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没有傻逼来充当搅屎棍子,邵兵就开始汇报自己的想法:“经过昨天晚上在档案库看到的资料以及死亡视频的研究,统共弄清楚的有四大项。”

  “第一:凶手是女性,香山本地人,二十五岁到三十三岁之间,职业是医生。”

  “第二:这场事故不是酒驾意外之后谋杀,而是早就策划好的凶杀,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情杀。”

  “第三:案发时间是在下午四点左右,凶手开的车本来颜色是白色,黑色只是障眼法。”

  “第四:凶手必定有同伙,而且在香山地区威信很高。”

  邵兵说完之后,整间大会议室集体失声。

  梅芮却是眼睛雪亮:“这么说,我们要找的凶手是一个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三岁之间,从事医生行业,在三年前买过一辆白色雷克萨斯的香山本地女人?”

  “可以这么认为,但还有些具体信息需要确认。”邵兵耸了耸肩膀,把身旁呆愣愣的文橙给提起来,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要去凶杀现场侦查情况,最好能有个熟悉附近路况的人来帮忙。”

  “这片儿我最熟,给你做向导绝对没问题。”

  “滚犊子,咱还是香山本地的呢,铁定能给小邵最好的服务。”

  “我们家在新街那块,家门口能不清楚么。”

  刚才沉默的十几个警帽现在都开始起哄,你争我抢好不热闹,这群老油子们都是人精,知道揽下这项差事儿,破案之后肯定能记功。

  先不说人家分析的对不对,能把案情琢磨这么准确,怎么着也不会是跟庄严似的瞎蒙吧。

  不服的话你蒙出来试试。

  至于邵兵和陆怀恩不对盘,谁还在乎这个啊,市井胡同里的片儿警,难不成害怕得罪领导被降职不成?

  “我去。”

  坐在梅芮旁边,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黑脸中年男人突然间站起来,刚才还吵吵嚷嚷的大帮人立马闭嘴。

  邵兵痛快的点头:“就你吧,赶紧跟上来。”

  ……

  ……

  从派出所里出来之后,文橙才算是彻底回神儿,激动的大呼小叫:“邵哥,你刚才是没看见庄严那脸色臭的,让他平时喜欢得瑟,这下报应来了吧。”

  这小子也够逗的,别人都在震惊于邵兵的手段,他却把注意力都给放到庄严身上去。

  说到底还是单纯,没跟生活那婊子勾搭成奸。

  邵兵拍拍文橙的肩膀,然后转身看向旁边的黑脸男人:“我叫邵兵,哥们儿怎么称呼?”

  刚才在会议室里的情况他看的清楚,这中年面瘫汉子在派出所的威望挺高的,而且能镇得住那帮老油子们,估计也是个狠角色。

  “邵哥,这是陈家豪,我们都叫他家豪哥。”文橙抢先给两个人做介绍:“虽然家豪哥平时总冷着脸,可是人很好的,他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

  陈家豪对着邵兵点点头,似乎是还想挤出来个笑脸,可是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模样看起来有些古怪。

  这是个有故事的爷们儿。

  邵兵在心里不动声色的想,然后自来熟的攀上陈家豪的肩膀:“以后可就要跟着家豪哥闯天下,咱找个地方喝两杯,想要关系铁那必须得喝吐血。”

  “好。”

  陈家豪愣神,接着就点头应允,声音嘶哑带着磁性。

  香山最富裕的地方可能是在香山别墅,但无论晚上白天最热闹的地方肯定在新街。

  这条集餐饮、物流、服装、酒店和茶馆于一身的街道,现在已经成为香山地区的经济龙头,带动周围诸多产业发展,甚至最近还有消息传出来,要重新修整街道。

  毕竟这里是五环外,不是王府井,即使发展势头再好,还是没得比。

  新街入口处有家王老二卤肉小炒,地方不大,但店里头好歹算是干净,而且斜对面两百米就是凶杀案的死胡同。

  吃饭办案两不误。

  “这就是坐等凶手自露马脚吧,还是邵哥懂得多。”文橙忍不住赞叹道。

  这小子倒还挺会拍马屁的,邵兵翻了翻白眼:“小屁孩儿负责吃就成,别整天跟话痨似的,麻溜点菜去,我请。”

  文橙瘪瘪嘴,到底是没把心里那句你就比我大两岁的话说出嘴。

  十点钟早饭高峰期已经过去,邵兵走进小店瞄两眼,吭哧乐了,感情这里还能遇见熟人。

  坐在窗户口位置的白裙子姑娘,可不就是昨天遇见那扒手,对面还有位穿休闲服的帅哥。

  这小妞不是在钓凯子吧。

  邵兵嘴角勾出一抹坏笑,走过去顺手还拉把椅子,舔着脸在俩人中间坐下来:“不好意思打扰下,见我钱包了吗,就四方块儿黑色带棱角那种。”

  这人有毛病。

  谷秋妍正分析到紧要处,准备把具体的信息在和对面的秦海川合计合计,突然间冒出来一大脑袋找钱包,没好气的说道:“姑奶奶忙着呢,哪凉快哪呆着去啊。”

  说完之后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过头就看见邵兵似笑非笑的斜睨过来。

  邵兵挤挤眼:“怎么着,不认识?”

  “竟然是你……”谷秋妍愣神片刻,接着就像是突然间被非礼似的,指着邵兵的玉手开始轻微的颤抖,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

  他娘奥斯卡影后都没这水准,邵兵的嘴角开始抽搐。

  秦海川踢开屁股后面的桌子站起来,怒声问道:“秋妍,这混蛋就是你说那个,对你动手动脚而且还满脸麻子带龅牙的变态贱男?”

