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邹辰所说,香山地区总共有十六台ATM机遭遇到恶意性破坏,并且留有欺诈的客服电话号码,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大半月,有这么多受害者也算是正常。

  甚至比预期中要少。

  “这帮人究竟是用什么借口来骗钱的,被你阻止并没有损失的人还可以理解,但是那些上当受骗的,为什么没报警。”邵兵斜睨坐在椅子上的邹辰:“电话打过去,他们都怎么说的?”

  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在众人的注视中,邹辰难得的开始变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当时急着取钱,也没仔细听她叽歪的啥,直接把密码讲出来,谁想到这还能有假。”

  这算是智商越高的,越容易马失前蹄么。

  “犯罪分子利用的就是这种心态。”陆怀恩总算是站出来说句话:“不管怎样,想要最终把钱骗到手,必须要有人来对ATM机进行恶性破坏,这个有监控,应该并不难查。现在大家都分头行动起来,再仔细查看还有没有漏网的机子被动了手脚。”

  虽然不是属于命案,但顺藤摸瓜揪出来这种团伙性的电信欺诈,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等到爆发出来绝对是场毁灭性的灾难。

  邹辰虽然做这些看似不靠谱,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变相的为香山派出所做了好事儿。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那些破坏ATM机的犯罪分子要紧。

  梅芮接着表态:“那我就负责联络那些受害人吧,争取从他们那里找到些有用的线索,工程量比较巨大,不知道谷警官能不能过来帮忙?”

  上百个被欺诈或者疑似被欺诈的用户,处理起来也绝对不会轻松到哪儿去。

  “没问题。”谷秋妍答应的很爽快。

  虽然这案件过于纠结些,不过从现在开始终于被带回正轨,她等着案子结了带邵兵回家见老妈,当然是希望能找点事做。

  分工之后,香山派出所的民警们都再次忙碌起来,梅芮呆在会议室,准备接待等会要过来的受害人,陆怀恩端着茶杯去自己办公室坐镇,邵兵文橙以及陈家豪这三个老搭档,照例合伙组队。

  “师兄,难道你不准备带上你亲爱的师弟一起去除恶扬善?”邹辰小跑跟在后面,脸上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欠揍表情。

  文橙笑嘻嘻的说道:“除恶扬善,还是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知道这家伙做出来的事情之后,基本上情不自禁都会给他贴上麻烦的标签。

  “好汉不提年纪也罢,要知道英雄出少年。”邹辰一本正经的辩解,又可怜兮兮的看着邵兵:“师兄你就让我去吧,我掌握很多有用的消息哦。”

  邵兵懒得搭理他,直接转身就走。

  这种贱人,不管你究竟答不答应,他最后肯定还是要跟着。

  ……

  ……

  既然邹辰是在香山医院发现的问题,那么邵兵这次仍旧把工作重心放在这里,当然和上次不有目的的盘查盗窃银行卡不同的是,这次的搜索就比较繁琐。

  因为没有太具体的时间可以盘查。

  监控室里面,王麟州把所有的机器都打开,笑着露出自己已经脱落稀疏的牙齿:“几位警官,我把大厅三个月内的视频记录都做了整理,工程量可能比较巨大,如果是前几年,说不定老头子就陪你们在这里耗着,现在老了啊,有心无力。”

  别说这老爷子还真够意思。

  “都是我们该做的工作,您忙自己的去吧。”邵兵摆摆手,然后坐下来,按下播放键,开始过滤视频里的画面。

  这是个很无聊而且枯燥的过程,基本上都是乱糟糟的人群,你来我往几个小时都没什么变化,也有的来到ATM机旁边的,但都是取款。

  文橙和陈家豪先后加入进来,三个人分工的话,每人负责翻个把月的记录,即使是按快进,也不知道忙活到什么时候,更别说快进还有可能跑掉线索。

  所以说人民警察这种职业,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实际上要多苦逼就有多苦逼。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

  王麟州走之后,其余三个人都在死命盯着屏幕,邹辰刚开始还有些好奇,可能到后来实在是无聊透顶,干脆自己找个位置坐下来,卸掉监控,玩游戏。

  哎呦,这女的真骚,这小娘皮屁股挺翘,嘿这边还来一个大胸的妹子,我操那男的还真不要脸,手往哪儿放呢。

  “操。”

  坚持了俩小时,邵兵不耐烦的甩掉手里的鼠标,双目无神两眼通红。

  开始还能看女人转移注意力,可到最后越来越枯燥,忒他娘折磨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旁边的陈家豪面无表的揉揉眼睛,说道:“打电话给梅所,看她那边有什么新进展。”

  梅芮那里在盘查受害人的具体信息,应该能找得到具体的日期。

  文橙小声说道:“这里不是有了解情况的么?”

