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议室里出来之后,邵兵和陈家豪在走廊里一前一后,两个人都没说话,沉默的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之前因为香山监狱的事情,两个人发生了剧烈的冲突,或者说是陈家豪的单方面冷暴力,直到监狱那边传来那几个人都没有生命危险才算是罢休。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无非就是因为当时毛雨生完全可以干掉除却张虎以外的所有人。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从车里面被丢出来的两男一女都没死,和监狱里因为暴动死去的狱警形成鲜明的对比,真讽刺。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猜测出来,当时给陈家豪打电话的时候,贺朝阳监狱长的心情该有多糟糕。

  当然估计即使他发泄一两句,陈家豪这木头也不见得能听明白。

  好吧,扯远了,话题回归。

  毛雨生打枪的位置很巧妙,在小腹位置,但是却没有伤到任何器官,从骨头缝里面钻进去,到最后卡里面。

  这种老练的手法,以及不伤人性命的作态,动脑子想想就能明白,这可能不是一个所谓的纯粹黑社会杀人犯。

  当然,警方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但是作为和邵兵特别熟悉的好哥们儿角色,陈家豪完全可以这么想。

  所以陈家豪再冷静下来之后,愿意给邵兵一个机会,一个解释的机会,从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倔强执拗的纯汉子,把邵兵看的有多重要。

  这么说可能有些矫情,换一种说法吧,陈家豪自己这一辈子都在基层,看习惯了这里的肮脏,邵兵的到来,让他看到了警察中的楷模。

  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担任这个职业的,都是神圣的人。

  社会的悲哀和无奈,不外乎如是。

  但是邵兵不同,他睿智,而且对警察本身这个行业,充满着无尽的热情,而且因为周墨瓷的到来,让陈家豪看到了他身上最具有价值的东西。

  后台。

  这就足够了,足够负责一个地方的平安。

  所以陈家豪愿意给邵兵一个机会。

  “你没什么可收拾的吧。”

  率先开口的是陈家豪,前面走的吊儿郎当的邵兵有些意外,就听他继续说道:“出去找个地方吃饭,回来和陆所报备下,把值班时间换到下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邵兵觉得陈家豪嘴里说出来陆所俩字的时候,情绪变得有些奇怪。

  但个中问题不好深究,他也没表示什么,转身把两只手搭在后脑勺,倒着走的同时咧开嘴笑:“哪能啊,我来派出所这么久,还没有真正请家豪哥吃上一顿饭,这次必须我请。”

  说完之后似乎害怕陈家豪不答应,邵兵习惯性的挑眉,半开玩笑的态度,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给个面子呗。”

  陈家豪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刚刚那个瞬间他散发出来的气势,绝对不容小觑。

  这个家伙,绝对也是个有故事的。

  “好。”

  好在陈家豪的目的是想和邵兵仔细坐下来谈谈,并不是闲得蛋疼单纯想请吃饭什么的,所以几乎没有思考就答应下来。

  邵兵嘿然一笑,厚着脸皮伸出胳膊搂住陈家豪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走出派出所。

  这个时候他还在思考着该怎么和陈家豪解释,甚至抱着饶有兴趣的心态,如果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当然,没有人可以预知到未来,这才是生活最操蛋,也是最憋屈的地方。

  好在人人平等。

  ……

  ……

  王老二餐馆经过这么多的波折,到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想要留住客源,老板别出心裁的把当初的事故现场,也就是那个地下停车场,用隔板做成了僻静的单间。

  早上有早点,还有下午茶,总之相比于之前的单一,现在的服务可谓是五花八门,只要你肯掏钱就成。

  这在新街也算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特色,所以就目前的客源来看,成效还算是不错。

  邵兵带着陈家豪过来的时候,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笑得合不拢嘴的王老二,突然间莫名的就有些感慨。

  似乎从他来到香山之后,从高达开始,很多事情都在原本的轨迹上发生了改变。

  好在并没有给他多少时间,王老二直接就把两位警官给请进去,还特别周到的选了个最里面的房间,对于邵兵这个算是改变了他生活现状的恩人,他还是发自内心的感激的。

  所以服务都很周到。

  完事儿之后,交代服务生送来清茶,王老二极有眼色的把空间留给两位警官。

  隔间并不是走的华丽路线,就是白色的墙壁,一张普普通通的桌子,泡的是茉莉花茶,闻着就让人沁人心脾。

  邵兵四处瞧了瞧,然后随意找个凳子坐下来,对陈家豪说到:“没到中午呢,咱先喝口茶。”

  既然要坦诚相待谈事情,那就直接爷们儿点,上干货吧。

  陈家豪也跟着在邵兵对面坐下来,这位更加直接,喝口茶润唇之后,单刀直入:“毛雨生究竟是什么身份?”

