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摸了谷秋妍的屁股,邵兵乱糟糟的心情总算是有所好转,甚至回去之后接着睡回笼教睡到天亮。

  想不到谷小妞儿的屁股还能这种神奇的安眠作用。

  晚上睡得好,第二天早上起来也肯定是神清气爽,邵兵吃完早饭,就跟着文橙去通讯室坐班。

  片儿警的工作其实在没事的时候很清闲,平常的工作就两大项,出去巡逻,或者坐办公室里,管理户口之类的琐事儿纷争。

  至于去通讯室则更是无聊,守着派出所公用电话,有人报案或者给派出所邮寄东西的时候,负责接手就成。

  总的来说,就跟混吃等死没什么区别。

  坐在座位上俩小时,别说包裹,连个电话都没人打进来,百无聊赖的趴桌子上睡觉,那边文橙拿手机看小说,不停地自己傻乐,邵兵忍了再忍,才忍住没拎着这小子脖子把他给丢出去。

  对于低智商儿童,他虽然做不到不嘲弄鄙夷,但还是可以做到不动手。

  砰砰砰——

  正在他蛋疼到快要睡着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就看见秦海川进来说道:“待会儿要审问苏颖,你也跟着过来吧。”

  虽说凶手抓到以后完全可以送回分局在处理,但终是要拿到犯人的口供,总体了解下大概的情况。

  这种事儿邵兵当然不会拒绝,跟着走出去。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又欺负秋妍?”秦海川和邵兵并排,忍着怒气质问。

  谷秋妍虽然精灵古怪,但却是属于那种有事儿都挂在脸上的表情帝,基本上不用看第二眼,就知道这丫头到底是开心还是不爽。

  刚才秦海川是准备审问苏颖,让谷秋妍过来叫邵兵的,可谷秋妍却是咬牙切齿的拒绝,这让秦海川觉得不对劲。邵兵这贱人,不会是欺负她了吧?

  要知道邵兵可是连女人都打。

  “这世界人多了去,我怎么就盯着欺负她啊,开什么玩笑。”邵兵当然不会承认,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然后搂着秦海川的胳膊往前走:“嘿,喜欢人姑娘就得大声说出来,这么整也不算是个事儿啊,我跟你说哥们儿,只要你听我的,肯定能把谷秋妍那小妞钓上手。

  看得出来秦海川是真的很喜欢谷秋妍,凡事只要涉及到这小妞,平常古板恪守的性子就会完全黑化暴走。

  邵兵最喜欢的就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这种事儿他怎么会不帮忙。

  秦海川本来还因为邵兵搭在自己肩膀上称兄道弟自来熟有些不满,可听到他的话,到底是没计较,反而小声请教:“我该怎么做?”

  他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搞得就跟地下党接头似的,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这个严肃的汉子此刻还有些窘迫和害羞。

  我操,还是个闷骚的。

  邵兵在心里暗乐,脸上却特严肃:“女人就是抹不开面子,而且还没有安全感,你喜欢她,就要大声的说出来,最好是在某个浪漫的时候,再然后就是死皮赖脸抓紧不放手,准能成,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好女怕郎缠嘛。”

  男人和女人之间想要有爱情需要火花来碰撞,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友情多少就有些莫名其妙。

  从通讯室到审查实,邵兵和秦海川的关系在短短几分钟之内迅速拉近。

  “玫瑰肯定不行,太俗,你想啊别人都送这个你也送这个,那多没诚意,总之这次办完案子回去休假,好好琢磨琢磨,但一定要用心。”再次否定掉秦海川的想法,邵兵拍拍他的肩膀:“哥们儿,你行的。”

  秦海川平时古板的脸此刻带着羞涩,认真的琢磨几分钟,然后狐疑的看着邵兵:“你为什么会愿意帮我?”

  邵兵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都说是哥们儿了,多大点事儿。”

  于是当审讯室里的谷秋妍看着勾肩搭背走进来的秦海川和邵兵,眼珠子都差点凹处来,只是因为太过震惊,她没有注意到秦海川的不好意思,以及邵兵的不怀好意。

  秦海川努力调整好状态,再次绷紧自己的脸:“开始吧。”

  邵兵看的咂舌,哥们儿道行真高。

  苏颖坐在审讯室里头,脸色有些憔悴,但相比昨天的狼狈模样,此刻显然好上不少,如果不是在王老二卤菜馆逮住她,任谁都不会相信这女人是个杀人犯。

  “既然到了这里,那就不要想着隐瞒,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我想我应该不用多说。”秦海川坐在中间负责询问,左边的谷秋妍记笔记,至于右边的邵兵,则是跟大爷似得看着:“先说说你和高鹏飞的关系,以及杀人动机。”

  很多混迹市井的小流氓都害怕进局子,其实原因很简单,警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有时候即使不动刑,也能把人折磨到半死。

