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卸磨有风险,杀驴需谨慎

  陈家豪目光灼灼的看着邵兵:“你怎么知道的?”

  他是香山本地人,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多年都没注意到的事情,邵兵只是通过几分钟的视频,就能察觉出端倪。

  难怪这个平时冷着淡定脸的中年汉子不在淡定。

  文橙也瞪大眼,早就忘记刚才这流氓老男人还调戏过自己,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早上邵兵分析出来的四条结论里头,其中就有提到案发具体时间的,视频里面明明是漆黑一片,可他却是笃定时间是在下午。

  这一整天都呆在卤菜店里头,出来就发现这些线索,如果不是事先就已经发现,怎么可能把握的如此精准?

  简直神了。

  “回去自己琢磨。”邵兵高深莫测的说道:“今天收工,明天继续。”

  滴滴滴——

  刚走出去,邵兵的电话就响起来,是梅芮的。

  “您说什么?陆所带着派出所民警全盘出动,捉拿嫌疑犯?”

  邵兵脸色大变,从谷秋妍和秦海川身边经过的时候,似乎没意识到他们的存在,甚至还不自觉加大音量,然后回道:“成,我们麻溜赶回去。”

  秦海川和谷秋妍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面看到惊怒。

  香山派出所这是什么意思,竟然没等专案组到来就率先出动,什么时候派出所也有办理刑事案件的权力?

  ……

  ……

  出来时候气氛很好,回去时候三人都在沉默。

  邵兵平复下心头的怒意,对文橙说道:“橙子你丫累不累,走慢点。”

  文橙疑惑的眨巴眨巴眼,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早点赶回去?

  “我累了。”

  陈家豪面无表情的说完,还真走到路边的公共椅上坐下来,那挺直的腰板愣是看不出来哪里累着。

  邵兵乐颠颠的也跟过去,文橙心里着急,恨不得把这两个家伙揪起来当皮球踢。

  十分钟的路程,愣是半小时才回到香山派出所。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邵兵轻车熟路的走进会议室,果然见里头满当当的都是人头,只是气氛明显有些凝重。

  打眼看过去,陆怀恩和梅芮在侧位,主位上坐的可不就是谷秋妍和秦海川。

  文橙张大嘴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迟到那三位站着听吧,现在开个短会。”

  秦海川得意的瞄了两眼邵兵,然后手伸进怀里把自己的警官证拿出来摔到桌子上:“自我介绍下,我是海电分局刑警支队长秦海川,旁边是我的搭档谷秋妍同志。”

  啪啪啪啪——

  邵兵卖力鼓掌,可惜因为只有他自己,显得很是突兀,引来诸多人侧目。

  秦海川有些鄙夷,他觉得邵兵这是因为刚才得罪自己,现在想要拍马屁。

  谷秋妍挑了挑秀气的眉毛,进来的三个人除了文橙满脸迷惘,其余的两个都很坦然,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他们专案调查组的身份。

  她是犯罪心理学专业中的佼佼者,对于人的心理变化同样分析的很透彻。

  “我代表香山派出所感谢分局的重视,把手里的工作丢掉提前赶过来替我们排忧解难。”陆怀恩站起来,脸色凝重。

  ~o酷%O匠网首N发

  当然,他现在心里怎么想的鬼才知道。

  秦海川把两只手按在会议桌上,目光咄咄的看着陆怀恩:“陆所长,其实我和谷秋妍同志昨天已经到达香山,对案情已经有初步的了解,而且还听一些不怎么好的传言,你怎么看?”

  嘿,这家伙应该去报名装逼冠军比赛。

  邵兵对着秦海川的方向翻了翻白眼,然后又幸灾乐祸的为陆怀恩默哀。

  人命关天的案子,即使是三年前的旧账,海电分局的刑警大队也不可能因为有别的案件,推上两天才让专案组过来。

  那么反过来想,因为香山派出所的失误,即使快速赶来也不可能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个时候暗中自己调查,才是最明智的作法。

  “今天下午一点,听说陆所长带着派出所里的民警出去逮捕嫌疑犯,我想问问陆所长,这是谁给你的权利?”谷秋妍在秦海川说完之后也跟着开炮,切入点稳准狠,直接致命。

  陆怀恩额头上已经见汗:“谷警官可能有些误会,我今天下午的确带队出去,但并不是去捕捉嫌疑人,而是对手低下两名民警的案情分析做取证。”

  天地良心,这次陆怀恩说的可都是真的。

  派出所没有处理刑事案件的权利,但可以出现场,也可以从中协助。

  庄严想要玩儿卸磨杀驴,意思就是拿着邵兵的分析成果去搜集嫌疑犯的具体资料,到时候即使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也不会丢脸。

  当然丢的是邵兵的脸。

  但如果成功的话那就绝对是大功劳,歪打正着破案,把邵兵的荣誉给瓜分过来。

  可惜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专案组搞突袭,并且咬定陆怀恩是在捉拿嫌疑犯。

  这种罪名坐实,那可是绝对要完蛋。

  而且更讽刺的是,香山派出所下午的行动根本就没有任何收获。

  梅芮坐在陆怀恩旁边,越琢磨越不是味儿,派出所行动也没有外泄,谷秋妍凭什么就咬定陆怀恩插手刑警队的事情?

