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邵,来这两天还算适应吧。”

  办公室里,陆怀恩坐在沙发上,特亲民的给邵兵递了杯白水,笑呵呵的说道:“有事儿就跟我提,现在这世道,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人才不是。”

  不得不说,华夏是个很神奇的地方,这里的官儿无论小到芝麻大到西瓜,都会摆谱儿。

  搞得自己就跟他娘的国家元首似的。

  邵兵捧着杯子把里头的水一口气儿喝完,又眼巴巴看着陆怀恩:“陆所,一杯不太够。”

  你丫不是能装吗,咱必须配合不是。

  陆怀恩脸色有片刻的僵硬,然后佯装怒道:“秦警官到底是怎么搞的,把人拉过去跑腿做苦力,水都不给喝上一口。你也甭拘束,我不爱搞那套领导派头,想喝水就自己起来倒,跟自家一样。”

  他好歹是所长,如果今天给邵兵倒水的事儿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邵兵挠头嘿笑,又喝了两杯水才算是彻底把杯子丢开,大刺拉拉的躺到沙发上诉苦:“陆所,咱就是一干片儿警的料,现在托您赏识跟着秦警官查案子,还真有些吃不住,刚才庄严还想跟我换来着,赶明儿我跟秦警官说道说道去。”

  “你是公安大学的高材生,比秦警官也不差多少,小小年纪别妄自菲薄。”陆怀恩违心的劝慰,心里却是气得不行。

  因为庄严之前在会议室里那番话,他现在已成了整个香山派出所的笑柄。

  那群片警儿们没事干整天侃大山,而且嘴巴还贼毒,说出来的话简直让陆怀恩欲仙欲死。

  可他也没办法不让人家说,这么做不是摆明他自己心虚?

  这就是舆论的力量。

  邵兵就乐:“感情我这么有价值来着,刚才进门我还在觉得自己不顶用呢,还是陆所您道行高,三两句话里头就带着正能量,一个字儿,服。”

  东扯西扯这么长时间,总之就是没扯到点子上。

  陆怀恩终究是端不住了,拿起桌子上的水抿了一口,状似随意的问道:“小邵,案情现在有什么突破性进展没有,你也别掖着,多少透个底。”

  这就是准备摊牌了。

  邵兵在心里不动声色的冷笑,脸上却是有些为难:“陆所,这恐怕不合适吧。”

  其实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明白陆怀恩为什么会突然间关心案情的走向。

  手底下突然间爆出来冤假错案,而且还掺和上人命,如果没什么变数的话,基本上这所长绝对是要被撸到底的。

  可前头说过,华夏是个神奇的地方,还有个说法叫做法外开恩。

  前天刚到的时候陆怀恩还一副要死不活的衰相,谁知道第二天就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不用说肯定是找到解决的办法。

  要不然他才四十多岁,突然间被撤职还能这么没所谓,还真以为当官的满脑子沽名钓誉。

  屁。

  坦白说无论是派出所或者公安局,每年遗留的无头案底多少都会有,也不算是冤假错案级别的,只要没人揪着不放,再有人搁后面推波助澜,将功补过也是可行的。

  上头有人好办事嘛。

  所以说无论是昨天的突然行动,以及让庄严顶替上去,都是在摘桃子。

  陆怀恩觊觎这颗果实,来保全自己的仕途。

  “也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大家都在关心着案情的发展嘛。”陆怀恩见邵兵没拒绝,心里就知道有门儿:“所里这些年也没怎么来新人,文橙那小子才来两个月,我去厚着脸皮跑跑关系,把他的警员资格证给落实下来,小邵你虽然才来,可这案子破了也是大功一件,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给你颁个一级警员呢。”

  利益交换。

  如果可能的话,邵兵是绝对不想这么做的,本来到嘴里的肥肉生生被抢了去,忒憋屈。

  而且先前陆怀恩的吃相可没这么好看,没本事抢过来才准备出血的。

  可这是目前来说对他最有益的,因为即使是这件功勋记到他头上,估计到时候最多也就是个二级警员,肯定没陆怀恩开出的条件高。

  换个角度想,陆怀恩如果真被踢下去,估计第一个就是收拾他。

  派出所所长临死反扑实习警员,怎么着邵兵都处于劣势。

  最踏实的是基层,最混乱的也是基层。

  这里头有千千万万的人想要往上爬,可桥就那么几个,跨过去才算是征程的开始。

  “陆所,秦警官特意交代过,这是机密,您老人家可要体谅。”看着陆怀恩越来越难堪的脸,邵兵淡定的补充:“不过您放心,案子这几天就能结,都是在您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才能取得如此成绩,我在这先给所长您道个喜。”

  凡是嘴巴毒的,只要他想夸人,那起到的效果绝对好到没道理。

  陆怀恩嘴角带着矜持的笑,感慨死的拍拍邵兵的肩膀:“好好干,所里不会亏待你的。”

  邵兵也跟着笑,爷不稀罕。

  交易完毕,邵兵站起来走人,正好看见秦海川在走廊里头溜达,看那表情得瑟的,似乎心情不错。

  “呦,秦警官在等人啊。”

