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张振洪打来的,传来的消息让我眉头直皱!

  这考古专家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到了!本来就不知道该如何对抗那神秘的布局者,如今敌暗我明,稍有不慎,便是必死格局!如果再有这群考古专家来捣乱,只怕会越弄越乱!

  张振洪在华天大酒店摆下了酒席,给几个考古专家接风洗尘!出宴的还有市长和市委书记,两个桌子的大包厢,倒是热闹非凡。市委书记田熊对着我笑了笑,眼神之中似乎有一丝赞美的意味。

  几位官员连连敬酒,纷纷道出对那几位考古专家的赞美以及敬仰。考古专家笑着回应,不过我却在他们眼中看到一丝厌恶。不由在心中笑道:虚伪!

  “许东禹,本来呢,这样的宴席你是没有资格参加的!不过你作为小花园专案调查组的组长,除了保护几位专家的安全以外,还要告诉专家们地下墓穴的情况!”张振洪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看了看在场的几位官员,市委书记田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做声,到时几位考古专家好奇地看了我一眼。

  “听说这小花园你是安全出入过无数次!就连地下墓穴你也进去过两次,希望你能把墓穴的实际情况说出,也方便几位专家们制定详细的探索计划!”张振雄冷笑道。

  “你进去过!”其中一个专家惊呼,其他的两个专家同样是满脸懊恼,痛心疾首地说道:“那地方你怎么能随便进去呢?我们来之前调查,那很可能就是宋朝一代国师徐东风之墓啊!如果你进去破坏了文物,你知道国家要损失多少吗?”

  看着这几个专家的模样,我有些气愤,冷哼道:“损失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进去,只怕将来会死更多的人!不说别人,就拿你们几个说,如果不在我的保护下进去,触碰到一些禁忌之物的话,还没出来就死掉了!”

  “你······”三位考古专家气结,指着我说不出话来。田熊依旧是面带微笑,不予劝说。

  张振洪冷笑道:“许东禹,说话要给我注意一点!在场的都是名家官员,不是你几句话就能得罪的!不要丢了我这局长的脸!”

  e看M正O;版n章98节上nt酷q|匠%S网

  “你的脸?”我脸色冷了下来,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王炫卓帮你搭搭关系,只怕你现在已经下台了!不识好歹的东西!”

  我起身离开,一桌人错愕的看着我,三名考古专家表情先是错愕,随后便有些愤怒!说道:“不尊重长辈,真是丢了中国人的脸!”

  听到此话,我微微一顿,正想辩说着什么,只见张振洪一拍桌子站起来喝道:“许东禹,你给我站住!”

  我冷眼看着张振洪说道:“张振洪,我不是你的下属,不要这样命令我!还有,那十几个警察还全部在医院躺着呢!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完,我便离开了。留下了两桌人大眼瞪小眼。张振洪被憋得脸色通红,医院中的十几个警察正好打在他心中的弱点!医生对此是毫无办法,而市委书记田熊和向天华两人都表示支持许东禹,这让张振洪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

  张振洪气结坐下,三名专家脸色微冷,田熊笑道:“大家放开了吃啊!这可是专门给专家们设的接风宴,许东禹小孩子不懂事,大家不要计较啊!”

  等我回到了宿舍,便打开手机,翻看着前两天在墓穴中拍摄的照片,墓穴之中有些黑暗,很多地方拍得没有现实中看得清楚,只能当做回忆参考。

  当我翻到在书桌上拍的那张照片时,我愣住了。那些奇怪的文字,就像符文一样,我研究了很久都没能破解。我把照片放大,仔细看着。

  忽然,我发现在纸张的下面还垫着一张纸。当时因为这写满符文的纸张已经残破,所以不敢随意翻动,怕破坏了文物。

  现在透过照片,我隐约发现,被垫在下面的纸上,也写了一些文字。被垫着的纸比写上符文的纸稍微大一点,所以把照片放大之后,便能看见一些出头的笔画!

  左边出头的那一行似乎只有三个字,皆露出一小半,还有一小半盖上的章印。

  我在脑海中苦苦思索着,想辨别去这露出三个半边字体的古字是什么字!宋代的文字有什么字的一半是这样写的呢?

  这徐东风还真是奇怪,那么这垫在下面的纸会写些什么呢?

  等等,徐东风!

  我心中暗惊,仿佛找到了什么。拿出草稿纸,在纸上写了三个宋代古字中的三个字:徐东风!

  然后用一本书从右往左移动,盖住一半的字体。

  “咦!就是它,看来就是徐东风之墓了,即使不是,也脱不了干系!”我暗道。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博学多才之人,拿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马老师,您好,我是许东禹!”接通电话后,我恭敬地喊道。

  “哦,是小禹啊!在大学生活怎么样?”电话中传来一阵和蔼的声音,让我心中顿觉温暖。

  “挺好的!”我笑道:“只是最近,在我们学校发现了一个似乎是徐东风的墓穴,墓穴中有这样一些字体,我不认识,想请教老师一下!”

