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黄金周啊,或许电视机前的您都会和旅游消遣,以及美食联系起来,可是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出现很多趁机钻空子的歹徒,当然同样还有大批的警察同志奋斗在工作岗位上。”

  早间新闻,穿着得体的女主持人对着大屏幕微微一笑,然后把直播间的画面拉动。

  很快就从寂静的直播间转到热闹的长街,其中还穿扯着主持人的讲解:“接下来咱们就来说说一件让人愤怒的事情。”

  吵闹的人流,好几个满眼通红的男人女人,卡擦闪烁的灯光,还有周围越来越多看热闹的群众,这种疯狂的场面带着掩不去的压抑。

  “简直是无法无天。”

  “他们手里拿着刀,他们绝对想要杀人!。”

  “我们要求警察们给个说法,不能对大众的安危负责人,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

  “我们要求维护自身的权益,我们要起诉。”

  站在最中间圈子里,被各色摄像头麦克风围起来的男女似乎也知道这些记者们所代表的意义,所以嘶吼的声音格外大,而且其中的那个女人显然不是装的,她看起来浑身都在颤抖,刚才被吓坏了。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那几位先生女士啊,是黄金周出来游玩的旅客,本来两家人高高兴兴的出来玩儿,没想到竟然遇见歹徒持刀抢劫。”

  画面拉回直播间,女主持人把具体情况徐徐道来:“不过万幸的是,好在没有闹出人命,事故现场发生在闹市区,几位机智的先生选择了妥协,交出自己的钱财,靠着周围来往的人群,才得以安全脱身。”

  “可是转过头来再想想,闹市区歹徒当众抢劫,这种行为还真是够猖狂的啊,希望这条新闻能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让问题得以尽快解决。”

  在天朝这个奇怪的国家,新闻联播很多时候都是会和政治挂钩的,除去最权威的央视不谈,即使是地方电视台,也同样存在诸多角力。

  女主持人最后那几句话大方得体,可是里面隐藏的深意,绝对会让那些“有关部门”的人坐如针毡。

  你看,并不是说有关部门统统都是神秘莫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肯露面出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这个全信息的网络时代,有可能是一条新闻,一条微博,都有可能让某个部长级高官落马。

  民间俗语,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虽然有些无稽,但很多时候恰恰就可以是现状。

  早间新闻播放完毕,会议室里诡异的有些沉默。

  陆怀恩照例坐在最上面的位置,然后下面是梅芮,紧接着是陆所长的爱将,一本正经端坐的庄严,邵兵和陈家豪挨着,自从上次后院那次被打断的谈话之后,他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至于文橙和邹辰,这两个小伙伴则是坐在会议室角落里,生怕别人看见似得。

  不过这个时候,相信很多人都希望陆所长看不见自己。

  无他,新闻里刚才的抢劫案件,虽然不太明确具体发生在哪里,但肯定是海电区的无疑,因为画面后面,就是高高的海电区政府大楼。

  这下那帮人想不出名就难。

  有些事情不是警察的过错,但只要出事儿,那必须就是警察失职,这也是为什么这年头警察的形象越来越不好的原因。

  而现在,香山派出所的警察也要面临这种痛苦的时候,在所有片警之中,抽选三分之二出去,便衣巡逻。

  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那幸运地三分之一。

  “每年的黄金周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绝对不蛰于上战场,希望大家能够打起精神,类似的事情最好不要发生。”

  让人奇怪的是,陆怀恩对于刚才的新闻没有发表任何观点或者说想法,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之后,终于不紧不慢的把压在杯子底下的A4纸抽出来,沿着桌子往前推了出去。

  梅芮挑了挑眉,伸出手把那张纸拿到手里,看了两眼之后,她笑着说道:“呦,陆所,怎么小庄这么能干的潜力股没在名单里啊。”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各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位所长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还是两位所长手下的爱将,庄严和邵兵。

  其实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不和,这是职场或者官场公认的定论,可是平时梅芮对谁都特别和气,而且这女人本来就擅长交际手段,基本上也总能处理好和陆怀恩之间的小摩擦。

  这种情况在邵兵这个真正的潜力股出现之后,就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因为陆怀恩不喜欢邵兵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可是与此同时,这两个月派出所破的几个大案子,都是邵兵牵头做主力,可最后好处都被陆所长得了,素来和邵兵走得近的梅所长,自然是心里泛酸。

  凭什么就高了半级,什么都不付出,拿好处拿到手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所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顶头上司被人挑衅,这时候通常情况下,还是要狗腿子顶上的,更何况敌人这次就是拿他开的刀。

  “就是因为我不是潜力股,才被陆所刷下来,做些后勤工作,顺带给各位看好后方大本营。”

  被人当众打脸,庄严并不显得慌乱,或许是因为经常在这方面交锋,他的脸皮已经锻炼的足够结实,他站起来先是自我贬低一番,然后苦笑着对自始至终都沉默的邵兵说道:“至于潜力股,我想邵警官才是两位所长的左膀右臂。”

  如果说之前梅所长的犀利直言让在座的大家惊讶的话,庄严说的这番话直接就让很多人侧目。

  这贱人什么时候还学会矫情起来了?

