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职业的人,身上带着的味儿都是有差别的。

  比如说谷秋妍,这小妞虽然肚子里都是坏水儿,可关键时候还是公私分明,在了解到邵兵有自己的真才实学之后,基本上没怎么考虑就让他参与进来案件调查。

  再比如秦海川,为人过于古板些,但他对于犯罪分子和社会人渣出自本能的厌恶,并且对于自己的职业有着变态的骄傲。

  这是身为人民警察的原则。

  其实只要用心去看,举手投足间就能了解到对方很多信息。

  这也是在王老二卤菜馆,邵兵能猜到他们身份的真正原因。

  谷秋妍和秦海川从高达家里出来之后就离开,他们要去勘查其余可疑的线索。

  邵兵蹲在楼下,他在等人。

  “我说你还没完了是吧,别以为你穿着制服就可以无法无天。”大概五分钟之后,高达贴着垃圾袋从楼梯口出来,脸色很难看。

  昨天脸上挨的那棍子还没消肿,所以他绷着表情的样子比之前更滑稽。

  有些人天生就带着喜感。

  邵兵站起来,拍拍有些发麻的小腿,凉凉的斜睨过去:“会用成语,说明你那个后天学习养成的白痴脑袋还没有彻底变成白痴,或许我该恭喜你。”

  高达狠狠甩掉手里的垃圾袋,迈着臃肿的步伐上楼。

  他不是出来犯贱找骂的。

  “大土豆,他娘的如果你天敢走的话,以后你的破事儿别来烦老子。”邵兵翻了翻白眼,非得挨顿骂才能清醒过来。

  贱人。

  高达转过神,大声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个小民警,你算什么东西?”

  看来这家伙中的毒还挺深。

  邵兵摸着下巴,突然间就乐:“你爸已经死了,傻逼。”

  正因为能量消耗巨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高达无声的张大嘴巴,就像是停止了呼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妈因为你爸的死打击很大吧,她可能有时候会出现精神错乱,把你误认为你爸,时间长了,就连你自己也觉得你爸没死。”

  邵兵残忍的说道:“现在我告诉你,他死了,被车撞死了,浑身都是血沫,特惨。”

  高达突然间蹲到地上捂住自己的耳朵,肥胖的身子蜷缩起来,似乎这样就可以假装自己不知情的事实。

  生离死别,无疑是对活人最痛苦的折磨。

  “你从小就崇拜自己老爸,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并且以他作为标榜。但某一天你发现他死了,于是就开始自暴自弃,整天窝在家里吃完睡睡完吃。”

  “但同时你心里又不痛快,凭什么凶手杀掉我老爸,还他妈能逍遥法外啊,于是你就找了好几个小混混,整天在外面揩油偷鸡,净做那些缺德事儿。你觉得这是在报复社会,可问题是你胆儿小,不敢杀人不敢放火,到现在社会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嘿,别他娘的装怂,我还没说完,接下来的故事更狗血更精彩,怎么就没心思听呢。”邵兵用脚踢踢高达的肚子:“这西装也是你爸的吧,别弄脏了。”

  高达躺在地上,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

  邵兵气的龇牙,这龟孙子,真想把他拎起来揍个半死。

  “我妈是有些不对劲,这三年来大概十几次,总跟我说看见我爸没死,他在洗澡。”就在邵兵琢磨着怎么才能撬开这大土豆嘴巴的时候,就听见高达闷闷说道:“以前我还总觉得她是出现幻觉,可是有次我却发现她不在家,我发疯的带着人四处找,怎么找都找不着,可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自己回来了,告诉我说见过我爸。”

  我操。

  一把捞起来还窝在地上的高达,邵兵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早点说?”

  如果警察早就知道这些线索,怎么可能让这件无头案到三年之后还没有被揭开。

  “说出去有用吗,你们这些穿制服的除了捞油水还能做什么,信你们的才是傻逼。”高达红着眼睛,笑的凄惨而鄙夷。

  邵兵突然间就觉得这张脸笑出来真难看,刺眼。

  他把自己的视线偏过去,狠狠喘上两新鲜空气,紧跟着一巴掌扇到高达头上:“他妈的不信老子还来找老子干什么,有屁赶紧放完。”

  “即使你是个好警察,也是好警察里头的贱人。”高达推开邵兵攥着自己领带的手,然后把身上西装的褶皱和灰尘都抹平:“我爸死的那段视频我看过,那辆雷克萨斯是我爸的,上面被刷过漆,原本应该是白色。”

  难怪派出所的人找不到嫌疑犯。

  邵兵眯起眼睛,思索片刻说道:“她性格偏冷淡,是个年纪不到三十岁的女医生,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感觉很怪异,缺乏生命的活力,带着说不出来的腐朽味儿,但偏偏又活的很好,言谈举止都带着满足惬意,就像是……死人的幸福。告诉我,她是谁?”

  高达一脸茫然。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可我不告诉你。”女人的声音突然间插进来,转身就看见刘燕紧张兮兮的拽着高达的衣服,充满敌意的看着邵兵:“鹏飞,他是坏蛋,我就不告诉他。”

  邵兵的眼睛亮了起来。

  “妈,你怎么下楼了。”高达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小心翼翼的和刘燕说话。

  即使他现在是白痴,也知道答案很可能就在眼前。

  刘燕对他的表现很不满:“你倒垃圾都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又丢下我去洗澡了,咱们在家里洗好不好,不要去那个坏女人家里,她是坏女人。”

  说到最后的时候。刘燕的语气里头已经带着哀求。

  高达和邵兵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哄到:“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洗澡,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以前是在哪里洗澡的啊?”

