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在行动

  邹辰走了,就像他突然间毫无预兆的闯进邵兵的生活,接着很快就毫无预兆的离开,不带走半分云彩。

  以上纯属放屁,请无视。

  苏老头教徒弟的法子向来比较特别,出师之后更是实行的放养政策,也就是说,邹辰现在完全是靠自己生活的,哦,值得一提的是,他每个月还会有老头打过来的,五百块钱生活费。

  虽然当时撵人的时候干净利落,可事后邵兵却觉得有些没办法放心,毕竟那小子才十四岁,还是个能惹事儿的事儿精。

  左思右想之下,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给苏瘦金那老头打了电话。

  “你有空担心那臭小子,还不如多给老头子我带点好酒好肉来。”

  电话那边,苏老头提到吃的,立刻开始吧唧嘴儿:“说起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一个走了之后就把师父忘到茅坑里,另一个还是赔钱货,为师这是要被弃尸荒野无人送终,晚节不保的下场啊。”

  邵兵嫌恶似的撇撇嘴:“弃尸荒野什么的,我喜闻乐见,至于晚节不保,老子还没那么重口味,别想太多。”

  师徒两个前些日子才见过,也没什么好叙旧的,照例互相讽刺几句后,才开始逐渐步入正题。

  “说吧,把这小鬼带我这里,有什么目的?”邵兵没有拐弯抹角,用不着。

  苏老头略作沉默,说道:“你的事情我大概也都知道,那种庞大的势力,我一舞刀弄棒的老头子也帮不上什么忙,邹辰有我六七分的本事,留在身边好好调教,到底也是个帮手。”

  怎么这话听着这么不是味儿呢。

  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邵兵试探性的开玩笑:“呦,大限将至,这是要准备交代后事儿啊,把心放肚子里,以后每年都记得给你烧纸钱。”

  “你小子,嘴巴贱的毛病趁早改掉,还有,记得多烧点,千万别忘。”

  苏瘦金的声音突然间变得沧桑起来,似是带着几分感慨,还没等邵兵说话,电话就被掐断,再拨,关机。

  邵兵拿着手机,跟个傻逼似的愣神,记忆中那个不可一世的老头,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落寞?转手就准备打电话给邹辰,问问具体的情况,可把电话号码翻出来的瞬间,他又改变主意。

  苏老头也不知道是遇见什么事儿,这通电话明显有交代后事的味道,既然他不知道,被托孤的邹辰自然也不会清楚。

  希望老东西没事吧。

  ……

  ……

  没时间给邵兵伤春悲秋,诈骗案在谷秋妍和梅芮那里,很快有了新进展。

  当时出于慎重考虑,大家都选择先从最开始的,破坏ATM机的犯罪分子开始调查,事实证明,这是个很正确的决定。

  负责破坏取款机的犯罪分子很狡猾,就像是打游击战似的,每打过一枪就会换地方,而且还会用不同的手段来诈骗。

  经过众人的不断盘查,终于在香山一家工商银行发现被恶意动过手脚的取款机,为了不引起怀疑,梅芮决定从受害者人员中挑选出来一个,和犯罪分子进行沟通,很凑巧,她选择的竟然是陆海。

  整件事情进展的都很低调,为了不泄露消息,梅芮和谷秋妍亲自出马,带着文橙以及庄严,让邵兵诧异的是,陆怀恩竟然也跟了过来。

  当然这些都和邵兵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他到的时候现场活动已经结束,几位穿着便装的警帽们,特别小资的坐在星巴克里闲聊。

  “嘿,陆所梅所,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吧。”嘿笑着坐到谷秋妍旁边,毫不在意端起来人家的咖啡喝两口:“还是领导够意思。”

  谷秋妍翻了翻漂亮的白眼:“你真不客气。”

  昨天过来有公务在身,她穿的是警服,今天换成米色的宽肩小外套,紧身黑色牛仔裤以及帆布鞋,头发照例束在脑后,清清爽爽的,看着很有活力。

  至少路过的不少男士,以及坐在对面的庄严和文橙,甚至陆怀恩都在悄悄地打量,无关年纪,漂亮的事物总是会抓眼球。

  “提前适应。”邵兵咧开嘴乐。

  他说的是假装谷秋妍的男朋友,去她家里见丈母娘的事情,可在外人看来,两个人这种亲密的,打情骂俏的关系,明显就有些不正常。

  庄严扶了扶眼镜,在心里把邵兵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一边,他们两个绝对是八字相冲,只要邵兵在的地方,就没他庄严的好事儿。

  |*酷(#匠》}网=正x版●首P发/(

  当然邵兵半点都不介意,大家又不是结婚,要什么八字相合啊。

  梅芮不动声色的在邵兵和谷秋妍之间打量,自以为心里有了谱,顿时笑骂道:“你这是拐弯抹角的说我们懒呢,邵神探肯定想不到,这次我们这些虾兵小将联合起来,有不小的收获。”

