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答应你。

  出乎王猛的意料,没有想到我这么豪爽就答应下来,没有丝毫的迟疑。

  其实我心里也是故作镇定,明知道没有退路了也要硬着头皮往前冲。

  同样的陈宇也对我的回答有些惊讶,没想到一向性格懦弱的我会下这么大的决定。一时间还以为我脑子被门挤了呢。

  但我也不说破。虽然知道陈宇鄙视我,但我一点都不怕他,虽然他是跟在王猛后面混的,但也就是个跑腿的,王猛的哥哥是镇上的混混痞子,没有人敢招惹他,连带着他弟弟王猛多多少少都要受他哥哥的笼罩。

  对于陈宇我也能理解,毕竟弱肉强食,至少跟在王猛的后面可以分一杯羹。

  王猛身体依靠在门框边上,搭配上比我大一圈的身体,完全可以堵住半边门。

  此时,他也放松紧绷的身体,眼睛略微有些异样的光芒在悄悄闪烁。

  Z看正m版章节`◎上(=酷匠!d网s

  从我站立的位置刚好能够看见。

  什么时候开始,我问。

  我脸色平静的问道,虽然我知道这会很危险,但硬着头皮也要问,至少许晴哪天对我说的话还保留在我的心中。

  虽然我是个怂蛋。

  但我不怕事,不惹事。

  至少我现在不用见到王猛就那么害怕,我可以勇敢的去面对他。

  今天下午放学。到时候你在校门口等着就行,要你过去只是衬托个场面,但是会不会让你打还不定呢。

  王猛轻松的说道,仿佛打架就已经是他的家常便饭了。

  不过他说的也对,我充其量也就只能衬个场面,增加个人数,到要我这个怂蛋去打架,我都会为王猛这个决定感到可笑。

  说完之后,王猛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才带着陈宇走了。

  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人在教室里,其他人见到王猛倒也跑的飞快。

  生活还得继续,不能为了这件事搞得头昏颠倒的,多得不偿失。

  急匆匆的赶到食堂,此刻晚来的同学也排起了长队,一个个焦急的等待着,希望食堂阿姨能够留下一些可口的饭菜。

  初中的食堂就是这样,抢着吃,来晚的没得吃,我抬头看着这排起的长队,想要打点好吃上口的菜肴是不可能的了。

  焦急等待的时间本来就是漫长的。

  不知什么时候,对面长队中一个瘦小的小女孩突然不知所云的哭泣起来。

  顿时旁边的目光都被这个小女孩给吸引去了。

  女孩很瘦小,一小撮马尾辫扎在身后,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瘦小的肩膀随着哭泣,一阵一阵的抖动起来,看着就有种想要怜惜和保护的感觉。

  依稀想起小时候,在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承诺过要生一个小女孩来陪我玩耍,来弥补我孤单的童年。

  可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却彼此离婚了,他们在也给不了我想要的妹妹了。

  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知道那天晚上妈妈哭的很厉害,和爸爸吵的很凶。

  后来我就跟在爸爸的身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疏远的爸爸,从当初简单的问候到现在彼此见面都会视对方为陌生人。

  我不知道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只知道我每个夜晚哭湿的枕头。

  一波波的往事缓缓袭来,令我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雾。

  看到这个小女孩,心里就有种特殊的亲切感。

  很特殊,也很特别,就好像曾经似曾相识。

  就这样我楞了楞神,神情恍惚。

  我走上前去,轻微的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

  瘦小的女孩停止了哭泣,抖动的肩膀仿佛听到召唤一样,也随之停了下来。

  小女孩抬起头,疑惑的打量着我,漂亮的眼睫毛上还沾有泪水,脸颊夹杂着泪痕,看着让人颇为心动,心生怜悯之意。

  或许小女孩一定是排着长队没有打到饭急哭了。不然怎么会哭成这样,看着我一阵心疼。

  小女孩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意在何为。

  我来帮你打饭吧。你做这里歇一会。

  我对那个小女孩说,反正都是一样的取餐,替这小姑娘帮个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我声音诚恳的说道。

  小女孩犹豫了下,还是被我的诚恳给打动了。

  伸手将餐盒给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眼神。

  有感谢,有诚恳,有相信。

  你永远不知道在你困难的时候有个人伸手来帮助你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你也永远不会知道在帮助你之后有多大的欣慰。

  我要她在就餐区等我,她点了点头。

  我又回到排队的地方,继续等待领餐,没想到的是前面竟然有人主动给我让位,让我先来,我对那位仁兄点了点头。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我就已经打好了餐,回来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刚才情急之下还没有去问那个小女孩喜欢吃什么。

  不过在这个时间想吃什么已经容不得选择了,大部分菜肴已经销售完毕,最后这个点的大部分都是剩下的。

  我看着就餐区,小女孩一个人孤单的身影,安静的坐在那里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我快步走过去,将餐盒递给她,她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

  我微微一笑,我感觉她可能受家庭的影响,很腼腆也很有礼貌。

  就连吃饭也都是细嚼慢咽的,保留着家风传统。

  我倒是吃的挺快,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就将一盒饭给解决掉了。她还不忘给我的餐盒里夹给我吃。

  最后我们两打开了话壳子,我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叫杜宛若今年刚上的七年级,在七年级二班,来到这个新学校多少会有点不适应。

  以前她有什么同学和老师,他们都很好相处,但是现在换了新学校之后,她一时间很难融入到这个新环境中。

  这也难怪,谁不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呢!

  她说同样学习上也很有压力,至少比在小学的时候压力大多了。

  我也有同感。

  我告诉她来到这里要去适应的生活,这样将来才能自然的走进社会。

  她点了点头。说下次努力融进集体中。

  话到最后她也开朗了很多,最后,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把她送回去了。

  她最后以哥哥相称我。我倒也乐意。

  她说以后会经常找我玩。

  我说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本色说:

  求追求,精彩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