的给四周每个人都送去温暖的笑意,可没人搭理他,于是他的脸色再次铁青起来,愤怒的指着躺在地上的李宁:“可这个小子有问题,如果不是看着大土豆跟我挺熟的份上,爷早就把他抓回派出所好好调教。”

  高达抖了抖脸皮,嘲讽道:“受宠若惊。”

  跟邵兵接触几天时间,他对于眼前这男人的人品已经彻底不再怀疑。因为他压根没有。

  “那你倒是说说看,宁子犯了什么罪?”胡明涛愤愤不平的质问。

  邵兵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呦,真是兄弟情深啊,刚才你兄弟挨打的时候你在哪儿?不是读书的料,就别学人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这样的孬种,最多适合去糊墙,用屎糊。”

  胡明涛一脸便秘的闭嘴,外加旁边的王子文也不再说话。

  遇见疯狗的最好办法,就像遇见强奸犯一样,躺着不动,任他咬,任他强。

  在众人的注视中,邵兵从口袋里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捣鼓两分钟之后,播放一段录音。

  “你敢打我,我爸绝对弄死你。识相的话,跪下来道歉。”

  手机里还有些杂音,但并不影响本来的效果,李宁色吝任然的咆哮清晰地在走廊回响。

  在历经我爸是李刚,以及粉衣少年和他妈嚣张拒罪这种举国震惊的事情之后,如果今天邵兵把这条录音放出去,基本上李宁和他老子就要完蛋。

  “友情提示,我还存档的有视频。”邵兵握着手机,好整以暇的等待事情的处理结果。

  高达没有任何犹豫,率先出口:“邵警官,欢迎下次再来。”

  别人有毁灭掉你的东西,那你就要学会装孙子。

  出来混的,谁还没装过孙子啊。

  “这里地方太破,我下次还真没心思过来,找机会咱哥俩好好喝一顿。”邵兵嫌弃的撇撇嘴,然后拉着麦豆豆的手,在诸多复杂的视线中离开。

  胡明涛满脸不甘:“就这让他走了?”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

  “不然你想怎样,看着我身败名裂,真是我的好兄弟。”躺在地上装死的李宁爬起来,他讥讽的看了一眼王子文和胡明涛,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所谓的兄弟,其实廉价到,小小的一次突发状况,就能轻易打碎。

  等到李宁走之后,抹不开面子的胡明涛啐了口吐沫:“谁他妈稀罕,还不是自己傻逼。”

  “少说两句吧。”王子文皱了皱眉,接着冷脸问高达:“我爸呢?”

  出这种事儿,他老爸竟然没过来,实在说不过去。

  高达脸色绷得很紧:“总经理让我过来,他现在走不开,有客人需要招待。”

  王子文的眉头跳了跳,掩饰性的拉起旁边的毛晓莉,说道:“辛苦达哥了,到时候我爸问起来,就说闹着玩儿的,没什么大事。”

  高达点点头,带着后面的兄弟们走人,大早上看这么一出好戏,估计等会能睡个好觉。

  “你能咽得下这口气?”

  美人饶舌包间里头,胡明涛问正在毛晓莉的服侍下,满脸享受的王子文。

  毛晓莉卖力的吞吐着嘴里的家伙,同时悄然间竖起耳朵。

  “专心点,不要停。”王子文揪住胯下如小蜜蜂般辛勤工作的女人的头发,死命的撞击,声音嘶哑:“被一个小片警玩到这种程度,能咽下去的是孙子。”

  胡明涛走过去脱掉裤子,让毛晓莉替自己搓活儿:“看来文少早就有打算。”

  王子文残忍的笑了笑,不再说话,专心享受一波又一波来袭的快感。

  金钱女人,这些他们都有,缺的,是刺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