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爷是火眼金睛,妖怪麻溜儿显形

  陆怀恩带着人下来的时候,看着地下室的情况,直接被狠狠震了一把。

  虽然在岗二十余年,以前遇见过人命案,但那时候都和他没多大干系,都是上面来人直接办理的。

  但这次关乎到前程大事儿,他不得不身先士卒冲在最前头,不这样的话,到最后他怎么能好意思说出来,这件案子是他陆怀恩办出来的?

  就算他好意思,别人也不是瞎子啊。

  “梅所长他们在外面封锁现场,给小邵通电话的家属,谷警官刚才已经通知到了,估计很快就会赶过来。”刻意不去看玻璃箱里面那具泡得泛白扭曲的男人尸体,陆怀恩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点。

  秦海川倒是没觉得怎样,毕竟对于派出所里面的人也没报什么希望,看着陆怀恩强装镇定的模样,说道:“陆所长辛苦了,你先带着两名凶手回所里,这里还需要有些情况要侦查。”

  如果基层里头的人都跟邵兵似的,他才会觉得惊秫。

  “到底是老了,没有你们年轻人的冲劲。”陆怀恩装模作样的感慨一番,然后大手一挥,打道回府。

  临走的时候,他又拍着邵兵的肩膀说道:“小邵啊,好好跟着秦警官学习,争取以后从咱基层走出去,多见点世面。”

  邵兵嘿笑,算是表示自己听到,至于放没放到心里,丫鬼才知道。

  王老二卤菜管以前是个修车行,虽然表面上看过去并不大,但下面的停车场还是挺宽阔的。

  把里头的大灯全部打开,登时那些原本看不到的黑暗地带也都全部一览无余,

  车库里尘封着好几辆报废的车子,其中吸引邵兵注意力的,还是距离玻璃框不远处角落里,那辆黑白斑驳的雷克萨斯。

  “你怎么就确定,凶车会停放在这里?”秦海川戴上白色的防菌手套,两只手不停地在雷克萨斯车身上摸索,可能是因为放的时间过久,不仅掉漆,地上还有一滩早就干掉的油。

  邵兵斜靠在旁边的柱子上,随意的观看着四周的物什:“雷卡萨斯虽然并不贵,可也不是什么破车,只要开出来的话,绝对会成为很大的破绽,所以说想要销毁的不太容易,开车逃离的话更是扯淡,这间车行离案发地点最近,本身就有嫌疑。”

  秦海川若有所思的看过来:“早上接到刘燕失踪的电话,你就肯定她会在这里,看来昨天在高鹏飞家里,你得到不少有用的线索。”

  这倒是事实,如果没有高达和刘燕提供的情报,邵兵还真不敢肯定。

  仔细推算的话,之前邵兵讽刺秦海川过于保守,就有些五十步笑百步的味道。

  只不过有些事情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实在是没必要说出来,邵兵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咱说好分头行动,难不成我查出来东西比你多,还把你给得罪了?”

  秦海川就不再说话,这个男人的无耻,他早就领教过。

  ……

  ……

  装载高鹏飞尸体的玻璃框被特意租来的大卡车拉走,虽然十几个片警们死命出力,但出来的时候还是已经接近十点。

  王老二路餐馆外面被完全封锁,不远处站着的,全是围观的群众。这里是新街的入口,最不缺的就是人,所以绝对是相当热闹。

  吃饱了没事儿干,不就得找乐子。

  邵兵出来的时候,险些被外头的太阳给晃花了眼,眯了好几分钟才算缓过来。

  “邵哥,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啊。”文橙从远处跑过来,一脸的八卦。因为先前陈家豪的特意交代,女人和几个年轻的小警员都没让下去。

  至于搬出来的玻璃箱,秦海川的意思是先不打开,直接用布包着带走。都在里面泡了三年,突然间拿出来的话,指不定又会出什幺蛾子,到时候人家属不乐意,哭都没地方哭去。

  邵兵不耐烦的摆摆手:“忙活你的事儿就成,小屁孩儿管的还挺多,没看见大家伙都空着肚子呢,麻溜买饭去。”

  文橙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又悻悻跑回去,跟那边几个站岗的片警凑堆儿嘀咕。

  “要不要来根烟?”陈家豪最后上来,刚才忙活着搬东西,他额头还带着汗。

  邵兵咧开嘴笑:“我只抽好烟。”

