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二十分,外面的天色才刚刚亮,香山派出所六辆警车全部出动。

  路上已经开始有出来锻炼的人,特别是菜市场还挺热闹,看见这阵仗都不免在心里嘀咕。

  又出什么大事了。

  “秦警官,你冷不丁的无条件支持我,说实话我还挺受宠若惊的。”邵兵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斜睨一眼正在开车的秦海川,严肃地说道:“我为上次说你肾虚的事情道歉,您绝对是爷们儿,24K纯的。”

  后面的文橙想笑又不敢笑,倒是谷秋妍翻了翻白眼,阴阳怪气的嘲讽:“有些人就是喜欢把自己当根葱,办案子这种事情如果没证据,能由着你胡来?”

  潜台词的意思,她手里查到的东西不比谁少。

  也不怪谷秋妍故意显摆,你说她跟秦海川过来办案子,被一片警给震住,这都什么事儿。

  “既然昨个儿就发现不对头,怎么着也没个动静,等到裤裆里头塞满屎了,才想起来自己要大便,办事效率比智商还低。”邵兵懒洋洋的躺在椅背上吐刀子。

  这话说的也够毒的,谷秋妍嫌恶的把视线转移到窗外,眼不见心不烦。

  她在心虚。

  他们开的车是第一辆,加上后面的,二十多个民警都跟着,也能算得上是大排场。其实也用不着这么多人,谁让所长就好这口呢。

  好在他还有点常识,知道派出所距离王老二菜馆只有十分钟路程,没开警笛。

  秦海川握着方向盘,认真看着前面的路况,同时插话道:“办案子,并不是说凭借猜测或者想象就能随便抓人,既然穿上这身警服,就要对得起人民赋予的责任。”

  邵兵咧开嘴嗤笑,没吭声。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人命关天的事情还在畏手畏脚,但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要讲规矩。”秦海川的声音有些低沉:“我不能因这些事情落人口舌,因为我需要这个警察的身份,然后去抓捕更多的不法分子。”

  比如说秦海川和谷秋妍已经发现凶手的一些资料,但并不完整,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躲在暗处继续观察确保万无一失。

  但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多少生命,都是被这种保守的心态杀死。

  如果不是邵兵今天早上的强势,或许秦海川还会继续按兵不动,等拿到那个所谓证据的时候,才会撒网捕鱼。

  邵兵沉默,他这种圈子里出来的人,从来没想过遵循什么规矩。

  这不怪秦海川,怪的是蛋疼的现状。

  ……

  ……

  王老二卤菜馆这时候还没开张,但诡异的是门却是开着。

  警车先后在路边停下,秦海川邵兵一马当先,后面陆怀恩带队,先后进入卤菜馆。

  屋子里没开灯,但抵不住有心人的搜索,很快众人就发现杂货间的地下室入口,冰冷刺眼的灯光从缝隙间泄出来。

  这家店前身是车行,有地下室很正常。

  “秦警官,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们了,香山派出所绝对是你最强有力的后盾。”陆怀恩脸色严肃,表情就跟国家元首交接仪式似的。

  梅芮陈家豪也都神色郑重,毕竟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可不能马虎大意。

  庄严站在门口,没有凑热闹的意思,他额角还带着块紫青,眼镜片也有裂痕,看上去特别狼狈,好在根本没人注意他。

  秦海川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然后点头:“邵兵和梅所长旁边那个,就是你,你们两个跟我下去,其余人原地待命。”

  他选择的是这里看着最靠谱的两个,邵兵和陈家豪。

  酷Gp匠网+i永)久%L免6费g看◇小说`

  关键时刻,自然是没有敢出来反对的。

  邵兵和陈家豪对视一眼,跟着秦海川后面沿着楼梯道,在众人的注视中走下去。

  ……

  ……

  “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夫妻相,至少和你比,我更适合做鹏飞的妻子。”被灯光照射到明亮如白天的地下室里,苏颖神色淡然的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刘燕。

  可能是因为灯光色调太冷的原因,她清秀的脸蛋看起来有些僵硬,惨白。

  跪在地上的刘燕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睡袍,显然是先前出门的时候还在睡觉。她表情很痛苦,哀求的说道:“是的,你比我更合适,求你让我见见鹏飞好不好。”

  三年来,类似的场面早就发生过很多次,她早已经麻木。

  “那你怎么还不和他离婚呢,霸占着我男人干什么。”似乎对于这个答案很满意,苏颖眼角眉梢都开始鲜活起来:“你说和他离婚,再也不要他,我就让你见他。”

