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消失,小花园现在又乱作一团。我心里已经暗暗猜测到了,那几个考古专家一定是进了徐东风的墓穴!

  我无奈的摇摇头,感到一丝头痛。

  小花园中,一大群警察围在墓穴洞口处。张振洪正急地抓耳挠腮,突然看见人群外的我,连忙拨开人群,拉着我就往里面钻,说道:“你可来了!快,快帮我把他们救出来啊!”

  我凝神向下看去,隐约看见三个人影躺在地上。我从一个警察手上接过手电筒,像下照去,正是昨天那三个专家。他们眉心凝聚着一团阴云,眼中瞪得老大,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许东禹,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快把他们救上来吧!”张振洪急切的说道。

  我看到周围警察畏惧的眼神,心中不由有些不满,自己不敢下去,还要让我帮忙?

  “只是下个扶梯而已,你自己去吧!”说完我便转身就要离去。

  “别介啊!”张振洪拉着我,眼中也有一丝怒气,似乎我这么不给他面子就是一种很大的过错一般!

  “你必须把他们给我弄上来!”

  我深吸一口气,故作奇怪的看着他,说道:“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

  “我命令你······”

  我打断张振洪的话,把荷包中的调查令丢给他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没有资格帮你们调查这些事情!你自己去弄吧!”

  说完,我便愤然离开了。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三个考古专家只是中了诅咒昏迷而已,并无大碍!只是这种诅咒我也弄不清楚,只能预防而不能解除!

  那些警察虽然染上诅咒,但是还没有深中体内,所以用柚子叶洗洗便好了!现在在医院中躺着的还有十几个警察,如果想要解除诅咒,还得拿他们做做研究。

  打定主意,我在校门口搭了个车便向医院驶去。

  十几个警察的病房已经被专门隔离保护起来了,我询问了医生,可是他们并不能做主放我进去,这时我又开始后悔把调查令还给了张振洪。

  正在犹豫怎么办的时候,王炫卓给我打了电话。原来这几个小子趁着不要军训的几天,跑到了酆都鬼城去玩了。

  “你们几个臭小子,都不叫上我!”我愤愤道。

  “这不是你要查案嘛,所以没叫上你啦!待会儿给你看看莹莹和小清的照片,他们现在打扮的,可真是美若天仙啊!让你大饱眼福!”王炫卓嘿嘿笑道。

  我脑门上顿时布满了黑线,问道:“胖子,你在市人民医院有没有关系?”

  “市人民医院?怎么了?难道你生病了?”王炫卓问道。

  “我没事啦!”接着,我把这两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王炫卓在电话另一头只是“哦”了几声,让我抓狂。

  “死胖子,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做好?”我喝道。忽然发现医院中来往的人群都诧异地望着我,甚至有几个人在旁边对我指指点点,我隐约听到几个大妈在说:“看,又是一个走后门的,这世道啊······”

  我连忙低下头去,走到窗户边,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清丽声音:“市人民医院啊,我待会帮你打电话问问,五分钟内应该就会有人来找你!”

  “啊!那太谢谢你啦,莹莹!你可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对着电话说道。

  “呵呵,小意思啦!我家一直都是医药世家,在各大医院都有一定的关系!”曹莹莹笑着说道,挂断了电话。

  果然还不到五分钟,就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这这家医院住院部的主任沈长生。

  “沈医生,真是麻烦你了!这件事情有些复杂,所以我必须要看到那几个警察!”在病房内,我对沈长生感激道。

  沈长生摇摇头,笑道:“你是莹莹的朋友,我相信你!不过不要太久了,不然我也很难办!”

  我点点头,沈长生离去,没有打扰我。

  我把房门关进,窗户关上,连带窗帘也拉上了。病房中顿时一片黑暗,这间病房一共有三个病床,三个警察安静的躺在床上,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一般。

  我翻开他们的眼皮,他们的瞳孔上翻,眼神涣散。扪触他们身上各处的脉搏点,发现脉搏极其微弱,浑身冰凉。仿佛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一般!