  这自然是开玩笑的,邵兵不会当真,笑了笑,没接话。

  谷秋妍很合时宜的递来录音笔,播放一段之前的录音。

  邵兵在心底默默地给了一个好评,这婆娘,硬是要得。

  嘟嘟嘟——

  刚开始显然是电话拨通,很快一个柔软的女声传过来:“喂,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您好,我在ATM机取钱,可是机器似乎出现了故障,上面留的是这个号码。”这是陆海的声音。

  对方很快就给出回应:“嗯,情况是这样的,目前呢,很多ATM机都出现故障,您提供下自己的方位,以及具体的银行信息,我们是羊城工商银行临时组建的办事处,为遇到麻烦的顾客解决问题。您的卡取不出来钱了是么,可能是卡本身的问题,我现在帮您查一下,请您稍等。”

  三分钟过后,那边又说道:“您好在听吗,您的银行卡可能出现某些问题,我已经把电话转接给羊城公安局,你可以询问具体的情况。”

  得,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个骗局,听到这里,连邵兵自己都觉得这是真的,公安局都扯出来。

  “陆先生是吧,你给的银行卡账户存在些问题,羊城目前有一拨黑社会犯罪分子携巨款潜逃,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把很多黑钱发送到各地的信用卡里洗白,您的银行卡目前就存在这样的奉献。”没过多久,电话里的声音变成一个男的,应该是那个所谓的林胡警官接了电话。

  陆海配合的声音开始变得恐慌无措起来:“那我该怎么办?”

  “嗯,不用担心,我们知道你是清白的,但是这些事情必须要有证据才能产生有效的法律效果,现在你把自己卡里的钱,和能取出来的现金都汇到羊城公安局的公开账号,待会儿我会把卡号给你发过去,大概三天时间,就能够洗清楚嫌疑。”

  到了这个时候,整件事情终于浮出水面。

  这伙窝藏在羊城的骗子集团,利用老百姓们的害怕惹上麻烦的心理,来骗取老百姓们的血汗钱,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却被邹辰这个十四岁的小家伙搅了局。

  生活往往就是这么好玩儿。

  录音播放完毕,还没等邵兵发表下自己的感慨,就看见穿着西装,收拾的人模狗样的陆海走过来,没有之前脏兮兮的衣服和拉碴的胡子,他看着精神很多,而且长得还不赖,符合大多数女孩子们的钻石王老五形象。

  看他手上还沾着水,应该是先前去了洗手间。

  拉开空着的椅子在陆怀恩旁边坐下,陆海对邵兵打招呼:“邵警官,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见面,肯定对我的风格不太适应吧,没关系,以后会慢慢熟悉的。”

  熟悉你妈逼。

  邵兵看了一眼陆海,又看看旁边的陆怀恩,有些疑惑这两位的关系。

  “这是我叔,我是他侄子。”陆海指着陆怀恩,对邵兵挤挤眼睛:“顶头上司是我家亲戚,还不赶紧来抱大腿?”

  感情是叔侄,怪不得一个德行,都做作的不知道姓什么。

  陆怀恩皱了皱眉,说道:“之前打电话的时候,文橙已经定位出来犯罪分子的具体方位,我和梅所长商量,让邵兵文橙,以及庄严你们三个人去羊城跑一趟,最好能和当地的派出所取得联系,必要的时候可以求救。”

  邵兵没表态,看向旁边的文橙,文橙点点头,又摇摇头。

  点头的意思是,犯罪分子的位置已经确定,随时候能出发,至于摇头,那就是陈家豪被刷下来,庄严顶上去。

  其实四个人去也无可厚非,现在看情况,陆怀恩明显有打压陈家豪的意思,也不知道两个人之前有什么旧怨。

  没人接话,庄严自然就理所当然的跳出来,直接下军令状:“放心吧陆所,我肯定努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务,和犯罪分子斗争在第一线。”

  没办法,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不要脸的货色,这件案子,邵兵全权负责,陈家豪全面跟踪,文成负责技术上的调查,可到庄严嘴巴里,就跟这些事情都是他自己做的似的。

  想要功成名就崛起,扔掉脸皮就可以。

  “没什么问题的话,都回去准备准备,六个小时之后就出发,等你们抵达羊城,我会和那边的警方打招呼。”陆怀恩交代完毕直接站起来走人,走的时候又皱眉训斥陆海:“整天在外头鬼混,回家见见老爷子。”

  陆海笑着打招呼告别,然后屁颠屁颠的跟在陆怀恩后面。

  邵兵跟梅芮打听情况:“这小子究竟是做什么的?”

  “古董收藏吧,要不然也不会银行卡多到自己都数不过来,丢了没办法挂失呢。”梅芮笑着撇撇嘴。

  古董收藏,邵兵挑了挑眉,没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