  其实他平时并不怎么抽烟的,口袋里也没有放烟的习惯,再者说警察这种职业本身就很严肃,也用不着整天见着领导就递烟。

  陈家豪挨着邵兵蹲下来,先给自己点一根,又递一根给邵兵,顺手帮他点上。

  “嘿,这种老爷烟,估计现在都没得卖。”邵兵看着手里的烟,诧异的咂咂嘴,试探着抽上一口,结果差点没把肺给呛出来。

  香山牌的烟,几十年前的老牌子,到现在都是老古董,估计也就是去厂家订购才能买得着,还多半都是怀念青春的老东西们。

  也不知道陈家豪怎么会好这口。

  看着邵兵眼泪鼻涕直流的模样,陈家豪低低的笑出声,脸上神情带着追忆:“我第一次抽这个的时候是在九岁,直接被辣哭了。”

  邵兵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手里的烟自己燃烧成灰烬,他敏锐地感觉到,身边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有些不对头。

  “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当警察吗?我们家穷,以前借过一笔债,我爸妈还不起,带着一家老小跑路,结果被逮到,最后被活活逼死。”陈家豪表情僵硬,似乎说的不是自己的故事:“每次看到这种惨案,我都会觉得头皮发麻,特别想杀掉整个世界的坏人,于是我选择做了警察。”

  最后一句话说完,陈家豪弹掉手里的烟头,转身去忙活。他沉默的身影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但却能给人安心。

  这是个不会表达,用心做事的爷们儿,但有时也需要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发泄。

  坏人没死绝,他不停下。

  邵兵站起来,眯着眼睛朝四周打量,扯着嗓子吼道:“文橙,让你丫买个早餐又不是山珍海味,磨叽老半天。”

  ……

  ……

  别看就那么点破事儿,可真等到把现场收拾利索,已经是下午四点。

  邵兵跟所里头的片警们回去的时候,谷秋妍和秦海川开始做最后的案情整理。刘燕、高达、苏颖以及苏国忠,甚至王老二卤菜馆的老板都被传了过来。

  陆怀恩不在,这些琐事都是梅芮在招呼,她看见邵兵就笑:“咱的高材生回来了,这次立了大功,怎么着也会颁个二等吧,到时候可别忘了请客吃饭。”

  自从邵兵来之后,她采取的应对措施就和陆怀恩完全相反,该偏袒的时候绝对不含糊,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没错。

  既然这小子是条龙,趁着他还没飞上天帮两把,绝对没什么坏处。

  “嘿,那必须的。”邵兵满口答应,梅芮给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梅芮笑眯眯的点头,突然间又想到一事儿,说道:“小邵啊,谷警官和秦警官正在审那个苏颖,高鹏飞的儿子刚才跟我反映,说是他母亲精神劲头不是太好,想申请先回家,随时配合传唤,没问题的话你去瞧瞧。”

  刘燕毕竟不太正常,又是受害者家属,派出所也没理由关着人家。

  “成,领导就该架子端起来,您也学学人陆所,办公室里稳坐钓鱼台,那才是真本事。”邵兵挤挤眼睛:“至于这些杂事儿,小的全包了。”

  梅芮一记眼刀子剜过去,这小子,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因为刘燕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单独给了个休息室,邵兵推门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这女人正在哭着吵着要回家。

  √酷匠¤网‘唯:N一u^正版,NE其他v都P是G盗Y版}

  高达连自己老爸的西装都没穿,直接背心大裤衩奔过来,这面积恐怖的大土豆现在就跟个萌版猩猩似的,瓮声软语的哄自己老妈开心。

  别说这种场面还挺温馨的。

  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屋里母子俩同时抬头,刘燕看见邵兵,下意识的就往高达身后躲,高达拉着她的手示意没事儿,然后怒视邵兵:“你为什么打她?”

  虽然这家伙把杀害他老爸的真凶给抓到手,但绝对不能掩盖打人的事实。

  高鹏飞已经死了,刘燕是高达现在唯一的依靠,即使他再没用,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老妈。

  男人这辈子最应该保护的两个女人,一个是媳妇儿,一个是老妈。

  “唧唧歪歪什么,我他娘的有毛病没事儿打女人。”邵兵斜倚在门框上,冷冷的看着躲在高达身后瑟瑟发抖的刘燕:“你以为装疯卖傻就能蒙混过关,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高达震惊的张大嘴,缓了两分钟才算是反应过来,红着脸就要上来跟邵兵拼命。照这贱人的意思,他妈的病还是装的不成?

  “大土豆你给我老实点,小心爷跟着你一揍。”

  邵兵恶狠狠地瞪着高达,然后说道:“你知道神经病是怎么着发病的吗,就你妈这样,活蹦乱跳一顿饭能吃几大碗,而且还俩眼有光,精气神十足,她要是神经病,除了你邵爷我,这世界上就没有不白痴的。”

  “刚去你家那会儿我就觉得有问题,不是实力派,就别去演电影。”慢条斯理的敲着门板,邵兵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爷是火眼金睛,妖怪麻溜儿显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