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忙制止了刘闯说下去的冲动,有什么话我俩私下里说也是一样。

  刘闯看到这,露出了一个我懂了的表情,甭提那表情有多猥琐。

  就这样我们安静的上完了一节课,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与其去解释不如把时间放在学习上更踏实点。

  此时,刘闯看从我的口中已经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的时候,就带着班里的几个要好的朋友打篮球去了。

  我闲来也无事,于是就坐在那里看起了课外书,这时我所坐的窗口位置突然有人敲打窗口的声音,我一扭头,看见窗外有一人神采奕奕的,长的还算是俊俏,当然比起我来就有点距离了。

  那哥们显然有些激动,手里拿着一个信封,不知道是干嘛用的,不用说,我猜想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吧!

  我打开窗口,问他有啥事,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知道他是隔壁八五班的周思佳,经常来找刘闯打篮球,虽然球技一般,但在学校中也算是名声不错。

  那哥们笑问刘闯在不在教室,我说不在,去打篮球了。

  听我说刘闯不在教室而去打篮球了,不禁脸色露出遗憾之色。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忍不住问道:要不,你先和我说,等刘闯回来之后,我再交代刘闯你看这样行吧!

  那哥们略微思考了下,然后点头说行,接着有道:不过你得保证不要私自拆看这信封中的东西。

  我说好,一定不看。不看这又刺激着我想要看看周思佳所说的信封中有着什么,居然这么神秘,一瞬间,让我浮想翩翩。

  人就是这样,你越是不想让他看的东西,那这件东西就越刺激他的好奇心,让他一步步去解开谜团。

  我口中虽说保证不看里面隐藏的东西,但难保证我的好奇心大盛,趁着没人注意的份上将里面的东西看一遍。

  周思佳看到我出口保证,才微微放下心来,最终将手中的信封隔着窗户塞到我的手中。

  看着这小巧的信封被精致的包装着,这不免更加的吸引了我得好奇心。

  当看到署名是许晴收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这可能是其它班的学生送给许晴的情书,只不过不好意思自己送过去,反而让我们班的转达。

  作为一个八三班的成员,谁心中没有一个女神的形象,在我们的心中都住着这么一个女神,而我们也不愿打破这种关系,就宁愿在心中永藏,也不会说出来。

  但如果有一个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我想就我们班就会很多人将自己的想法和心中的女神说出来,与其这样,不如把女神埋在心底的好。

  但是现在却有一个这样的一个外人将情书交给我并让我交给我的女神许晴,你说我会给这个机会吗?

  与其把这封信交到许晴的手中,还不如我自己给私吞了,让这封信永远见不得天日的好。

  想到这,我就有点憎恨这位给许晴写情书的人了。

  看到我拿在手中左瞅瞅右瞅瞅的神情,周思佳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道:别忘了让刘闯把这封信转交给许晴。

  我冷不丁的抬头回道:好的好的。不过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之后,周思佳就转身回去了。

  此时,周围也没有人会注意我,我就想不能将这封信交到许晴的手中,平时许晴受到的骚扰已经够多的了,可她从来都没有动心过,还一直责无旁贷的好好学习,并没有将感情当一回事,在她的印象中或许只有好好学习才是目前的她所能干的最重要的事情了。

  如果此时我再将手中的这封信交到她的手中,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写给许晴的情书呢?所以这事,我思来思去,决定不能干。

  等到刘闯回来,我将那封信摊在桌子上,趁着老师没来,我好和他说明下情况,我相信只要我和他说过之后,他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因为我知道许晴是属于大家的。

  看到我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封信,准确的说是一封情书,刘闯先是一阵惊异,说好小子,几天不见越来越大胆了。

  我立刻翻了翻白眼,也懒得和他计较,最后指了指上面的署名道:这是那个和你打篮球特别要好的人送过来,让你送给许晴的。

  刘闯微微一愣,道;你说的是那个经常找我打篮球,但是球技超烂的周思佳。刘闯显然有点不敢相信。

  我对着刘闯微微哧鼻,说的好像你的球技很好的样子。不过我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做争执,而是点了点头,道:就是他,今天突然莫名其妙的来找你帮他做这事。如果你是三班的人,就不要帮这个外来的。

  刘闯的脸庞之上立马露出为难之意,想来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俩经常在一起打篮球,走的特别近。

  我这样一说,不让他为难才怪。

  不过刘闯只是略微想了想,道:虽说这样做很让我为难,不过敢把主意打在我们的班花之上,这就有点过不去了,班花是不允许分享的。

  说到这,刘闯就仿佛下了什么大的决心一般。我知道在我们班里的男生心里都曾经住着一位女神,刘闯也例外。

  说完我和刘闯似乎目标达成一致了,就下决心打开这封信,看看里面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我忍着激动的心情,让刘闯在旁边把风,不让别人看到我们俩在干什么。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老师看到我们偷偷摸摸的在下面作祟。

  我顺利的撕开信封的密封处,正当我想要继续撕开想要拿出来一观究竟的时候,我紧靠的窗户玻璃上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敲击声。

  擦。

  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在现在,我慌了神的想要看是谁在此时敲击窗户。

  我暗骂,就说刘闯把风不靠谱,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让人给发现了。

  x#酷匠网!)首发8

  我脑袋僵硬的扭过头,想要看看究竟是谁。

  但当我看清窗外是谁的时候,胸口还是搪塞着一口闷气。

  压抑的久久让我缓不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