  “这似乎不仅仅是诅咒啊!”我心中纳闷,这些人就像丢了魂一般,中了诅咒的话,最多只会魂魄被压制,可是他们魂像散去了,如果在继续等下去,只怕神仙也救不活他们!

  “是什么让他们魂魄散去呢?”我仔细想了想,小花园中的气息太驳杂,诅咒、蛊毒等邪恶的力量相互交杂在至阴之气中。

  是什么勾走了他们的魂魄吗?

  我找到沈长生,问道:“沈医生,前段时间,蜀川大学死亡的三个学生尸体在你们医院吗?”

  “嗯,在的!我医院和警方经常合作,警方一旦有了尸体,都是第一时间运到咱们市人民医院!”沈长生说道。

  “那沈医生能否有办法让我看看那些尸体呢?”我急切的问道。

  沈长生想了想说道:“这个虽然有些麻烦,但是相信还是能办到的!”

  我心头微喜,在沈长生的带领下,通过层层关系,到了太平间。

  太平间在医院地下室,虽然楼道上的灯光暗淡,但是并不像电视中演的那样阴气深深。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寒气,我抱了抱胳膊,感到有些冷。

  沈长生笑了笑道:“太平间是这样的,不过你不要怕!因为地下比较冷,而且尸体也需要冷藏,不然就会腐烂。”

  我笑着回应,心中暗道:连僵尸都见过,怎么还会怕不会动尸体呢!

  沈长生在太平间登记之后,查阅了那三个学生摆放尸体的冷柜编号,帮助我抬了出来,说道:“你需要检查什么自己看吧,不过切记不要把尸体弄坏了!”

  我点点头,拉开了包裹住尸体的口袋拉链。三具尸体分别是两男一女,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掉,看到女生的尸体,我脸色微红,沈长生笑着看了我一眼,便走出了这间冷藏室。

  三具尸体被冻得僵硬,冒出一缕缕寒气。我有些疑惑地检查了一遍他们全身各处,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面色安详,看得出他们死前都还带着笑意!

  可是,那是什么让他们死亡的呢?

  我想起在徐东风墓穴里的那三个专家,他们面带惊恐。还有那些警察,是离开学校的时候,才开始逐渐晕倒昏迷!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三批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那小花园中到底有什么东西,有如此不同的力量?

  诅咒、蛊毒······我在心中盘算着,忽然眼中一亮,蛊毒!

  曾经我在墓穴的扶梯上被蛊虫咬了一口,可是却找不到那种蛊虫,这么说来,在小花园中应该充斥着不被人发现的蛊虫!可是到底有什么蛊虫能让人看不到呢?

  心中有了一丝判断,我连忙在三具尸体上寻找着。果不其然,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小小的红点,就像被红色的水性笔点了一下一般!如果不是特别自己的观察,一定不会被发现!

  我心中了然,只有中了蛊毒,才不会立刻死掉!可是这么说来,这三个人被发现的时候,很可能还没有死掉!

  我仿佛找到了某条线索,有些兴奋的跑了出去,直奔住院部。沈长生愣愣地看着我消失在太平间,突然想起什么,走进了太平间,摇头道:“果然是这样!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毛手毛脚!”

  沈长生把装尸体的口袋拉上,和天平间的管理员一起把尸体放回了原处。

  在那几个警察的病房内,找来一个铁盆,从荷包中拿出一些符纸。这些都是开光符,开光符不仅可以让施法者看见阴煞鬼物,用开光咒所制成的符燃烧后,烟气如果被人吸进去,还能看见那个人体内的阴魂!

  酷`…匠$《网、唯}一正√版7,N其他都是盗*版T

  封闭的房间内,渐渐充满了烟气。

  我瞪大了双眼,看见病床上的三人,他们的魂魄仿佛残缺了,少了一半似得!而且在他们的眉心处,一团黑气紧紧的压制着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的魂魄不能动弹。

  “难怪变成了活死人!”我心中暗道。

  “砰!”门被人一脚踹开,沈长生怒喝道:“你在干什么?!”