  陆怀恩又不是脑残片儿磕多了,做出来这种没有原则性的问题。

  有怀疑就会继续思考,梅芮转了转眼珠子,突然间想到刚才给邵兵的那通电话。

  “您说什么?陆所带着派出所的民警全盘出动,去捉拿嫌疑犯?”

  刚才在电话里,邵兵说话就有问题,在这边说的明明是集合出动搜索嫌疑犯的资料,到他嘴巴里怎么就擅自改动了好几个级别呢?

  本来以为是这小子刚来,不懂里头的弯弯绕绕,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啊。

  把大概的思路理清楚,梅芮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远处的邵兵,邵兵似有所觉的看过来,眼睛里面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

  遇见这小子,算是陆怀恩那老东西倒霉,梅芮在心里暗叹。

  ……

  ……

  “事情都有个轻重缓急,我暂时相信你的解释。”

  秦海川面无表情的看着脑门冒汗的陆怀恩,突然间说道:“陆所长说有两个民警对这次案件进行了分析,我想看看你们分析的结果。”

  其实在秦海川心里,根本就瞧不起这群片儿警的,但同时又有些好奇。

  如果他们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明天早上过来,那么即使知道陆怀恩已经在之前参与进来这件案子,没有具体证据的话也不能胡乱定罪。

  究竟是什么线索,竟然能让陆怀恩如此冒险?

  陆怀恩心头稍定,转身看向庄严:“小庄,把你的分析报告拿出来给秦警官。”

  会议室里的人都盯着庄严,眼神颇有些微妙。

  即使庄严脸皮在厚,这个时候也有些难堪,但领导有命令而且还是往他身上加筹码,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来,把手里的那种分析报告表推给秦海川。

  梅芮瞥了两眼,正是那四条邵兵得出来的结论,原封未动。

  狸猫换太子呢。

  秦海川刚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但很快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看完之后又递给谷秋妍,三分钟之后,谷秋妍明亮的眸子在庄严身上扫来扫去。

  庄严就有些飘飘然,毕竟对于女人的崇拜,男人通常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可是下一秒,庄严想去死。

  “目前华夏男女犯罪比例在8:2之间浮动,即便是这几年比例在不断缩小,可仍旧有很大差距,你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凶手会是女性?”

  谷秋妍把报告表拍到桌子上,好整以暇的等着庄严回答。

  几个片儿警都很不给面子的哄笑,庄严脸色憋得通红,呐呐半晌愣是没蹦出来一个字儿。

  根本就不是他的东西,他该怎么解释啊?

  陆怀恩心中暗骂一声废物,讪笑着打圆场:“这些分析不仅是小庄的观点,还有邵兵的意思,不如让他给谷警官解释解释?”

  他说着还赶紧给邵兵使眼色,可问题是邵兵似乎在跑神儿,没看见。

  哪有这么好的事儿,没事的时候来算计老子,有事就让老子顶上去,以为老子是迪迦奥特曼啊,傻逼。

  他故意磨蹭着掐准时间回来,就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秦海川也察觉到不对劲,看邵兵似乎没有站出来的意思,以为他和庄严是一路货色,正准备让他也站出来说说,却被谷秋妍抢了先。

  谷秋妍摇摇头,对庄严说道:“既然是你们俩分析出来的,那就说说这里头哪条是你分析出来的,剩下的让他来讲。”

  其实谷秋妍和秦海川都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实在是这份报报表太专业太漂亮了,下意识的就想让当事人站出来解释。

  专案组也是人,没有了解到足够多的讯息,他们的分析完全没有邵兵来的全面。

  这下就连陆怀恩也找不到托词,他能说这些都是邵兵分析出来的,顺带拉着庄严其实是想明目张胆的抢功劳,根本原因是因为他觉得邵兵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当然不能。

  “谷警官,其实我和庄哥是分工合作的,我负责案件分析,庄哥负责提笔润色,回答不出来您的问题吧,也实属正常。”静默的会议室里,邵兵往前走两步,严肃地说道:“如果谷警官和秦警官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说说自己的想法。”

  什么叫做打脸,这就叫做打脸!

  庄严的级别从刚才的神探瞬间被撸到底,成提笔润色打下手的,而且更讽刺的是,陆怀恩似乎比较喜欢那些会写字儿的。

  问题是还没人敢站出来反对,如果反对的话,你倒是出来解释清楚。

  看来卸磨杀驴可不是谁都能玩儿得起的,卸磨有风险,杀驴需谨慎。

  秦海川怀疑的看着邵兵:“你确定?”

  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吧就算他有,可是这贱人能解释出来什么东西?

  简直就是警察界的败类。

  邵兵耸耸肩膀:“如果秦警官觉得我不适合的话,可以自己来,我没意见。”

  什么叫做觉得你不合适啊,说的跟全世界人都欠你钱不还似的。

  秦海川气结,干脆坐下来不再说话。

  “那就快开始吧。”谷秋妍脸上露出天真期待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邵兵说道。

  事实上现在她真的挺好奇的,这个流氓男人,难道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有人说,当一个女人对某个男人产生好奇心的时候,很可能到最后会被吃的精光,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究竟真假,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谷女侠会告诉咱答案。

  现在还是清醒点,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