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邵兵也都在怀疑,庄严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而且还放弃治疗。

  自从来到香山派出所之后,基本上只要有他们两个人在的地方,那绝对是不能和平共处的,但是通常最后的结果,都是以庄严失败收场。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这样真的大丈夫?

  再者说其实庄严这人并不笨,因为之前进击的点都拿捏得很准,而且后续力量也不弱,就是很可惜,他的对手是从不按常理出牌的邵兵。

  不是你太笨,而是对手太强,想想的话,其实这哥们儿也挺可怜的。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是吧。

  可是有些人偏偏就不这么想,因为怒极攻心,已经开始丧失他为数不多的理智。

  “你弄清楚状况,我是你们汪经理交代的庄先生,庄严。”

  听着邵兵揶揄的调侃,以及文橙讽刺的笑,庄严脸色涨得通红,羞怒的对着眼前的侍者大声说道:“究竟是怎么做事情的,连在自己本职范围内的工作都做不好。”

  仗着是李栋梁侄子的身份,他在香山那片其实还是挺能吃得开,酒场碰上的话,也会有些人恭维一声庄少。

  所以自以为身价还不错的庄严,遇见这种事情觉得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汪经理?抱歉庄先生,我并不是汪经理指派过来的。”这里的状况声音并不小,四周路过的人都面带诧异,侍者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尽可能的解释清。

  被一个不相干的家伙劈头盖脸一通训斥,任谁都会不爽。

  庄严正准备继续用发火来掩饰自己尴尬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起来,讪讪的扶了扶眼镜,有些下不来台。

  邵兵撇撇嘴,对还站在这里的侍者说道:“没事了,你忙你的吧,我朋友情绪可能有些激动。”

  这些人说白了都是打工仔,没必要为难他们。

  本来以为事情就此揭过去,没想到那侍者看着邵兵,犹豫片刻问道:“请问您是邵先生吗?”

  这下不仅邵兵,就连文橙和庄严都有些错愕。

  邵兵的眼睛眯起来:“如果你说的是邵兵邵先生的话,我想是的。”

  “邵先生,您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请您跟我来。”侍者知道他的身份之后,态度很明显变得更加恭敬。

  因为身份过于特殊,邵兵来燕京的消息即使刻意隐瞒,但只要有心人调查的话,也并不难发现。

  “前面带路。”猜不出来是谁的手笔,那干脆就不猜,反正答案待会就能揭晓。

  侍者带着邵兵走了,文橙和庄严正准备跟上,却被人拦了下。

  那是个将近五六十岁的老头,虽然面色苍桑,穿的也很普通,但说起话来,却是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强势:“两位先生,三少爷有客人需要招待,接下来我负责招待二位,有什么需求,都可以跟我提。”

  庄严脸色难看的哼了一声,没说话。刚才还特别有优越感的俯瞰着邵兵,没想到转眼间,就低了人不知到多少档次。

  “老先生不用麻烦,我们随意就好。”倒是文橙笑嘻嘻的和老头聊天,坦白来说,只要是能让庄严不开心的事情,他都觉得挺开心的。

  多么实在的一孩子啊。

  ……

  ……

  国际酒店最顶层的有四间总统套房,里面装潢极尽奢华,而且会给顾客带来最尊贵最舒适的享受,当然通常情况下,这里即使是有钱,也没资格入住的。

  现在,邵兵刚洗完澡,穿着浴袍躺在好几米宽的白色大床上,睡觉。

  带他来的侍者说,等到那位尊贵的客人来了之后,会再次过来通知。

  之前在车里已经补过眠,所以是睡不着的,不如表面上看着的放松,其实他脑海里一直在交战,仔细琢磨这两天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是的,他敏锐的嗅出来,最近遇见的各种巧合。

  应该是从香山医院的信用卡偷窃案开始的,最开始是陆海,然后接着是邹辰,以及后来的,从羊城转移到燕京的犯罪分子团伙。

  先说说邹辰,既然和老家伙打过招呼,那么他现在是最清楚的一个,肯定是苏老头故意安排过来的无疑。

  然后是电信欺诈团队,到现在警方一个人都没抓住,一直在被对方捏着鼻子跑,而且诡异的是最后竟然来到燕京,那么就可以理解为,有人在背后操纵,并且最终的目的,就是把他引出来。

  后两个都是有问题的,第一个出现的角色陆海,他是陆怀恩的侄子,并且有正当的工作,邵兵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个疯疯癫癫的男人有什么不对劲。

  “操。”

  烦躁的搓搓脸坐起来,邵兵突然间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他才从缅甸边境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回来,远离燕京的浮华圈子已经接近两年,即使他是邵家老三,没有以前那些人帮忙,想弄清楚些东西,也不是容易的事。

