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发誓绝对就摸一下

  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除了你自己,就是那个平时和你形影不离的人。

  高达本来还特生气,觉得自己无论打不打的过这贱人,都要冲过去收两拳头利息,可听完邵兵的话之后,他有瞬间的沉寂。

  刘燕究竟是真的有问题,还是伪装的?

  并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老妈,而是本能的去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表示怀疑,有了怀疑,就会发现很多平时可以忽略掉的东西。

  然后他的表情变成呆滞状态,僵硬的转过身,用从来没有过的,陌生的表情看着刘燕,眼睛里面是惘然和震惊。

  “鹏飞你怎么了,快把坏人打跑然后咱们回家啊,你不是喜欢洗澡吗?”刘燕怯怯的走过来,眼角还带着泪痕。

  邵兵撇撇嘴,嗤笑道:“伪装这么多年,每天不停地对自己催眠,你的儿子高达就是高鹏飞,他还没死整天和你生活在一起,这样是不是让你觉得很安心?”

  刘燕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她对邵兵吼道:“你胡说,鹏飞根本就没死。”

  高达再次颓然的坐到地上,双手抱着头,眼泪豆子啪嗒啪嗒往下掉,咧开嘴无声的哭泣,跟个傻逼似得。

  “妈,你醒醒好不好,我爸死了,他已经死了!”突然间他站起来,两只胳膊架住刘燕的肩膀死命摇晃:“死了,他早就死了!”

  刘燕本来束起来的头发被弄的乱七八糟,她呆愣愣的看着满脸泪痕的高达,似乎有些疑惑,但很快她又继续咬着嘴唇无声摇头。

  “高鹏飞死亡之前,和苏颖发生了婚外情,可能是苏颖想要高鹏飞和你离婚,但是高鹏飞并不愿意,于是苏颖在某个下午杀死了他。”邵兵看着刘燕,一字一顿的说道:“杀死高鹏飞之后,她把高鹏飞的尸体放进福尔马林里,这样会让她有种彻底拥有高鹏飞的错觉。”

  “可是她还不甘心,她想要报复那个抢走她男人的女人,于是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你叫过去,让你陷入无尽的折磨中,并且给你灌输属于她的思想,你难道自己就没发现,除了和高鹏飞有关的事情,你其他时候都表现的很正常。”

  说到这里,邵兵的表情变得很微妙:“能够被苏颖掌控,说明你下意识拒绝接受高鹏飞已经死亡的事实,而且潜意识里告诉自己,高鹏飞的死因不传出去,没有人发现,那么他就可以永远泡在福尔马林里,不会离开。我说的对么?”

  刘燕站在那里,惘然的看着屋里面两个男人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然后翻着白眼倒地上,晕过去。

  高达慌忙间扶住她,急切地问道:“我妈没事吧?”

  “应该是暂时性昏睡,醒来之后,该记起来的都能记起来,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接受。”邵兵看着凄凄惨惨的母子两,难得的没有在说浑话:“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下去,这三年多的折磨,全当是个教训。”

  因为高鹏飞的死,让这个本来应该欢声笑语的家彻底变得支离破碎,刘燕不相信丈夫死掉,高达不适应没有老爸的日子,撑不起这个家,所以开始变得自闭,心理阴暗的报复社会。

  说到底,每个荒唐现状的背后,都有个操蛋的故事。

  就看你有没有被生活那个贱人打败。

  没想到邵兵会安慰自己,高达有些愣神,接着他的视线再次变得怨毒起来,声音沙哑:“那个恶毒的女人,她什么下场?”

  这个恶毒的女人当然指的就是苏颖。

  “我只是个片儿警,辅助办案就已经算是够牛逼的,你觉得老子还能替刑警审罪犯?”邵兵跟看白痴似得看着他:“别对哥抱着太大期望,哥暂时还不是传说。”

  高达满脸羞怒,贱人永远都是贱人,难道不知道别人现在很可怜需要安慰?

  J酷匠e《网=}永)久;}免费√看小说I*

  邵兵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的,可问题是死了老爸就很可怜吗,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就是绝对不缺可怜人。

  不值钱。

  ……

  ……

  秦海川和谷秋妍自从回来就没见着,估计是在审问苏颖,邵兵从招待室里出来,直接拐回寝室睡觉。

  别看他和高达说的潇洒,着看自己亲手破掉的案子到最后却没有插手的权利,这种滋味太他娘憋屈。

  凭什么片警就没有办理刑事案件的权力啊,这是职业歧视,老子就不服!

  心里愤愤不平一肚子火,邵兵躺床上没多久竟然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是文橙不停在旁边叽歪,他猛然间坐起来,阴沉着脸:“叫魂呢,爷还没死。”

  “我见你没吃饭。”文橙举着饭盒做无辜状。

  亏得这小子脾气好,能忍得住邵三爷这烂脾气,要是搁庄严,早晚暴走。

  邵兵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翻身下床洗脸,顺便瞅两眼时间,才晚上九点。

  估计是因为今天结案的原因,饭菜质量还不错,红烧土豆鸡块,油乎乎的瞧着特有食欲。邵兵一边往嘴里拔饭,含糊的和文橙说话:“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睡觉那会五六点的模样,文橙该早完事才对。

  “来了几个记者,采访具体情况,我晚上正好值班嘛。”说起这个,文橙就有些做贼心虚,小声地说道:“那会儿陆所本来是想让庄严过去的,秦警官和谷警官接受采访的时候你不在,谷警官让我顶了上去。”

  这种摘果实的做法确实不地道,文橙老实交代完毕,等待邵兵的怒火。

  “呦,能耐了啊,感情明天我还能从报纸上看到你被夸成牛逼的神探?”邵兵冷笑,站起来用筷子勾起文橙的下巴,看着那张血色全无愧疚自责的脸,不知廉耻的开始颁布史上最不平等的霸道条约:“以后寝室里的卫生你来打扫,脏衣服除了内裤全都你来洗,还有打饭做宵夜这些小事儿,没问题吧?”

