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二十年前燕京公认的第一美人是夫人的话,现如今这个恶俗但却让整个燕京女人羡慕嫉妒,让整个燕京男人垂涎欲滴的称号,属于周墨瓷。

  是的,这个母亲是小三,最后几经波折被周家承认,勉强算是周羡仙的妹妹,比邵兵大两个月的女人,不仅有美貌,而且智慧同样在圈子里被津津乐道,女神这个词汇,大概就是为这个女人量身定做的。

  有些人需要为生计奔波,可是有些人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

  人总是不认命,但偏偏本身就被命运安排着。

  周家老宅,夫人的小院子里,两个同样有着倾城之姿的女人面对面进餐。

  夕阳的余晖泄进来,带着轻柔的微风,和外面喧闹的世界相比,多了难得的静谧,适合养性修身。

  有时候岁月不仅能够使人衰老,也能让原本青涩的面容进化到完美,并且越来越醇厚,夫人就属于这种,而坐在她对面的女孩儿,则是另一种无限风情。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这可能是古代那些风流诗人对女人最高的评价,可放到她身上,却是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或者不和谐。

  她的额头很窄很白,或许是因为里面骨质清隽的原因,整体的脸盘立刻就显得明媚有神起来,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清澈亮丽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洁白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她笑起来的样子最为动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

  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可能是刚洗完澡,她乌黑色的头发还带着湿气,颇为随意的用发夹完全卡在脑后盘起来,散发着淡淡的清幽香味。

  按照华夏传统男人的审美观,美丽的女人都需要经得住旗袍的考验,眼前这个女神般的女人,穿着旗袍的感觉完全可以给出四个字儿的评价:浑若天成。

  纯白色打底,金丝线牡丹图案的旗袍就像是原本就应该穿到她身上,从脖颈到腰身,然后是略作开叉的小腿,除却前胸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的峰峦,其实也算不上曲线妖娆,可有种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的微妙。

  女人是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这句话果然不假,而且值得怀疑的是,上帝肯定是个审美观不错的男人。

  坐在夫人对面,她眼睛直视夫人的眸子,毫不显得怯弱或者被压制,这就是气场,怕是也只有类似周家这种家族,才能养出这种底蕴雍容的大家闺秀。

  “他小的时候其实也特别能哭,每次哭起来声音很响亮,能把全家都唬住。”夫人眸子里带着追忆,追忆当年相夫教子其乐融融的画面,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抬起头,不出意外地发现对面的女孩子早就心不在焉。

  微微轻咳一声,夫人戏谑道:“墨瓷,在想些什么呢?”

  “还能想什么,女人除了想男人,也没什么好想的。”被夫人的话拉回来,周墨瓷倒也不害羞,大大方方承认:“我男人现在正在外面和人交战,可我却帮不上什么忙,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件遗憾的事情。”

  她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和甜蜜,尤其是提到某个人的时候,更是散发出动人的光彩,这种光彩太过于耀眼,也太过于刺眼,让对面的夫人不自觉的略微偏移视线。

  和外面盛传的端庄贤淑不同,真实的周墨瓷,够果敢够女王,也够女人味儿。

  “你男人?”夫人似乎对于这个称呼比较感兴趣,饶有兴趣的挑眉询问。

  周墨瓷修长的手指捏着勺子,轻轻的在米粥里面搅拌,语气有些怪异:“我没记错的话,夫人前不久才答应我和凯旋定亲,如果年纪大了记忆不好,以后我可以每天让人过来提一提。”

  这些话说的很直白,类似于泼妇骂街掐架的市井浑话,对长辈来说可谓是大逆不道,但无论是周墨瓷或者夫人,都很坦然。

  夫人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愈发柔和:“我答应你们定亲,也可以随时否定。”

  对于这点,她有母庸置疑的自信,或者说自负,单看邵老爷子给邵兵准备婚事,还要过来商量合计,就能发现里面的端倪。

  “我信。”

  周墨瓷点点头,直视夫人的视线:“可是我也信,无论你现在是邵家的媳妇儿,还是周家的媳妇,到最后,我肯定是铁打的,邵家媳妇儿,邵凯旋的女人。”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周墨瓷的这一刀,直接捅出了血。

  夫人脸上的笑意逐渐凝固。

  似乎没有察觉到夫人的异样,周墨瓷认真的问道:“你信么?”

