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恒猛吸了一口烟,然后从他的鼻尖中轻轻的吐出来,那模样像极了我在生气的模样,一瞬间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看到杜子恒来,其中有一些同学不乏在这之前就已经认识杜子恒的,现在在这里遇见,他们当然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想要看看高校治霸是怎样征服别人的眼球的。

  顿时,一群人就围绕着看热闹。

  或许那个趴在上面偷看女生厕所的青年是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侧过头看看发生了什么状况,好像在他的印象中以前有很多男同学都是通过这个缝隙查看女生厕所的,如今一点事都没有,想来今天我来偷看女生厕所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但他怎么也不会想要,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偏偏闯进来一个校霸杜子恒,这可是在学校老师眼里都是出了名的,自然在大家眼里也是异类一样的存在,也难怪大家都很客气的上前和他打招呼,但之间总是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仿佛不敢靠的太近一般。

  趴在上面的青年扭转着头,当看清楚是谁的时候,心里一咯噔,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从上面摔了下来,这一跤摔的可不轻。

  不过这还只是见到杜子恒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不知道等会会发生点什么。隐隐之间大家都有点期待起来。

  在那青年摔下来的时候,厕所的众人全都忍不住的哄笑起来,好像要将自己的情绪全部都发泄出来。

  这也难怪,在这之前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如今这个倒霉蛋却碰到这种事情,不知道对他来讲是好事还是坏事。

  青年从地上爬了起来,便看来我们这些人不怀好意的眼神,一时间不禁有些慌了神。这种事情毕竟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一时间,满脸讪笑,希望我们不要找他茬,或许现在他已经知道他哪里错了。

  却可怜那些在女生厕所上厕所的女生,自己被别人偷看还浑然不知。现在想想,如果被她们知道自己在上厕所的时候,旁边却有双眼睛在悄悄的注视着她们,不知道她们会怎么想,或许在很久一段时间这个厕所都不会有人在过来上厕所了。

  看到那青年在此时这么多人注视下还能笑的出来,不禁感觉那青年的脸皮当真是厚到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笑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杜子恒的脸色不怒自威,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或许是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之中锻炼出来的一样。以他的方式阐述着他的道理,那就是以暴治暴。

  比的就是拳头大,才能更好的在这个学校中生活下去,社会也是一样。

  “怎么样,刚才看过瘾了没。”杜子恒的眼神缓缓的注视着那个青年,其意思不言而喻。

  那青年脸皮抖了抖,此时被这么多人给聚拢着,他难免心情会有些急促,当听到杜子恒那略显尖锐的声音时,不由自主的有点害怕和恐惧。但尽可能的保持着自己的淡定,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显得更加从容一点。

  “没....不是....没有看清。"青年在慌张之下,口无遮拦的说没,一下子就引来了其它人的哄笑,不过好在最后那青年最后改正了过来,不然那就要闹更大的笑话了。

  这可不是那青年想要看到的。说完之后青年的眼皮就跳了跳,因为他看见杜子恒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就想一坐等待爆发的火山一样,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这么说来,你还是看咯。”杜子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淡一点,让人听在耳中很舒服。

  不过在当事人的耳中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当那青年听完这句话,极度掩饰自己的恐惧,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感觉到不安。

  “你想怎样!”青年声音略显颤抖的问道。听在我们耳中都能够感觉到一阵寒冷。

  或许他是真的惧怕了这种心理上的威压,与其被动还不如占据主动的好,只有这样才能不再人群中落后别人一步。

  尽管他很惧怕,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往上冲。

  杜子恒的眉毛一挑,或许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如此对他这样说话了,一时间他或许还有点不太适应,但这也仅仅只是让他的眉毛一挑而已。

  仅此而已。

  “学校老师管不了的,没法管的,我来管。”杜子恒冷哼一声,显示出强大的自信,或许也只有他会有如此大的自信。

  那种运筹帷幄的霸气气场,不是我等能够轻易学会的,或许跟在他的身后真的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好处也不一定呀!

  心中这样想着,一时间,我对杜子恒的看法又一次发生了改变。

  u最◎/新章节/.上OA酷%√匠*t网Z

  “你到底算是那根葱啊!真是多管闲事。”青年很不屑的说道,脸上的表情要多不可一世就有多不可一世。根本就没有将杜子恒放在眼里。

  又或许他根本就不认识眼前之人到底是谁。才会出此狂言,如果让他知道了眼前之人就是我们学校的几大校霸之一的杜子恒,我想,他肯定就不会这样讲了。

  一瞬间,杜子恒笑了起来,在他看来,新人是最可爱的,也是最愚蠢的,唯有拳头才能让他们知道世上有很多东西是你惹不起的。或许今天过后,青年就会明白什么叫口出狂言,同时,他也会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

  只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罢了。

  笑完,杜子恒踏着不急不缓的重步走到了那青年的跟前,然后在毫无征兆之下拳头已经落在那瘦弱青年的身上,猝不及防之下,那青年就已经吃了个暗亏,一瞬间,痛的腰弓着像个虾米一样,很难想象刚才那一拳有多重。

  仿佛是吃了个暗亏,心里极度不爽,忍着疼痛倏然去偷袭杜子恒,在明知道自己不敌的情况下,那青年也只好用这样的方法了。

  可是他错误的预料了杜子恒可不是吃素的,这样的小伎俩对他来说仿佛就是过家家,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一个高抬脚就将那青年踢到了尿池子旁边,再也没有爬起来。

  或许这就是杜子恒的暴力美学,给了我们这帮人深深的震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衷心求撸撸,我已经很努力的在码字了,这一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