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站在场边的正是杜宛若无疑,只是没有想到昨天的偶遇,竟然变成了今天的巧合。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是场上青年的妹妹,看着青年的威能,想必在学校里混的不差,不然不会在人群中有这么高的人气。

  王玄竟然不长眼的要调戏他妹妹,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看王玄的下果,绝壁是要挨揍的下场。

  我站在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幻想着对面人群中悄然站立的杜宛若能够看到我,可惜她的身旁怂恿着其它想于杜宛若这颗金枝交好的年轻人,杜宛若被众人围在中间,想要躲避,却奈何人墙太厚,在其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尼玛,这群人如果不是看在他哥哥的份上哪里会这么勤快的无事献殷勤。

  料想也是想要通过他妹妹交好再一步步的打好关系,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我站在对面的位置上,期望着杜宛若能够回过头来看向我,或者走过来和我打一身招呼,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再看着被团团包围着杜宛若的人群一阵厌恶。而此时杜宛若正被众人调戏的花枝乱颤。

  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轻微的想法,想要和她轻微的交流,哪怕是一个眼神也好,这样就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

  但现在什么都没有,意料之中的想当然并没有发生。

  或许我们终究只是个过客。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杜宛若的哥哥,因为他解了我的心中只恨。

  此时的打架已经接近尾声了,王玄被打的也很惨,脸肿的像胖了几斤肉,我不禁暗呼过瘾,仿佛打王玄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一般。

  远处的保安大叔离得远远的,害怕溅他一身血一样,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保安大叔并没有过来劝架,或者疏导众人离去,我看他鬓白的头发,估计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也不想在淌这浑水了。

  劝架成功还好,如果不成功的话说不定自己一人双手难敌四脚。众人反过来将他打一顿就太不划算了。

  他这样的考虑也挺好的,不是么。

  随着逐渐散去的人群,现在的打斗已经算是接近尾声了,不用讲,大家已经知道结尾会是怎样的结果了。

  所以不用看下去心里就已经是心知肚明了。

  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我也觉得没啥看头,在看下去也没啥意思,不如就这样回去吧!

  我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心里却在想着等着刘闯过来,我就有炫耀的资本了,今天的这场大戏可不是白看的。

  就等着我在刘闯面前在添油加醋,此时我在心里想想都觉得开心。

  想了想,我才跟随着大家的脚步朝教室走去。

  看着时间还早,于是就在自己的座位上休息片刻,期间我回过头看向许燕,发现她正在闷头看着书本,根本就没有发现我此时正在看她,看着情况她已经好很多了吧!

  最新c章;^节√l上#酷匠i网●

  想不到十六岁就来那个了。

  听生物老师说只要来这个之后,就说明已经具备了生育的能力,不知道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就说明她有这个能力了。

  只不过,她的胸那么小,估计我一只手都能握的过来。

  我心里邪恶的想到,没过多会,刘闯就已经来了。

  于是我就和他讲今天在学校门口的那场好戏。

  顿时,刘闯就被我的讲述给吸引过来了。

  一个劲的的问我接下来呢?接下来怎么样了。

  看着他猴急的模样,我不禁感到好笑,但我又不能笑出来,顾装深沉的将故事拖着,来钓他的胃口。

  等到他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我才快速的把原为给讲了出来。

  “那个九年级的杜子恒帮你打了那个王玄,那你岂不是要感谢他咯。”刘闯听我说完,不禁问道。

  我当然不会将我还认识杜子恒他妹妹的事给讲出来,或许别人更本就没有记住我这号人也不一定呀!

  “那当然要感谢他帮我打了王玄,不过这个王玄的确也该打,调戏谁不行,非要去调戏杜子恒的妹妹,这不,这才落得这下场的吗?"我看着刘闯,一不小心就吐露了实情。

  刘闯轻噢了声,道,原来是这样,那我还真想见见杜子恒的妹妹是怎样的校花级人物,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魅力。

  我操了,尼玛,我就不该说出来。

  这不,刘闯又该遐想连连了。

  女人啊!你就是个祸害。

  我拍着刘闯的肩膀,暗骂一句,色魔。

  立即,刘闯就露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嘴里还不忘发出切的一声。

  我日了,刘闯啊!你不要放弃治疗!

  你这样,你老妈造吗?

  谁知道,刘闯来了句,我老妈不造,被你给造了。

  我还能说什么,我操了。

  有一个这样的极品同桌,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

  偶尔,我还能感觉到身后,有那么几道目光在注视着我,但当我回头望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我不禁暗叹,难道是我的感觉出错了吗?

  或许吧!

  当我们停止嬉戏打闹的时候,老师却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教室,还别说,老师有时还会在门外窥探我们这些学生到底在教室里干嘛,有没有正正经经的去学习,这些他当然一清二楚。

  我虽然学习不是很好,但在老师眼中的印象也算是良好的。

  数学课中,正当我听课的时候,不知何时我的后背被身后的人给戳了下,我就郁闷了,这有啥事啊!

  我回过头,看见戳我的不是别人,正是许燕。

  她的手中的笔指向我外套的帽子,好像在告诉我帽子里有什么东西。

  我一愣,看她的表情,感觉很微妙。

  能是什么东西呢?

  许燕也不想多耽搁,她也怕老师会看到了,于是继续装作认真听课的模样。

  我低下头,伸手去摸许燕丢在我帽子里面的东西。

  半晌,终于被我给摸到了。是一个褶皱的小纸团。

  我拿到课桌底下,想到看看这小纸团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打开后,我一愣。

  竟然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求肥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