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室并不大,但所幸里头的资料保存的都很完整。

  关于最近这件案子的材料,邵兵早上进来的时候,都已经全部被挑出来单独放在办公桌上,估计是事发第一时间就有人来翻阅过。

  死者名字叫做高鹏飞,住在香山区域,死亡年龄应该是三十九岁,当年事发的时候家属报的失踪,警方寻找无果,所以只能归档。

  “播放高鹏飞的死亡视频。”邵兵提出自己的要求。

  虽然看过的次数已经不下于十遍,但文橙还是利落的把视频给调出来,点击播放按钮,把笔记本送到邵兵面前。

  这小孩儿能招人喜欢,就是乖巧听话,能耐住寂寞。

  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里的视频,再次连续播放了三遍,邵兵皱起来的眉头才开始逐渐放松下来。

  案发地点在新街,就是菜市场过去之后那块儿,算是香山最繁华的中心地带,邵兵脑子里甚至能勾勒出附近的大概轮廓。

  做警察的,本来就需要留心观察。

  他从小方向感都特好,走过的路只要一次就能记得,更甭说早上经过新街的时候,他还特意分析过案发地点的那条胡同。

  虽然不远处就是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但五环的房子其实盖的都不怎么规则,尤其是新街,可能是黄金路段的原因,超出原有的规划尺度比较大,所以就造成很多潜在的死角。

  这种地方最是麻烦,平常就很难注意到,再者说五环还没有摄像头。

  电影里面的凶杀现场,都是类似的鸟不拉屎还让警察蛋疼的破地儿。

  “查香山三年前的经济调查表,和今年的进行对比,重点区域就锁定在案发现场附近的那条商业新街,还有古怪的传闻或者讯息,尽量还原出来。”在草纸某处打个疑问号,暂时把这条线索抛开,邵兵准备碰碰运气。

  他的字很刚硬,带着明显的棱角,写字用的力气很大,草纸很多地方都被笔尖扎破。

  研究表明这类人内心很强大,自信洒脱,还有自己专属的处事准则。

  “香山太小,网络资料库里的东西根本没有多少,目前能查到的,就只有案发现场附近的新街,这三年来变化很大,甚至带动了一部分香山地区的经济增长。”

  很快文橙就把自己搜索出来的东西简要的讲解:“至于传闻的话,香山贴吧有篇帖子,说的是现在新街上的店都很红火,后悔自己当初把店卖出去,下面还有四个人跟帖,情况基本相同。”

  看来总窝在派出所里,根本就得不到深层次的消息。

  “出去瞧瞧。”邵兵当即作出决定。

  这是他头一次侦查案件,感觉很奇异,就像是脑子总会闪过很多模糊的碎片,但却是怎么也抓不住。

  就跟大姑娘挑逗老爷们儿似的,简直他娘的要人命。

  “现在?”文橙瞪大眼:“已经快晚上快十一点了。”

  时间过得真快。

  邵兵揉揉额头,总算是把手里的工作丢掉:“那就收工。”

  香山派出所里头条件还算是不错,热水空调电视机该有的都有,从档案室里出来之后,两个人懒得做宵夜,直接洗完澡睡觉。

  关灯之后没多久,就听见文橙已经熟睡的鼾声,邵兵还想着那件案子,翻好几次身都没睡着。床头放的是崭新的两拐警服和工作证书,他犹豫片刻还是穿戴整齐,推开门走出去。

  夜里的温度贼低,整个派出所都黑洞洞的,邵兵猛吸两口新鲜空气,蹲地上跑神儿。

  他有失眠的毛病,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心里总在想着某个人。

  那个早就死了的傻逼男人。

  去年从学校毕业之后,背着家族前往缅甸边境从军,直到前几天老爷子点头服软,他才从原始森林奔回来。

  没别的意思,邵兵就是想去刑警队,查出来八年前那件漏洞百出的的无头案真相。

  可惜老爷子够狠,直接把他的刑警录用通知给改成片儿警。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邵兵会亲手把当年的事情还原,然后去杀死那些该杀掉的人。

  既然做错事情,总得付出代价。

  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刮进来冷风,院子里的国旗完全抖开,在漆黑的夜色中迎风招展,只能看见个妖艳的轮廓。

  邵兵直勾勾盯着那国旗,双腿并拢抬头挺胸收腹,敬礼宣誓:

  “为了国家的昌盛,为了人民的安宁;华夏警察,与各种犯罪活动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为了神圣的使命,为了牺牲的战友;华夏警察,宁愿清贫永不贪赃,以我廉洁守护正义,从警一日清廉终生——”

  低沉的嗓音伴随着凛冽的风吼,很快破裂成碎碎念,转眼消散于无形。

  ☆%酷匠9%网唯:$一^?正0*版,,其他‘都是盗版:

  ……

  ……

  邵兵是第二天七点钟醒过来的,军队里的生活习惯还没戒掉,顺手把文橙给摇醒,然后去派出所斜对面的粥铺子买早点。

  昨天因为钻研案子,所以就没顾得上这些。

  新来的融入集体,会做人那是必须的,跑两步还真累不着。

  早上去会议室开例会的时候,梅芮看着正在打扫卫生的邵兵,还有桌子上排放整齐的皮蛋粥和包子,眼里面带着笑意:“小邵,别忙活那些,赶紧过来吃饭,等会儿要开碰头会。”

