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王玄的嘴巴上,瞬间我感觉手心中火辣辣的疼痛。更不要说王玄的脸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印慢慢的显露出来,那就是我的杰作。

  你不是嚣张跋扈吗?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你要为你的嚣张跋扈付出代价。

  一瞬间,场上的众人全都愣愣的看着我,不晓得我是抽的哪门子风,竟然不由分说的就朝着王玄打去,这在他们看来,就算打也要看看是不是你这个级别能够打的,万一牵扯到王玄身后的背景就不好交差了。

  因此众人全是愣愣的看着我,在他们看来我是那种老实巴交的,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打的王玄,这也不怪他们,我与王玄的恩怨早在之前就已经结下了,也不差这一次。

  现在我的想法就是,别人怎么对我,我怎么对别人。

  王玄打了我,我自然而然的要捞回来。

  抽了王玄一个嘴巴子,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场上有少许的寂静,似乎被我威慑住了。

  y最Y,新%h章}8节v¤上y3酷K匠:√网?^

  这样也好,省的别人总是认为我是好欺负的,不管阿猫阿狗都过来欺负我。

  纵使这一巴掌让王玄记恨住了我又如何。

  那么一瞬间,王玄捂着脸,嘴角有一丝颤抖。眼睛瞪着老圆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打我,你敢打我。”王玄面色扭曲的道。

  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出了王玄话语中的歇斯底里,充满了深深的不甘和愤怒,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膨胀爆发。

  就打你了怎么着,还不服。我语气微冲,看到王玄这吊人受挫还这么横的模样,我心里别提有多火。

  王玄的那个同党看见来了这么多人都已经就烦了,何况我们这里还有几个青年,我就不怕他继续横。

  横的话,我就打。反正现在人多我也不怕这家伙,于是说道。

  王玄脸色铁青,知道自己受挫,再想要反驳也不是那么容易说的过去的。

  于是挣扎的将我推开,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再回想起来前一天嚣张跋扈的模样在与现在对比一下,难以想象是同一个人。

  王玄站起来,目光凶狠向在场的每一位看去,希望能够记住在场每一位的面容。

  对他来说,我们以后的日子就要遭殃了一样。

  “好,好,我记住你们了。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说完竟然拍拍屁股想要走人。他的那个同党看见他的头要走,急忙呼喊起来,挣扎的向王玄跑去。却被俩个人给拦截了下来。

  我们当然不能让他走。更不能让王玄走。

  事情哪能这么快就结束的。

  王玄想走,却被人立马给围堵了过来。

  王玄转过头看我们,准确的说是看向杜子恒,他才是场上众人的头头,也只有他说放人我们才能放人。

  所以在未征得老大杜子恒同意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王玄走。

  看到不能走,王玄一怔,道,你还想干嘛?

  杜子恒眉毛一挑,眼中尽是轻藐之意,还想干嘛?

  你就这么走也要问问我妹妹同不同意呀!

  杜子恒邪魅一笑,很难想象出接下来他该怎么处置王玄,尽管今天中午已经将这个家伙给打了一顿,但错就错在,王玄这人不知悔改,在别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拿他的妹妹做威胁。

  不过好在赶来的及时,如果再晚来几步,不知道还要发生怎样的事情。

  他不敢想。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哪来这么多破事。

  王玄看向了杜子恒的妹妹,杜宛若。

  虽说此时杜宛若已经逃脱了刚才的惊吓,不过现在还是大气都不敢喘。

  当问及这个问题是,她自然将目光投向了她唯一的哥哥,她相信这件事他能够完成,所以并没有多大的担心。

  不过,就在王玄看过来的时候,那一瞬间,杜宛若还是觉得后背发凉。

  被杜子恒这么一问,我看王玄也是神情一紧。

  显然是被杜子恒的这句话给问蒙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处理。

  “那我给你妹妹道歉还不行吗?”

  王玄难得的有些服软了。

  杜子恒双眼微眯,不禁反问道。光道歉就行了。

  这时候杜宛若看着情况不对,对于她来说是最讨厌自己的哥哥在外面打架斗殴的,不得已才在后面搭了句。

  “哥,我看还是算了吧!”杜宛若言语柔和的对自己的哥哥讲道。

  看到自己的妹妹都这样说了,自己这个当哥哥怎么说也不好驳自己的宝贝妹妹吧!

  我看杜子恒对这位妹妹的关切程度,难得会有这么一位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于是语气略显放松的道。

  “想要我放你走也可以,不过..."杜子恒稍微语气停顿了下,扭头意味深长的看向我。

  王玄心思立马被调了出来,略显激动的问道。

  “不过什么。"“你以后不要在找我妹妹和这位小兄弟的麻烦,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的。"杜子恒手指向我,他说的小兄弟自然就是我。

  听到杜子恒半威胁的话,王玄极不愿意的点了点头。

  我能看出王玄眼中一闪即逝的凶光。

  只是这时候不敢发作,只是不知道,以后能不能信守承诺还不一定呢?

  现在装模作样的一脸和谐,背后干出个啥事来,也说不准。

  所以我并没有寄托王玄能够将我们之间接下来的梁子截过,我只要能够做出这事来,就有一定的承担责任。

  否则,我也不会冒险做出这种事情来,只要所有的一切我来扛就成。

  “记住自己的话,赶紧滚吧!”杜子恒淡淡的道,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听见此话,再不走就是傻瓜了,万一杜子恒临时改变主意了,那就想走也走不成了。

  这般想着,王玄赶忙带着自己的同党匆匆逃去。

  看那受挫得神情,别提多让人高兴。

  杜子恒笑了笑,之后向自己的妹妹走去,慌乱中还没有查看有没有伤势。如今这才回想起来,赶忙查看。

  途径我的时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一种异样的神情。

  好像是感谢我,又好像是惊讶于刚才我对王玄的行为。

  查看无误后,才带着妹妹和众人离去。

  杜宛若一走一回头的朝我看来,却被他的哥哥硬生生的拉着不能回头。

  之后,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人都走了,就不要再看了。"一股清脆的女声道。

  我一怔,看向说话处,原来是许燕,看她那幽怨的表情,小嘴嘟囔着。

  看情况她刚才已经将事情的经过看了个头,只不过是躲在暗地里没有出来。

  我也不在拖延时间,道。

  走,我们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满地打滚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