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钱包里没钱有屁股

  邵兵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到会议桌最前头的投影仪屏幕旁边,调出来高鹏飞被杀时候的死亡视频,拿起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三分钟的视频很快播放完毕,画面定格在高鹏飞躺在车轮底下那张血迹斑斑的脸。

  “死者的表情有麻木、痛苦、震惊、惘然、失望甚至还带着解脱,若是正常被车撞到的人,最多只会有三个表情,愤怒、疼痛以及恐惧。”

  邵兵指着高鹏飞那张脸:“相比之下,他的表情虽然复杂,但缺少正常人该有的情绪,比如说对开车人的怨恨,对于死亡的恐惧。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去相信死者和凶手是认识的,而且关系类似与情人,近年来华夏情杀的犯罪率,在故意谋杀罪中占10%甚至更高,这个推断符合数据库的大致走向。”

  谷秋妍提出自己的质疑:“为什么你自动排除掉凶手是男性?”

  本来严肃的会议室里哄笑作一团。

  “毕竟同性恋爱占据的比例很小,所以我首选的当然是女性。”邵兵撇撇嘴,再次播放视频,这次画面却停顿在雷克萨斯撞到高鹏飞之前:“雷克萨斯行驶无论是速度或者平衡度都很正常,出现在画面的时候已经开始刹车,但最终还是撞到了高鹏飞,如果凶手是女性,平时喜欢穿高跟鞋,完全会出现这种情况,神经高度紧绷,很多问题都有可能会出现偏颇。”

  邵兵说完之后再次按下播放键,雷克萨斯继续往前开,履行死神收割生命的职责。

  秦海川不屑的说道:“雷克萨斯倒档该怎么解释,凶手提前刹车或许只是障眼法。”

  能够担任海电分局刑警支队长,秦海川的真才实学毋庸置疑。

  邵兵就笑:“在没有弄明白事情真相之前,我愿意相信凶手曾经有过自责和动摇。”

  谷秋妍诧异的看着他那张坚毅帅气的脸,抿了抿唇没吭声。

  “雷克萨斯倒挡回来的手法干净利落,而且还显得很是老练,正好碾压在心脏胸腔位置,高鹏飞在三分钟内就已经死亡。”

  “华夏专业犯罪比例中,占据最多的职业是医生,女性情杀犯罪60%年龄集中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医生的就业平均年龄在二十二岁以上,因此初步判定,凶手是二十五岁到三十三岁之间的女医生。”

  邵兵继续把视频往回拉,指出雷克萨斯刚出现以及碾压高鹏飞之后的对比:“雷克萨斯商务车机动性能很好,其余各方面也都经得住市场考验,但是视频里的车尾部分却出现掉漆现象,还有好几处擦痕露出里面的白斑,车身上沾染的血迹凝固速度很快,基本上两分钟就已经不在往下流淌,说明这辆车在短时间之内才被刷过黑漆,原本肯定是白色。”

  这些都是细节问题,忽视掉的话都会很麻烦。

  “也就是说,现在勘查的方向还需要寻找修车行。”谷秋妍敏锐的揪住重点。

  因为想要给车换颜色,自己动手的话显然有些不太切合实际。

  邵兵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继续说道:“这则视频的拍录者三年前还是个小屁孩儿,夜晚出来溜达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开始怀疑作案的时间,下午在案发现场我录了一段十分钟的视频,现在可以播放给大家看。”

  把数据线连接到手机,很快新街那处胡同的光线变化就完全展现在众人眼前。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会出现这种结果?

  谷秋妍神色动容,因为下午的时候,她和秦海川就在不远处站着,可能因为角度问题,再加上下意识的觉得邵兵不可能发现什么东西,所以就没有特别去关注。

  现在看来,这个流氓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酷,}匠网V2首发

  庄严突然间站起来冷笑道:“这么说,你之前的猜测没有任何依据,难怪大家忙活这么长时间什么线索都没找到。”

  刚才陆怀恩被打击的太惨,庄严觉得他有义务站出来为领导战斗。

  可惜他的对手战斗力破表。

  “如果案发时间在晚上,为什么没开车灯?如果凶手不是香山本地人,为什么会捕捉到老胡同口的光线断层?”邵兵怜悯的看着他:“再者说,难道我之前没有提醒过你,凶手有人作掩护,很多信息需要进一步确认?”