  这小子来头不小,能吃苦还没架子,梅芮是打心眼里喜欢。

  邵兵擦掉额头上的汗,咧咧嘴巴:“领导先吃,咱坚决跟着领导走。”

  梅芮就乐,知道这小子肯定早吃过,索性也就不再招呼他。

  八点钟,陆怀恩准时走进会议室,和昨天情况不同的是,会议桌四周都坐满了,打眼瞧过去,估计有十几个。

  邵兵跟文橙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都没人注意到他是新来的。

  “都说说昨天盘查到的情况吧,我接到消息,明天专案组就过来。”陆怀恩抿了口茶,气色比昨天好上不少。

  梅芮翻了翻白眼,还真把自个儿当根葱,指望这群混在市井里头的老油子们办命案,她倒是宁愿去相信邵兵。

  至少人家学历摆在那里,公安大学的高材生呢。

  整间会议室将近半分钟都没有接腔的,陆怀恩表情开始绷紧,然后就见坐在最前排中间位置的男人站了起来。

  男人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先是环视四周,之后对陆怀恩说道:“所长,梅所,我倒是发现些端倪。”

  “小庄有想法的话,就说出来让大家学习学习。”陆怀恩挥手准奏。

  庄严扶了扶眼镜,翻开自己面前的材料:“我推断的是,凶手应该是个男人,年纪不超过三十岁,家里很富裕,平时玩儿的比较脱条,估计也不是香山本地的,所以出事儿之后,才会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来掩盖罪证。”

  说完之后见所有人都在沉默,庄严眼睛里闪现出几分自得,只是被镜片掩饰得很好。

  “这家伙叫庄严,特能显摆。”文橙小声地说道。

  陆怀恩思索片刻,想要让庄严说说具体的思路,突然看见正在和文橙咬耳朵的邵兵,心头微动:“可能各位还不知道吧,昨天所里来了新人,还是公安大学的高材生,邵兵也站起来说两句。”

  这个时候,大家才算是把视线都锁定到邵兵身上。

  邵兵也不怯场,站起来严肃地说道:“庄严同志的分析很有道理,我觉得如果非常时期的话,活该拖出去毙掉。”

  说的很有道理,活该拖出去毙掉。

  骂人家早点去死不说,还拐弯抹角的讽刺奚落瞧不起,听完之后简直都没发火的脾气。

  丫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庄严本来还自我感觉良好,听完邵兵的话之后怒道:“你谁啊你,我没杀人没放火凭什么枪毙我,大家都在研究案子,不懂就不要胡搅蛮缠。”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不仅是智商,甚至还有人格。

  即使你嫉妒别人比你优秀,也用不着这么赤裸裸的啊。

  白痴。

  “嘿,你一大老爷们儿又不是什么姑娘家,心眼儿怎么就这么小呢,冷幽默你懂吗,智商偏低不是你的错,情商怎么也不行啊,啧啧。”

  邵兵脸上写着你真可怜四个大字,同时在庄严身上扫来扫去,就跟想要找到这种症状的原因似的,最后还煞有介事得出结论:“白痴。”

  “你……”

  庄严气的脸皮都在发抖,最后转身看向陆怀恩寻找火力支援:“所长,这就是你找来的公安大学高材生?”

  哗——

  会议室里的气氛因为两个人的唇枪舌战彻底陷入凝固状态,等到第一回合的交锋完毕,大家才反应过来。

  然后无数道视线都停留在邵兵的脸上,带着好奇与探究。

  新来的这小子,似乎挺拽的啊。

  陆怀恩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呆滞片刻,表情就跟活吃了苍蝇似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自从他坐上香山派出所的位置之后,还从来没有这么被无视过。

  “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不愿意开会的都赶紧滚蛋,老鼠屎就不想着坏掉煮好的汤。”指桑骂槐的发泄完,陆怀恩瞪着邵兵:“既然你觉得小庄的分析有问题,就谈谈自己的想法。”

  眼神通透的都能看得出来,陆所长准备力挺庄严,给新来的立规矩。

  谁让有些人平时最会溜须拍马呢。

  新来的战斗力破表,奈何独木难撑啊,不少老油子在心里扼腕叹息。

  “办案子需要讲究证据、缜密的思维推断和最基本的逻辑性,咱就来分析下庄严同志的案情总结报告。先不说他都是瞎猜的而且猜的都还是错的,估计、应该这些字儿都能叽歪出来,照你这样在座的各位都能猜,凭什么就你站起来猜啊,你长的比别人好看?别闹了,橙子完爆你十条街。”

  邵兵又看着庄严手里的资料:“你站起来半分钟时间不到,废话没两百个字儿,拿这些东西给谁看呢。没本事不是你的错,没本事还出来显摆,我都替你觉得不好意思。”

  这下庄严彻底学聪明了,连个屁都不敢再放。

  还有脸说什么啊,再说就不仅是没面子,估计里子都能被邵兵给拆出来。

  你说有些人怎么就这么讨人嫌呢?

  “小邵,挑重点的说。”

  旁边看好戏的梅芮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这小子手段够狠,不仅秒杀庄严,而且还连带着反击陆怀恩。

  或许所有人都以为刚才邵兵是针对庄严的,可邵兵又不是疯狗,逮着谁就咬谁,梅芮心里门儿清着呢,没看见特能端架子的陆所长都开始险些端不住。

  打脸的最高境界,就是打了别人脸,自己还不觉得手麻。

  再高点的,好几个人都觉得脸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