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未来的征程,在星辰大海

  看着邵兵和夫人在阳台上聊天,周霖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然后转身离开,把来之不易的时间交给这对多灾多难的母子。

  现在夫人是整个燕京最有权势的女人,有时候看似强势,但既然有儿有女,那终究也是希望儿女在膝下承欢,其乐融融。

  再比如说邵兵,虽然嘴上尽可能的不喜欢夫人,可实际上血浓于水,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只是都藏在心底最深处罢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在面对夫人的邀请,他根本就会直接拒绝,依他邵家三公子的身份,还真没人敢在明面上对他怎样。

  红色豪门里面本就恩怨颇多,罪恶丑陋的事情层出不穷,欲望和鲜血被无数倍放大,想要干干净净成长,根本就没可能。

  地位和金钱,人来到这世界上,不就是指望自己能活的好点么。

  国际酒店的最顶层的四间总统套房,夫人过来之后直接包了三套,一套自己住,另一套是邵兵的,还有一套住了五个特别的客人。

  他们其中有两个是昨天晚上从香山赶过来的,还有三个,今天早上的时候还在羊城,可是几个小时后,却来到燕京。

  五星级酒店,总统级套房,比他们之前呆的,臭烘烘的旅社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可事实的情况确实,五个人现在都很焦躁,以及深深地不安和恐惧。

  “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咱不就是套了点钱,被逮住也不至于挨枪子。”烟雾缭绕的豪华客厅里,李春生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然后眯起眼睛享受的砸吧嘴:“小熊猫,妈的,老子这辈子都没这么爽过。”

  躺在沙发上的卢国柱不屑的说道:“瞧你那点德行,咱现在要钱没钱,也不怕贼惦记,顶多几条烂命,还能怎么地?”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途末路刀尖口上混饭吃,比的就是谁不要命。

  这哥俩今年才从号子里放出来,因为家里穷没钱娶媳妇,祸害了几个未成年的女童,好几年与世隔绝,再出来早就物是人非,正好和一起出来的另外两个大哥混。

  捞现钱,先潇洒完再说,至于以后的日子,谁在乎呢。

  “都他妈的闭嘴,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正和怀里女人暧昧的张虎不耐烦的吼出声,见卢国柱和李春生都不再说话,这才看向旁边的一个瘦高个,戴眼镜的男人:“毛子,你出个主意。”

  这个诈骗团伙,张虎凶神恶煞所以做的是头儿,卢国柱李春生算是俩小弟,躺在张虎怀里的女人是他情人,也是那天和陆海通电话时候的客服,然后剩下的就是团队的二把手,俗称狗头军师的毛雨生。

  毛雨生脸色平静,眼神阴蛰的扫过其余几人,说道:“现在只能等。”

  被人在暗中控制,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对方得真面目,更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这种滋味不得不说真的很折磨人,而且格外憋屈。

  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既然那些人没有选择杀死他们,那么就代表着还是有商量的。

  所以说现在只能等,等对方提条件,然后无条件答应。

  “操。”

  张虎憋屈的在怀里的女人胸部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女人立刻吃疼的呻吟出声。

  “几位,你们准备怎么和我谈?”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的大门已经被打开,周霖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饶有兴趣的看着互相争执的五个人。

  在周家邵家呆了几十年,他都快忘记,这世界上还有一群为生计奔波,甚至愿意付出生命的暴徒。

  猛然间出现的声音让屋子里的五个人都惊疑不定的站起来,张虎警惕的打量着周霖,闷声问道:“是你抓我们来的?”

  虽然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可对方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他心惊肉跳,更别说他都没感觉到,这老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虽然不会功夫,但也曾混过半个江湖,张虎还算是有些见识,也曾经见过高手之间的打斗,更知道有些人招惹不得。

  周霖笑着摆摆手:“别紧张,我就是想让你们帮忙办件事儿。”

  “您说。”站出来的是毛雨生。

  有些诧异的看了两眼这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从头到尾都格外冷静的年轻男人,周霖说道:“很简单,去自首,最好是去找香山派出所,邵警官。”

  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顿时让屋子里的几人都觉得蛋疼。

  费尽力气把人从羊城抓过来,五星级酒店伺候着,到头来最终的目的仅仅就是为了让他们自首?