  “哦?还有你不认识的字体?那可得给我好好瞧瞧了!”马老师很感兴趣,我心中暗暗笑道:“这马老师,就是一个考古迷!只要与古有关的东西,他就两眼冒星!”

  和马老师寒掺一会儿,便把那张写了符文的图发送过去。

  “有马老师出马,一定能破解这些文字了!”我自语道。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在华天大酒店的一个包厢内,两桌人依旧笑呵呵的碰杯对饮。虽然那三个考古专家对这些应酬有些厌恶,可是只要有人捧着他们,他们依然会笑呵呵的回应着。酒过三巡,田熊让张振洪留下来送几位专家回到宾馆,其他人都散了。

  张振洪满脸欣喜,他认为这是田熊对自己的栽培!

  田熊坐在车上,让司机慢悠悠的向回家的路上开去。这时司机问道:“田书记,今天看您这样儿,似乎有些偏袒张振洪一般啊!难道他站到您这边来了吗?”

  “哎,”田熊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叹道:“就算张振洪站到我这边来了,我也不可能去帮他啊!那许东禹的背景远远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不过这是上面的安排,让我气气这小子,然后自己放弃这小花园的事情!”

  “可是,这许东禹接受小花园的案子,不是您安排的吗?”司机不解。

  “我是授意过省公安厅,让他们这样安排,可是事情复杂化了!虽然那地下墓穴的事情没有曝光出去,但是作为一些高层,都知道那么一点,他们一定也是知道了这些,所以不愿意让他犯险了吧!”田熊揉揉太阳穴,似乎感到很疲惫,他有些嘶哑地说道:“小东,你是我的心腹!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啊!不要看着我们这些当官的风光满面,可是在有些势力面前,他们的能力足够打破规则,让人敬畏啊!”

  一夜悄寂无声,蜀川这座城市的夜晚也暗流涌动,很多人拿着相机,行走在夜市上。他们是闻风而动的记者,就算有政府对消息的压制,可是仍旧让许多记者听到了风声。

  只是第二天,在华天大酒店的楼下,汇集满了记者。

  “哎,我听说前段时间蜀川大学死了三个学生啊!”一个记者说道。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只是真相被政府掩盖下去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件事情我知道,早些年我就采访过蜀川大学,知道那学校有个秘闻:学校内的一个花园闹鬼呢!”众人议论纷纷,也都交流着自己所打听到的风声,只是最核心的机密没有说出来。

  “对,对,我知道!那花园提名就是小花园!传闻是百多年前修建的,只是那小花园被纳入蜀川大学的范围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消息。不过隐约还是会听说那花园每年都会翻修,不过在七年前便废弃荒芜了!”

  “听说吗,这次那三位大名鼎鼎的考古学家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那小花园呢!”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安静下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这件事情他们早就已经打听到了,只是这属于新闻的核心机密,竟然有人说了出来,不知道是哪个菜鸟!

  张振洪此时换上便装吗,满头大汗的看着打听内如此之多的记者,对着身后的两个便衣警察说到:“你们,把车开到后门去,待会儿我从后门送三位专家出来!记住了,不让让记者发现!”

  两名警察点头,张振洪又叫住了他们,说道:“等等,不要两辆车都还到后门,我知道这宾馆还有一个隐秘的侧门!你们一后一侧,待会儿接到人了,马上送到蜀川大学去!”

  说罢,张振洪压了压戴在头上的帽子,从大厅走了进去。

  警察局局长在本地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因此也很容易被记者认出来。

  不过好在张振洪今天运气比价好,穿了一身他从来没有穿过的风衣,戴上一顶帽子,虽然依旧大腹便便,但是也不容易被人认出来了。

  张振洪上了电梯,不一会儿便到了三位专家的门口。他们住的是总统套房,里面有三个房间。张振洪敲门进去之后,向几位专家问好。开门的专家只是点头回应,然后又和两个专家围在一起,讨论着墓穴的事情。

  张振洪没有人理会,也不尴尬。走到他们身边,从一堆书中拿起一本,赤然看到这本书是《徐东风秘史》,心中暗赞:真不愧是专家!

  不过多时,这些专业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一个眉目。他们起身说道:“张局长,带我们去那墓穴看看吧,否则就算我们在这里讨论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张振洪笑着说道:“那我给许东禹那小子打个电话,让他在学校等着!”

  “不用了,”一个专家挥手,皱眉说道:“目无尊长的小子,要他来干什么?什么都不懂,待会儿别弄坏了几件文物,那损失就大了!”

  张振洪一愣,说道:“不叫他?可是他是唯一能安全出入那地方的人,如果不叫上他,只怕会有危险啊!”