  “呵呵,沈医生别生气······”

  我刚解释着,沈长生打断了我,他震惊的看着我前面的火盆,指着我说道:“你疯了吗?在医院里面玩火?你,咳咳,你······”

  沈长生吸进了烟火,呛住了。我突然看见了沈长生的魂魄,在他体内似乎瑟瑟发抖,这种情况我听黄半仙说过,于是拍了拍沈长生的背部,语重心长的说道:“沈医生,男人嘛,还是应该克制一下自己的,看你把自己玩虚了吧!”

  “你······你说什么!”沈长生怒视着我,走上前就要把盆里的火踩吸。

  我连忙拦住了他,说道:“哎哎哎,沈医生,这可不能乱踩!你现在魂魄完整倒是没事,可是他们灵魂已经少了一半了,如果你再踩下去,只怕会让他们立刻死掉啊!”

  “胡说八道!”沈长生喝道,看了看被烟雾弥漫的三个人,什么反应都没有,他说道:“如果他们死了,一定是被你放的烟火熏死的!”

  不过沈长生看到盆中的火渐渐自己熄灭,便没有继续抬脚去踩息。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让沈长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盆中的火光熄灭了,盆中继续冒出一会儿烟雾之后,整个房间的烟雾突然旋转。围绕着病床上的三人,沈长生看到,那些烟雾正缓缓地被他们吸进鼻孔。

  “这······这······”沈长生被吓的噎住。

  我露出果然的神色,心道:“看来那三个学生当时并没有立即死掉!”

  烟雾被三个警察全部吸进了鼻孔。

  “咳咳。”三个警察同时咳了两声,只见他们嘴中咳出两团漆黑的烟雾,我连忙拿出三张破魔咒符纸,像那三团黑气丢去。

  黄符一碰到黑气,“嘭”地一声爆炸,燃起巨大的火花后消失,只留下一些灰烬落在了病床上。

  “呼——”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只需要解除他们的蛊毒应该就能醒来了!”

  沈长生惊恐地看着我,畏惧地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微微一笑,“你只要记住我是莹莹的朋友就行了!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现在是要救他们!”

  “救他们?”沈长生送了一口气,表情恢复正常。一说到救人,他顿时来了兴趣,侃侃而谈,说着这些警察的各种身体状况。

  我额头上竖起三道黑线,叹道:“沈医生,你不去前面给病人看病,真是浪费了!”

  “是吗?我也是这样觉得!哈哈!”沈长生笑道。

  我没有再理会沈长生,端着盆子继续走到了其他警察的病房中,如法炮制,终于替所有的警察解除了诅咒。

  “这位大哥,你这救人的手法可真是神乎其神啊!这样也能救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能不能教教我啊!”沈长生跟着我身后,腆着脸问道。

  “不行!”我一口回绝。

  “为什么?”沈长生说道:“你要是不叫我,我就告诉警察,说你封建迷信,到处传扬的妖法······”

  “停停停!”我连忙阻止了沈长生继续说下去,疑惑地看着他,沈长生大概四十来岁的模样!可是现在却像个小孩一样缠人与······啰嗦!

  “沈医生!你自己也知道了,这是封建迷信,我想,你还是不要学的好!”我纳闷道。

  “呵呵,不管封建还是迷信,在我眼里只要能救人,就是好的!”沈长生笑道。

  我心中一动,对啊!只要是能救人就是好的,那么就算我接受了阴魔道长的传承,用在好的地方,那么也是在做好事!

  任由沈长生在我身后叨叨絮絮,我继续检查了这几个警察的身体,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一个红点!忽然,我想起了在小花园中的那几个专家,他们会不会被人把魂勾走呢?

  想到这里,我连忙起身向医院外奔去。沈长生错愕地看了我一眼,喊道:“师傅,你教不教我啊?”

  “你要是不教我,我就去告你啦!”沈长生在后面大喊着,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不敢再去理会他,连忙向医院外跑去!

  心中不停地乞求着,但愿那三个专家安然无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