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台上的气氛因为莫闲的拒绝而彻底凝固,在这种情况下敢于挺身站起来,只要不被邵家叔侄俩玩死,撑到最后自然就属于功臣。

  很显然,莫闲还是把小命压到周羡仙这边,毕竟他是周羡仙的心腹。

  背叛,某种程度上本来就是自取灭亡。

  所以在场的围观者们虽然表面上鄙夷莫闲不知好歹,冥顽不化,但其实心里也是很佩服他的,能够顶得住邵凯旋的威压,这可不仅仅是有勇气就可以。

  还有就是不得不赞叹下周羡仙的御下手段,果然不愧周相公美名。

  “很好,是不是老子这两年不在圈子里混,随便找个小鱼小虾都能欺负到老子头上。”对于莫闲的拒绝,邵兵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他眯起眼睛扫视四周,然后从邵逸修兜里面掏出手机。

  虽然被溅上不少的汤汁,可手机质量不错还可以用,他翻开电话记录,思索着该请谁过来,才能把这件事情彻底闹大。

  这次目的本来就在周羡仙,所以也用不着和莫闲这些人瞎磨叽,如果把这群人也打到七零八散,那吃相就未免有些难堪,而且还自掉身价。

  邵兵的动作让莫闲的心提起来,他已经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通知给周羡仙,就是不知道周大少能在什么时候赶到。

  如果来得太晚的话,那时候就没办法起到什么作用。

  邵逸修的手机电话薄里面的名字都是奇葩,有个特地开辟出来的专栏,里面几乎都是叠字名,类似于倩倩红红雪雪之流,不用脑子想就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看了几眼就忽略掉,邵兵继续往下翻,在标注着宋长生的名片上停留。

  现任燕京市总局局长宋长生。

  虽然知道自己这个电话拨过去,今天晚上的事情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可是事到临头,他又开始犹豫。

  邵兵不是个做事情左右摇摆不定的人,从小他就很有主见,这次犹豫,多半还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份。

  他是个警察,职责是为人民服务,可他即将要做的,就是用自己手中的权利,来亵渎那个傻逼老爸心中,最神圣的职业。

  “麻痹的,老子从头到尾哪里像个警察,真他娘矫情。”

  酷p匠T)网r%唯Y一M'正…版Wt,3《其73他、w都是,x盗版a#

  最终还是邪恶战胜了正义,邵兵在心里骂了几句,正准备把电话拨过去,可在同一时间,手里的手机响了。

  滴滴滴——

  清脆的手机铃声勾起在场所有人的心,邵兵在心里也有些错愕,不知道这时候到底是谁打来电话,难不成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哪个老家伙耳朵里?

  他随意的瞟了两眼,眸子里闪现出几分讶异。

  打电话的人,正是宋长生。

  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在按下免提键,接着燕京警察总局局长,宋长生的声音清晰地在站台上响起:“邵老弟不够意思,说好的在象牙海岸定位置,我都已经来了,怎么没看见人?”

  竟然就在这里,看来这是小叔早就策划好的啊。

  邵兵心中了然,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欣喜,快速说道:“请问是宋局长吧,我是邵逸修的侄子邵凯旋,很抱歉他现在不能接您的电话,这里可能出了点状况。”

  至于是什么状况,都不能亲自接电话,还能是什么状况。

  “究竟是真么回事?”果然,片刻的停顿之后,电话那边宋长生的声音严肃起来:“凯旋,说出你现在的位置,我就在象牙海岸附近,马上赶过去。”

  “礁石站台。”

  “好。”

  ……

  ……

  象牙海岸整体分为两部分,最出名的自然是礁石站台,但也包括前面的酒店,它本身就是个旅游度假的地方。

  此时在距离象牙酒店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停着一辆银色的布加迪威龙商务车,如果有眼睛毒的人就能发现,这款最新限量版,市价四千七百万的豪华车,正是周相公周羡仙的座驾。

  “是不是觉得很为难?其实不用这样,很多人每天都会遇见烦心事儿,比如我,现在就在面对着。夫人昨天告诉我,说人活着总是需要追求点什么东西。”

  布加迪威龙里面,周羡仙穿着洁白色的西装,手里的白色手绢放在鼻尖轻咳两声,笑道:“但我觉得她话里的意思还没说完,比如想要追求什么东西,同时也要放弃某些相应的东西作为交换,宋局长觉得呢?”

