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橙并不是来催邵兵赶紧出发行动的,他带来的是一条消息,一条足以让整个香山派出所都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消息。

  68酷匠t5网9@永e…久免费p看小e说`G

  本来已经被定位在羊城的犯罪分子,在三个小时之内迅速抵达燕京。

  这种措不及防的变招,就好像你要去参加朋友的结婚仪式,已经收拾打扮好走到半路的时候,对方说今天天气不好,还是改天吧,顺便再换个地方。

  感觉不是味,可心里憋屈又表达不出来,毕竟新换的地方离家挺近。

  玩儿人呢。

  “办案的事情关系重大,不能这么轻易的下决定。”庄严面色严肃的站起来:“或许这只是对方使的障眼法。”

  因为状况太过于突然,陆怀恩在自己的办公室,临时组织几人开会。

  文橙登时就不乐意:“庄警官,你这是怀疑我的专业,如果实在觉得我不行的话,可以自己来。”

  有些人说话就是不经大脑,定位的任务都是文橙这个电脑高手来负责的,现在庄严不咸不淡动动嘴皮子,就想把别人的罪名定下来,没见过这么操蛋的。

  什么东西。

  “我找你们三个过来是想办法,不是来吵架的。”陆怀恩皱眉呵斥,见庄严和文橙都闭嘴,挑眉看向从进来就保持沉默的邵兵:“小邵,说说你的想法。”

  虽然并不喜欢,甚至颇有些忌惮邵兵,但陆怀恩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对于邵兵的依赖性越来越重,很多时候解决问题,都会下意识的让邵兵顶上去。

  手下没人能挑大梁,这也是件尴尬的事情。

  邵兵表情有些微妙,似乎是在走神,听见陆怀恩点名,偏头看向文橙:“几成把握?那帮人新的集结点在哪里?”

  “百分之九十以上没问题,除非他们用的是最先进的反追踪器。”文橙信誓旦旦:“具体的地点在国际大酒店。”

  听到这个答案,陆怀恩皱眉,庄严则是毫不客气的笑出来。

  国际饭店,绝对是燕京数的出来的繁华消费场所,而这种比较扎眼,富贵大牌云集的地方,安保措施都很严密,犯罪分子除非脑残,才会选择这里落脚。

  邵兵点头:“我没什么问题。”

  顿时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错愕,特别是文橙,其实他自己都是比较忐忑的,没想到邵兵竟然赞同。

  砰砰砰——

  有人在外面礼貌性的敲门,接着梅芮走进来,手里拿着几张黑白照片:“陆所,这是谷警官下午帮忙让分局查的,两个破坏ATM机的人已经锁定。”

  “李春生,卢国柱,香山本地人,案底是强奸幼童,蹲过三年号子。”随手翻阅着资料,邵兵问道:“工商银行那块儿逮着人了吗?”

  既然破坏掉ATM机之后还会负责修好,昨天哪家银行明显是新破坏的,按照之前一天的时间,今天就应该出结果才对。

  案子已经展开将近三天时间,可是连最基本的毛贼都没抓到,实在说不过去。

  梅芮表情有些不对劲:“我也正要和你们说这件事儿,昨天谷警官查人的时候,顺便帮忙排查各个路口的交通录像,刚才分局传来一组图片,上面正是李春生和卢国柱的踪迹。”

  她说的时候,邵兵已经翻出来那张被打印出来的照片,看环境应该是在地铁上,两个脸色普通的男人蹲在拥挤的车厢里聊天,后面地铁门口的绿色指示灯路线亮起来,显示的是公主坟。

  一号线,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通往燕京市中心,国际饭店方向。

  “具体时间在昨天晚上九点多,他们可能已经察觉到警方介入调查,直接选择溜走。”梅芮继续说道:“两个人都是属于那种社会上的地痞无赖,三十多岁还没结婚,家里老人也都不在,人际关系基本上查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两个人的动向,已经够证明文橙交出来的答案是没问题的。

  陆怀恩有些疲倦的摆摆手:“那就开始行动吧。”

  这件案子从开始就透漏着古怪,而且各种情况层出不穷,来回折腾,上了年纪的都有些吃不住。

  ……

  ……

  追捕地点从之前的羊城转移到燕京,其实相对来说也省去诸多麻烦,文橙和庄严都去各自准备,邵兵没什么需要带的,站在院子里和陈家豪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如果香山派出所这么多年,要评出来个最悲剧的人物的话,得奖的人绝对是非陈家豪莫属。

  在邵兵看来,这纯属欺负老实人,而且欺负的太不要脸皮。

  陈家豪把手里的烟蒂扔到地上踩灭,酷酷的说道:“我只是懒得计较。”