  比如说苏颖,自从昨天被抓进来之后,除了送水送饭就没人来管过她,完全和外界的一切隔离开来。

  这是个很痛苦的过程,罪犯需要忐忑的等待着自己的最终结局。

  苏颖似乎并不怎么受影响,闻言机械地回答道:“我刚去医院做实习医生那年,他得了阑尾炎,我负责照顾他的起居。”

  “到最后把自己给照顾进去。”邵兵笑的蔫坏。

  女医生和男病人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擦出点火花然后眉目传情勾搭成奸,这种故事也算是有些看点。

  谷秋妍大声呵斥:“闭嘴,不想听的话就出去,没人求着你过来。”

  她现在完全就是个火药桶,昨晚上平白无故被轻薄,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委屈,而且更委屈的是,这种事情还没办法明说。

  难不成告诉派出所片警们他被邵兵非礼,大家帮忙一起揍这小子?

  更$)新最¤快)n上酷匠~网

  以后还要不要嫁人啊。

  所以说很多时候女人和男人都挺不容易的,比如女人被男人非礼的时候,男人被指责非礼女人的时候,都是有苦说不出。

  秦海川皱了皱眉头,继续问道:“为什么要杀死他?”

  “那段时间他家里人好像都很忙,没有人来看望他,我就和他聊天,他告诉我说,他老婆整天疑神疑鬼,总觉得他在外面有女人,让他很不耐烦。”

  苏颖回想着当时的情况,恬静的表情带着追忆:“我们聊得很投机,他出院的时候互相留了电话号码,然后每当他事业不顺心,或者和老婆吵架的时候,都会约我出去吃饭聊天,到最后我们相爱了。”

  谷秋妍记笔记的手略作停顿:“这是婚外情,你抢了别的女人的男人。”

  “是刘燕那个贱人抢了我的男人,她跟本不配和鹏飞在一起。”苏颖的情绪变的激动起来:“鹏飞明明不爱她,可她还是霸占着鹏飞,不愿意让我们幸福。”

  涉及到感情的时候,再聪明的女人都会变成白痴。

  可人都死了,何必呢。

  谷秋妍盯着苏颖的眼睛,嘲讽的说道:“刘燕是高鹏飞的合法妻子,只要不离婚,完全可以呆在他身边,组建家庭。”

  “你觉得刘燕抢走高鹏飞,其实真正的原因根本不在这里吧?高鹏飞当时或许正处于感情和事业的压力期,特别需要一个人作为倾诉的对象,而你正好出现填补了这个空白。”

  “或许高鹏飞也是爱你的,可是完全没有到和刘燕离婚然后和你结婚的地步,杀死高鹏飞那天晚上,是不是他拒绝你的求婚,而且还说要和你断绝来往?”

  真相总是可怕的,当谷秋妍清清脆脆的声音,一字一顿把当年的事情还原之后,苏颖整个人已经脸色惨白。

  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你愿意用生命去爱的人,不爱你。

  原本没有爱情,两个人可以做朋友,结果从此之后天人永隔,再也不能相见。

  邵兵对此只吐出来一个字,该。

  “对,我知道他不够爱我,所以我决定杀死他,做成标本永远活在我的世界。”苏颖张开嘴笑,一边笑一边哭:“那天晚上我给他倒了很多酒,安慰他做不成夫妻那就做朋友,然后我开着他那辆雷克萨斯,彻底终结他的后半生。”

  秦海川沉声问道:“那你是怎么处理作案现场的?”

  现场收拾得很干净,几乎没什么破绽,要不也不会等三年之后才被爆出来。

  “因为我收购了半条新街。”苏颖笑看着眼前表情各异的三位警察:“凡是当时有可能发现这件事的人,都被我用钱买下店铺或者房子而搬走,当初那家车行,被改成了现在的卤菜馆。”

  每个谎言的背后,都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支撑,而抹除掉凶杀现场,更是需要恐怖的物力人力财力消耗。

  邵兵感慨似的咂咂嘴:“虽然你是个杀人犯,但不得不说你也有自己的贡献,新街的经营模式很好,带动整个香山地区的经济腾飞。”

  这倒是事实,查案子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香山的经济,是在三年前迅速崛起,当时他还特别留意过,没想到竟然会是因为眼前这女人。

  “等接到我被抓的消息,那些当初的中转合同就会生效,资产全部转移到我爸名下,足够他们这辈子吃喝不愁。”

  苏颖似乎颇为自豪自己的筹划,把事情的始末交代完毕之后,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问道:“接下来,我什么时候去死?”

  她不怕死,并且很想去死。

  “谁说过你会死?”秦海川冷硬的表情浮现出些许怜悯。

  苏颖嘴角的笑,顿时凝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