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英语老师刘阿敏回复同意添加她为好友了,我寻思着我刚刚申请的小号,英语老师就算在聪明也不会发现会是我加的她,就算我用这个小号调戏调戏她,或许还会取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英语老师的网名很别致,名为“徒步兰花”,咋一看我都不敢确认是英语老师的QQ。

  看她头像还亮着,估计这个点还没有睡觉也不一定啊!我试探性的和英语老师打了声招呼,并发了两张微笑的头像,希望能够借助着博取英语老师的好感,让她不会感觉到陌生。

  没办法,这年头就是拼感觉的时代,学校里很多学生都是同过与陌生人聊天然后谈恋爱,约炮的比比皆是,凡此种种,我也在其中学会了两把刷子,但毕竟是没有使用过,如今这么一用,甭提这管不管用,我都希望能够增长我的经验,让我在以后的调戏中能够应用到,这种事情我可是期待已久。

  或许是刚刚加入,英语老师看我是陌生人的时候,也就没有着急回复我,我这边拿着手机,心里却在恶趣味的想到,看我等会不把你的墙角给挖出来。

  还别说,现在的很多同学都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老师的癖好,丑闻什么的,时间久了,反而同学们对老师了如指掌,一到同学们不做功课或者考试不及格的时候,说要请家长的时候,同学们都会以此来相威逼,想让老师能够对他们宽容一点,不过这种手法也确实是很奏效,老师和同学们都老老实实的,各自安好。

  时间长了,同学们可是尝到了各种好处,包括老师有没有潜过女老师都调查的一清二楚,同时这也是下课放学之后笑料的谈资。不过这些事情我们却不敢在老师面前说,害怕说错了话又免不了被惩罚的厄运。

  想来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能够稳稳当当的坐上这个位置,我心中也在八卦着,肯定是付出了点什么,只不过我们大家没有看见罢了。倒不如通过这个机会,我看看能不能挖出点什么来,以后也好在同学之间炫耀一番。

  就在我思索间,英语老师发来一个疑问的头像,又问我是谁。

  看来英语老师当真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我当然是不能告诉她我是谁,那样的话,我不是找死吗?这种事情稍微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告诉英语老师才对,所以我在细想了大概以后,突然问道:“呦,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是谁了。”

  $酷匠BU网唯一N正d版,`其@他都S是KX盗KD版

  我心中一阵窃喜,心想这下老师该傻眼了,于是就静等看老师会怎么回答。很快英语老师就回复过来了,果真她一阵愕然,别说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她回复一个汗的表情,说我真会开玩笑,就问我到底叫什么名字。

  我还是一阵的敷衍,毕竟调戏的前提是保住自己在说,还是一贯用调侃的语气道:“你真的忘了,就在那天晚上...。”

  我输入完,心里长舒一口气,心想着要不要这样发过去的,毕竟这玩笑开的确实是有点大了,但一想到我后面什么也没写,于是就释然了,这就要靠你的想象力了,如果你多想了,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心里恶趣味的这样傻笑了几声,最后怕吵醒了表姐,于是就在心中暗暗窃喜。

  这般想着,我便急匆匆的发了过去,这一次,英语老师并没有急匆匆的就发过来,而是过了好久才发过来的,当时我还在想她会不会因为我的话而生气了,最后看来的确是我多想了。

  英语老师支支吾吾半天才道:“你是不是徐永哲?”英语老师有点不太确定的问道,毕竟依靠简单的对话来判断一个人,的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一件事情。我能看出来英语老师还是有点不太确定的·。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徐永哲是那位神人,竟然可以虏获英语老师的芳心,但我还是很用心的将这个名字给记了下来,在我看来现在也只能先扮演许永哲这个角色,毕竟这样才能更加深入的交流。

  我嗯了句,说对对对,终于是把我给想起来了,原本以为你已经把我给忘了呢?既然英语老师为我提供一个这样的名字,我能不好好的利用一番吗?虽然说我这个小把戏瞒不过英语老师太久,不过这样已经够了,至少在现在的我看来,已经很不错了。

  我洋洋得意的回复道,不想让英语老师看出有什么破绽,同时心中却在暗自窃喜,至少我在暗暗的取得她的信任。

  英语老师半信半疑的说道:“你真的是徐永哲。”

  “真的。货真价实的,不含任何防腐剂的徐永哲。“我满口糊茬的说道,同时心里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我也不管她相不相信,毕竟如果她不相信就拉倒,这种事情迟早会败露,只是时间而已。

  我也就没有在抱太大的信心。只是没想到的是英语老师这次居然相信我说的话了。并没有出现刚才那样的疑问句。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之间她说道:“你这臭小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说完之后,后面还做了几个大哭的表情,那情况跟我在之前所看到的英姿飒爽的英语老师完全是两个人一般。

  此刻,完全的将自己的小女生的气质显露无疑,或许现在的她才是最真实的,我想。

  我心里有着末微的辛酸,能是什么样的人能够似得英语老师说出这样的话,我想这个徐永哲在英语老师心中一定是占着很重要的位置的,不然也不会让英语老师这样。

  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到她大哭的表情,心中一下子就生出了要安慰安慰她的心情,于是就说道:“这不是在着的吗?不用担心,不用担心。”我出言安慰道,虽然不知道能起多大的效果,但也只能先试试再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肥皂,求肥皂,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