  夫人摇头:“我不信。”

  周墨瓷站起来,抬手扯掉头上的发夹,湿漉漉的头发恍若瀑布倾泻,眯起眼睛笑:“可我信。”

  她的个子很高挑,单纯身高已经有一米七,所以即使是穿着家居平底棉拖,同样很有优势,因为起来的有些急,被包裹起来的胸部轻轻晃动。

  夫人神色平静,对此未置可否。

  话不投机半句多,讲到这里,似乎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周墨瓷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只剩下夫人独自坐在院子里,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原本静谧的院子里,突然间传出来清脆的碗筷破裂声,很快就被微风碾碎,消逝在越来越黑的夜色里。

  ……

  ……

  有时候说的越多,就越容易露出马脚,而且不如直接出手来的刺激,所以邵兵特别实在的选择,直接开打。

  你觉得你牛逼,我觉得我更牛逼,那就打一架,用实践来证明。

  暴力,本来就是男人之间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种方法完全可以追朔到五千多年前,人类还是虫子的时期。

  邵兵的速度很快,然而比他更快的是被他甩出去的椅子。

  带着呼呼的风声疾驰过去,正对着周羡仙的脸,眼看着就要撞上,胆小的人甚至已经闭上眼睛,忐忑而兴奋的等待着流血事件的发生,再然后整个京城为之震动。

  很可惜,剧本不是这样的。

  就在邵兵动手的瞬间,跟在周羡仙身后的两个穿西装的保镖同时左右冲出来。

  这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配合很默契那种,无论是奔跑或者出力,都照顾到彼此的行动轨迹,更有意思的是,两人身高一高一矮,刚好可以达成互补。

  高个子男人抢险挡在周羡仙前面,高踢腿用自己穿黑色皮鞋的脚把飞来的椅子踹飞,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矮个子钻进高个子胯下,快速调整好状态,身子勾上高个子的腰身。

  高个子双脚落地,手托着矮个子的身体,两个人同时跳起来在半空中同时出力旋转,这时候高个子男人猛然松手,矮个子就像是炮弹一样,对着邵兵砸下。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停滞,看他们的招式,没有相对应的门派,倒更像是杂技团里面的杂技表演,梦幻还带着美感。

  最1%新cQ章节e上8酷id匠=网☆

  邵兵不屑的冷笑,看着像之前椅子那样,对着自己冲过来的矮个子,他迅速吸收学习对方的应敌方式,双腿猛然间收力停顿,然后单抬腿朝着矮子斜抽过去。

  彭——

  这一腿实打实的抽中,那个刚才还蹦跶的很厉害的矮子当场被砸到地板上,邵兵眼睛里闪烁着残暴的嗜血冲动,抬起腿准备再补上两脚。

  可是紧接着前面已经传来破风声,把矮子甩出去的高个子男人已经落地,并且迅速来救场,邵兵分身无术,无奈只能稳定心神,双脚微微撇开抓紧地面,伸出拳头和对面递过来的拳头撞上。

  彭——

  剧烈的冲击让高个子男人仅仅支撑半秒钟,就踉跄着腿了好几步,连远处躺在地上的矮个子都来不及救,掩护在周羡仙前面,警惕的看着邵兵。

  邵兵也因为拳头上传来的力道后退半步,故作轻松的甩掉手心的刺痛,鄙夷的对周羡仙说道:“是爷们儿就出来打一架,别墨迹。”

  他之所以会出此下策,而且还不惜搭上邵逸修的脸,为的就是把周羡仙给揍一顿,因为之前在香山新街死胡同里面,那个杀手的话已经触到他的底线。

  既然不爽,那就要发泄。

  众目睽睽之下,周羡仙并没有和预料那样特别汉子的站出来,然后说来吧大家都长着卵子谁怕谁,打就打。

  装逼是要有代价的,很不幸周羡仙并不会功夫,所以无论邵兵说得天花乱坠,他都不可能站出来。

  明知道打不过还要打那不是有血性,那是傻逼。

  周羡仙的沉默,让现场出现些许的骚动。

  邵兵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周家的男人果然都他妈是软蛋,就嘴上功夫好,今天我把话撂在这,老子要跟周羡仙死磕上,谁敢掺合进来,我他妈就跟谁没完。”

  了解邵凯旋的人,都不会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他就是个疯子,向来说道做到。

  已经稍微退出些距离,看见两位公子哥似乎要停手,准备站出来喊停的宋长生脚步顿住,若有所思的看着一脸痞相的邵兵。

  他决定不出面,纯围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