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

  外面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冷,树木早就枯萎凋零,大街上凌乱斑驳,可是这里却是绿意盎然,假山楼台,潺潺溪水,仿佛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单独的小院子里,有个女人倚在躺椅上晒太阳。

  她身上盖着一块名贵的雪白色狐裘,很大,几乎把她整个身子都包裹起来,只有两截圆润白腻的胳膊露在外面。

  这是两条很漂亮的胳膊,肉眼可见处没有丝毫毛孔,并且鲜嫩干净,顺着胳膊继续往下看,是修长完美的玉手。

  通常美丽的女人还有两处地方和她们的脸一样有魅力,无疑就是手和脚。虽然看不到脸,但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就会下意识觉得这是个漂亮女人。

  嘎吱——

  小院的木门被推开,一个满脸皱纹,但却着装正式的老头走进来,他头花白,笑起来很慈祥,看着女人的背影,是无限的宠溺和怜惜。

  女人没有回头,专注地看着风景,似乎那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吸引着她。

  老头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他站在距离女人身后几步的距离,轻声说道:“小姐,他回来了,现在在香山派出所做民警,据说刚去报到就破了件案子。”

  W*看g7正版章节*r上i》酷/J匠/T网

  “和他爸当年一样,怎么就这么掘呢。”女人闻言眯起眼睛,终于把头抬起来,展现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她看着身后的老头,漂亮的眸子在某个瞬间变得哀伤起来:“霖叔,你说我这些年的坚持,是不是本身就是错的?”

  周霖笑的慈祥:“小姐,他只是暂时不能理解,等到时间久了,他肯定会懂的,毕竟,母子连心。”

  “母子连心。”

  女人咀嚼着这四个字,蓦地就展颜笑道:“真好。”

  周霖在后面静静的等待着,他知道,这个骄傲的,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人永远都不服输,她站在燕京整个权利圈子的巅峰,用最冷漠的眼神俯瞰世界。

  “还有事儿么?”果然,只是迷离片刻,女人就回过神,她揭开盖在身上的狐裘站起来,雪色牡丹穿金线旗袍,高高挽起的长发,瞬间从温婉的小女人,变成高贵冷艳的女王。

  仅仅从表面上看,没有人相信她已经四十多岁,还生过好几个孩子。

  周霖回道:“邵老爷子在外面,估计是为了三少爷的婚事。”

  “婚事?”女人愣神,然后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算起来,他已经快二十三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

  ……

  香山派出所大门口,陆怀恩带着几十个片警给秦海川和谷秋妍送别。

  案子已经破掉,众人都很轻松,所以这场面倒是显得有些其乐融融。

  “我代表香山的居民们,感谢二位警官的付出。”陆怀恩说完之后,用自己那并不怎么挺拔的身躯隆重的脱帽,敬礼。

  秦海川严肃回礼:“一切为了人民。”

  这男人表情坚定执着,几乎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他的认真。

  梅芮乐呵呵的说道:“还是秦警官有觉悟,小邵赶紧过来,好好学着点,整天吊儿郎当的像什么话。”

  邵兵正靠在大门旁边跟一个女警员吹牛皮,妙语连珠逗的小姑娘直乐,猛不丁的听见战火朝自己身上蔓延,赶紧把自己歪到姥姥家的帽子扶正,大声的吼道:“为人民服务。”

  于是十几个老油条子们特不给面子的一团哄笑。

  派出所姑娘本来就两个,而且还长得都并不怎么漂亮,邵兵过来之后,整天没事儿跟那俩姑娘腻歪,活该被当成靶子。

  谷秋妍鄙夷的翻了翻白眼,果断转身上车,这种混蛋,最好以后再也不见。

  跟众人一一告别,秦海川也准备要走了,犹豫片刻,还是朝着邵兵走过去。

  三天时间的相处,让他开始认同这个不修边幅的流氓片警,虽然很多时候特别讨人嫌,但无疑能力极其出色,值得他佩服。

  他看着邵兵,认真地说道:“你是个很好的对手,期待你爬上去的那一天。”

  “哥们儿,回去之后记得照我说的办,准能抱上媳妇儿。”邵兵给了秦海川一个男人式的熊抱,同时在他耳边嘀咕。

  秦海川脸色有些不自然,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点点头,小声说道:“谢了。”

  怎么说他的身份先是个男人,其次才是警察。

  带着案件的进展,以及水落石出的凶手苏颖,秦海川和谷秋妍要赶回海电分局复命,等待着他们的,应该会是一场隆重的庆功宴,至于苏颖,或许要在监狱里蹲一辈子。

  “你说,明知道有些事情纸包不住火,偏偏还有人喜欢玩儿这种低智商游戏,当人民警察都是傻子。”看着秦海川开的警车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邵兵喟然长叹:“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不信警察的是傻逼,觉得警察是傻逼的,傻逼到没道理。”

