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当着一位女生的面看这种娘炮的偶像片,我还就真的看不下去。

  不过看到许燕那津津乐道的表情,我有不好意思换台,毕竟这是在她家,我一个客人总不能按照自己的性格来做事吧!

  看着那狗血的剧情,演技超差的男主角,我坐在椅子上在哪里郁闷了半天。

  如果我来演的话都会比男主角要好看多了。

  一想看这个,我再看向电视中漂亮的女主角,顿时变得可爱多了。

  心中还在憨笑,意想着这种可能。

  有时候真的很佩服自己,竟然会将自己想成故事中的男主角,这样就可以肆意花丛,一大帮美女围着自己团团转。

  可是事情总不是自己想什么就是什么的。

  如果被许燕知道我会有这样的心理,可能早就将自己赶出门外,也不会将我这条狼留在身边成为祸害。

  仿佛察觉到身边还有一活人,许燕也不敢像刚才那样放肆的傻笑了,但那高兴的面容却是仰止不住的样子。

  如果我不在这里,不知道许燕还会犯什么花痴呢?

  我闭上眼,佯装困了的样子,不想耳边随时还会传来浮躁的声音。

  等到这一集播放完毕,许燕才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困乏的样子,于是问我是不是困了。

  我嗯了一身,点了点头,看到这,许燕才将电视给关了,让我先去她的那个小房间里去休息,我说好。

  只不过,在吃饭前的时候我就已经参观了她的那个粉红小卧室,并且看到了许燕放在桌子上的小黑丝。

  如果再让我去她的那个小卧室去,难免半夜里我不会将那个小黑丝拿出来撸一把。

  嘿嘿,我这么邪恶的想着。

  把我领进她的那个小房间,让我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去对面的屋里唤她,她睡在那儿。

  估计那是她父母的房间,现在她父母不在家,一个人睡不安全,才让我来的。

  之后,许燕就出去看她的偶像剧去了。

  我看着粉红的床,喜洋洋的床单,一下子觉得自己变得年轻了童真了不少。

  许燕都这么大了,还不失童真,的却是很难得啊!

  简单的将自己的臭脚洗过后,我就一下子钻进了许燕的小被窝中,嗅着床单被子上女子特有的特殊气息,我就有点激动的睡不着。

  虽然现在只是我一个人睡在这个床上,但在这之前却是许燕的小窝,有属于许燕的特殊味道,能够和许燕睡在同一张床上,并且嗅着她特有的味道。这是一种异性荷尔蒙的味道,让我深深的迷恋其中。

  心里甭提有多亢奋,尽管只是间接接触,但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我闭上眼,让自己努力多的吮吸这种味道,让自己在以后的岁月里,每每想起来的时候,很会把自己给乐的不行。

  想到这,我都会笑的合不拢嘴。尽管不知道现在家人在家里会怎么想担心我,看来我也只能先这样了。

  就这样在床上躺了一会,当听到大厅中没有电视的声音时,我就可以确认许燕已经去睡觉去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才偷偷摸摸的爬起来,想着在床前的柜子上还有许燕遗留下的黑丝,正好解决我那饥渴的精神。

  我也就没有开灯去找,怕许燕从对面屋里能够看到。黑夜中我在桌子上摸索着那个黑丝的位置,我大约摸找了几下就在一书本底下找到了那个黑丝。

  我心里有点激动,以前都是听别人说撸管什么的,但却没有机会自己去尝试一次,这一次刚好有机会,我难免会有点激动的心情。拿到手中,我都有些颤抖,没错,就是这种激动的感觉,虽说我以前还没干过这种偷偷摸摸的事,第一次有这种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我虽然看不到那个家伙,但就拿在手中就已经让我感受到舒爽细腻的感觉,如果让我撸一把的话,甭提让我爽到飞了。

  带着那份罪恶感,黑夜里,我轻轻的掀开被子,反正这种天气也不冷,盖着被子反而会我。

  手里拿着许燕的那个东西,在心里默默祈祷了下,才持着向下面早已挺翘的小兄弟握去。

  嘶!

  感情会这么爽,我在心里呀道。

  没有想到经过那个家伙的振幅,效果会这么明显,这种舒爽的感觉前所未有。

  我在哪里来回套恁着,心里却在意淫着我们的许燕大小姐。

  尼玛,我有这么邪恶吗?没想到我在这里做事的时候,心里想的人会是她。

  一会儿的时候,下面就已经出来我身体的一部分东西来,我连忙掏出纸巾来擦拭干净。

  就在我忙着去擦拭的时候,外面却响起了徐燕的声音。

  只见许燕隔着门娇声道:陈逸,我一个人在那边睡觉害怕,要不这样,我过来和你一起睡吧!

  也敢为她一个人睡了,别说是大姑娘家的,就是我一个人睡不也会有这种害怕的想法吗?

  听到她楚楚可怜的腔调,我心里一软。

  但又转念一想。

  我擦!

  你能来的更及时点吗?

  我在心里郁闷的想到,没想到我正在床上做事,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战场呢,许燕的声音就已经在门外传来了。

  这让我情何以堪。

  这还不算什么,万一许燕在刚才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我张一百张嘴巴都解释不清楚了。

  我将那个沾满我子孙的家伙连同那张卫生纸一同塞进床底下,才放松下来,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这么激动,让许燕看出什么端疑咯。

  将这么整理过后,我才想到刚才许燕说的是什么。

  她一个人睡觉害怕,想和我一起睡。

  怎么不早说,害我一个人苦逼的在这里撸管。

  我在心里邪恶的想着,并且思索着要不要叫许燕进来一起休息。

  想到我没有啥大的损失过后,我才对许燕道:要不,你就进来一起休息吧!

  听到我同意,许燕才勉为其难的携着自己的被子走进来。

  我打开灯,裹着自己被子让许燕睡在里面。心想不要被她发现刚才我那邪恶的行为就行。

  当我回头向许燕看去的时候,一瞬间,就有一种流鼻血的冲动。

  酷¤}匠e网wL正o:版y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