  毕竟这是个发展速度很快的时代,一不留神就会被甩下,再也跟不上步伐。

  ……

  ……

  铃铃铃——

  房门外传来清脆的门铃声,邵兵赤着脚走过去开门,就见穿着黑色手工套衫的周霖站在外面,脸上带着枯皱苍老的笑意。

  在燕京,数得上号的几位大人物,都是有自己的代言人和特殊的身份铭牌,别看眼前这个老家伙普普通通的,在周家或许还是佣人管家的角色,可实际上,想要巴结他的人,不知凡几。

  就因为他身后站着的,是现如今燕京的传奇,最尊贵的女性,夫人。

  所以看到周霖,邵兵已经知道,处心积虑导演这出戏,然后把他带到燕京的幕后黑手,就是季海棠。

  “三少爷,好久不见。”周霖和蔼的看着邵兵,浑浊的眸子变得湿润起来,想当年,他们也有着深厚相当于爷孙的关系,在相见,却是物是人非。

  邵兵吊儿郎当的靠在门框上,不咸不淡的问道:“有事儿?”

  如果可能的话,他是一辈子都不想和那个女人再有交集,虽然并不可能。

  周霖无奈的笑笑:“夫人在隔壁,她想你了。”

  母亲思念儿子,首先要做的是设个拳套让儿子钻进来,再然后找身边的人来请,最后才能母子相见。

  真讽刺。

  “是么,告诉她,我心领了就成。”邵兵嗤笑,准备关门。

  似乎是胸有成竹,周霖并不急切,他平静的看着邵兵关门的动作,说道:“事关墨瓷小姐的婚事,三少爷考虑清楚。”

  邵兵关门的手顿住,三分钟之后,直接穿着浴袍,和周霖来到隔壁的天台。

  四周是用水蓝色的玻璃搭建起来的水晶馆,在夕阳余辉的渲染下格外靓丽,往下看是近百米的落差,似乎整个燕京的风光都尽收眼底。

  阳台上风有些大,邵兵紧了紧身上的浴袍抬眼看过去,一个穿着白色职业套装,头发高高挽起的漂亮女人躺在休闲椅上面,轻微摇晃。

  周霖停下来,并没有继续过去的打算。

  邵兵耸耸肩膀,走到阳台之后,随意躺在女人身边的另一个躺椅上,舒服的魏然长叹:“真会享受,说吧,又想玩什么花样?”

  “你瘦了,不过精神很多。”夫人漂亮的眸子随意的打量着身旁的儿子,声音软软蠕蠕,格外清脆:“凯旋,我们多久没见面了?”

  这种话题的开端真的很渣。

  在心里嫌弃的撇撇嘴,邵兵恶意的看着夫人美丽的容颜:“八年。”

  燕京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们这种层次的人,只要想见面,绝对是不会相隔八年的,即使是不想,估计也没多大可能,所以邵兵说的八年,并不是指八年没见面,而是八年来的变故。

  夫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话里的讽刺,展颜笑道:“这么久了啊。”

  “其实也不是太久,就是一个操蛋的故事时间而已。”邵兵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你想听么?”

  “说说看。”夫人显得饶有兴趣。

  于是邵兵就开始讲故事。

  T7最新g-章d节上酷匠Q网,

  “大概二十五年前,一个叫做季海棠的女人,美貌名动整个燕京城,被封为那时候的燕京第一美人,虽然很恶俗,但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漂亮,当时的周家,以及邵家的两位继承者先后爱上她。”

  “为了权势,她选择了比邵家更为强大的周家,并且为周家生了一个叫做周羡仙的儿子,本来以为自此可以坐稳周家夫人的位置,可惜啊,老天总是会捉弄人。”

  “周家的继承人突然间死了,死在小三的床上,而且那个小三,还怀了他的孩子,是个女儿,叫周墨瓷,如今的燕京第一美女。”

  说到这里,邵兵突然间停下来,眼神诡异的盯着夫人:“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你不讲,我怎么会知道。”夫人摇摇头。

  “那我就继续说,死了丈夫的季海棠把儿子丢了,改嫁给绍家的继承人,又生了一个叫做邵凯旋的儿子,十五年来他们生活的很幸福,可是仅仅幸福了十五年,绍家的继承人也死了。”

  仔细地看着夫人的脸色,邵兵说话的语速很慢:“邵家的继承人是个傻逼,一心只想着为国为民,做好自己警察的本分,可是因为触犯到某些人的利益,丢了性命。然而这还不是更好笑的,更好笑的是,他的女人季海棠,干了一件让整个燕京都目瞪口呆的事情。”

  “她从邵家回到周家,和死的那个前夫再次拜堂,又成了周家的媳妇,你说她像不像个可恶的婊子?”

  邵兵脸色平静地说道:“还有他的第二个儿子,从此患上失眠症,发誓当上警察为那个傻逼老爸报仇,把名字从邵凯旋改成邵兵的那个,像不像个杂种?”

  “说得真好。”夫人举起洁白如玉的双手,轻轻的拍动鼓掌:“婊子傻逼和杂种,还真像一家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