  聪明的警察并不少见,但整天把脏话挂在嘴边的流氓警察,还真没几个。

  陆怀恩和梅芮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无视然后走人,其余的片警们也都哄笑着离开,当然也会有鼓掌叫好的,到最后门口的人就只剩下两个。

  高达和苏国忠。

  胖子和老头本来就是奇怪的组合,更奇怪的是,这两个人都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来,胖子希望女人去死,老头希望女人好好活着。

  不得不说,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邵警官,小颖到最后也算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吧,你琢磨着,能判几年?”苏国忠的脸色似乎在这几天,彻底沧桑疲敝,说话的时候枯皱的脸皮挤在一起,小心翼翼的模样格外心酸。

  可怜天下父母心,无论女儿做出什么不人道的事情来,那也终究是他的女儿。

  苏颖还有个哥哥,早就已经成家,大胖孙子也抱上了,按道理来说也能算是美满,可自从小女儿出事,大儿子一家连个屁都没放,同样也让苏老头心寒。

  刚才苏颖出来的时候,他在远处看着,都没敢走上去多瞧两眼,他害怕啊,害怕看这最后两眼,就成了永别。

  高达在旁边冷冷的说道:“杀人罪当然是被判死刑,你还想几年就能出来,做梦。”

  他才不管眼前这老头有多可怜,高鹏飞死之后,他们家同样历经骤变,差点就完全毁掉。

  说到底,还是苏颖给他们带来的灾难。

  苏国忠勉强对高达挤出个笑脸,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邵兵。

  您倒是给句话啊,急死个人。

  邵兵靠在派出所大门上,冷着脸斜睨自个儿眼前的一老一少,嗤笑:“怎么着,你们还准备私底下来场西班牙决斗呢,没事儿杵在派出所玩过家家啊,判几年的事儿我他娘的又不是法官,你问我问谁啊,总之死不了就是,等几天会有法院的传票。”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苏国忠欢天喜地的回去,这老头现在也是个富家翁,只要女儿不判死刑,他就有能耐让苏颖少吃几年牢饭。

  钱,真是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高达冷眼看着苏国忠离开,又转身看了一眼邵兵,沉默走人。

  “傻逼。”

  邵兵小声的嘀咕一句,然后回宿舍把身上的警服换掉,今天他不用值班,分配的任务是去新街巡逻。

  派出所的片警们其实都是喜欢巡逻这种好差事,毕竟虽然天朝人多治安相对杂乱,但也不可能每天都会有鸡鸣狗盗的事情,所谓出去巡逻,很多时候都是随便找个大姑娘小媳妇儿扎堆的地方侃大山。

  不然那些混迹市井的警帽们,怎么从当初毕业上岗的菜鸟,磨练成现在百毒不侵的老油条。

  三教九流,绝对是红尘锻心的好地方。

  早上九点多,新街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刚进去多半都是卖水果的,还有几个早点铺,再往里头走点,就是各色小吃,最中间的繁华地带,则大多就是卖衣服和大型家用电器,总的来说也算是可以。

  邵兵早上虽然吃过饭,可闻到香气儿,还是有些饿,于是买了俩煎饼,在攥一把烤串,一边走一边吃,嘴上都是油。

  单瞧这外表,还真没人敢把他当成警察。

  卖豆腐脑的老板娘瞧着浑身骚劲儿不停扭着大屁股,上面写满四个字,欲求不满。在往旁边看,卖包子的男人正在给一老太太找钱,模样鬼鬼祟祟的,不会是那五毛钱零头不想给了吧。大街中间,俩更年期妇女扯着嗓子互掐,哎呦喂,那声音销魂的,几里外都能听见。

  看似漫不经心的吃东西,实际上周围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能够不动声色的注意到,其实这种感觉也算可以。

  至少免费看大戏,不无聊。

  再往里头走,就是夜市,白天基本上是没人的,除了几家KTV门口,还有年轻的男女们进进出出。

  邵兵随意的瞧几眼,正准备再原路返回,突然间街对面一家钱柜门口出来的小姑娘吸引了她的注意,走路歪歪扭扭,估计喝得不少,粉嫩嫩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和惊慌失措。

  小姑娘跑出来,焦急的四处瞧,正好在邵兵抬头的时候看过去,顿时激动地脸蛋绯红:“叔叔,叔叔救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