  邵兵本来正躺在座位上眯眼,这几天的破事儿层出不穷,前不久新街那帮杀手还没有明确的眉目,国庆节更是轮番守夜,昨晚上一整夜没睡好,本来想着能缓一会儿,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行啊。

  颇有些不耐的啧了一声,邵兵不顾众人微妙的视线,把那张陆怀恩分配好的名单拨到面前瞧两眼,很快就找到属于自己的任务。

  两人一组,搭档竟然出人意料的是陈家豪,巡逻地方不出意外在新街。

  “家豪哥,这次是咱俩一起。”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直接无视掉身边的庄严,邵兵咧开嘴对陈家豪笑道:“为人民服务刻不容缓,咱哥俩提前做准备吧。”

  这个黄金周过后,他就要彻底离开香山派出所,所以有些跳梁小丑,还是任由他自己蹦跶就成。

  否则恶心到自己,那多不划算。

  陈家豪愣神片刻,然后点点头,率先离开会议室,邵兵对梅芮笑笑,提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跟了出去。

  自始至终,陆怀恩都静静地坐在那里,对于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安静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等到邵兵和陈家豪走了,陆怀恩也跟着站起来,说道:“表格上任务已经分配好,大家注意看。”

  说完之后,陆所长拿着杯子离开,庄严跟在后面,不知道为什么,通常都是格外和谐的两个人,今天走在一起特别的异样。

  梅芮皱了皱眉,猜测不到陆怀恩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于是撇撇嘴,索性不再去管。

  想起向可信走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说起邵兵的情况,她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激动和庆幸,幸好这短暂两个月的相处时间,她和邵兵的关系处的不错,想来在等不久,回报就会慢慢砸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她会力挺邵兵的根本原因。

  ……

  ……

  彭——

  装满茶水的杯子被狠狠砸到墙上,虽然经历一个晨会的时间,里面的水早就不是滚烫,但是带着余温的水渍夹杂着碎掉的玻璃渣子打在身上,还是让庄严的皮肤一阵阵刺痛。

  看着坐在座位上,摔掉杯子之后仍旧怒气冲冲喘气的陆怀恩,庄严默默地在他对面坐下,摘掉眼镜漫不经心的擦拭掉镜片上的水滴。

  相比于之前在陆怀恩面前的小心谨慎,现在他的行为举止显然坦然不少。

  “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现在必须停下来。”喘了几口粗气,陆怀恩用自己发红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庄严:“我可不想陪着你们一起完蛋。”

  想起晨会时候梅芮的针锋相对,以及邵兵有意无意透漏出来的审视,陆怀恩就忍不住一阵胆战心惊。

  他是属于那种没办法升迁,只想安安稳稳坐在自己现在的位置,然后有个安稳的晚年,踏踏实实过自己日子的老实类型。

  可是这些天做的事情倘若败露出去,足够他把牢底坐穿!

  “陆所,您消消气,这些都不是我能决定的。”庄严对着自己的眼镜吹口气,然后挂到鼻子上,有些讽刺的说道:“与其在这里发脾气,不如去找您那位吹吹枕边风。”

  如果说所有人都在这几天里忙忙碌碌的话,庄严则是变化最大的那一个,因为好几次在李宁有事儿的时候挺身而出,上次在香山大饭店更是直接以身犯险救下自己的好弟弟,这让他彻底得到了姑父李栋梁的信任。

  所谓的信任,就是承认地位,然后把对方拉进自己所在的圈子。

  刚开始得知真相的时候,他就和现在的陆怀恩一样惶恐不安,可是很快,金钱和利益让他迅速稳住跟脚,并且为自己的未来仔细规划打算。

  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天送李宁进医院之后,他都没有出现在香山派出所的原因,而他这次来,则是带着一个重要的任务。

  这是个庄严宁愿一份好处都不拿,就想努力出色完成的任务。

  听到庄严的话,陆怀恩愤怒的表情竟然浮现出几分微红的赧然,然后他心里的火气消失了几分,皱眉道:“名单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好了,黄金周的安保工作不能有问题,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庄严笑了:“放心吧陆所,这次之后,您就会彻底解脱的。”

  陆怀恩有些落寞,解脱?希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