  “我不告诉你,坏女人说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就不让我再见你了。”

  谁知道刚才还很好说话的刘燕突然间变得格外警惕,无论高达怎么哄都不肯开口,到最后甚至直接跟个孩子似的哭起来。

  看着躲在高达身后瑟瑟发抖的刘燕,邵兵无奈:“等到有线索再通知我吧。”

  和精神病人讲道理这种事情真的很没道理。

  “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些年我经历的事儿?”高达见邵兵要走,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无论是谁被别人剖析出来内心深处的想法,都会觉得心里不安。

  关键是他还全说中了。

  邵兵咧嘴:“因为我爸也被人杀了。”

  老爸的死,让高达选择做小混混报复社会,邵兵却选择做警察,同样在报复社会。

  这本来就是报复和被报复的轮回。

  ……

  ……

  王老二饭馆里头的菜吃着还不错,可即使是中午,也没什么人。

  “你们老板还真不会做生意,趁早挪窝儿吧。”趁着厨子打饭的时间,邵兵没话找话。

  其实他说的也不错,这饭店开在新街最外面,按照心理学来讲,大部分人都是患有选择犹豫症,总是下意识的觉得还能找到更好的。

  所以通常来说开饭馆之类的餐饮行业,都会选择人气比较旺盛的集中地。

  厨子没好气的说道:“这地方以前是车行,买的时候价钱便宜,新街那地方你以为什么人都能买得起?”

  他认识邵兵,哪个客人一顿菜热三次从早吃到晚,保准一辈子记住他。

  以前是车行。

  邵兵吊儿郎当的脸色登时就变得凝重起来,正准备再问几句,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走进来,双手在兜里面放着,即使是走路的时候,也带着知性和优雅。

  苏国忠的女儿,邵兵特意打听过,她叫苏颖。

  他这时候也不急着做别的,腆着脸打招呼:“苏医生,出来买饭啊。”

  “四份米饭打包带走。”苏颖的声音很好听,软软蠕蠕的带着江南水调的风情,和厨子交代完自己点的东西,这才看着邵兵,淡淡点头。

  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又不熟。

  可有些人就是没眼色,邵兵也不管人家怎么想,唧唧歪歪就开始攀关系:“昨儿我看见你就想跟你好好畅谈人生理想,然后吃个饭把酒言欢,可惜你爸不给我机会,没想到今天咱们又在这里遇见,必须是缘分。”

  正在忙活着打包盒饭的厨子听见这话,差点没把手里的饭盒给砸出去。

  香山医院就在卤菜馆附近的新街里头,苏颖又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如果留心的话绝对能堵到她,还他娘的什么缘分,丫以为是白娘子和许仙啊。

  “我还要上班。”苏颖蹙起眉头,话说的很有水准,也不知道平常对多少人这么说过。

  邵兵不在意的挥挥手:“嗨,我就那么一说,现在苏医生不是有时间么,过来认识认识就行。今天早上遇见个新鲜事儿,有个小子他爸死了,我就忽悠他说,你现在有些自闭,而且还有报复社会的倾向,甚至自欺欺人觉得自己老爸还没死。”

  “你猜我说完他怎么着,丫竟然直接就信了,还特崇拜问我怎么知道的。”

  “嘿,你说谁老爹死了不会受点刺激啊,根本不用猜就能知道,再比如说凶手杀人放火,女的杀死自己情夫,都会有点反应。”

  无视掉厨子跟看傻逼的眼神,邵兵咧开嘴吧笑:“真他娘傻逼。”

  厨子的四个盒饭终于做好了,苏颖接过来付了钱,转身面对邵兵:”这只是一种报复社会的畸形心理,人活着本来就是在报复社会,作为警察你应该有耐心。”

  说话的时候,她的手终于从兜里面拿出来,圆润修长,白皙干净,很漂亮。

  “感情大家都在报复社会。”

  邵兵眯起眼睛,审视的目光在苏颖身上打量,意味深长。

  ……

  ……

  晚上邵兵回香山派出所的时候,秦海川和谷秋妍没见着,倒是在大门口碰见了庄严。

  7》酷N匠网o_唯y一PF正|版YU,}其他都是盗版

  这就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庄严看见邵兵,倒是没在傻着上去挑事儿,不咸不淡的说道:“找了小半天,原来是出去办案了,所长刚才有事儿叫你,直接去他办公室吧。”

  他现在算是明白过来,眼前这家伙就是属疯狗的,没本事一棒子打死,千万别招惹。

  前两次丢脸就是最好的教训。

  “所长真器重你,大事小事儿都让你跑腿,不过这些我还真做不来,没时间啊。”邵兵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随手夹到咯吱窝里,挤眉弄眼:“羡慕嫉妒恨。”

  庄严端起来的表情瞬间裂开,差点没上去拼命。

  有这么欺负人的么,你现在跟着专案组办案子,还来羡慕我们这些跑腿的。

  邵兵安慰似得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去陆怀恩的办公室,瞧瞧那老头又想怎么折腾。

  至于庄严这种看门的,邵三爷还真没放到眼里。

  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