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总之晚饭就给了我一个面包和一杯水,勉强能够填饱自己的肚子,这与自己当初设想的警局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四周全是冷冰冰的墙壁,内心中苍白的就想一张纸。

  一整晚的时间里,虽然很困,但不敢睡觉,内心中也怕万一自己睡着了,醒来之后又是另外的一个场景一般。家人也完全没有想到我现在会在警局之中,如果让他们知道,我想肯定会很担心的。今天发现我没有回家,不知道又在家里静静的等我吃饭的场景。

  第二天,迷迷糊糊中,最后还是许晴过来通知说可以出去了,我有点如释重负,惊讶的看着许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许晴应该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才对,如今却已经走出去了,我多少是会有一点惊讶的,但惊讶归惊讶,理智告诉我,许晴能够这么快就可以走出去,和家里没有一点联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想到这,顿时我就有点释然了。

  值得庆幸的是有个这样的老爸该多好,再和自己的老爸比了一下顿时心里凉了一半,啥时候自己的父亲有这个能耐,我绝壁会在镇上横着走,不过许晴也够低调的,做任何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在理智面前总不吃亏。

  一个警察打开门,告诉我们说可以走了,事情的结果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并警告我们说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许晴站在一旁连连称好,保证下次不会再犯这样的事情。这才允许我们走。

  出来的时候,发现刘闯也都已经出来了,顿时我玄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当问及王玄有没有被放出来的时候,出人意料的,许晴露出欣喜之意,说道:“警察叔叔说既然犯了错就应该呆在这里好好的改造几天,这样以后出来的时候才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听到这个结果,我们脸庞之上都显而易见的露出欣喜之色,毕竟这可是我们所期望的结果,再者说或许真的能够通过这次改造一下王玄的认识,让他以后能够好好做人,不在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这个疙瘩放下之后,我们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谈了,于是在没有和家里打过招呼的情况下就已经朝着学校走去。只是恰巧在学校中走过的时候,碰到了英语老师,这让我情何以堪。不知道又该怎么去解释这几天消失的事情了。

  英语老师看到我,小脸上露出薄怒之色,多少是有点生气这几天怎么没有把她交代给我的事情办好。看到距离英语老师越来越近,我和大家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先回去上课,这边遇到了老师有事要和她说。

  听完我的解释,大家只是露出意味深长的憨笑,并没有说其它的,几个人在和英语老师打完招呼之后就离开了这里。我傻笑着看着英语老师,腼腆的道:“刘老师早啊!”半晌,终于吐出一句让我都觉得好笑的话。

  刘老师走了过来,微鄂的说道:“早,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和我说早。告诉我这几天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的身影,不是说好要给你补课的吗?如果不坦白从宽的话,那就给我写一百份大于一千字的具体原因交到我的手里。”刘阿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对我一阵强势的话语,口诛笔伐之下我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英语老师,难道非要让我写昨天在警局里度过的吗?那样不是糗大了。转念想了想,我立即就否决了自己。

  更=新“最快上f酷匠‘@网:

  “刘姐姐·,我这几天家里确实出了点问题,不过很快就会解决掉的。"我舌头砸了砸嘴巴,希望自己说话甜一点,能够让这位老师的火气能够消停一会,于是故意和她拉着关系。

  只是听我说完,刘阿敏的脸色顿时就有点不对劲了,微愣的看着我,张了张嘴道:“竟然叫我姐姐,尊师敬长你都不会了。”英语老师薄怒的道。完全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一口,也让她惊讶的没有反应过来。

  我忍住笑意,解释道:“你看啊!刘老师你其实大不了我多少,以后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可以称呼你刘姐姐,这样不是显得更加亲切一点吗?等到有人的时候我再称呼你为刘老师如何。”我思索道。心想通过这个和刘老师的关系更紧密一点。

  可是,我却是低估了老师,当她听完我的话的时候,立马就反驳道:“不行。”俏脸上一种毋庸置疑的表情,我也不敢去惹毛了她,于是试探性的问道:“要不,干姐姐也行。”

  刘老师听到这,就在我以为她又要拒绝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是,刘老师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低沉道:“这个还差不多,至少别人不会以为这是在称呼一个老师。那我们就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可以这样称呼,其它时候,我希望你还是能够规范一点。”

  听到刘老师许诺下来,我顿时连连点头,并说道:“是,干姐姐。”

  我说完之后,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好像是语气方面的问题,仔细听之后才发现出来,但当我细细的品味的时候,心中却是在暗笑,心想这次看来要占刘老师的便宜了。

  刘老师看到我在偷偷的在抿嘴偷笑,不知道所以,但当她回想起刚才我说过的话的时候,脸庞之上立马清晰可见的出现了愤恨之色,双眼中都可以看到火花。

  “小陈逸,你...你...不许你这么叫。”我疑惑间,原来刘老师也是发现了这话里面的谐音。随即,我一脸纯洁的说道:“怎么了,干姐姐。”我表面上看上去人畜无害,实际上心里却在暗暗偷笑。

  刘阿敏对着毛爷爷发誓一定要摔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自己都这样提醒了,我还跟不懂一样,这让她很难堪。

  不等我继续追问下去,刘老师立马不管是什么身份,抬起脚朝我的屁股飞去,算是为了教训我,不过却被我轻易的躲避了过去。

  不等刘老师继续,我瞅见刘老师铅笔一样的短裤,扬言提醒道:“别,千万别,再踢下面的就要看清楚了。”

  虽然,那天晚上我看的很清楚,但现在这种场合,还是注意点的比较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