  邵兵走过去打招呼,他比较喜欢看见不喜欢的人不开心,因为这样他会觉得很开心。

  说实话这种心态真心要不得。

  秦海川脸上神采飞扬,配上他那身威风凛凛的一级警司戎装,还真有些指点江山的味儿:“我已经找到线索,最迟明天就会破案。”

  说完之后,秦海川根本就不给邵兵反映的时间,转身踏着大步离开。

  傻逼。

  邵兵撇撇嘴,心里却感觉有些怪异。

  和庄严不一样的是,秦海川完全就是个纯粹的傻逼,他有些偏古板,但浑身正义,并且以自己的警察身份为傲。

  虽然不喜欢这家伙,但邵兵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可爱的傻逼。

  ……

  ……

  滴滴滴————

  凌晨六点钟的时候,邵兵的手机突然间疯狂的响起来,格外刺耳。

  邻床文橙不满的嘟囔两句,蒙头继续睡。

  邵兵猛然睁开眼,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拧眉按下接听键:“你找谁?”

  因为昨晚没睡好,说话听起来有些沙哑。

  “我妈又失踪了,你他娘的让老子相信你,这就是你给老子的保证?信你我才是个傻逼!”高达气急败坏显然已经暴走,并且带着说不出来的恐慌。

  果然。

  邵兵的心跟着沉下来,电话那头大土豆还在喋喋不休的谩骂,让他更加烦躁。

  “现在绕着你家附近找,多带几个人,电话随时开机保持联系。”

  交代完毕需要应付的事情,邵兵随手拿起来床上的枕头砸到文橙身上:“丫赶紧起来,凶手已经有眉目了。”

  迷迷糊糊睡觉的文橙登时就一个激灵坐起来。

  三分钟之后,邵兵冷着脸穿戴整齐走出寝室,后面跟着激动到不能自己的文橙:“邵哥,你是怎么找到凶手的啊,我就知道最后肯定是你大发神威,现在我们做什么,去找陆所还是秦警官?”

  因为是查案期间,派出所的人都没有回家,而是选择在寝室休息,随时待命。

  “不用,你现在去院子里集合。”邵兵直接拒绝,然后在文橙惘然的目光中在寝室走廊门口的那个绿皮铁桶垃圾箱前面,抬脚朝里头踢过去。

  哐啷——

  巨大的垃圾桶直接被弹飞,然后朝着走廊深处翻滚,乱糟糟的垃圾遍地都是。

  整个派出所都在回荡着凄厉的摩擦声。

  文橙站在院子里目瞪口呆,然后小口的吞咽涂抹,这种喊人的方法简直拉风到没道理。

  这么大的动静只要不是死人都能感觉到,更不要说是平时训练有素的警察,几乎在同时,秦海川和谷秋妍的房门都被拉开,然后梅芮陆怀恩陈家豪庄严,也都先后开门出来看情况。

  热热闹闹的都是人头,好歹都穿的整齐。

  “五分钟之前,我接到电话受害人家属已经失踪,目标锁定在王老二卤菜馆,现在集合行动。”无视掉周遭看过来的讶异视线,邵兵冰冷的目光直视不远处的秦海川。

  每一秒钟都会发生意外,所以必须趁早。

  或许邵兵自己都没意识到,和平时吊儿郎当的态度不同,现在强势粗鲁说一不二的军人风格,让他看起来……性感又爷们儿。

  至少之前对这个形容词破不赞同的梅芮,没办法去反驳。

  “邵兵,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只是个小民警,这种大事儿你凭什么做决定,等到出纰漏,你能全权负责?”庄严大声的叱道。

  每个贱人都不会在关键时候忘掉自己的使命,刷存在感。

  “人命关天的时候,你不想着怎么着救人怎么着履行自己作为人民警察的责任,还在窝里反水,叽歪谁负责的问题,如果警察都像你这种怂逼样,我想我有句话要送给你。”邵兵高贵冷艳的撇过去,上嘴唇和下嘴唇华丽丽相撞:“负责你麻痹。”

  顿时整个走廊的人都想笑。

  最新章节上5酷Fy匠hg网%

  庄严已经完全疯掉,气急败坏的扑上来,估计是想要武力见真章,可是地上乱糟糟的都是垃圾,也不知道他踩到什么,啪的一声倒地不起。

  脸着地,真疼。

  邵兵冷眼看着他出丑,不做死就不会死。

  “我相信他。”谷秋妍清清脆脆的声音里头带着坚定,因为起来的太急,她的头发还没来得急整理,乱糟糟的,但却带着慵懒的风情,很有女人味儿。

  并不是相信邵兵的人品,那玩意儿眼前这流氓老男人绝对没有,而是因为昨天查到的线索,的确是和王老二卤菜馆有关的。

  谷秋妍这个时候选择站出来,完全属于工作职责。

  秦海川定定的看着邵兵,浓密的眉毛皱起来,然后沉声说道:“陆所,集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