  “危险?老夫几人进出的古墓不是上百,也有数十个了,从来未发生什么事情!这回难道还怕这区区徐东风的墓?”一个老者愤然道。

  张振洪连连点头,这三个专家科是本国考古界中也算是泰斗级的人物,他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局长远远得罪不起。

  这三名专家分别是:李民基、梁学海、钟志远。

  任何学历史的人,要是不认识这三人,那就相当于政府官员不知道国家领导人是谁一样!

  张振洪点头哈腰的吹捧着三人,把他们领到一楼,朝后门看去。后门有几个人走来走去,有几个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衣服中有一点鼓。张振洪心道:这一定就是那些记者!

  于是,张振洪又把三人领到了一个隐秘的侧门处。侧门没有人,连服务员都没有。

  张振洪小心翼翼地打开侧门,一个便衣警察已经把车停到这里。张振洪堆起笑脸替几个专家打开门,笑着说道:“专家们勿怪,上头命令,那墓穴的事情,暂时不能暴露。”

  李梁钟三人点头,在车上坐下。张振洪叫来停在后门的车,坐了上去之后,齐齐开向蜀川大学。

  蜀川大学校长热情的陪伴着到来的几位专家,可是因为上头下了不准外泄消息的死命令,也没有阻止学校的老师学生们搞一个热烈欢迎仪式。

  李梁钟三人直奔主题,走进了小花园之中。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们所询问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下去过那墓穴。

  徐东风的大名他们也听说过,虽然传的有些玄乎,而且这也是科学的社会,可是在考古学家眼中,虽然不信鬼神,但是一些避讳始终还是有的!他们也怕这墓穴中会布置有什么机关暗道。

  “三位专家,真的不用叫许东禹那小子来吗?”张振洪进入小花园中,有些忐忑,总觉得浑身不对劲。

  “你这人胆子怎么这么小?我之前也得到过你们这地方的消息,这里不就连续死过几个人嘛?这是你们警方的无能,查了这么久查不出来,还推卸责任说这地方古怪!”梁学海不屑地哼道。

  “就是,你看看他们这些警察,到这里这么久了,不也一点事也没有吗?”李民基拉住一个警察问道:“这几天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啊?”

  那警察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说来也奇怪,刚到这里的那几天,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浑身没劲,像魂丢了一样,一整天都打不起精神。不过昨天调查组的组长让我们回去用柚子叶洗澡,现在感觉浑身舒服多了!”

  “嗯?!”李民基一瞪眼,喝道:“胡说八道!”

  钟志远拉了拉李民基说道:“李老头,不要生气啦!看来那小子还是懂一点考古常识嘛,知道进出墓穴还要用柚子叶洗洗身上的霉运!”

  “迷信!”李民基说出两字,便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径自走向池塘中的墓穴口。

  “哎呀!”李民基缩回了扶在扶手上,之间手上有一个红色小点,没有流血。他疑惑地看了看扶梯,问道:“张局长,这扶梯你们是从哪里搬来的?”

  “这是前几天,刚从警局搬来的!墓穴比较深,架上扶梯才能下去。”张振洪回到道。

  李民基听了点点头,暗道:幸好放了不是太久,不然有脏东西就不好了!

  “老家伙,老规矩,我先进去探探路。你们待会儿再下来!”李民基对梁钟二老说道。

  梁钟二人点头,把探墓的工具递给了李民基。

  话分两头,我在寝室准备好七星灯等道具,尝试了一遍又一遍招魂,却依然不得入门!虽然黄半仙教过我招魂,但是没有实践过,因此连续失败了十几次。心中懊恼的我,离开了宿舍,准备出去走走。

  王炫卓几人也不知跑哪去了,这两天一直没看到他们人。

  当我走近小花园的时候,却发现小花园依旧在戒严。不过看到那些警察精神好了许多,眉心的黑气也消散了一些,不由笑了,对他们说道:“记住了,每天晚上都用柚子叶洗一遍!”

  “是!谢谢组长!”守在门口的两个警察也笑了,眼中透出一丝感激。

  我点点头离去,突然想到自己也应该去医院给那十几个警察解除诅咒了!便迈步向校门口走去,准备去一趟医院。

  忽然,我瞟到一个黑影。依旧站在知行楼的楼顶,他似乎注视着小花园内。我心中疑惑,难道小花园中发生什么事了?

  我小心翼翼地向知行楼走着,悄悄地看着楼顶上的黑影。

  突然,那黑影一动!

  隐约间,我仿佛看见了一双赤红的眼睛。那眼睛中带着一丝嘲笑,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黑影消失了,就像上次一样,凭空消失!只不过与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黑影只是在楼顶上一转身,就凭空消失了!

  我心中冒起了阵阵寒意,忽然听到附近小花园中一阵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