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邵兵猜测的并不是太正确,王子文是富二代不假,但他并不是个一般的富二代。

  王子文的老爸是香山这片娱乐产业的龙头大佬,资产最少已经上亿,而他老爸之所以能把生意做这么大,是因为他有个工商局副局长的小舅子。

  所以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上面有人就是好办事。

  当然,天子脚下最不缺的就是官,有时候你随便在大街上看见一骑单车的,说不准就是局长级别的。

  网络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二代们的丑闻相继被曝光,连带着家里的靠山也都跟着倒台,大多数的二代们已经开始学会收敛。

  这里指的是大部分。

  面对邵兵这么一个愣头青片警,王子文并没有和他的朋友那样直接口出狂言,而是嘲讽道:“警官,我们都已经成年,做的事情你情我愿,应该不至于还被带到派出所聆听教诲吧?”

  二代们出来混,最需要学会的就是讲道理,没道理也要胡编乱造出来道理,武力,只是在事情解决不掉的情况下,才会动手。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占着理,那接下来就是得理不饶人。

  邵兵单手插在兜,视线漫不经心扫过包房里面的四人,声音懒散:“我接到报案,说这里有未成年人居聚众非法卖淫,甭管你们什么来头,识相的把身份证交出来,配合警察办案。”

  圈子里的事情他在清楚不过,想当年邵三爷称霸燕京那会儿,任谁看见不得恭恭敬敬叫声三爷。

  对付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就跟玩儿似的。

  王子文的脸顿时就阴沉下来。

  显然邵兵不认识他,所以才会仗着警察的身份不知死活来添堵,可今天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他王子文的脸还要不要?

  对一个小警帽低头服软,特别还是占着理的情况下,自己想想都觉得憋屈。

  他娘的这叫什么事儿?

  自始至终,王子文都没想过,其实邵兵即使知道他的身份,照样会不鸟他。

  “麦豆豆,你能不能成熟点?你以为拉一个小片警过来,就能把文少怎么样?”就在邵兵和王子文对峙的时候,站在王子文身后的毛晓莉突然间走出来,大声地对着麦豆豆吼道:“你根本就是个躲在象牙塔里面,什么都不知道的二愣子。”

  这一嗓子嚎的撕心裂肺,把其余的人都吓了一跳,然后都眼神各异的看着这对反目成仇的昔日好姐妹。

  麦豆豆没说话,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毛晓莉,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无声的往下掉。

  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到现在她还没有回过神。

  别人的十八岁成人生日都是其乐融融的,陪着家人一起过,她没有家人,好不容易有个交心的朋友愿意陪她,然而事情的真相却是如此残酷。

  这肯定是个难忘的灰色生日,整个世界都不要我了,麦豆豆在心里伤心的告诉自己。

  毛晓丽见麦豆豆不说话,就像被踩了尾吧似的,俏丽的脸上满是怒意:“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说我是个婊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身上没有半个值钱的东西,穷酸落魄到快去露宿街头,连上学的学费都是别人资助的,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跳楼自尽不浪费属于别人的资源。”

  这女人嘴巴还真够毒的。

  即使是哭泣的时候,麦豆豆的还是惹人怜惜的不像话,柔弱娇嫩的女孩子,总是能激发出男人本能的保护欲。

  王子文不动声色的瞪了一眼毛晓莉,然后脸上带着自认为帅气的笑容走过来,想要伸手擦掉麦豆豆脸上的泪很:“麦豆豆,别哭了,刚才我们只是在和你开玩笑,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女人在伤心的时候,是最容易趁虚而入填补她内心空白的时候,只要有个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柔声安慰,起到的效果绝对惊人。

  可惜王子文的名字里多出来一个字,所以他注定不是王子。

  在王子文的手伸过来的瞬间,被麦豆豆躲瘟神似的躲开,她就像是惊慌的小兔子,警惕的朝着四周查看,然后不顾脸上一脸的泪水,迅速的躲到邵兵身边。

  似乎是还觉得不安全,她拉着邵兵的胳膊,怯怯的说道:“叔叔,我们走吧。”

  毛晓莉是自愿的,那就根本没必要来救她,之前的好心都是驴肝肺多此一举,呆在这里难不成看几个小屁孩儿的现场版活春宫?

