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警察局局长焦虑不安的时候,又一个消息传来:有三个警察晕倒在小花园中!

  “什么?”警察局长十分震怒,他嘶声揭底地对着前来报告的警员吼道:“谁让你们呆在里面的?那三个人怎样了?没有死吧?”

  “报告局长,学校那边传来消息,目前有十三名警员昏倒!”又一个警员来到局长办公室报告。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警察局局长气闷地一拍头,接通电话,“局长······大······大事不好了!”

  电话中传来一个畏惧的声音,局长猛地一拍桌子,对着电话里喝道:“畏畏缩缩,成何体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咱们这次来到蜀川调查死亡学生的警察全部晕倒了,现在正在往市中心医院赶去······”

  “那你为什么还没晕倒!?”局长很是震怒。

  “这正是我要说的,就是今天我命人抓回来的那小子,他说我们进入小花园的人都会出事。所有警察,只有我······”电话那头传来声音,倘若我在这里,一定能听出,这正是命人把我抓进监狱的中年警察的声音!

  局长揉揉脑袋挂掉电话,突然想起市委书记的那句话:“今天有个高人告诉我,让你们警局去过那小花园的人都去求求那小子,否则怕有事情发生!”

  看+正版章f节“I上*酷匠网…;

  “七年了!这事还有完没完!”局长抱怨一声,对着门口的两个警察吩咐道:“给我准备车,待会儿跟着我去市中心医院!”

  张振洪,从二十岁开始当警察,如今已经当了三十余年,终于混上了市局局长的位置。本来在七年前,张振洪便有一个机会调到中央公安部里工作的,就是因为蜀川大学小花园事件,让他滞留在蜀川至今。

  张振洪这时急切的来到市人民医院,找到戴鑫,也就是那个中年警察。戴鑫点燃一支香烟,满脸愁容地看着病房内躺在床上那一张张苍白的脸。

  “我刚带他们收队,准备从川大回警局的时候,突然三个警员昏倒,接着大批的警员昏倒。等我和剩下的警员把他们抬上车的时候,所有人都昏倒了,只有我一个人清醒着。”

  戴鑫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吐出烟云,仿佛要把心中不的郁闷一吐而尽。这是,几个护士推着两张病床过来,戴鑫看着病床上两人的面孔,有些惊慌。他把烟丢在地上,使劲地踩熄之后,指着那两张病床说道:“就是他们两个,我刚才就是让他们送那小子进了监狱。”

  张振洪沉默,戴鑫是他的心服,是他这七年来,一手提拔上来的。他很清楚戴鑫的想法,他这一派是站在市长那一边,而蜀川市长的一个近亲便是蜀川大学的校长,校园内学生死亡事件如果没有一个替罪羊,会有一大批人被拉下马。

  “今天武市长和李书记都给我打电话,要求我放了那小子!”张振洪沉重地说道。

  “嗯?难道那小子背景很厚?”戴鑫一愣,面容有些奇怪,他仔细想了想说道:“我调查过他的背景,他家在湘沙市,父亲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员工,他母亲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而已。他的家庭很普通,没有结交什么大人物。唯一可以说的大人物便是他那三个室友!”

  “我也找人调查了一下,他寝室的那三个室友,背景很不一般!别说没有完全的证据说他杀人,即使是真的杀了人,也有人能把他屁股擦干净!”张振洪说道,“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他一个普通小子,怎么会和那三个公子哥住在一起!这很明显就是校方的安排,只不过武校长却不愿说明原因,只是说他们是机缘巧合!”

  “那,咱们这是踢到铁板上了?”戴鑫很是疑惑。

  “不仅仅是踢到铁板上了,而且一块能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的巨坑!只不过李书记为什么要我带着所有进过小花园的人跟他道歉?李书记这人一向与世无争,若不是背景雄厚,肯定坐不上这位置!让我们去道歉能有什么含义呢?”张振洪紧皱着眉头,看着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警员们。

  这时,一位医生模样的人过来说道:“两位长官,这些警察的情况很复杂!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身体显示一切正常,可就是昏迷不醒!似乎大脑陷入瘫痪一般!我们怀疑他们是中了一种未知的毒素,所以还需要留下来查看一段时间。”

  张振洪点点头,医生走后,戴鑫面容惊恐不安,说道:“局长,我知道了!那小子进入过小花园,而且毫发无损!”

  “嗯?”张振洪一愣,面目有些冷俊,对着戴鑫说道:“走,回警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