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酒店这种地方查案子的话很麻烦,更不要说燕京大神云集,小片警丢进来,人家都根本懒得鸟你。

  昨天下午文橙和庄严也都出去各自打听过,但最后都没得到任何消息。

  邵兵没回来,他们开的是标准房,当然五星级别的房间,即使是标准房,一晚上也要上千,根本就不是什么屌丝能享受起的。

  早上起来之后,文橙下去带了早餐,和庄严两个人坐在客厅商量对策。

  “整个国际酒店三十三层,将近上千房间,而且还不算卫生间之类的,这究竟该怎么找?”文橙坐在沙发上,苦恼的揉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对庄严撇撇嘴:“你不是说你认识这里的经理么,怎么没起半点作用?”

  没事的时候出来装逼,有事就掉链子,这种人闭着眼睛看就觉得讨厌。

  庄严默不作声的喝粥,听文橙说完之后,不咸不淡的说道:“我朋友是经理又不是总经理,没什么权利的,嫌不靠谱的话,去找你那个靠谱的邵哥啊。”

  其实他是不愿意和文橙这种小屁孩儿斗嘴,可昨天在邵兵那里太憋屈,再加上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陪着,不管说什么,只要是说话,就算解闷。

  和邵兵比起来,庄严不够档次,但和文橙比起来,自然坚挺。

  文橙这些天跟着邵兵越来越强势,也越来越能得瑟,现在冷不丁的被庄严呛声,怒道:“别忘了你现在住的地方都是邵哥找的,还有啊,这件案子你从头到尾都没接触,如果不是陆所,你以为你能过来?”

  归根结底,他看庄严不顺眼的地方,还是因为陈家豪的原因。

  “真可笑,你这种走出社会,思想还呆在象牙塔里的温室花朵,你懂什么叫做生存吗?这社会就是这样,你不踩死我,就是我踩死你。”庄严嘲讽的放下碗筷,用纸巾擦拭嘴角:“自己没本事,就别抱怨别人抢你的东西。”

  生活中从来都不缺少自己不要脸,还能说出来大通道理,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贱人,虽然这贱人说的是真的。

  文橙气的脸皮都在发抖,可想了好长时间,却是想不出话来反驳。

  他突然间发现,邵兵才属于真正的猛士,无论面对各种突发状况,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掉,并且反败为胜,其余人比如他想要模仿的话,很难。

  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练出来。

  “那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分头行动,看谁能率先找出来嫌疑犯。”既然要锻炼,那自然就要懂得放狠话,文橙恶狠狠地对着庄严宣誓完毕,特别帅气的抱着自己的笔记本拉开门——

  “哎呦。”

  正准备再接再厉,用力把门关上的文橙突然间发现门口还蹲着一个人,可是却因为走得太急,差点没摔倒地上,扑腾好几下才算站稳。

  庄严鄙夷的撇撇嘴。

  “你谁啊,堵人门口有意思么,等着被踹啊。”文橙恼羞成怒的看向地上那个不明生物,然后突然间就恍若雷劈,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平白无故挨了两脚,还被一通臭骂的李春生抱着头,无辜的抬起头,不是说自首就不打人么,果然警察都他妈是骗子。

  天上掉馅饼大概能形容此刻文橙的心情。

  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有结果,虽然派出所里的人都看着挺正常的,可实际上背地里大家都很焦急,甚至邵兵都有些暴躁,他也是卯足劲想要抓住犯罪分子,可当真正的犯罪分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又有些不真实。

  简直踏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认识你,你是那个卢国柱对不对?太好了我终于抓到你了。”文成激动的语文伦次,把自己的笔记本放地上,一手抓住李春生怕他跑了,然后另一只手指着庄严,得意洋洋说道:“怎么样,现在服气了吧,能抓住嫌疑犯,那就是我的本事。”

  能把事实扭曲成这样,这种不要脸的程度足以说明,他这些天和邵兵混得还不错,虽然战斗力还不足,但脸皮厚度已经足够。

  庄严抽了抽嘴角,最终只好说道:“他似乎叫做李春生。”

  这种极品,真的能做警察么?

  文橙难得的变得强势起来:“不管他叫什么,总之他是嫌疑犯,是我抓的。”

  于是庄严干脆不再说话。

  “那个,两位谁是邵警官。”李春生在心里想这俩男的怎么跟傻逼似得,如果不是文橙脱口而出的嫌疑犯,他都以为自己找错人,这时候忍不住插话:“我是来自首的,找邵警官自首。”

  P酷匠网永x久免√费G看…小说

  “原来是邵哥啊,我说为什么嫌疑犯会主动送上门呢。”

  了解到其中的缘由,文橙咧开嘴笑:“邵警官现在不在,有事儿你就和我说吧,我是他最亲密的战友,都一样的。你先说说你的作案动机,或者为什么选择来自首,嗯,顺便交代下同伙在哪里。”