  邵兵对于麦豆豆没有考虑就躲在自己身后的做法感到满意,意味不明的嗤笑之后,准备带着小姑娘走人。

  “站住。”王子文脸色极其难看,再也掩饰不住性子里面的暴戾:“麦豆豆,如果你今天敢走出去的话,明天就不用去学校上课了。”

  辞退一个学生虽然并不容易,但也并不算难,无非就是多走个关系而已。

  毛晓莉在旁边幸灾乐祸:“麦豆豆,我说过,文少不是谁都得罪得起的。”

  王子文不耐烦的转身:“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麦豆豆对他的厌恶,以及对邵兵的信赖,都让王子文从心底里感觉到难受,以及莫名的疼痛。

  他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柔弱可爱的女孩子。

  被骂的发懵的毛晓莉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后面的两个男生也都有些诧异,不动声色的对视,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微妙的了然。

  听完王子文的威胁之后,麦豆豆本来准备迈出去的脚步倏然顿住,漂亮的脸蛋一片惨白。

  她只是社会最底层最普通的女孩子中的一个,对上王子文这种有权有势的富家公子哥,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余地。

  有时候长的漂亮,同样也是一种灾难。

  “只要你乖乖听话,以后做我的女人,我保证你从此飞黄腾达,香车豪宅都不是问题。”王子文的声音里面带着自得。

  这些东西很多人都没有,并且毕生追求,而他,有很多。

  毛晓莉的眼睛已经嫉妒的开始发红,死死的盯着麦豆豆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来的复杂。

  邵兵站在旁边,冷脸旁观。

  他没有贸然插手,因为他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到底能不能经得住强权和金钱的诱惑。

  如果麦豆豆今天屈服的话,他就当自己又看了一出操蛋的生活现状悲喜剧,然后潇洒离开。

  因为那是别人的人生,同样也是别人选择活下去的方式。

  他可以不赞同,但绝对不可以干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麦豆豆转过身,带着泪痕的肥嘟嘟脸蛋看着毛晓莉,深吸一口气:“小莉,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没想过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你的生活,我并不羡慕,也并不赞同,我是麦豆豆,我要好好活下去。”

  她表情倔强的说完,根本就没有去看王子文,迈着坚定的步子离开,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具瘦小身子里的决绝。

  我是麦豆豆,我要好好活下去。

  这句话莫名其妙,甚至没有任何逻辑连贯性,但邵兵却懂了,并且有些感动。

  “别介,就这么走了,你甘心啊?”邵兵伸出手把麦豆豆拽回来,在她疑惑的表情中喟然长叹:“你现在走了,会被学校开除的。”

  麦豆豆眨巴眨巴眼,没听明白。

  于是邵兵不再管她,咧开嘴对王子文说道:“别愣着,开始点餐吧,冰糖肘子,红烧猪腿,宫爆鸡丁还有翻炒鱿鱼,你选哪个?”

  就这么走了会被开除,把对手收拾一顿还会被开除,邵兵选择后者。

  王子文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的眼泪都流出来,后面的毛晓丽以及另外两个男生也都跟着狂笑,眼睛里面带着鄙夷和不屑。

  一个小警帽竟然扬言要打王子文,这绝对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

  什么时候,二代们都成了施虐对象?

  邵兵挑眉:“都他娘的笑什么呢,跟傻逼似的,到饭点儿就点餐。”

  他不喜欢被这种没智商的人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虽然不会让他就此觉得自己是个傻逼,但还是特别膈应。

  “我比较喜欢吃鸡,那就宫爆鸡丁吧。”站在后面的一个男生走出来,顺便还特贴心的给邵兵递过来一瓶啤酒,好整以暇的等待着被砸。

  王子文这会儿也不生气了,眯着眼看热闹。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傻逼。

  邵兵在心里唏嘘,接过来傻逼递的酒瓶,反手就敲到他头上去。

  彭——

  啤酒瓶爆头的声音稍显沉闷,接着被开瓢的那位男生被浇的全身湿透,他扭曲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邵兵:“你他妈的敢开我?”

  邵兵撇撇嘴:“你让我开的,傻逼。”

  最新z)章节p上酷*◇匠e网W

  “我操你妈的。”

  王子文和另外一个看戏的男生也都火了,骂骂咧咧的拿着啤酒瓶冲出来,他们今天要狠狠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后的家伙。

  “干什么呢啊,要打架出去打。”

  这里的动静终于把看场子的人惊动了,走廊尽头没看见人,但震天的吼声已经传过来,很快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带着五六个混子走进众人的视线。

  邵兵冷笑,感情贱人都是扎堆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