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疼痛的身体,颤巍巍的回到了家。

  看着熟悉的环境,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似乎有那么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我的家在镇上不算好也不算坏,总之马马虎虎的过日子,两层的小洋楼,说是两层是我爸后来请人给搭上去的。

  这样的房子在镇上还有很多,形成这种模式后,后来就有很多人来效仿。

  此时已临近七点,天空黑蒙蒙彻底暗了下来。

  看着褶皱的衣服,嘴角不禁掀起一抹苦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意的整理下自己的衣服,确认这样可以不被看出来之后,我才悄悄的敲了敲门。

  “铛铛”

  敲门声在耳边回荡,屋子里窸窸窣窣的响起了拖鞋由远及近的声音。

  “吱”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具有成熟气息的女人,一头散发慵懒的披在身后,披肩睡衣松散的搭在身上,我无意间就能看到里面的风景,此时就像刚洗完澡一样,距离不远就能嗅到一种诱人的芳香,都说成熟女人有魅力,这些年,爸爸也都败坏在这个女人的手中。

  她就是我的后妈,蔡芳菲,一位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当初看上我爸爸不知道图的是什么。

  就因为我爸在镇上的面粉厂,我当然不会相信。

  总之,爸爸和妈妈的离婚也许就是眼前的这位女人。

  我当然不会对这位后妈有什么好脸色,关系一直是爸爸在其中维护着,不然能不能在一起生活还不一定呢?我这样想。

  “回来了,来,快进屋,饭都给你烧好了,看你一直没回来还以为你出事了呢?"蔡芳菲眼中露出疼爱之意,不经意间就能让你躺在她的温柔乡里,这也是她的厉害之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心对我,但就这份温暖的问候就能够打消你的一切戒心。让你对她没有任何杂念的相信她是真心对你的好。

  “我很好,不用你担心。”我不冷不淡的对她说。说完不理会她径直走进屋去。

  她的脸色只是稍微暗淡了下又恢复刚才的模样,显然并没有在意我刚才的话。

  我进屋还好没有看到爸爸,如果被他发现我对后妈没有好脸色或者看到我被打的异样不知道又该怎么说我了。

  我心存淡淡的侥幸心理。

  将书包放下,看着餐桌上还未动的饭菜,心里对这个所谓的后妈还有有那么一丝感激的。

  只是不知为何我就是跨不过这道坎,就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打心眼里没法原谅我爸爸一样。

  为了不让后妈发现什么,我乘着她没发现,急急忙忙的钻进的浴室,快速的脱点衣服,看着身上淤青的皮肤,随着水龙头冲刷着,好像这样就能减轻我的疼痛似得。

  岂知,埋在心底的伤要让时间才能满满的消退。

  等到洗完澡之后,我才发现刚才急急忙忙的洗澡,换穿的衣服都没有带过来,我那个汗。

  总不能就这样光着身体走出去吧!

  我心里那个郁闷。

  擦干身体,在里面急的直跳脚。也没有办法解决。

  忽然想起来,后妈不是还在外面吗?不如让他帮忙咯。于是我偷偷的打开门,将头探出去,看到后妈正在外面大厅的椅子上来回调换着频道。

  看得出来,她似乎也有点无聊。

  我特么的就不想这时候叫后妈,可现在情况又不允许。

  于是我硬着头皮去叫后妈让她给我拿衣服。

  后妈看着我探着个头,表情微微错愕,好半天才嬉笑着上楼去拿。

  如果不是怕被你看到影响不好,我早就裸奔上去拿了。

  我来个去。

  什么时候我要这样央求人家了。

  关上门,我坐在浴池边上,等着后妈给我送来的衣服。

  在等了几分钟之后,后妈才踩着碎步下了楼。

  我在心里默念着还有几步才能来到浴室敲门,不料,我正揣摩着要敲门的时候,后妈却突然将浴室的门给打开了。

  我擦,正好我浴室的门还没有关,这下,全身上下完全裸露在后妈的眼中。

  这对于我来说,打击可太大了。

  这六七年地里,都是自己一个人洗澡,什么时候我的身体会让人瞅着了。

  而且,还是这么赤裸裸的展现在后妈面前。

  “唰。”的下,我的脸都通红起来。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我特么的尴尬的干咳了几声,后妈才回过神来,随即一脸歉意的将手中的衣服递到我的手中。

  只是,临走的时候在我淤青的胸口处看了一下。

  我心里暗叫倒霉,身上淤青的伤口被后妈发现个正着。

  关上门,不安分的心跳个不停。

  不知道会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爸爸。

  我担忧道。

  快速的穿上衣服,平息了自己的心情,不让后妈发现什么端疑。

  这才走出浴室,此时经过刚才那件事,发现屋里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后妈坐在板凳上看着电视听到我出来也不在说话。我在心里暗骂自己,那可是你的后妈啊?

  我特么的这是干什么,胡思乱想啥?

  感觉到肚子咕咕叫,我也不去想别的事情,旋即坐下来吃饭。

  不得不说,后妈的手艺就算和我亲妈比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闻着就能让人食欲大增。

  “我爸怎么还没回来。”趁着吃饭的这个空,我问。

  “你爸他今天店里有事,可能要回来晚点。”后妈细致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尴尬。

  …p酷;匠网kI首=发w

  我知道爸爸在镇上有一家面粉厂,平时挺忙的。

  我随口哦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

  “看你身上淤青的伤口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后妈并没有多少责怪的意识,只是关切的询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是被后妈看到了。

  我放下筷子,似乎想起这事,就会被气饱一样。

  “是,可是这是并不怪我。”我说到这多少有点愤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书,兄弟们想看激情戏就追书吧!学姐有毒是你的唯一选择~~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