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女人不化妆就不能出门的年代,遇见一个真正漂亮的素色纯天然美女,几率绝对跟买彩票似的。

  谷秋妍那小妞绝对算一个,眼前这小姑娘必须也要算一个。

  女人的致命杀手其实并非是不化妆出门,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哭鼻子。

  因为哭的时候脸盘都是皱在一起的,很容易就把平时没有注意到的瑕疵放大无数倍展现出来,视觉冲击力绝对堪称恐怖。

  从远处跑过来的小姑娘就在哭,甚至哭起来很不雅观肆无忌惮,不停的用自己的袖子抹眼泪,可她还是很漂亮。

  她的皮肤很白,白的像牛奶似的,估计用手一掐都能出水。

  颜色稍显灰淡,弯弯细细的眉毛朝着两鬓柔顺斜飞,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饱含泪水,红红的,像只可怜兮兮的雪兔。娇小可爱的秀鼻躲藏到大眼睛下面,粉嫩嫩的红唇紧紧地嘟着,格外惹人心疼。

  应该是年龄或者体质的原因,她的个头很矮,只有一米六多点,脸蛋上还带着胖乎乎的婴儿肥,活脱脱的华夏版芭芘。

  当然邵兵从来么见过这么,大胸的娃娃。

  没错,她穿的衣服明显是校服,蓝白相间的外套和冬裙,配上黑色的打底裤,看起来可爱又性感,当然如果忽视掉她的胸部的话。

  那对被衣服和扣子缚束,但却也怎么遮掩不住的高耸胸部,绝对能亮瞎任何雄性生物的狗眼,随着她奔跑的动作左右上下摇摆不定,简直就是终极大杀器。

  现实版的童颜巨乳啊,邵兵偷偷瞄了几眼,然后在心底骂自己禽兽,丫那姑娘明显还未成年。

  本来以为是小姑娘跟家里人走丢了,出来找叔叔,可看到对方就这么摇摇晃晃的朝自己跑过来,最终扑倒自己身上的时候,邵兵还没回过神。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大侄女?

  过路的几个男人都羡慕嫉妒恨的看着邵兵,极品小美女投怀送抱,也不知道这男的有什么好。

  年纪和身体的双重对比,才最能激起雄性们的荷尔蒙征服欲。

  “叔叔,救命啊叔叔,小莉很危险,她被王子文那群人锁在包房里面了,你快救救她。”小姑娘明显已经喝得有些高,说起话来口齿不清,整个人趴在邵兵身上,鲜嫩的牛奶体香搀合着酒味儿晕出来,甚至没注意到一直拎着邵兵的胳膊,在自己胸部摩擦。

  强忍下心头的燥热,邵兵拎着女孩的肩膀然他站稳,然后沉声问道:“说清楚点,你的名字,小莉的具体情况,在哪个包房。”

  因为自身职业的原因,他已经嗅出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现在暂时还不清楚这姑娘到底是随便找的人,还是认出他是香山派出所的警察,但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掉眼前的麻烦。

  “我叫麦豆豆,是师达高中部的学生,今天休假期,被小莉拉过来玩儿。”麦豆豆显然被邵兵的镇定所感染,表情开始稍显平静下来,不过还是很焦急:“叔叔,我们快去救小莉吧,决不能让王子文那帮禽兽非礼她。”

  被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看着,相信任何男人都吃不住。

  没有安全意识,遇事儿只会自己逃跑,生活在温室里的娇弱花朵。

  几乎下意识的,邵兵就给麦豆豆贴上几个标签,不过这也怪不得谁,现在的小孩子们,不都是家长给宠出来的。

  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搀扶着麦豆豆穿过街道,抵达钱柜门口,虽然也想过让麦豆豆自己在外面等着,但这小姑娘也说不出来具体是哪个房间,所以还得靠她来带路。

  早点赶到现场,虽然几分钟的时间并不怎么关键,但关键起来绝对能要人命。

  “欢迎光临。”

  钱柜门口的两个帅气的服务生礼貌性的问好,看到挂在邵兵身上的麦豆豆,羡慕的同时又有些疑惑。

  这漂亮的小姑娘刚跑出去不是找叔叔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左边那个服务生小声坏笑:“或许人家是情侣呢,现在总有些男人喜欢让女朋友叫自己叔叔,床上才更有劲儿。”

  “那小姑娘还未成年吧,胸够大的,摸着绝对爽。”右边那个跟着附和。

  男人凑在一起,聊得不都是女人。

  ……

  ……

  钱柜一共有三层,里面包房也挺多的,虽然是白天,但还是能听得到从各个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鬼哭狼嚎。

  拒绝掉服务生带路,邵兵沉着脸,在麦豆豆的带领下,坐电梯直接去三第层。

  他并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这种娱乐场所,最忌讳的就是有警察过来掺和,而且能在新街把场子开起来,肯定都有着自己的后台,还没正式编制的的小警员,估计就连刚才看大门的那俩小子都不鸟他。

  可能是因为刚才出去透过气儿,麦豆豆的酒醒了不少,自己一个人靠在电梯墙上,红着眼睛小声哭泣。

  掏出手机看了看,信号满格完全可以应对某些突发状况,邵兵偏过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旁边安静下来的姑娘:“嘿,现在知道担心了,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来鬼混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遇见什么情况,抹眼泪管个屁用,成年了吗你?”