  于是三人同时把视线看向打游戏打到嗨的邹辰。

  邵兵拧着眉头,忽然间心头微动,站起来大声说道:“小子,你不是说那些ATM机被人破坏了么,怎么现在都没问题?”

  如果大面积的提款机都被破坏,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完全隐瞒下来。现在最好的解释就是,破坏机器的人为了不引起外界注意,让机器在某个时间段坏掉,然后又把它修好。

  陈家豪很快就反应过来邵兵的意思,文橙的眼睛也跟着亮起来。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合理的猜测。

  “我怎么知道啊,人家只是小孩子好不好,你以为我还能修机子啊。”

  邹辰把屏幕上的游戏按下暂停键,一脸无辜:“我的钱被骗第二天,机器就好了,被我拿走银行卡的那些家伙们,都是和我同一天遭受相同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隔这么多天还会给人家汇钱,可能被洗脑了吧。”

  “对,就是被洗脑。”

  邵兵打了个响指,在众人愕然的注视中坐下来,根据日期,快速搜寻出邹辰取钱时候的监控。

  画面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邹辰走进香山医院的ATM机前取款,可是把卡塞进去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三分钟过后,他似乎瞄了一眼机子旁边贴的纸条,然后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接着,有好几个男人,上次监控里面看见的女人,以及陆海的取钱记录,统统都能在这段时间前后找得到。

  而诡异的是,当邵兵把时间提前一天,或者往后走一天之后,机子是完好的。

  更`R新最0k快:T上b酷L匠Y网y{

  “邵哥,问题肯定就在这里。”文橙激动的跳起来:“还是邵哥聪明,差点就被蒙骗过去,现在的犯罪分子真狡猾。”

  陈家豪没说话,看着邵兵,眸子里面闪现出几分佩服。

  不得不说,邵兵的大胆心细,而且奇招层出不穷,总是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邵兵这时候也顾不上得瑟,把这三个白天两个黑夜的视频记录调出来,说道:“晚上放做重点,当然白天也不能忽视,开始吧。”

  有了目标,在寻找起来就不至于和之前的漫无目的的崩溃,几个人都干劲十足,中午的时候王麟州还亲自送来盒饭,终于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找到重要线索。

  是陈家豪找到的,正如邵兵所猜测的,时间是在晚上,大概凌晨一点多。

  黑漆漆的医院大厅已经没有人迹,空荡荡的和白天的熙攘形成巨大的反差,这时候大门突然间被推开,两名带着口罩的黑衣男子先后走进来。

  可能是已经踩过点,他们对医院的监控很熟悉,并没有露出太多的马脚,快速走到ATM机旁边,一人负责破坏机器,另一人负责贴纸条,上面应该是联系方式。

  他们动作很迅速,三分钟时间就已经搞定,迅速遁走。

  然后继续翻录像,果然第二天的这个时候,两人再次返回,修好ATM机。

  邵兵把那几分钟的视频分割出来,然后定格在两个男人的脸上。戴着口罩,只能看见眼睛,穿着没有明显款式的黑色风衣,信息量并不大。

  “虽然图像很模糊,但应该还是可以还原出来的,我已经把截图传送回所里,有案底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发现。”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拷贝传输完毕,文橙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看梅所那边有没有新的进展。”

  破案这种活儿,不仅要有体力,还得考验智商,但每次攻克掉案件,又会觉得莫名的成就感。

  “要我说,你们做这些根本就没用,直接去抓人难道不好么?”邹辰不屑的撇撇嘴,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白费功夫。”

  你永远都没办法和体制外的人讲解华夏的官场机构,以及做事的原则。

  讲不清。

  有个不大不小的突破,邵兵站起来伸个懒腰,斜睨站旁边的邹辰:“你在这里干嘛呢,该去哪儿去哪儿,我他妈是你师兄又不是亲爹,还想我出钱养你?”

  邹辰不可思议的瞪大眼:“你就这么绝情,不顾半点兄弟情分?“

  “丫别蹬鼻子上脸,现在让你走,那是对你好,等案子破了,有的是人来调查你,蹲号子那都是轻的。”邵兵不耐烦的摆摆手:“趁着没人追究,赶紧有多远滚多远,联系地址发我手机号就行,改天去看你啊,乖别闹。”

  他现在是半点都不想跟这便宜师弟扯上关系。

  “等着看师傅怎么收拾你吧,我告诉你姓邵的,你摊上事了,大事儿。”阴涔涔的上下打量着邵兵,邹辰甩了甩刘海,潇洒走人: “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邵兵:“妈了个巴子。”

  文橙在后面笑得肚子疼,这师兄弟俩,简直就是活宝级别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