  这个一棍子敲不出来三两句话的硬汉,没人知道他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嘿,随你怎么说吧,我他妈就不信你心里痛快。”邵兵捶了他一拳头,斜眼看到文橙和谷秋妍已经从宿舍出来,耸耸肩膀,没再继续说。

  别人的事情,他没权利去管。

  这次行动不适合太明目张胆,所以并没有配备警车,谷秋妍家就在市中心,蹭她的车过去刚刚好。

  “看来还能和谷警官一起,好好瞧瞧沿途的风景,顺便深入谈谈心。”邵兵走过去,特别绅士的把谷秋妍的包提过来背到身上,挤挤眼睛:“我想谷警官肯定也特别期待。”

  谷秋妍板着脸,挑剔的把邵兵从头打量到脚,在心里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家伙不要脸了点,但还算是个养眼的帅哥。

  可心里想的不代表就愿意说出来,她斜侧身子穿过邵兵的阻隔去取车,随意地给出评价:“马马虎虎吧,如果闭上那张臭嘴的话,勉强可以。”

  邵兵嗤笑,懒得搭理这种没品暴躁,还口是心非的女人。

  梅芮和陆怀恩都有事情要忙,所以都没过来送,谷秋妍把自己的奥迪开出来,文橙很自觉地坐在后面,邵兵自然毫不客气的坐在副驾驶位置,至于庄严,左等右等还是没见人影。

  “怎么跟个女人似得,磨磨唧唧的,难不成大姨夫来了,走不动路。”邵兵刚开始还能和谷秋妍斗斗嘴,可到最后实在是等的不耐烦。

  文橙正在抱着笔记本锁定犯罪团伙的具体位置,闻言撇撇嘴:“关键时候掉链子,没事儿出来瞎得瑟,绝对不是盖的。”

  跟邵兵呆的时间久了,这小子也跟着嘴巴毒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才见庄严急匆匆赶来,没拎什么东西,上车之后喘着气道歉:“不好意思,刚刚联系个老同学,国际饭店的经理,等会过去的话能方便许多。”

  虽然他说的不在意,但邵兵还是能看得出来话里的自得,再仔细瞧庄严一直看着谷秋妍的模样,很容易就能琢磨出来其中的味道。

  这小子不是看上你了吧?邵兵坐在前面,在庄严看不到的地方,隐晦的对着谷秋妍挑了挑眉毛,表情诡异。

  谷秋妍假装没看到邵兵的暗示,启动车子后,不咸不淡的说道:“身为警察,就必须要有良好的时间观念。”

  庄严脸色微僵,讪笑着点头表示赞同,眼神却在某个瞬间暗了暗。

  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所以邵兵在车上倒是也没有怎么和谷秋妍说话,路上都在抓紧时间保证睡眠。

  除了文橙偶尔敲打键盘的声音,车里很安静,所以也就稍显无聊。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车子终于抵达国际酒店门口。

  这栋位于燕京市中心,无论是软件服务或者硬件设施都是一流,而且每天迎来送往数千顾客的高端酒店,有三十三层近百米高,整体是立体弧形的流畅线条,在阳光下反射出绚烂的光。

  当然高标准服务的同时,也代表恐怖的消费水准。

  “工作完了之后记得打电话,我来接你,如果到时候没时间,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不顾文橙和庄严探究的视线,谷秋妍把车掉头,趴在车窗口对邵兵交代道:“之前来的时候,我帮你请了三天假。”

  邵兵惊讶的挑了挑眉,然后咧开嘴笑:“那敢情好。”

  不得不说美女的力量就是强大,这年头警察想要请假,绝对比登天还难。

  谷秋妍耸耸肩,很快开着自己的座驾汇入滚滚车流。

  因为庄严先前说过有认识的同学,还是个经理级别的,邵兵和文橙都很给面子的跟着他走,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推开酒店的玻璃门走进去,整个前台大厅里面格外明亮舒畅,低调奢华的水晶灯以及羊绒地毯,让猛然间从外六环过来的文橙有些恍惚,倒是邵兵淡定的走在前面,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这些东西在他眼里,其实还不如香山派出所的街道有意思。

  “我同学之前已经安排好,不出意外的话待会儿就有人过来。”庄严扶了扶眼镜,四处搜索着类似于服务生的角色,很快他就注意到,一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男人,急匆匆朝着这边走来。

  撇下文橙和邵兵,庄严微笑着迎过去:“您好,我是庄严。”

  那人见庄严拦下自己,疑惑的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后面跟上来的文橙和邵兵丝毫不给面子的笑出声。

  邵兵拍拍庄严的肩膀,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猪肝似的脸:“你不装逼,大家还是朋友。”

  都说过的,装逼遭雷劈,怎么就是不听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