  本来想说毛长齐了没有,可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对象是个女孩儿,他淡定而机智的把脱口而出的话换掉。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小莉硬拉我过来唱歌,如果知道王子文也在,我肯定不会来的。没想到王子文不仅在学校里霸道,在校外还这么嚣张。”麦豆豆委屈的扁扁嘴,然后小心翼翼的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邵兵:“叔叔,你生气的样子看起来好帅。”

  邵兵嫌弃的哼了一声,同时视线又在麦豆豆的脸上打量,还带着婴儿肥,没半点成年人的模样。

  当然如果是看胸部的话,绝对合格。

  叮——

  在两人交谈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三楼的电梯门打开,麦豆豆抢先走在前面跑出去,邵兵把手机张进口袋,沉默的跟在后面。

  三楼的走廊都很静,显然隔音环境很好,而且一般不会有人来打扰,所以抵达目的地轻而易举,中途没有任何阻碍。

  邵兵瞄了一眼半开的房间门,用红色花瓣拼凑起来的美人饶舌字样,不用看就知道里面真正的意思。

  男人女人那点事儿,直白点说叫下流,文雅含蓄点,就变成风流。

  x更^新o最快vl上…酷\q匠6~网B

  包厢门其实并没有上锁,站在外面还能看得见里面正在上演的限制级画面,麦豆豆震惊的捂住嘴巴,呆呆的愣神。

  邵兵懒洋洋的斜靠在门框上,倒是显得饶有兴致。

  被叫做美人饶舌的雅间里面,一个穿着和麦豆豆同款式校服的女孩儿正跪在沙发上,隔着牛仔裤,舔弄站在她面前的男生的下体,周围还有两个男生在鼓掌叫好。

  高级配置的麦克风以及琳琅满目的拼盘此刻都成了摆设,作为现场版活春宫的陪衬。

  “毛晓丽,你不是自夸给几百个男人舔过吗,怎么就这点本事?”

  被女孩儿伺候的男生下面明显膨胀,兴奋到脸红,可嘴里还是不满的抓住女孩的头发,用她的脸在自己下体摩擦:“赶快点别磨叽,用你那张贱嘴给本少爷脱裤子,麦豆豆那婊子趁着上卫生间跑了,你不会也想学她吧?”

  被叫做毛晓丽的女孩儿虽然不太方便,可还是赶紧小幅度摇头表示否认:“文少,我今天把麦豆豆哄骗过来,就是给您干的,为此我还装成被您强奸的柔弱少女,可是您也看见了,平时把我当做好姐妹,遇见这种事情,不还是大难临头有多远飞多远,欠干还做作的婊子。”

  “麦豆豆那女人,老子迟早要干她。”王子文帅气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淫秽的光,然后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裤子,语气急促:“现在老子要先干你,快点。”

  毛晓丽咯咯娇笑,伸出双手环住王子文的腰,就准备脱掉他最后剩下的内裤,把自己红润的嘴巴凑过去,好好展示自己的舌功。

  “我说,虽然你们表演的挺刺激的,可也不能这么大庭广众的秀下限不是,麻烦捡起自己碎成渣的节操好么?”

  男人戏谑的声音突然间出过来,包厢里的三男一女都惊秫的转身,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邵兵,以及呈现呆滞放空状态的麦豆豆。

  王子文强压下心头的怒气,惊疑不定的提起裤子,厉声质问邵兵:“你究竟是谁?”

  相信无论是再好脾气的男人,这时候都不会感觉好受。

  子弹上膛不能发射,绝对是最甜蜜的折磨。

  “我认识他,他是香山派出所的片儿警。”毛晓丽突然间从沙发上跳出来,大声的叫嚷,自始至终,她都没敢去看麦豆豆。

  王子文没说话,但表情显然放松不少,后面的一个男生阴阳怪气的讽刺:“我当什么来头呢,就一个片警还他妈出来装逼,文哥,你没被吓痿了吧?”

  另一个男生也跟着笑:“文哥到底有没有痿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小子要倒霉。”

  说完之后,两个人都一副有恃无恐,幸灾乐祸的模样。

  邵兵在心里暗叹,感情遇见几位拉轰的负二代啊,混吃等死泡妞遛狗装逼智商低,这样的负二代才是真绝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