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禁砸了砸舌,这毕竟是爸爸这些年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没想到的却让我如此惊讶的一份大礼。

  这让我不禁看着礼物愣在当场。

  “爸,这礼物未免有些贵重了点吧!”我心中微颤的道,心中却在思量着这个礼物要不要接下来,毕竟这礼物在我看来的确是有些贵重。

  没想到爸爸反而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在他看来这个礼物就是这些年补偿我的大礼,也好让爸爸通过这个礼物来增进我们的感情,让我们原本疏远的感情更加深厚。

  “给你的礼物你就拿着,不要等着我反悔的时候再过来求着我再要会礼物。”爸爸简意言骇之下,我不禁缩了缩脑袋。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那就让我哭去吧!或许哭都来不及。

  看着我一副嘚瑟的模样,爸爸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好像在说,小子,我就不信你不拿这份礼物。

  随即,在他理所当然的目光中,我收回了放在桌子上的礼物。心中却暗松了一口气,尽量舒缓自己亢奋的心情不让爸爸面前表露出我此时的心情,只有这样我在父亲的面前才能显得更自然一点。

  迅速了吃饭完,才对父亲道:爸,那我就先上去了,多谢你的礼物。我把手机盒子上爸爸的面前扬了扬,似乎在炫耀着什么。小脸上的表情却怎么都瞒不过父亲的察觉。

  爸爸点了点头,嘴里却在笑骂道:“这熊孩子。”

  随后我便在爸爸的注视下,一溜烟的时间就上楼,我敢确定,爸爸一定还不知道家里面已经多出来了一个人,而且现在已经在家中舒服的睡了两天了。不知道爸爸知道我和后妈瞒着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他知道后又该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此时我的房间中闪烁着微弱的灯光,我知道肯定是我那个表姐一定还在这里,不知道她还能霸占我的床多久。

  门没锁,但现在我突然的私闯进去,万一她没有穿衣服怎么办,或者说她现在刚刚洗过澡,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发现了突然闯进来的我,那我岂不是爽歪歪了,想到这,我不禁缩了缩脑袋,想通过那个门缝或许可以瞅见微妙的东西,这也正是我想要看到的。

  酷匠网k首v/发…

  不过结局显然是有些出人预料的,并没有出现我所设想的那样,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平和,甚至我都察觉不到屋里有人,只能通过门缝听到细微的敲击声。

  算了,咱也不是那样的人,就不做那些猥琐下流之事了,倒不如咱光明正大的进去,反正这曾经也是咱的房间,是属于我的地方,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倒是不符合常理。

  想到这我胆子倒是大了不少,门是半遮住的,我打开门推了进去,愣是将对面的那个筱筱姐给愣在了当场,没错,当发现的是我时,确实把她给惊讶的不行。

  没办法,咱长的帅,人家看见咱惊讶那是必须的。此时看到她那副模样,甭提我心里有多爽。

  只是在看到我惊讶的同时,手头连忙关掉面前的电脑,好像我会发现什么东西似的,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我还以为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但仔细一想,她不就是看到我才出现这种表情的吗?难道是看到我害怕的,我这样想,倒不是没有可能。

  谁知对面的筱筱表姐看到我不打一声招呼就这样私闯进来,一时间脸色难看的要命,跟我欠了她很多钱一样,顿时忍不住呵斥道:“你怎么能不敲下们就这样闯进来,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吗?”

  筱筱表姐脸色难看的怒斥道,听在我耳中感觉火辣辣的,这怎么就成了我没有礼貌了,我在心里郁闷道。

  不禁脸色平静的道:“摆脱大姐,你可要看清楚了,这可是我的房间,我进我的房间要敲门吗?”我语气平静的道,的确我是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我爸可还不知道家里多了一个人,因此我说话的语气尽量低一点,免得让楼下听去了。

  听我这样说完,筱筱表姐的表情明显一愣,顿时显得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答我。或者说实在找不到反驳的话来应付我,毕竟这件事情在她看来,我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看着她愣是憋的涨红的脸,我也不好意思去为难一个女生,更何况她还比我年长两岁,更是我后妈的妹妹。

  于是想起刚才她那鬼鬼祟祟,一副隐秘的行为,不禁问道。

  “表姐,你刚才那么慌张的动我的电脑是干嘛来着。”我紧盯着筱筱表姐微蹙的眉毛和慌乱的眼神,想要看出点什么,可惜,筱筱表姐将这一切都掩饰的很好,我尽管能够看出点什么,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这一说完,筱筱表姐就立刻辩解着,同时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这不是看见你回来,万一被你看见我私自翻看你的东西,这样不太好吧!”她一脸笑呵呵的解释道,我当然不会信她所说的这些话,只是略作思考之下点了点头,做了个恍然明悟的表情。

  随即便没有再追问下去,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问出点什么的。于是便装作很疲乏的样子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留下筱筱表姐一个人尴尬的身影。

  “哎~哎~你不能这样啊!起码我是女生,你要照顾照顾我是吧!快点起来把床让给我,你打地铺。”筱筱表姐这下是真的急了,不禁向我急喊道。

  我一副没有听到的模样,当然不会听从她的话了,在我看来这本来就是我的床,我睡在这上面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如今落在她的眼中就成了几天这副情况了。

  她当然不肯,一时间拉着我的胳膊让我起来,叹了一口气,我露出一副有意思的表情,道:不如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赢谁睡在这上面,不过附带的条件是,输的一方要帮赢的一方捏脚。“看着她微鄂的表情,我不禁邪恶的道,心里却在盘算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