  刘燕忙不迭的点头,眼神狂热。

  苏颖把插在白大褂里的手拿出来,转身握住从半空延伸下来的绳子,轻轻一拉。

  轰————

  宽阔的停车场中间突然间出现大片大片的阴影,然后就看见一个巨大的白色玻璃框从天而落,玻璃框的四角都被铁链子打穿,缓缓坐落到地面上。

  整个玻璃框里面储存着的都是透明色的液体,随着缓冲不停地翻滚。

  沿着楼梯看下去,正好瞧得见巨大的玻璃框在空荡的地下室静默伫立,里头有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闭着眼,神色安详,随着液体的翻滚,上下浮尘。

  邵兵下楼的脚步顿住,前面的秦海川同时也脸色难看的保持沉默。

  尸体三年没有腐败,不用说里面肯定是福尔马林,近年来这种案件并不少见。

  停车场里面的故事还在继续。

  苏颖走到玻璃框旁边,神色温柔的隔着玻璃抚摸里面的男人:“鹏飞,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来看你了,你不会怪我吧?”

  “鹏飞,鹏飞你不要在这里洗澡好不好,她是坏女人,我们回家洗,我还给你织了毛衣。”这个时候,刘燕突然像是发疯了似得冲过去,一把推开苏颖,用力的敲击玻璃。

  自己的丈夫被情妇杀死,而且还被情妇抓过来充当发泄的对象,邵兵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刘燕会疯掉。

  这种情况,除了心理素质超强的变态,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

  啪————

  苏颖大步走过来,一巴掌打到刘燕脸上,然后撕扯着把她往后推:“贱人,当初就是因为你,鹏飞才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现在他死了,你还想来霸占他。”

  “你胡说,鹏飞根本就没死,你这个坏女人。”刘燕开始死命的挣扎,然后对着苏颖拳打脚踢。

  刚才诡异的气氛完全被这两个女人破坏掉,变成一出狗血的二女争夫戏码。

  只不过这个夫,是个死的。

  秦海川趁这个机会大步冲过去,邵兵也不慢,两个人几乎是在同时抵达,一人拉着一个疯癫的女人,戴上手铐。

  “嘿,苏医生,我就说咱俩有缘你还不信,昨天下午才刚见过面,今天早上不就又见着了。”邵兵察觉到苏颖还在挣扎,一肘子砸到她肩膀。

  还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苏颖直接被砸到地上,缓了两分钟才踉跄着爬起来。

  “鹏飞你知道吗,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我不在乎,因为这样我就能早点下去和你团聚,真好。”

  苏颖此刻看起来很狼狈,精心盘起来的头发乱糟糟的,刚才和刘燕的撕扯让她的白大褂也掉了几颗扣子。

  她就像是魔怔了似的趴在玻璃框上,目光眷恋的看着里面的男人:“你看啊,我今天是不是很漂亮,我知道你喜欢我这么穿,我就穿着这身衣服去找你,送给你个惊喜。”

  这种爱情真他妈坑爹。

  邵兵凉凉的看着她,嗤笑:“他恐怕会你惊的不知道怎么喜。”

  这种自己脑子有病,拉着别人去死还一副琼瑶悲情式的作态,不仅仅是恶心而已,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鹏飞根本就没死,你这个坏女人,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鹏飞。”被秦海川钳制住的刘燕发疯似的扭动着,嘴巴里面咕噜咕噜传出怪异的尖叫:“永远不可能。”

  邵兵斜睨一眼秦海川:“你就不能让她安静点?”

  麻痹的人都死了哪来那么多幺蛾子。

  “我不打女人。”秦海川鄙夷的看着他,显然是在说刚才苏颖遇见的情况。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装逼,小心出门被雷劈死你个孙子。邵兵冷着脸走过去,一脚踢到刘燕肚子上:“给老子闭嘴,别以为你装疯卖傻就能蒙混过关。”

  刘燕捂着肚子蜷缩起来,没了声。

  秦海川看着邵兵穿着那身警服,再看看他现在一脸的痞子相,皱眉转移视线。似乎多看两眼就污染眼睛似得。

  一直没说话的陈家豪见两个女人都不在反抗,拿出手机打电话:“陆所,凶手已经抓捕到,对,让梅所他们留在上面,现场比较……比较麻烦。”

  都说面冷的人心细,这话说的绝对不假,如果电话让邵兵或者秦海川来打的话,绝对不会想到这种场面,还顾忌女人能不能吃得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