  “哈?”文橙本来还觉得邵兵这次指不定要怎么揍他呢,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看着邵兵越来不耐烦的表情,赶紧点头:“没问题,保证没问题。”

  “邵哥,其实我那会儿也觉得该把你叫过去,可是谷警官他们都坚决不让,我……”虽然邵兵没怪自己,可文橙还是很羞愧。

  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整个案件就属邵兵出力最多,但是却被完全雪藏。

  邵兵不怀好意的擦擦嘴:“如果你小子还是觉得愧疚,那就把我内裤也洗了,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文橙缩缩脖子,不在说话。

  吃晚饭之后邵兵去上厕所,回来正好看见谷秋妍回来,两个人在走廊擦肩而过。

  谷秋妍明显是心虚,连个招呼都没打准备快速闪人,但却被邵兵抓住肩膀用力一扯,顿时后背抵在墙上,整个身子都被邵兵虚环在怀里。

  无论什么时候,制服永远都是最能体现出女人诱惑力的妆扮。谷秋妍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疲惫,眼角明显带着黑眼圈,但并没有掩去她本来的漂亮,而且因为那身紧致的警服,有中楚楚柔软的味道。

  昏暗的楼道里,男人和女人紧紧地挨着,甚至能感觉的到彼此的呼吸,整个画面格外的暧昧,在某个瞬间荷尔蒙的味道已经开始蔓延。

  可谷秋妍这丫头从不会有半点浪漫细胞,她微微错开邵兵的呼吸,把自己尽可能地往墙上靠,挑衅的看着邵兵:“干什么,强奸啊?”

  任何强奸犯遇见这种女汉子,估计都会很难消化。

  “得了吧,就你这种小身板,还没发育好吧,回去记得多吃点木瓜,多做点扩胸运动和按摩。”邵兵撇撇嘴,胳膊挑逗似得在她身上蹭来蹭去:“说说吧,今天这事儿该怎么算。”

  这件案子因为是三年前的,而且在网上流传的视频并没有爆出香山派出所的问题,所以说新闻媒体界对于这件事儿并没有太多关注。

  记者八成是陆怀恩叫来的,为的就是给他将功赎罪当做砝码,邵兵也根本瞧不上,这种虚名他还真不在乎。

  可问题是他不在乎是一回事儿,别人抢走属于他的功劳则是另一回事儿。

  “我怎么知道,你问陆怀恩去,姑奶奶还要睡觉呢,没工夫和你瞎扯。”谷秋妍咬着牙,就准备拍掉邵兵的手走人。

  的确不关她的事儿,她只是在别人坑邵兵的时候选择旁观而已。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报复敌人最爽的方法不是亲自动手,而是看着周围所有人都去收拾她,自己嗑着瓜子坐在板凳上纯围观,顺便鼓掌。

  邵兵看着准备走掉的谷秋妍,笑的玩味:“谷警官是不是忘了件事儿啊?”

  “就是打赌那件事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是你输了吧。”见谷秋妍不说话,邵兵好心的提醒,正色道:“你放心,我绝对信守承诺,用人格发誓只摸一下。”

  谷秋妍冷冷的看着邵兵,没吭声。

  邵三爷是谁,直接无视掉所有外在攻击,伸出爪子,并且恶意的在半空中做出个猥琐的揉搓动作,朝着谷秋妍的屁股覆过去。

  这女人胸部不大,屁股倒是挺翘的,别说瞧着还挺有料儿。两人都没说话,在邵兵的手摸到谷秋妍的瞬间,突然间停了下来。

  “摸啊,你怎么不摸?让我来分析下你的情况吧。”

  似乎早料到会是这种情况,谷秋妍反倒笑起来,脸上带着胜利的笑意:“你看着很强势,但你内心特别脆弱,你脾气暴躁,可能是因为童年过于孤独,并且缺乏爱和安全感,你对女人特别不在乎,但却有最直观的戒备和鄙夷,很可能是因为曾经有多被甩的经历,而且到现在你还对某个女人念念不忘。”

  “总的来说,你就是个能被女人掌控,童年缺爱直到现在还缺乏安全感,内心敏感孤独的烂脾气纸老虎贱男。”

  把自己的分析抛出来,谷秋妍得意地看着邵兵:“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

  邵兵脸色诡异,然后放在虚空中的手突然间往下压,接着一片柔软温热的臀瓣便被他捏在手里,虽然隔着裤料,但手心里传出来的滑腻触感还是让他心神一荡。

  谷秋妍瞬间眼睛都红了:“啊,老男人姑奶奶跟你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