  周霖面带微笑,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站在他的位置上,在一家酒店开个房,抓几个小毛贼真的不算什么,而且还是为了让三少爷来燕京,临时起意随手弄的。

  高度不同,看到的风景,天差地远。

  张虎还想在说什么,可是却被毛雨生眼神阻止,痛快的答应:“没问题。”

  ……

  ……

  故事终究是故事,讲完后还需要面对现实。

  对于夫人给自己讲的故事的评价,邵兵笑了笑,并没有做出回应。天台上风很大,他微眯起眼睛,看着更远处的橘色黄昏愣神。

  “这八年来,我们总共见过十三次,我听你讲了十三次故事。”夫人颇有些感慨的说道:“凯旋,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活着的人,总归是要有新的生活。”

  有时候死也是一种幸福,把爱恨情仇留给活的人去纠结。

  邵兵低低的笑出声:“季海棠,有没有人觉得你很无情?”

  夫人毫不在意的伸了个懒腰:“婊子无情,你已经无数次说过,我是个婊子。”

  作为一个女人,还是游走在邵家和周家两个巨无霸家族的单薄女人,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她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所以类似于被自己亲生儿子骂做婊子这种事情,她尽可能的表示不在意。

  “是啊,你就是个婊子,所以我当年就告诉过你,以后只要遇见你,就会给你讲一遍故事,关于婊子的故事。”邵兵表情怪异,像是在笑可又怎么都笑不出来,比哭还难看:“可你他妈为什么还总是要见我呢?”

  夫人眨眨眼:“因为我不是他妈是你妈。”

  此话一出,天台上瞬间变得沉默,邵兵整张脸都陷入软椅里,看不清楚表情。

  自知失言的夫人在心里轻叹,然后转移话题:“听说你最近遇见些麻烦,我不放心,再加上好久没见你,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这是关怀,更是母亲对儿子卑微的溺爱,此时此刻她不是夫人,就是个母亲。

  赤裸裸的。

  邵兵讽刺的笑道:“只要管好你的那个宝贝儿子,其余事情都属多余。”

  周羡仙,或许是他们周家和邵家不对盘,而且彼此的父亲为了同一个女人打得头破血流,两个人虽然同母异父算是兄弟,可仍旧是明里暗里较劲。

  兄弟反目成仇这种狗血的戏码,在邵兵和周羡仙身上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前些天邵老爷子去我那里,提起你的婚事,我想着你年纪也差不多到结婚的时候,和墨瓷也算是情投意合,于是就自作主张,定了下来。”

  很明智的并没有接话,夫人再次转移话题:“墨瓷是女孩子,你既然来燕京,就抽时间去瞧瞧,她这几年也不容易。”

  “母女情深啊,好感动。”

  邵兵站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夫人说道:“当年你跑回去周家,我被整个燕京的人背地里戳脊梁骨,被骂成杂种,现在又让我去和关系理不清的周墨瓷结婚,你说,这次我会不会被骂成禽兽?”

  夫人就笑,笑容里隐藏着无限的自信:“当然会说,可是,那又如何呢?”

  是啊,你又不是人民币,凭什么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即使是燕京所有人都在心里骂娘,可老邵家还是老邵家,谁能动?谁敢动?

  这就是资本。

  “凯旋,我知道你想给逸臣报仇,可你要知道你的对手有多恐怖,匹夫之勇根本就是自取灭亡。你去缅甸当兵,我没发表意见,你去香山派出所做警察,我也没阻止,但你要清楚,很多事情都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夫人看着邵兵,眸子在某个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周身散发着强悍的气场:“不要在继续逃避,看看邵楚歌是怎么做的,再不努力,邵家就会变成别人的邵家,到时候你别说报仇,还得时刻提防着家里人给你捅刀子。”

  最后她总结道:“你未来的征程,必须是星辰大海。”

  这些话可谓是肺腑之言,但却又不失刚硬霸气,不得不赞叹,作为一个女人,夫人这些年的使出来的手段。

  邵兵倒是没有太过于激动,不咸不淡的耸耸肩:“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管好自己就行。”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该聊的已经聊完,那就各回各家。

  夫人看着邵兵离去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忍不住扩散开来。

  u最新7章:Y节_上☆√酷匠?g网M#

  刚才的谈话,算是这么多年来,她们母子两个谈得最舒适的一次,虽然最根本的原因,或许还是因为她找的让媳妇,对了儿子的眼。

  慢慢来,她不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