  这是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

  “你可以把他看作类似于我们的职业,只是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对于陈家豪问出这个问题,邵兵一点也不意外,闻言笑了笑,说到:“如果你听说过先锋特警小组的话。”

  陈家豪自然是没有听说过这个的,但是并不妨碍他能理解其中所代表的含义。

  先锋特警,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流氓组织。

  “其实我和他们接触的也不多,而且他们工作的任务从来的都是最高机密,我也不可能知道。”

  邵兵继续解释道:“我只能感觉到,他这次的任务不简单,至于具体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知道的太多,很多时候都并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即使是在这里只有他和陈家豪两个人,他解释的时候,措辞也是极为模糊。

  只是和表面上的风轻云淡相比,邵兵的心底一片冰冷,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毛雨生救走的那个叫做穆嘉川的家伙,曾经是杀死他亲爸的其中一个。

  所以不管毛雨生出于什么目的,站在或道德或正义的的高度,邵兵不理解,更不想理解。

  黄金周过去,回到燕京之后,他就要开始慢慢清算。

  这件事说复杂很复杂,但解释清楚的话也很容易,基本上邵兵这几句话,就把整件事儿给理清楚。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生活中类似于特种兵之类的角色毕竟不多,所以即使是陈家豪在听到这样的答案也不免有些诧异,然后他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接着单间里面除了邵兵吹茶水的声音,格外寂静。

  然后就突然间听到陈家豪说到:“你前几天被人刺杀?。”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明显主人表达的是肯定的意思。

  邵兵的表情从进来之后,第一次没有收住,他不着痕迹的往后靠了靠,眯起眼睛反问:“家豪哥这是什么意思?”

  话题跳跃的太快,他甚至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有些不确定陈家豪究竟知道多少,所以很谨慎的没有说太多。

  对于这些过于黑暗的东西,邵兵真心并不想让身边这些平常人接触,即使他们的身份是警察。

  有些人手里掌握的能量,你简直没办法想象。

  “我当时正好在新街。”

  陈家豪并没有告诉邵兵的是,因为想要知道邵兵的背景,或者说周墨瓷的背景,那天他跟在劳斯莱斯后面出去,但是却看到了那惊心动魄的画面。

  无论是邵兵,还是那几个杀手,以及周齐,这些人显现出来的纯武力值,绝对足够强悍。

  有些人甚至都看不出来那几秒钟的交锋,因为太快了。

  看着邵兵摆出来的戒备姿态,以及流露出来的气势,陈家豪想了想,又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我看到的和陆所开房的女人,四十多岁并不显老,名字似乎叫做李梅。”

  李梅,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

  邵兵愣神片刻,想起那天在香山大饭店见到的那个优雅的女人,大脑开始冷静但却飞快的运转起来,思考其中的联系。

  如果说这女人不干净的话,那么陆怀恩首先就要被揪出来,再接着,胡苑雄和王蕴强也不是什么好鸟,估计还要再加上个李栋梁,最后自然少不了庄严那个傻逼。

  可是,这些人真的有胆量或者能力,来刺杀他么?作案动机又会是什么?

  这些,似乎都说不通啊。

  ……

  ……

  就在邵兵心里面疑窦丛生的时候,他的两个老熟人再次悄然间来到香山,只适合上次扮演的专案组角色不同的是,他们正在执行现场任务。

  无论是在怎么干净的地方,肯定都会有夜生活之类的红灯区,这是很多行业的人不可缺少的消遣生活方式。

  新街后面那条老胡同里,经过一整夜的喧嚣热闹,昨夜的陪睡姑娘或者赌鬼酒鬼都已经开始陆续回去,等待着晚上继续开始工作。

  高达晃着自己肥胖的身体从赌场走出来,因为最近一直在走霉运收起不太好,所以他出来的时候,胖乎乎的脸因为一夜没睡的缘故,惨白的跟死人死的。

  浑浑噩噩的和同行的几个人告别,他自己独自走进小胡同里,琢磨着能不能找个还在辛勤上班的姑娘泄泄火,谁知道一个抬头,差点没吓个半死。

  前面不远处,谷秋妍似笑非笑的瞪大眼睛堵住路,而后面,则是面无表情的秦海川。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