  数据堆出来的东西,终究是不可靠的,更何况是三年前的老案底,连凶杀现场的线索都没有,真以为随便猜测两句就能破案。

  再说别人提供出来的资料就是让你接盘,没接到反过来还埋怨对方。

  真他娘的以为老子好欺负。

  这三个反问句一个比一个尖锐,到最后更是挑明陆怀恩急功心切,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无论有没有看清楚里头玄机,总之所有人都明智的选择旁观。

  庄严跟傻子似的站着,荣获来自各个方向或怜悯或幸灾乐祸的视线。

  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活该。

  谷秋妍率先鼓掌:“邵兵的分析很全面,接下来案件就由我和覃警官接手,陆所长负责后援,方便的话,我希望邵兵同志能够协助专案组尽快抓捕到凶手。”

  邵兵询问似的看向陆怀恩。

  陆怀恩完全没表情,似乎早预料到是这个结果,木着脸点头。

  ……

  ……

  片儿警没有插手刑事案件的权力,所以邵兵很痛快的就答应谷秋妍的邀请。

  没有家族的支持,在外只能靠自己。

  对他来说,任何能够往上爬的机会,都不容错过。

  文橙那小子今天不用出去,死活不起来,邵兵出去跑步顺带捎了两份早饭,回来就看见谷秋妍和秦海川穿戴整齐,估计是在等他。

  “呦,两位早啊。”

  咧开嘴笑着打招呼,邵兵忍不住在谷秋妍身上多看了两眼。

  和昨天那套白色的连衣裙相比,谷秋妍今天的穿着警服特带劲,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简直就是现场版的制服诱惑。

  谷秋妍笑嘻嘻的回道:“早啊,小邵同志。”

  邵兵现在是实习警员,相对于刑警队里头的二级警司谷秋妍来说肯定是晚辈。所以他这声小邵同志完全符合规矩。

  邵兵也不恼,先把早饭给文橙送回去,然后把自己的两拐警服给穿到身上。

  工作办案,这是必须的。

  “待会儿你只用跟着我们就成,不懂不要乱说话。”秦海川厌恶的看着邵兵,这家伙自从站在谷秋妍身边之后,眼神就没正经过。

  虽然作为男人他也忍不住在看,可最起码也要含蓄点,不这么明目张胆啊。

  邵兵嗤笑,懒得理他。

  谷秋妍和秦海川是刑警,所以办案子比邵兵方便很多,率先就去了死者高鹏飞的家。

  视频爆出来将近三天,可死者家属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派出所档案上记载有地址,基本不用费力气。

  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脸色带着病态的白,应该是不经常出门的原因。

  秦海川把自己的刑警证晃了晃:“警察办案,希望你能配合。”

  “进来吧。”女人明显有些愣神,然后转身进屋。

  客厅里面装潢很简单,没有丝毫花哨的地方,沙发上放着织到一半的毛衣,男人的。

  谷秋妍从随身携带的档案袋里面拿出来一沓资料,开始例行询问:“刘女士,你先生高鹏飞的死亡视频最近在网络上流传,这件事情你清楚吗?”

  档案记载,高鹏飞的妻子叫做刘燕。

  刘燕手里织着毛衣,神色平静:“我平时不怎么出门,也不上网。”

  意思就是不知道,可这态度似乎有些不对头啊。

  秦海川忍不住皱眉:“他毕竟是你的丈夫,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杀死他的凶手是谁?”

  “整天只知道在外面花天酒地,肉体出轨的男人,谁想要的话就直接拿走。”刘燕织毛衣的动作停下来,说道:“你想要就拿走。”

  秦海川差点被呛死,他又不喜欢男人。

  这次站在后面当布景的邵兵都开始愣神,这女人不是神经病吧?

  “妈,你怎么又忘了关门?”

  正当谈话陷入僵局的时候,外面有男人的声音传进来,邵兵三人转过身,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胖子走进来,手里还提着早餐。

  嘿,这也是老熟人,被棍子砸到脸的那个达哥,现在看来应该叫他高达,高鹏飞的儿子。

  “鹏飞,你回来了啊,家里来了好几个坏蛋,骗我说你死了。”刘燕突然间冲出去,拉着高达的手笑道:“我才不信呢,我昨天还见你在水里洗澡,怎么可能会死掉,你赶快把坏人赶走好不好?”

  高达肥胖的脸立刻变了颜色,对邵兵三人吼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和昨天的小混混形象不同,高达的眼睛里面带着凶光,似乎随时都要跳过来拼命。

  谷秋妍和秦海川对视,果断选择离开。

  邵兵走在最后,他看着保护小鸡似的把刘燕挡在后面的高达,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过去,认真地说道:“还是那句老话,不信警察的都是傻逼。”

  高达没去接,邵兵随手放到桌子上,后面响起剧烈的关门声,整个楼道都在震动。

  秦海川气得脸色发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家属,简直不可理喻。”

  警察被人像流氓似的轰出来,估计是又碰碎掉他那颗骄傲脆弱的玻璃心。

  谷秋妍一副皱着眉头思索的样子,然后对邵兵眨眨眼:“小邵同志,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三天之内,谁先破案就算谁赢?”

  这小妞儿也同样心高气傲,估计打骂不过邵兵,就想着从别的地方报仇。

  “美人相邀,脑子有问题才不答应。赌注我来下,俩钱包你看怎么样?”邵兵奸笑。

  谷秋妍咬了咬银牙:“成交。”

  她就不信自己还比不上一个小警帽,想摸老娘屁股,做梦去吧。

  秦海川满脸茫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不对劲,可到底是没反对,昨天邵兵露的那两手,同样让他感觉到压力和威胁。

  当然他肯定不知道,邵兵说的钱包,里面放的不是钱,是屁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