  李春生摇头:“我有几个条件,不然我不会自首的。”

  小样儿,没忽悠住。

  听见还有条件,文橙笑嘻嘻的脸色顺间转冷,不咸不淡的瞥了几眼李春生,捡起自己的笔记本回房间:“进来吧,咱们仔细谈谈。”

  ……

  ……

  浅浅的余晖在海水尽头即将消失的残阳里尽情倾洒,裹着咸湿的甜腥味儿拂面吹来,凉爽而惬意。

  瞭望远方,有汽笛沉闷呜咽,雪白色的游轮翻腾起无数浪花疾驰,很快就消失不见踪迹。从空中俯瞰,整座象牙海岸都被浸染上金灿灿的光,正在进食的白鸽拍打着翅膀高飞,围绕着喷涌的泉水小幅度滑翔。

  陡峭礁石之间,用木板搭起来的天然站台一直延伸到海水深处,蹬掉鞋子坐下来,完全可以意淫整汪大海,都属于自己的洗脚盆。

  站台上,三三两两的贵族男女依偎在一起,或闲聊或进餐。

  没错,这里是象牙海岸,经常被苦难上班族们调侃,出现意外事故倒塌掉,大半个燕京都会地震的,顶级权贵子弟集中营。

  “介意我坐下来吗?”

  女人软软蠕蠕的声音传过来,邵逸修放下手里的刀叉抬起头,狭长的双眼下意识的眯起来,然后温和的笑道:“当然不会。”

  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内,第五个过来搭讪的女人,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习惯。

  耳边舒适的音乐轻轻嘶磨,邵逸修整个身子都靠在椅背,头发被带着咸湿的海风吹得有些凌乱,显得慵懒随意。

  他的五官属于那种精致耐看的类型,两道淡色的眉毛泛起柔色涟漪,好像整张脸无时无刻不带着笑,尤其是眼睛,黑色的部分晕出面积过多,整个人都显得熠熠生辉起来。即使是带着金丝边眼镜,也完全遮不住里面的风采。

  银灰色的礼服,裁剪很合身,松垮的领带以及露出来的白皙锁骨,却又不会给人不修边幅的印象,反而觉得清爽,或者说亲和。

  优雅、贵气、男人味儿,这是在场所有女人给的评价。

  没有被拒绝的女人显然有些自得,黑亮的眸子随意的扫过四周,接着露出勾人摄魄的笑意,举起高脚杯:“不常来吗,以前没在这里碰见过你。”

  “第一次来,有个家伙让我在这里等他。”邵逸修抬手和女人碰杯,清脆的碰撞声格外悦耳。

  看来是有戏。

  女人心中微喜,脸上的笑意更浓:“以后可以常过来坐坐,结交新朋友。”

  邵逸修有些讶异,然后重新审视眼前的女人,很漂亮。

  脸盘类似于华夏传统女人的鹅蛋小巧,胸前两团白腻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的确是个勾人的尤物,掩饰得很好,可他还是捕捉到对方眼睛里,稍纵即逝的绿光。

  那是赤裸裸的,欲望外泄症状。

  “虽然拒绝一位漂亮女士的邀请很不礼貌,但我还是要遗憾地表示——”看着女人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邵逸修戏谑的耸了耸肩膀:“我不喜欢女人很多年。”

  女人愣神。

  据说近年来女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因为不仅要防着丈夫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还需要防着其他漂亮男人。

  “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真爱。”

  留下一句安慰或者同情的祝福,女人扭着水蛇般的细腰轻飘飘离去,漫漫长夜,她需要找个强壮英俊的男人共同度过,而不是陪一个基佬着这里玩儿柏拉图闲聊。

  即使这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基佬。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对男人感兴趣?”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来,邵兵饶有兴趣的自家小叔:“虽然很惊讶,但我想说,作为侄子我肯定尊重你的决定。”

  他其实也是刚刚过来,没想到竟然碰见一出不错的好戏。

  邵逸修似笑非笑的瞥了邵兵一眼,没说话,反而是细细打量他今天的装扮。

  很随意的休闲服,连最基本的装饰都没有,但整个人看着格外的硬朗帅气,无论身材或者脸蛋皮肤都无可挑剔,果然基因好就是本钱。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对小叔说话要放尊重点,要知道为了你,我可是拒绝了五个漂亮姑娘的邀请。”邵逸修摇了摇手里的红酒,挑眉询问:“穿得这么随意,等会大展神威,岂不是没有勾引美女的加分资本?“

  邵兵嗤笑:“美女不用勾引,自己就会扑上来。”

  这里是象牙海岸,也是周羡仙的大本营,他今天过来,就是来找麻烦的,不管是把这里烧了还是砸了,等会儿完全看心情,穿的再好看,顶个屁用。

  被人欺负,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