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被燃烧的鬼影被覆灭,寝室的灯有亮了起来。田兵皱眉问道:“法师,它,走了吧?”

  “它死了!”我沉声道。

  “被你消灭了吗?”王炫卓笑嘻嘻地说道。

  “不是被我,是······一个很恐怖的家伙!”我面色阴沉,阴魔道长的出现不知道是好是坏。可是王炫卓和马思吉却不管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自己安全了就行了!

  “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喽!”王炫卓抱着棉被,直接倒在沙发上。沙发是王炫卓出钱,买的长沙发,虽然不大,但一个沙发上勉强也能躺下一个人。

  马思吉和田兵两人也爬上了床,准备休息。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踢了踢王炫卓说道:“胖子,你可还不能睡哦!”

  “不要打扰我,我累死了,感觉自己魂都丢了一样!”王炫卓用棉被捂住脑袋,嘟囔道。

  “你确实丢了魂······”

  “什么?!”王炫卓惊叫,坐了起来,“法师,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你可不要吓唬我啊!”

  “我像那种喜欢吓唬人的恶人吗?”我凝视着王炫卓说道。

  王炫卓仔细看了看我,倒头就睡,吐出一字:“像!”

  d最新章Q节}~上Nu酷√匠Pd网

  我顿时无语。看着王炫卓那苍白的脸,紧锁的眉头,不由摇头叹气,从书柜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空白符纸,倒出一些朱砂,研磨掺水,弄成红色墨汁之后,提笔画了一张符。

  镇神符,这是元朝时期,妖魅横行,勾人魂魄。后来茅山一道师炼制除了镇神符,此符可宝元神不被妖邪勾走,对于凡人很是受用。

  将镇神符点燃,让灰烬泡在王炫卓的杯子里。

  “胖子,先别睡,把这个喝了!”我把王炫卓拉起来,暗道:“这死胖子,还挺沉的!”

  “快起来!别睡了!”王炫卓似乎睡着了,怎么弄也弄不醒。马思吉说道:“法师,别管他啦,这死肥猪,只要睡着了,不到自然醒,怎么弄都醒不了!”

  虽然马思吉这样说,但是我心中仍旧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扒开了王炫卓的眼皮,其眼珠上翻。我吓了一跳,测了一下他的脉搏,虚浮而漫长,似乎就要立刻死掉一般!

  “糟了,三魂七魄,这起码丢了一魂两魄!”我心中暗道,连忙招呼马思吉和田兵下来帮忙。田兵的力量很大,王炫卓这两百来斤的体重被他一下子拉了起来。

  “瘦马,打开他的嘴巴!”我对马思吉说道。

  马思吉按照我说的做好之后,急切地说道:“法师,胖子他有没有事?”

  “放心,有我在,没事!”我安慰道。

  符水被灌了下去,王炫卓这时候就像植物人一般,没有一点知觉。马思吉差点流下眼泪来,直道:“胖子,你不能有事啊!”

  田兵也有些慌张,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苦笑一声,道:“只怕今天晚上我们是没办法睡觉了!”

  我那一张白纸,写上一串话,递给田兵,说道:“这是引魂经,你们两个尽快背下来。今天晚上我们就围着胖子念经了!”

  一晚很快就过去了,当我们四人带着熊猫眼来到各自系班级军训的时候,听闻了一个震惊学校的事情!

  昨晚,有三个学生死在了小花园!

  “听说,那地方很邪门啊!有人调查过学校资料,加上昨天晚上死的三个,那地方死了十七个人啦!”

  “听学长说过,那地方曾经有七个人吊死在树上!还发现过一具失踪的尸体!”

  “这学校太恐怖了,怎么老是死人呢?”

  学生中一个个团体凝聚在一起,讨论着这件事。一种恐怖的气氛在校园内蔓延,军训也被迫停止,在教官全部被派去校长办公楼抵挡凶猛的记者。

  “又是那地方!哎,这些学生就是不怕死,咱们还是随便看看,早点离开这邪门的地方吧!”我路过小花园,听到一个警察这样说道。

  我正欲离开,忽然一个警察叫住了我,问道:“你叫许东禹吧?”

  “请跟我走一趟吧!”我刚点头,那警察眼神一凝,对我说道。

  我心中有些疑惑,莫名其妙地跟在警察后面,想和警察套套近乎,探查出情况,可是警察却闭口不言,仿佛我是一个瘟神一般,避之不及。

  警察把我带到校长办公室内,校长办公室有许多人。他们面色严肃,当我进来的时候,我发现几个人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这让我更是奇怪。

  “你,就是许东禹?”一个坐在校长办公桌前的中年男子说道,应该就是蜀川大学的校长了。

  “是我。”我有些忐忑。

  “你看看这个!”校长把桌上的电脑转过来。

  电脑里播放着一个视频:夜半黄昏,视频中显示的是我和球服青年打架的镜头。校长切换了画面,在幽静的晚上,月光洒落在地上,一个较为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那人站在小花园门口凝望了一下,就穿了进去。接着,画面中空无一人。直到,时间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那人影又出现在小花园门口。校长点击暂停,让画面静止下来,问道:“这人你认识吗?”

  我这时似乎明白了,说道:“你们是怀疑我杀了那三个人?”

  在场人都沉默,没有说话。我笑了笑,说道:“校长,我并不否认我进去过小花园,可是从录像中,你们也看到,从我进去到出来,就没有第二个人进去。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们,也没有发现他们尸体,只能说明他们是在我出去之后进来的,那么就与我没有关系,不是吗?而且你们看录像,也应该能看到他们是在我后面进去的吧!”

  我镇定下来,校长皱着眉头,其中一个穿着警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虽然这视频能证明你有不在场证明,可是从上一次死人到现在,也只有你一个人进去过!而且并没有死亡,我们不得不怀疑你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让他们死于非命!而且我们也在小花园的诗语亭中发现了一些零食酒瓶,时间过去了三天!也就是你们第一次进去的那天!只不过进去之后就没见你们出来过!这让我们很是怀疑!”

  听到中年男子这么说,我有些气愤,不过想想也能明白,这小花园中,除了死去的三人,也只有我和王炫卓等人进去过,这让我们都有了嫌疑!

  “这位警官,说话是要讲证据的!而且我想你们从小花园中,也只发现了这零食吧,至于其他手脚什么的,我想你们警察一定能调查出来!”我自信地说道。

  “是吗?可是有人在池塘里发现了纸张的灰烬,有专家调查研究,发现这是道士们用的画符的纸!而且我们还在‘跪道’上发现了大量的符咒,你还有何话可说?”那中年警察喝道。我愣住了,这警察环环相扣,把我的自信打破。

  “行得正,坐得端!事实胜于雄辩,我何惧之有?”我冷静地说道。

  “呵,还狡辩?”中年警察冷笑道,“来人,给我把他铐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