  刚刚挂掉电话,正准备把手机塞进兜里的宋长生动作微顿,然后附和着点头:“夫人说的话,肯定是对的。”

  今年已经四十七岁的宋长生并不显老,他的五官很周正而且偏冷酷,有种被岁月浸染出来的迷人味道。

  因为没有上班,他穿的是黑色的修身西装,头发被发蜡均匀涂抹梳在脑后,忽略掉他的坐姿以及其他的小细节,估计不会有人把它当做警察局长,而是看做商场的业务精英。

  不像陈家豪那种天然的冷酷,宋长生的冷酷多半是身居高位养出来的,而能混到警察局长的位置,不论他是不是真有那个能力,但绝不能否认他的精明。

  这点从刚才那句模棱两可的回答就能看出端倪。

  “是啊,夫人一介女流,能从这么多男人里面杀出来,自然是有她的道理。”在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周羡仙嫌恶地把刚刚咳过的手绢扔进车里的垃圾桶,换一条新的攥在手里:“现在呢,宋局长不去看看里面上演的精彩好戏?”

  如果说邵逸修是有洁癖的话,那么周羡仙就是属于那种洁癖从头到脚,就连身上落片灰都能皮肤过敏,瘙痒半天的奇葩。

  事实证明,他才是真的洁癖,邵逸修纯属心理上的毛病。

  “周少请。”

  宋长生点点头,率先打开车门走下去,然后周羡仙也跟着走下来,两个人结伴而行,后面一高一矮两位周家的保镖,不远不近跟着。

  如果说宋长生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在场所有人感觉到错愕的话,当看到宋长生和周羡仙同行到来这种神转折,险些没踩碎一地的眼珠子。

  邵兵也因为看到周羡仙而愣神片刻,没想到这贱人竟然反应这么迅速,看来他离开这两年,周大少的羽翼已经逐渐开始丰满。

  “这究竟是真么回事?”周羡仙似乎不知道刚才发生的状况,颇有些吃惊的看着乱七八糟的站台,转身问脸上还带着淤青,身上脏兮兮犹如丧家犬的莫闲。

  有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必须要学会。

  莫闲没说话,用眼神朝着邵兵的方向瞄两眼。

  在周羡仙和宋长生来之前,已经有象牙酒店的常驻私人医生过来,可是当他们想要接近邵逸修的时候,统统被邵兵拦下。

  现在的情况是,病人趴在桌子上昏迷不醒,病人的侄子就像是发射炮,站在旁边虎视眈眈,医生气的跳脚可愣是没辙,外面还有几十个围观打酱油的。

  别说还真够有意思。

  周羡仙沿着莫闲的视线看过去,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凯旋,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在香山派出所上班么?”

  这话也真够毒的,直接揭人揭短,虽然邵家老三因为想要做警察,和家里人翻脸的事情,当初燕京圈子里都知道,可知道归知道,但当众提起来就是打脸。

  毕竟在自诩贵族人的眼里,小片警这种东西,直接代表着下贱和软弱。

  倒是后面的宋长生诧异的瞧了瞧邵兵,前些日子邵逸修管他要了个派出所的介绍信,没想到就是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别他妈叫得这么亲热,老子和你很熟?”

  虽然还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周羡仙会和宋长生一起过来,可这并不能妨碍他借此机会发难:“周羡仙,要点逼脸可以么,看我不爽直接冲我来,光明正大的来,对我小叔下黑手算是怎么回事儿?”

  话说的情深意切,不知道的都以为他多委屈呢,可仔细想想就能琢磨出来味道,邵逸修是谁,不仅自身是邵家二代中最受宠的幺儿,还是一家上百亿公司的总裁,谁没事会找他麻烦,除非周羡仙脑子坏掉。

  更何况今天邵兵和邵逸修叔侄俩的脸面,里子面子全败光,还不知道邵逸修醒来会怎么着呢。

  周羡仙显得很有耐心,听闻邵逸修出事儿,换上一副焦急的神态:“修叔怎么了,邵凯旋,现在修叔出了问题,是爷们儿你就让开,咱们的事情以后在解决。”

  不愧是大家族里的继承人,每句话都潜藏着深意,宋长生正准备出来调和,可这时候,邵兵却做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

  “解决你……姥姥。”

  脱口而出的三字经卡在喉咙,邵兵才回过味儿来这句话说出去,肯定要成为整个燕京的笑柄,快速换词儿:“你们周家没几个好东西,不就是惦记着我们手里的东西,还巴不得老子早点死么,草,邵爷今天就告诉你,谁牛逼,谁就是规矩。”

  说完之后,邵兵随手拎起离自己最近的椅子砸向周羡仙,自己则是随后睚眦欲裂的冒着火气冲上去。

  闹吧闹吧,三两年没回来,今天晚上燕京谁他妈都别想安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