  谷秋妍哭得更凶,没点头也没摇头,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根本就是直接默认。

  似乎人家早给咱做好角色定位了啊。

  邵兵猛然间窜出去。单手握住谷秋妍的胳膊,反转锁到肩膀,痞子似的把脚踩在桌子上:“晚上没男人睡不着啊小妞儿,这么想大爷对你动手脚,告诉你再敢得瑟,小心我亲你。”

  有文化的流氓不可怕,没素质的流氓才可怕,特别是流氓还能打。

  不管别人怎么想,总之邵兵觉得很享受。

  刚才行动迅速,谷秋妍现在就像是主动靠在他胸膛上似的,鼻尖嗅着对方身上散出来的好闻的清香,下巴抵在人家肩膀上,这种拥美入怀的姿势,像极了某部在全世界流行的爱情电影里面的镜头。

  凄美浪漫,也不知道哭瞎多少姑娘的眼。

  特别是姑娘还很配合的蹭来蹭去,滑腻的脊背就跟在玩儿情调挠痒痒似得,贼舒坦。

  当然谷秋妍现在却是怎么哭都哭不出来,她恨不得转过去把后面那个流氓老男人给咬死,尽管这只是她的单方面意淫。

  她根本就不能动弹。

  “老男人我告诉你,姑奶奶好几天都没刷牙,能亲的下去尽管放马过来。”胳膊被扭得很疼,谷秋妍说话声音听起来有些哆嗦。

  很可能是气的。

  看着怀里不安分的小东西,眼睛红肿脸上带着豁出去的倔强,虽然知道八成是伪装,可邵兵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吓吓就结了,没必要欺负人家。

  酷¤e匠网唯(%一正版ee,其z他}…都F是V盗D版u:

  卤菜店这会儿没人,可邵兵弄出来动静的不小,外面点菜的文橙和陈家豪都走过来,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不是遇见熟人来着,别说这打招呼的方式还真有够特别的。

  很快就有厨子把老板给拉出来。

  店老板是个麻杆中年男人,看见这幅场面心中了然,脸上陪笑:“两位美女帅哥,咱有话坐下来慢慢说,现在不流行那套相爱相杀的,年轻人就是冲动,以后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去。”

  这种摩擦严重导致的爱情间歇性分裂案件,他见过不少。

  年轻人不爱来爱去的,那还是年轻人嘛。

  邵兵见这幅阵仗,本来想松开的手没动,饶有兴趣旁观。

  估计这小妞要发飙。

  “后悔药这种东西都能从你嘴巴里头喷出来,智商该是有多不靠谱啊,没看见姑奶奶是被挟持的还哭的梨花带雨,要不换你相爱相杀试试。”谷秋妍本来就不爽,听见店老板的话,顿时就火力全开。

  店老板面色青白交加,终究忍住没发飙。

  相信如果这话是个男人说的,他就是被砸店,也要骂回去。

  太欺负人了。

  秦海川浓密的眉毛皱起来,冷脸看着邵兵:“你想做什么,赶快放开秋妍!”

  追求谷秋妍近小半年,但却连她的小手都没拉过,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中的女神被调戏,这滋味绝对会让任何男人暴躁发狂。

  嫉妒、不安、愤怒甚至还带着莫名的惊喜,这就是秦海川此时的心情。

  或许搞定眼前的麻烦,谷秋妍就会接受他呢。

  这是个机会。

  “咱俩那点破事儿算是揭过去,真实情况怎么着你比我清楚,哭鼻子可不能解决问题。”邵兵斜睨一眼秦海川,故意把话往暧昧上扯,松开谷秋妍之后替她抹掉脸上的眼泪,咧开嘴吧笑:“认识下,我叫邵兵。”

  女人都不喜欢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同样男人也不会喜欢长得帅的男人。

  这是两性之间的本能,老祖宗几千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当然拉拉和搞基除外。

  “鬼才愿意知道你名字,姑奶奶也不是出卖色相的扒手,自己受过伤,别以为全天下女人都是绿茶婊。”谷秋妍并不领情,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邵兵,表情痛苦的揉着自己白嫩的胳膊。

  这女人是属刺猬的,看似较弱的躯体上,浑身带刺儿。

  邵兵手里还带着谷秋妍脸蛋上酥嫩触感,软软蠕蠕很有味道,听到她的话眼神微顿,然后坏笑着把手放在唇角轻吻:“真他娘的香。”

  活脱脱的流氓加坏蛋,旁边的文橙表情扭曲的捂住眼睛,还好他出来的时候没穿警服。

  倒是陈家豪诧异的看着邵兵,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放尊重点。”秦海川把谷秋妍拉到自己身后,抬脚就踹出去。如果刚才他还想着能英雄救美,让美人乖乖献身,现在就恨不得邵兵去死。

  谁让这狗屎玩意儿会拉仇恨值。

  彭——

  本来以为自己出手,肯定轻轻松松把这小流氓拿下,谁知道踢中邵兵小腿之后,对方纹丝不动,顾海川自己却是疼的吃不住。

  就跟踢到石头似的。

  “是不是觉得很疼,我真不是故意的。”邵兵无辜的耸耸肩膀,然后吆喝道:“老板去买瓶红花油,最好在来两盘爆炒驴鞭,估计这哥们儿肾虚,必须补回来。”

  店老板干笑两声离开,走的时候顺便还鄙夷的瞧了顾海川两眼。

  这是失败者的待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